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版《花木蘭》拍成四不像,迪士尼的顧慮實在多到令人甘拜下風

真人版《花木蘭》拍成四不像,迪士尼的顧慮實在多到令人甘拜下風
Photo Credit: 《Mula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98年,迪士尼上映了卡通版《花木蘭》。這個版本因為服裝或文化等等不夠考究而飽受華人市場批評。2020年的《花木蘭》,也沒有逃過觀眾的糾察,不論是從場景、服裝、武打或是劇情都頗受爭議。

文:失憶症大叔

(本文有雷,可先收藏文章觀影後閱讀)

1998年,迪士尼上映了卡通版《花木蘭》。這個版本因為服裝或文化等等不夠考究而飽受華人市場批評。2020年的《花木蘭》,也沒有逃過觀眾的糾察,不論是從場景、服裝、武打或是劇情都頗受爭議。

客家土樓或百老匯式的彩色服裝,對我來說並不礙事。不只對中國,好萊塢(尤其迪士尼)對異文化的演繹一直都是商業取向為主,不執著於還原真實,我不會過於苛責。色彩斑斕的畫面反而對觀者是享受,每個畫面與構圖都非常美麗,紐西蘭的壯闊山河,配上耐打的劉亦菲顏值真是好看。她的一顰一笑都非常美,就算她整場戲幾乎是面癱狀態,我的眼球也願意原諒她(但理智不能)。

劇情上來說,有些平淡且刻意,我們甚至也能看出政治操控的痕跡。而這些政治意涵,似乎有蠻多人不是很了解,所以我才想聊聊這部電影,會放到最後再談。

首先,花木蘭所居住的村莊設定是客家土樓。如果花木蘭確有其人,多數人會相信她是今日內蒙古那一帶的人,如今電影卻硬生生將花木蘭拍成客家人,所以客家土樓成為人們圍剿的重點之一。不過,我能夠理解取景客家土樓的用意,圓形的建築,人們在一層一層樓的環狀走廊上,往下俯視,讓畫面方便展示村裡的三姑六婆,導演不需要再浪費篇幅來描寫花木蘭相親失敗遭受村民鄙視。

或許也正是因為導演的各種快速帶過,才導致劇情不夠飽滿,人物不夠立體這種創作上的大忌。

花木蘭從媒婆那兒前腳剛出,下個畫面就是父親收到兵單,當天晚上,花木蘭就偷走父親的裝備與祖傳寶劍趕往訓練營報到,這樣的剪接處理,少了卡通版動人的自白曲〈Reflection〉,加上劉亦菲一號表情的表演,令人不禁懷疑花木蘭是不是因為相親失敗,無處可去,所以才乾脆上的戰場。

花木蘭投奔訓練營後,開始了受訓生活,除了少了搞笑歌舞之外,與卡通版沒什麼差別,就連射箭的畫面也都如出一轍。不過,我們可以看出花木蘭原本是想低調沉潛,不想展露實力的,不想展現出她的「氣」(chi)。

「氣」是什麼?

這個「氣」,說來也有趣,是與生俱來,同時也可以透過修煉增強,不僅如此,還會在心靈脆弱之時降低能量。一個氣很強的人,他的武功會非常好,甚至能變身成天上飛禽?這種設定與我想像中的氣不太一樣。

我個人會認為,這是好萊塢對中國文化的一種誤解。他們將一個白人難得懂的中文單字湊合湊合地放入作品中,試圖藉此增加東方色彩,但是這樣的安排使觀眾與木蘭脫節,木蘭從此不是一位平凡的小人物,而是有著神力的女超人。木蘭的成就,也不是因為她的努力,而是她天生就有強烈的氣。

從片頭,我們就看到小木蘭在屋瓦上飛簷走壁,「氣」爆棚,讓母親擔心木蘭會嫁不出去,無法光宗耀祖(bring honor to the family)。木蘭的氣不符合社會預期。如果男性的氣很強,那麼這個男性會贏得尊敬。如果是女性,那她會嫁不出去,被排擠,甚至被控為女巫。

美國人的怒吼:「為什麼要拿掉木須?」

片中唯一擁有這個氣的另一個角色是鞏俐扮演的鷹女(Xianniang)。鷹女的存在是整部電影與卡通版鑑別的關鍵。根據電影團隊表示,他們決定移除木須的原因有三:

  • 一、因為中國觀眾不喜歡木須,有人告訴劇組,木須太搞笑,太廢,破壞中國神龍的形象
  • 二、要貼合現實,要符合史實(或傳說)
  • 三、要讓人更有代入感

他們要人們對木蘭有代入感,卻給了她強烈的「氣」這個超能力。他們號稱要追求現實,卻以另一種神話動物鳳凰以及能變身成老鷹的鷹女取代木須。鷹女與鳳凰百分之兩百不符合史實。我想團隊應該是拿掉木須與歌舞之後,發現花木蘭劇情單薄,所以才加上鷹女這個支線的。目的是透過鷹女這個前輩來讓觀眾知道木蘭的氣會帶來什麼困擾:「有氣的女人會淪為被流放的女巫」。

但是,我們從木蘭的打鬥場景(士兵看到女人打鬥就以為是女巫,一哄而散)與她童年(村民對花木蘭的追雞行為搖搖頭),還有片頭木蘭父親的碎念,就已經看出女性擁有氣是為社會所不容,所以鷹女的存在相當於是導演將一件事講了兩次。不,是一而再,再而三,重複地一講再講,我看了心很累。

mulan
Photo Credit: 《Mulan》

同樣意義不明的角色有好幾個。花木蘭的妹妹,她的作用是要透過她的「正常」來映襯木蘭的「不正常」,她乖巧聽話,不會追著雞跑,不會違抗父命,可惜這個角色的琢磨不深,所以,片頭片尾各出現一次,講了幾句無關緊要的台詞,彷彿雞肋。

甄子丹身邊的Sergeant Qiang除了頂替甄子丹的角色說出不討喜的台詞之外,幾乎沒有別的功能。Cricket、Ling、Po、Yao也沒有如卡通版那樣深刻的刻畫,角色缺乏立體感,少一個多一個都沒有差。(抱歉,Cricket的笑話也不好笑。)

木須掰,鷹女嗨!

回到那位鷹女,她幾乎負責了整個故事的所有轉折,等於是她拉著劇情走。花木蘭原本不想洩露她是女兒身,然而這不符合軍規「忠、勇、真」的「真」,花木蘭因此洩了「氣」,無法展現自己的實力。鷹女立即飛過來告訴花木蘭她不真,所以才沒了氣。花木蘭便披頭散髮,從而有了氣,打爆敵人後,回到軍營向大家表白她是女兒身。

然而,就算花木蘭戰功彪炳,還是因為觸犯軍紀(女人從軍),而被放逐。這時,又是鷹女告訴木蘭「女人有氣,就是天理不容」,順便不帶腦地又說溜嘴柔然人的計謀,真實上演了一段「a little bird told me」,讓木蘭一股腦跑回軍營報告長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