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燒女子的畫像》幕後:高難度的古堡打光,肖像畫的服裝外觀,打造出優美的影像風格

《燃燒女子的畫像》幕後:高難度的古堡打光,肖像畫的服裝外觀,打造出優美的影像風格
圖片來源:《燃燒女子的畫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成功的愛情故事不會討論愛情的永恆,而是要談解放。」導演Céline Sciamma表示。

文:邱昶維(DCFS編輯部)

2019年法國電影《燃燒女子的畫像》,由導演Céline Sciamma(瑟琳席安瑪)執導,講述女畫家為了完成富家千金出嫁前的肖像畫,開始與千金過著朝夕相處的生活,但兩人卻也因此變得親密,享受著短暫自由的愛戀關係。

融合女性議題、同志愛情及神話色彩等內容,《燃燒女子的畫像》不僅榮獲坎城影展最佳劇本及酷兒金棕櫚獎,在攝影、服裝設計等技術層面上,也獲得國際影評與觀眾的肯定,令人驚豔於其優美的影像風格,難以忘懷。

刻骨銘心的愛情故事,女性凝視的解放與慾望

02_portrait_of_a_lady_on_fire
圖片來源:《燃燒女子的畫像》

這部電影就是一個女性凝視的宣示。

──導演 Céline Sciamma

「成功的愛情故事不會討論愛情的永恆,而是要談解放。」導演Céline Sciamma表示,受到《神力女超人》、《鐵達尼號》等電影啟發,她決定描繪一段充滿遺憾的愛情故事,但Sciamma不願使片中角色「政治化」,因此將故事重心同時放在女藝術家的創作過程,避免類似電影時常刻意強調的「堅強女性」之標籤。

「我希望影片結構能夠說明愛情永遠會有未來。」Sciamma解釋,在參考大量的愛情電影之後,她選擇以導演David Lynch(大衛林區)的《穆荷蘭大道》作為敘事範本,並認為該片的時光回溯、秘密戀愛等設定,有助於描繪相愛的過程。她說:「對所有人而言,這種愛情故事的結構實在是既神秘又簡單。」

此外,片中「父權體制」的壓迫,也是Sciamma亟欲揭示的主題。除了透過婚姻、同志及墮胎等元素,彰顯女性人物遭遇的無形壓力。兩位主角爭辯的愛情神話「奧菲斯與歐利蒂絲」之結局,也是她試圖傳遞的重要思想:「基本上,這個神話就是要說男性凝視可以殺死妳。」

捕捉親密的凝視過程,真實古堡裡的燈光運用

03_portrait_of_a_lady_on_fire
圖片來源:《燃燒女子的畫像》

我們正在塑造一種符合當代的18世紀影像。

──攝影指導 Claire Mathon

「拍攝這種互相凝視的過程時,這兩個女人之間所產生的吸引力,就是我工作的重點之一。」攝影指導Claire Mathon表示,為了讓攝影機對人物臉部進行「凝視」而非構圖,她與導演共同研究Ingmar Bergman(柏格曼)拍攝女性時的攝影技巧,並大量使用70毫米的鏡頭焦距拍攝,使演員臉部置於畫面中央,捕捉凝視過程的親密感。

在處理演員膚色時,Mathon則研究19世紀畫家Camille Corot的肖像畫光影,並選擇以數位攝影機Red Monstro及鏡頭Leitz Thalia拍攝,再用LUT調色檔進行調整。她解釋:「我希望畫面既柔軟又沒有陰影,並同時保有不真實的光滑質感,以及自然生動的狀態。」並認為數位攝影有助於更鮮活地呈現演員容貌。

高難度的打光方式

04_portrait_of_a_lady_on_fire
圖片來源:《燃燒女子的畫像》

「我試圖透過均勻的柔和光線,減弱光的方向性,並捕捉它的變化。」Mathon說明,原本導演預計拍攝的外景是偏向灰暗、陰雨的調性,但沒想到劇組在八天的拍攝期間都迎來好天氣,使她們決定延續外景的晴天狀態,在室內景模擬大面積的柔和自然光,而Mathon也透過降低拍攝對比度,讓場景細節變得更鮮明。

由於室內場景拍攝於真實古堡裡, Mathon無法直接在房間裡懸掛燈具及黑旗板,而是要把它們架設在大量燈架上,嚴重佔據片場空間;因此,她改在城堡外圍打造大型拍攝平台,利用LED燈具與DMX控制器,從城堡外打光進到室內,幫助導演設計的長鏡頭拍攝能夠順利執行,只是這也同時消耗劇組的大量預算及時間,造成不小負擔。

參考肖像畫的服裝外觀,融合歷史與現代美學

05portrait_of_a_lady_on_fire
圖片來源:《燃燒女子的畫像》

我們決定用精緻且純粹的方式設計服裝, 進而清楚了解每一個角色。

──服裝設計Dorothée Guiraud

本片的影像風格奠基於18-19世紀的肖像畫之上,所以當服裝設計Dorothée Guiraud在設計配色方案及服裝款式時,也同樣參考德國、義大利等女性畫家的作品,使其服裝設計能在史實和現代美感之間取得平衡。她解釋:「我創建了一個情緒板,藉以蒐集那個時期的服飾圖片,包括布料顏色、緞帶,或其他材質等。」

研究18世紀的女性服裝後,Guiraud為了增添現代感,不僅刻意減少衣服上的緞帶或刺繡裝飾,保留視覺上的簡潔,也讓演員們戴上圍巾,增添時髦的神祕感。而且她也發現當時的衣服布料通常又重又緊,大幅限制女性的肢體行動,所以Guiraud在服裝上添加多個口袋,既能方便演員變換姿勢,又可以合乎史實。

我想把這些女性的心、靈魂與身體還給她們。

──導演Céline Sciamma

透過講述女性議題與創作過程的愛情故事,導演Céline Sciamma認為本片展現出一種相當平等的關係,因為過程不但沒有性別權力的支配,也毫不避諱地流露女性的真實慾望,突破其他導演拍攝女性愛情的侷限。她強調:「我認為我的作品都是關於女性凝視。」並鼓勵女性創作者也應該重塑男性凝視,打破那些為人詬病的傳統觀點。

參考資料:independent, vox, cineuropa, indiewire, abc, creativeplanetnetwork, afcinema, variety, .vogue
圖片來源:empire, imdb, msn, twitter

本文經影製所 DC Film School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