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總統馬克宏要求聯合國派團查新疆人權問題,鄰近的中亞國家為何仍沉默?

法國總統馬克宏要求聯合國派團查新疆人權問題,鄰近的中亞國家為何仍沉默?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法國總統馬克宏在聯合國大會上要求派團前往新疆,調查人權侵害狀況。大國之中唯有美國對迫害新疆的人士和公司具體實施制裁,鄰近新疆、有族人也遭打壓的哈薩克、吉爾吉斯卻因歷史條約和經濟問題,至今仍不發聲。

中國以集中營的方式拘留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並迫其勞動,國際媒體多有報導。美國已對數名新疆高官實施制裁,並禁止與違反人權有關的產品輸入美國;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昨(22)日在聯合國大會呼籲,聯合國應派遣調查團前往新疆探訪。

法國要求聯合國派團調查,美國早已祭出制裁

《路透》報導,聯合國多名專家表示,至少有100萬名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的穆斯林被關押在新疆的「再教育營」。中國宣稱這是職業培訓中心,為人民提供新技能,並消除恐怖主義和極端思想。

法國總統馬克宏昨天在聯合國大會表示,人類基本權利是普世價值,不僅是西方的理念,也不是可以「用一句『干預內部事務』」就抗拒回應的問題;人權是聯合國的準則,就寫在聯合國憲章上,成員國都同意簽署並尊重。

馬克宏說,考慮到國際間對於維吾爾穆斯林遭遇困境的關切,法國在此要求聯合國派遣國際訪問團前往新疆一探究竟。《法國國際廣播電台》指出,這是馬克宏首度在聯合國大會針對維吾爾議題發表意見,顯示歐洲對於中國人權問題的態度趨向清晰。

雖然如此,目前能影響國際現勢的大國之中,僅有美國因新疆人權問題而對中國展開具體行動。美國商務部將牽涉新疆勞動營的中國公司新疆高官列入貿易黑名單,國務院實施簽證制裁。海關與邊境保護局(CBP)獲得行政命令授權,可扣押涉及強迫勞動的中國進口貨。

RTX21XRU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新疆阿克蘇市一處棉花整理廠。

美國眾議院昨也通過法案,大多數新疆產品未來都不得輸入美國;由於這項法案是兩黨認可,參議院通過的機率非常高。CBP目前獲得的行政命令授權是暫時性的,國會法案則可讓扣押令成為永久法律。

《自由歐洲電台》指出,維吾爾族是新疆最大的少數民族,其次是哈薩克族;在新疆還有吉爾吉斯人、塔吉克人和東干族(回族)。這些伊斯蘭教的少數民族都有人遭到中國打壓或拘捕。

不過,與新疆隔著天山山脈的哈薩克、吉爾吉斯等中亞國家,對於中國仍保持沉默。

先經歷動盪、又簽訂條約,中亞國家無力干涉

1991年蘇聯解體後,中亞5個國家獨立。《自由歐洲電台》報導,蘇聯解體大約半年後,吉爾吉斯首都比什凱克(Bishkek)聚集了來自多地的維吾爾人,企圖要在合乎國際規範的情況下,爭取在新疆境內成立一個獨立的國家「維吾爾斯坦」(Uyghuristan),然而他們對於「國際規範」的認知太淺,這個夢想不大可能成真。

當時在吉爾吉斯約有5萬名維吾爾族人,哈薩克有25萬名。報導指出,當時中國剛和這幾個中亞國家建交不到6個月,在此之前,蘇聯政府有20多年的時間其實是將中國當成敵人;更早以前,俄羅斯人在當地掌權逾百年。因此,這些中亞國家的人似乎也想不起來,在俄羅斯人來之前,他們和中國是保持什麼樣的從屬或競爭關係。

建國失敗後,這些分散在哈薩克和吉爾吉斯的維吾爾人仍會持續示威和召開記者會,展示中國對新疆維吾爾人的對待。

1996年7月,「東突厥斯坦聯合革命陣線」(URFET)在新疆與中方發生衝突,宣稱殺死450名中國維安部隊成員。翌年發生「伊寧事件」,新疆伊寧的維吾爾人抗議中國處死30名維吾爾獨立運動人士,引發騷亂,中方出動武警鎮壓。

伊寧事件中,官方稱死亡人數為9人,並指幕後是「東突厥斯坦真主黨」在操作恐怖活動。維吾爾族活動家則稱死亡逾百人,中國駐哈薩克、駐吉爾吉斯的使館外都有民眾聚集抗議。

時任哈薩克安理會主席薩賽克夫(Beksultan Sarsekov)也對伊寧事件表達關注,但他也表示,根據哈薩克1996年和中國簽署的協議,雙方承諾不會幫助分裂國家的行動,因此新疆問題不關哈薩克的事。此外,哈薩克當時北部邊境也有哥薩克人的分離主義份子,無暇顧及新疆。

薩賽克夫所說的協議,實際上就是現今「上海合作組織」的初始架構。1996年4月在上海,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俄羅斯、中國簽署了新條約,取代過去的《中蘇邊界條約》,建立「上海五國」會晤機制,2001年易名「上海合作組織」。

RTX68CZU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上海合作組織從原有的5個成員國擴大至8個。照片為2018年各成員國元首在青島會面。

哈薩克和吉爾吉斯因此無法幫助新疆的維吾爾族人,但他們也沒有阻止國內的維吾爾人對中國發起示威。

侵犯人權之事終究會蔓延,為人發聲要趁早

由於地緣太近、民族重疊,新疆維吾爾問題不可避免地蔓延至這兩個國家。哈薩克在1999年開始有將新疆維吾爾人遣返回中國的事例;2000年,哈薩克阿拉木圖有2名警察被殺,4名嫌犯不久後也死亡,哈薩克當時指這4人是來自中國的維吾爾人。

吉爾吉斯也成為新疆問題的延伸戰場。自1998年至2001年,有3名維吾爾團體的領袖在吉爾吉斯被殺害,多名新疆官方代表在吉爾吉斯傷亡;最嚴重的是2003年,一輛開往吉爾吉斯的客運巴士遭攻擊,21名中國籍乘客被槍殺,車輛也被焚毀。

在當年,中資已經開始進入中亞;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中資根深柢固存在中亞國家的金融市場裡。因此近年來,中國對新疆維吾爾人展開各種不人道的控制手段後,哈薩克和吉爾吉斯政府都沒有特別表示意見。

當新疆的150萬名哈薩克族人和20萬吉爾吉斯族人開始受到波及時,哈薩克和吉爾吉斯境內的國民才開始質疑,為何政府在與中國往來時,沒有對這些問題提出挑戰。

隨著越來越多哈薩克族和吉爾吉斯族從新疆逃到這兩個國家,以及越來越多取得這兩個國家國籍的族人回到新疆後遭到拘留,新疆集中營的故事只會越來越廣泛流傳。此外,中國「一帶一路」在吉爾吉斯的礦業開採和投資建設,也引起了當地人對中國的反感

哈薩克和吉爾吉斯政府勢必將要面對公眾壓力,唯一的問題是,在國力差距甚大、經濟過度仰賴中國的情況下,這些中亞國家大概也無力撼動新疆問題,只能在天山的另一側應付自己的考驗。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林宜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