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時代的社運】台灣有「網絡社會運動」嗎?(下):重探「明星領導」的太陽花運動

【網絡時代的社運】台灣有「網絡社會運動」嗎?(下):重探「明星領導」的太陽花運動
Photo Credit:VOA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太陽花運動退場後,雖然許多新的組織或政黨成立,但在六年後的今天來看,在政治模式上依舊保守。許多政黨仍是明星領導、無黨內民主:決策圈封閉,一般黨員幾乎無法影響黨的走向與決策。

另外一個「非正式過程」,是學生做為抗議的前鋒,「學生」做為「社會良心」的意識,社運工作者普遍認為,運動若是學生號召,正當性較強;而學生也不如社會人士,若與警方發生肢體衝突,也不易受傷或被求刑。因此決定衝撞時,時常以學生群體為首。但我們又可以看到一個反例,長年占領濟南路側的「公投護台灣聯盟」,參與者大多為擁護台灣獨立、來自四面八方的民眾。他們在太陽花運動時,卻偕同學生占領立法院與行政院,與學生一同面對警方,甚至走得更前面。但他們在太陽花運動之前,卻與學生少有接觸。如果與學生頻繁接觸的是「公投盟」,或是多數社運團體與「公投盟」一樣會「直接行動」,「非正式過程」中所決定的任務分工,或許就不是由學生衝撞,也不是社運團體成為後援。交換和協商談判的「非正式過程」,甚至會更根本影響行動策略的思考方向。

太陽花運動之後

太陽花運動退場後,雖然許多新的組織或政黨成立,但在六年後的今天來看,在政治模式上依舊保守。近一年許多知名的政治工作者,退出承接太陽花運動能量而建黨的時代力量,主因是決策核心的不民主,諸多評論認為時力的病灶就是「明星領導」。而另一個自稱承接自主公民力量的「台灣民眾黨」,卻連黨員大會都差點沒開成,顯然這一個在選舉時倚賴網路造成風潮的政黨,建黨後平時根本與黨員無往來。太陽花運動之後成立的政黨,許多依然沒有跳脫舊的政治模式,許多政黨仍是明星領導、無黨內民主:決策圈封閉,一般黨員幾乎無法影響黨的走向與決策。

但太陽花運動也不是沒有催化了新的組織模式。兩年前保守勢力贏得選舉以後,年輕世代焦慮太陽花運動以後的進步政治,將在2020年的總統大選後完全消失,因此開始自我組織,嘗試影響更多民眾。例如有一群公民就成立「家庭診療事」,在社群媒體上創建社團,讓散落在各地、因政治立場而無法家人溝通的網民,獲得心理支持與溝通建議。

也有一群年輕公民,大多是各地學生,組建了「行動山棧花」,發展與陌生民眾在街頭談論政治議題的技巧,並且在放假前往民眾聚集的公共場所,希望能讓更多民眾持續關心政治。另外也有一群公民,擔憂假訊息造成台灣社會的對立及分化,組建「假新聞清潔劑」,走進一般民眾的生活圈,分享如何分辨假訊息方式。

看來,我們的公民走得比社會運動社群還遠。我對台灣人的進取仍保有信心,我們將會拋下舊包袱,「如今,自由交流的風,吹開了籠罩人民心智的濃霧。勇敢無畏的年輕人,將在這股風的吹拂下給予自己力量」

延伸閱讀

  1. EP01 憤怒與希望專題|莊程洋:身為臺灣人,不可能迴避政治參與
  2. EP02 憤怒與希望專題|江旻諺:受苦的經歷讓香港人有共同體的想像
  3. EP03 憤怒與希望專題|蔡亞涵:其實你不用這麼辛苦,才能說出自己想說的

本文獲南方家園出版社授權刊載,標題由關鍵評論網編輯所擬。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