化矛盾為進步的動能:日本中小企業工廠如何「組隊」與政府打交道?

化矛盾為進步的動能:日本中小企業工廠如何「組隊」與政府打交道?
Photo Credit: 地球公民基金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工廠的工安和汙染爭議時常發生,也常見到工廠主與政府機關的衝撞,同樣得面對類似問題的日本企業,發展出了一套企業相互協力與政府建立對話平台的模式,把彼此的矛盾化為解決問題的動力。

文:吳其融(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

為何台日走向不同路徑?

2019年10月3日台中市大雅區的一起火災,造成兩名消防員不幸在鐵皮工廠的火場中喪生,各界紛紛表示哀悼,檢討消防調度等問題四起。但背後更深層的問題,是台灣違章工廠現象下,建築、消防、環境法制集體失序的歷史沈痾。縱使經過數次政黨輪替,中央與地方政府卻都投鼠忌器拿不出解決方案,只能一再修法來拖延。不肖業者認為有機可乘,使得違章工廠不減反增,問題惡化。

後來我們發現,1960年代的日本也曾出現類似問題,彼時他們成立跨部會的「公害防止事業團」,以此做為總發動機,擘劃解決路徑。兩國不一樣的處理方式,在40年後的今天產生了截然不同的結果。日本的處理經驗,很值得台灣借鏡。

2017年,地球公民開始收集相關資料及開讀書會,經過一年多的籌備,2018年組成了訪問團前往日本,實際走訪事業團建立的工業區,採訪工業區內的業者、協同組合(相當於台灣的廠商聯合會),以及訪問了當初在事業團工作的多位教授。希望能為台灣社會,還原日本自1965年開始持續進行超過30年的工業轉型軌跡。參訪回台後,又花了一些時間重新梳理台灣先前的相關資料,才終於誕生了了以下系列文章。

從文章2兆日圓帶動20兆公害防治投資, 日本公害防止事業團 解決經濟與環境衝突整體分析日本政策,我們不難發現,日本政府為了解決長期環境公害及住工混雜的困境,以多管齊下的方式,從管制法令、治理機制、資金提供、污染防制技術研發、土地使用等五大方向,來整合處理。但如果對照中小企業與政府的關係,也能發現差異。

我們發現:有別於台灣中小企業各自和政府打交道,日本的中小企業就是要組隊和政府打交道。

案例1——羽田鐵工団地:集體協力取得遷廠土地

位於京濱工業地帶的工業區的許多廠商,原先是位於都市的中小企業主,從1965年開始由公害防止事業團(以下簡稱事業團)協助遷廠,主要原因在於1960年代頻仍發生的公害事件,此外快速的都市化,使得生產環境面臨艱困挑戰,例如居民對於噪音的抗議、地方政府限制大型車輛進出人口密集居住區域等。

然而,對這些廠商來說,搬遷未必是壞事。羽田鉄工团地協同組合(相當於廠商聯合會)事務局局長(相當於秘書長)中野豊回憶道:「當時日本處於高度經濟成長期,訂單根本接不完,中小企業如果還得處理周遭居民感受,是根本無法完成訂單的。」於是協同組合向地方政府爭取工業區的劃設,並透過事業團導入環境工程概念,申請低利、長攤提期的貸款,展開搬遷。這些作為不僅創造產業發展的可能,也大大降低了對生態環境以及農業發展環境的影響。


Photo Credit: 地球公民基金會
羽田鉄工团地工廠內運作 | 圖左為森嶋彰教授、圖右為寺尾忠能先生

廠商組織的過程,需要耗費許多心力,以羽田鉄工団地(羽田鐵工工業區)為例,這裡最早遷移進來的廠商,多半是來自東京都大田區的鐵工業者,主要是由於噪音、震動等環境公害問題,促使東京都政府有搬遷的構想,而業者也有明確的遷廠動機。但實務執行時,依舊得面臨政府處理中小企業遷廠經驗不足的問題,主要是公共設施及個別廠商實質應負擔義務的分配。

中野豊說:「羽田鉄工团地是海埔新生地,早期沒水也沒電,其實不易拉配線、水管,經過漫長遊說,最終相關管線鋪設成本,由東京都政府負責一半,廠商則負責另一半,而用電的部分,廠商則採用共同受電的方案,由協同組合負責分配。」

羽田鉄工地的廠商,就在日本政府規定的2年内遷廠完成。


Photo Credit: 地球公民基金會
參訪靜岡富士浮島工業區工具機製造商工廠

案例2——富士市浮島工業団地:取得長攤提、低利息的遷廠資金

而在資金方面,主要是透過事業團建立的財務機制,建立一個長攤提、低利息的機制。以富士市浮島工業団地(富士市浮島工業區)為例,協同組合向會員收取會費償還貸款,在19年間還清貸款,期間跟會員收的會費大約是4億,還完貸款後就無需再繳納會費。而建設廠房的資金,亦可由事業團以5%利率借貸給廠商,若符合中小企業產業升級的標準,還可以得到中央政府跟縣政府的補助金。

同時,協同組合的共同事業是有賺錢的,扣除人事費仍有盈餘。這些共同事業包括了電力、停車場,還有自來水廠、下水道、瓦斯以及貨運郵局,其中以電力收入最高。

廠商組織協同組合的方式,依各地的狀況而有不同,基本上日本全國各地的工業団地,其內的廠商幾乎都屬同一個業種,但富士市浮島工業団地並非單一業種。

杉山清先生是浮島工業団地協同組合的名譽顧問,他是我們是參訪對象中,少數完整經歷集結廠商、籌組協同組合到今日的企業主,他提到當初有許多申請要加入的工廠財務狀況非常不好,協同組合的優點,就在於體質好的廠商可以扶持狀況差的廠商,大家一起組隊打拼。

不過並不是所有申請者都能如願加入,他回憶道:「我們初期有八個發起人,主要是透過商會作為招募的窗口,有100個公司申請說要進來,當初有幾個篩選的基本原則,廠商必須是製造業,但不排放高濃度廢水。因為工業區兩側都是河道,會污染水質、影響農業,進來可以利用事業團的制度,利率才5%,同時搭配縣政府提供的資金則是2.7%的利率。」

這樣中小企業的結合,到底有什麼好處呢?以實質結果來看,比起進入工業區之前,企業生產量或營業額多了二到三成,而且在區內廠商有彈性的互相支援與協力下,可以有效率地,共同處理工業用排水或一起處理好與社區鄰里關係。


Photo Credit: 地球公民基金會
中央鍍金工業區廠商帶我們繞廠區說明污廢水處理流程

案例3——京濱島中央鍍金工業団地:廠商自行研發、聯合處理廢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