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榴槤農民抗議官商勾結介入產業:寧毒死果樹,也不簽財團「賣身契」

馬來西亞榴槤農民抗議官商勾結介入產業:寧毒死果樹,也不簽財團「賣身契」
馬來西亞勞勿地區的榴槤農民發起的集會抗爭。Photo Credit:搶救貓山王聯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榴槤農民在70年代響應政府號召在勞勿耕種作物,儘管多年來有在申請地契但卻沒有下文。因此農民不滿政府與財團將他們標籤為侵占土地的犯罪者,因此組織「搶救貓山王聯盟」,捍衛當年的心血

說起令人又愛又恨的榴槤,除了來自泰國的榴槤品種「金枕頭」外,還有近年來廣受饕客追捧的馬來西亞「貓山王」。然而最近馬來西亞種植榴槤的農民組織了「搶救貓山王聯盟」,反對財團與政府以不平等的合約要求介入榴槤產業,甚至不惜揚言毒死榴槤樹,也不願把多年的心血交出去。

一切的抗爭,都離不開榴槤產業龐大的商業利益,同時由於種植榴槤的農民多為華裔,更讓有心人士為抗爭事件增添了複雜的種族主義因素。在馬國這許多公共事務都能被勾結上種族主義的國度,未來農民的利益如何被保護,榴槤產業該怎麼走下去,值得外界的關注。

農民批評財團合約如同「賣身契」

貓山王榴槤的原產地在馬來半島北部吉蘭丹州的話望生(Gua Musang),雖然貓山王在馬國農業部的註冊編號是D197,但由於名氣太響亮,近年來榴槤愛好者已習慣將它統稱為貓山王(Musang King)。

不過,由於話望生往南150公里的彭亨州勞勿地區(Raub),因為氣候得宜、土壤肥沃的關係,近年來成了全馬國貓山王產量最多的地區,而且貓山王品質也被認為是最上乘的。而近日爆發的榴槤農民抗爭,就是在勞勿。

勞勿榴槤農民抗爭的癥結點在於,彭亨州政府指控他們在沒有地契情況下,多年來非法佔用了土地,並從中獲得經濟利益。根據彭亨州政府的估計,勞勿的無地契榴槤園面積有1萬1000英畝(約4452公頃)。

shutterstock_1473513578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圖為勞勿當地的一個榴槤攤

在今年的6月24日,彭亨州政府宣布將面積5357英畝(約2168公頃)的土地租賃權與使用權,交給財團RPDR-PKPP(Royal Pahang Durian Resources PKPP Sdn Bhd,以下簡稱彭亨皇家榴槤公司),允許該財團有權向農民收購榴槤、掌握銷售通路,收取土地租金等,為期60年。這財團是由民間的彭亨皇家榴槤集團(RPDG)旗下的「彭亨皇家榴槤資源有限公司」(RPDR),與官方的彭亨州農業發展機構(PKPP)所聯營的。值得關注的是,由於RPDG公司主席就是馬國國家元首的女兒伊蔓阿妃贊(YAM Tengku Puteri Iman Afzan Al-Sultan Abdullah),涉及了王室成員,讓此事件更複雜化。

綜合馬國媒體報導,根據彭亨皇家榴槤公司提給農民的合約要求,包括農民須在今年繳付每英畝6000令吉地稅(約新台幣42502元),財團會以每公斤30令吉(約新台幣212元)的價格向農民收購榴槤,而且有指定的產量,農民也不能將榴槤拿到市場自由買賣等。《東方日報》報導,彭亨皇家榴槤公司稱根據獨立的核查,農民生產成本約為每公斤8令吉(新台幣56元),因此財團提出的每公斤30令吉可確保農民的利潤率超過200%。不過對當地的農民而言,種植榴槤有許多不可控的因素,包括氣候變遷、市場需求波動等,而且還有前期榴槤幼苗成長至結出果實得10年,因此農民認為財團所提出的合約形同「賣身契」。

彭亨皇家榴槤公司方面則反駁,彭亨州政府頒給他們的土地有約30%的面積遭農民侵佔,他們才尋求透過「合法化」現有的無地契榴槤園,以有效「制衡」外國人對榴槤價格的操弄,因此他們認為這計劃對農民與公司是雙贏的。不過農民對此並不領情,農民們堅持所謂土地非法使用問題,應該是由州政府與他們協商解決,而非交由第三方介入。

8月12日,RPDR開始設置路障,試圖阻止農民進入種植地。8月20日,百多為農民宣布組織「搶救貓山王聯盟」,控訴彭亨皇家榴槤公司對農民的生計趕盡殺絕。

8月24日,彭亨皇家榴槤公司宣布要開始收回被「非法侵占」的土地。這期間雖然農民與財團關係進展,雙方有發生口角外,並未有爆發激烈的肢體衝突。最終該聯盟在議員、律師團的協助下,高等法庭在8月28日同意發出臨時暫緩令,要求彭亨皇家榴槤公司不得阻止農民進入種植地。接下來,高等法庭將會繼續在10月28日,聆審搶救貓山王聯盟所提呈的司法審核申請。

這意味著,勞勿榴槤農民與財團的抗爭,還會再持續一個多月,而且能否早日落幕,仍是未知數。

自生自滅成就了貓山王王國

為何勞勿的農民會沒有地契,其實一切有其歷史脈絡。由於早年有馬共的威脅,馬國政府為了監視馬共的活動,而在70年代推出「青皮書計劃」,鼓勵人民在勞勿地區開墾種植,以期望達到通過建設地方來監視馬共游擊活動的目的。

當時馬國政府採取的政策是鼓勵農民先種植,而後再提出土地擁有權的申請,故許多響應青皮書計劃的農民,就在無地契的情況下耕種,儘管這些年來有向州政府申請地契,卻一直沒有下文,也為今天的非法侵占土地的指控埋下導火線。因此對世世代代在此耕耘的無地契農民而言,他們是被迫「非法」耕種的,州政府不能憑一句「非法」就視他們為罪犯。

同時,由於近年來中國市場對貓山王的需求大增,因此馬國榴槤種植業呈現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也帶起了榴槤食品加工業、帶殼榴槤冷凍出口技術加工的發展。

中國是在2019年5月開始允許馬國的冷凍帶殼榴槤的進口,過去只允許榴槤肉泥等加工食品的進口。新加坡《亞洲新聞台》今年2月報導,馬國榴槤出口已佔全年產量的6.8%,而中國開放冷凍帶殼榴槤的進口後,馬國政府預計每月至少能向中國出口1000公噸的冷凍榴槤。

而《亞洲美食領航者》報導,雖然有受到武漢肺炎疫情影響,但馬國榴槤依然可出口到中國,因此馬國聯邦農業銷售局設下了今年貓山王榴槤可向中國出口價值5000萬令吉(新台幣3億5,371萬元)的目標,比2019年的3000萬令吉(新台幣2億1,222萬元)增長67%。

只是,由於少了中國遊客的到來,過去大批中國包遊覽車直接到馬國各地的榴槤園品採購的景象已不再,因此貓山王在馬國國內市場的價格已從每公斤60令吉下跌至30令吉(約新台幣212元)。

shutterstock_1460765939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圖為勞勿當地的一個榴槤食品加工廠

因此這幾年馬國榴槤因中國市場需求成長的結果,造成了榴槤價格在國內飆漲,讓一般消費者喊吃不消。所以當彭亨皇家榴槤公司宣稱要有效「制衡」外國人對榴槤價格的操弄時,則難免會令各界聯想到是指中國消費者的需求抬高了榴槤價格,同時近年來也有不少來自中國、香港的資本,投資種植馬國榴槤園。

透視大馬》報導,搶救貓山王聯盟反駁彭亨皇家榴槤公司的外資威脅論,因為該公司就準備設立榴槤冷凍加工廠,控制榴槤出口到中國的價格,真正的企圖是準備壟斷馬國榴槤市場。

同時,除了榴槤價格高漲帶來的商業利益外,農民開拓更多土地、砍伐森林種植更多榴槤樹而產生的環境爭議,也是近年來在馬國受到關注的課題。對此,彭亨州民主行動黨州議員李政賢告訴《關鍵評論網》,勞勿農民耕種貓山王的歷史相當久了,開墾的過程中確實可能會造成環境或水源的污染,但這並不代表政府和財團可藉此剝削農民,環境污染問題應州政府應從專業的方式處理。

李政賢指出,勞勿的農民能有今日的成果,是響應早年第二任首相拉薩的青皮書計劃後,一代代在此努力耕耘的結果,然而政府多年來卻在沒有給予理由的情況下遭拒絕申請地契,也因此在過去大選時,土地所有權合法化問題,就成了執政黨撈取選票的「提款機」,但結果地契問題都在選舉後不了了之。

而另一民主行動黨州議員鄒宇暉,在其臉書專頁貼了一張1979年,一名勞勿農民向政府申請地契合法化信函,以呼籲各界勿去脈絡化地看待當地農民無地契問題。鄒宇暉坦言,在榴槤市場供不應求,而州政府又無明確政策規範產業,且執法當局又默許繼續種植的情況下,自然就出現農民開闢更多土地種貓山王應付市場,他坦言這過程雖有爭議,但若官方早點有制度化地處理問題,當地的榴槤產業發展將不止於此,也不會有今日的抗爭。

118141980_3163068787079583_6845319453292
Photo Credit:李政賢
馬國在野黨行動黨在8月31日召開記者會,要求政府正視當地農民的訴求。後排右一、右二分別是李政賢與鄒宇暉。

種族主義化的土地問題

近日勞勿農民的土地權爭議出現後,馬國社會也出現了一些聲音,支持政府應在土地問題上採取強硬立場,勿讓華人佔領了馬來人的土地。

光明日報》報導,8月30日,一個名為彭亨州子民心聲協會「Suara Anak Pahang」的非政府組織在一座公園發起集會,約60人抗議勞勿的無地契農民此前在集會時,僅秀出華語標語,因此是不尊重國語——馬來語的地位。該協會主席法依茲說「為何要在我國持華語標語的橫幅?他們的這項舉止意圖是什麼?到底是要給誰看?是給馬來西亞人還是海外的華人看?」法依茲認為,已賺取豐厚利潤的無地契農民,是在佔領屬於馬來人的土地,因此他要求彭亨大臣旺羅斯迪捍衛馬來語地位,以及無需理會無地契農民的訴求。

不過根據搶救貓山王聯盟所公開的照片,他們在各集會上的秀出的布條,都有馬來文的標語。

118122995_115286093626370_50352393259064
Photo Credit:搶救貓山王聯盟
搶救貓山王聯盟在法庭外請願。

當今大馬》報導,伊斯蘭捍衛者組織也在2日召開記者會,指稱馬國多地都有華裔在政府土地無地契耕種的情形,該組織呼籲政府應對付這些農民,以免馬來人的土地淪落至巴勒斯坦人失去土地局面,接下來該組織也會發起示威活動。

對於勞勿農民抗爭事件開始走向種族主義化,李政賢批評這是當局無法回應農民所提出的訴求,所以開始有特定組織玩弄種族課題,試圖轉移視線,因為種族課題是最快且最容易達到民粹目的的途徑。李政賢強調,實際上當地也有約100位的馬來農民也是無法申請到地契的受害者,因此整起事件是土地政策偏差的問題,而非種族矛盾的問題。

當高等法庭在8月28日發出臨時暫緩令,阻止彭亨皇家榴槤公司對付無地契農民後,一開始彭亨大臣旺羅斯迪表明會繼續對付無地契農民,不過9月1日卻改變立場,稱會依照法庭的暫緩令行事。

隔日,搶救貓山王聯盟也遞出橄欖枝,發表聲明稱願意就土地賠償、繳稅的問題,與州政府進一步協商,條件依然是不同意第三方財團介入。因為追求「尋租」的財團最終目的是為了賺取暴利,一旦財團壟斷榴槤市場,農民和州政府會陷入雙輸的局面。

距離10月28日開庭還有一段時日,對於未來結果會如何,農民與州政府兩造能否成和解、創造雙贏,李政賢認為至今(9月3日)沒有跡象顯示州政府願意和農民展開對話,態度強硬的州政府依然認為農民是非法侵入者。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