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要暗殺,不會用神經毒:藏在俄羅斯反對派領袖被「毒殺失敗」背後的訊息

真心要暗殺,不會用神經毒:藏在俄羅斯反對派領袖被「毒殺失敗」背後的訊息
德國救護人員將中毒臥床的納瓦尼送下車。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尼遭人下毒謀殺未遂,已送往德國治療。專家表示,如果要暗殺特定人士,有更好的毒物、甚至更好的手段,使用「諾維喬克」這種神經毒,本意就不在死亡,而在引起注意、傳遞訊息。無論要傳遞什麼訊息,對俄羅斯來說都是觀察風向的好時機。

※封面圖為德國救護人員將中毒臥床的納瓦尼送下車。

俄羅斯知名反對派人士納瓦尼(Alexei Navalny)上月疑似遭人下毒,送往德國救治後,已於本月7日從昏迷中甦醒,對說話聲可做出反應。德國本月2日確認納瓦尼所中的毒是蘇聯過去開發之神經毒劑「諾維喬克」,嫌疑程度最高的俄羅斯立刻被各界撻伐。媒體繪聲繪影將這種毒素講得超恐怖,俄國又是傳說中的特務搖籃,為何這次如此「落漆」,毒殺失敗還留下證據?

實際上,生化武器專家指出,如果要殺死納瓦尼,俄國還有其他效率更佳的毒藥;誰是主謀,這恐怕永遠無法證實,但這種手法通常刻意引人注意,要傳達某些訊息。而各國在毒物確認後的反應,對俄國來說是個很好的參考指標。

納瓦尼8月20日從西伯利亞城市托木斯克(Tomsk)搭機飛返莫斯科,疑似在搭機前或機上被投毒,飛機緊急降落於鄂木斯克市(Omsk),將納瓦尼送醫救治,納瓦尼隨後陷入昏迷。由於鄂木斯克醫療不先進、親屬也質疑醫院企圖隱瞞真相,經過一番波折後,納瓦尼由德國人權團體提供的醫療飛機載往柏林接受治療。《路透》報導,德國醫院於當地時間7日早上表示,納瓦尼已經甦醒,可回應說話聲,病況逐漸好轉,目前正嘗試解除呼吸器。

治療納瓦尼的夏里特醫院(Charite,法語「慈善」之意)是醫界權威,德國半數諾貝爾醫學獎得主都在此,過去曾救活其他被下毒的俄國反對派人士。《路透》報導,德國政府發言人塞柏特(Steffen Seibert)本月2日證實,德國軍事實驗室採檢納瓦尼血液樣本,有明確證據顯示他中了神經毒「諾維喬克」(Novichok)。

戰爭殺敵很好用,但用來暗殺特定人士則不可靠

先來談談「諾維喬克」這個神經毒。眾所皆知,這是蘇聯開發出來的化學武器,能夠使人抽搐、中斷呼吸或死亡等等,投毒後能在30秒到2分鐘內產生作用,皮膚接觸也可能中毒。

RTS2NICR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納瓦尼多次被俄國政府逮捕,圖為2019年8月23日他完成30天監禁後出獄畫面。

「諾維喬克」之名來自俄語Новичо́к,「新手」之意;雖然是新手,至今也開發出了好幾代,且目前不止有俄羅斯有能力合成這種毒藥。「諾維喬克」被認為是一種乙醯膽鹼酯酶抑制劑;德國先是辨認出了這種抑制成分,才確認毒害納瓦尼的是「諾維喬克」。

不親俄的俄語獨立媒體《墨杜薩》(Meduza)採訪曾擔任禁止化學武器組織(OPCW)實驗室主任的德國化武專家布倫(Marc-Michael Blum)。布倫解釋了納瓦尼中毒事件中的各種疑雲。

布倫指出,膽鹼酯酶是血液中的一種酶,有助於加速特定化學反應,對神經傳導非常重要。血液中的膽鹼酯酶要少到接近0時,才會表現出嚴重症狀,例如納瓦尼就是如此。

臭名昭彰的沙林(Sarin)也是膽鹼酯酶抑制劑的一種。這類神經毒物很快就會水解並透過尿液代謝;但有些成分仍會附著在蛋白質或殘餘的膽鹼酯酶上,大約2個月才會完全消除。在中毒後3周或4周內採檢血液,都還可以找到毒物殘留痕跡。因此,先前有質疑俄國醫院不讓納瓦尼轉送德國,是為了要等他體內毒物消失,這個說法其實行不通。

RTX7R1CB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納瓦尼(病床上者)8月20日中毒,22日從俄國鄂木斯克醫院搭救護車前往機場轉醫療飛機。

布倫也表示,目前雖不清楚納瓦尼被下毒的方式和時間,但他周圍的人、包含機上乘客,顯然都運氣不錯。這種毒物可以透過皮膚接觸,碰觸到納瓦尼的人可能都有危險。

《墨杜薩》舉例,銀行家基維利迪(Ivan Kivelidi)1995年被「諾維喬克」毒殺,他的秘書和為他驗屍的法醫也因此死亡;2018年俄國雙面諜史柯里帕父女(Sergei & Yulia Skripal)在英國中毒,其中一名目擊者史特蓋斯(Dawn Sturgess)碰了兩人倒臥時身邊放置的瓶子,結果史柯里帕父女沒死,但史特蓋斯死了。

第一時間治療納瓦尼的俄國鄂木斯克醫院人員,或許也算是撿回一命。院方對《墨杜薩》表示,當時院方救治納瓦尼時,醫生只穿戴一般外科手術口罩和手套,沒有危險品專用的防護衣。

有鑑於這樣的高危險性,布倫指出,這種化學武器是用在戰爭中,意圖造成大規模殺傷專用;如果真心要殺死單一特定人物,基本上不會使用膽鹼酯酶抑制劑這種神經毒。布倫說:

「這樣講很憤世嫉俗,但如果你真心想毒殺一個人,還有更好的毒藥。有些毒素不易被查測,發作速度也更快。」

觀察歷來被「諾維喬克」毒害的對象,其實死亡率不高。布倫說,由於無法確定每個人對毒劑劑量的反應,用化學毒謀殺經常未遂,但也不能單純用於恐嚇,因為沒有相對安全的劑量,一不小心就可能真的毒殺成功。真要致人於死,「被失蹤」、「假車禍」或單純槍擊都比下毒有效,也較不易引起懷疑。

若「毒殺失敗」是在傳達訊息,誰看懂了?

布倫不否認下毒者有殺死納瓦尼的企圖,但更應該注意的是,這種手法有可能是刻意引起人們注意,傳達某種訊息,只是外界無法判斷該如何解釋這個訊息。

RTX7R2I4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救治納瓦尼的柏林夏里特醫院,也曾救治被下毒的俄國反對派樂團「暴動小貓」成員韋齊洛夫。

此外,《墨杜薩》報導也指出,「諾維喬克」誕生於蘇聯之手是事實,但研發者之一的米爾薩亞諾夫(Vil Mirzayanov)已經投靠美國;俄國也沒有壟斷這種毒物的研究,伊朗和捷克都曾經成功合成過。布倫對此表示,西方國家幾乎不可能找到直接證據,證明毒害納瓦尼的毒劑是俄國生產。

報導指出,神經毒一般而言對腦中樞系統造成的損害較低,嚴重腦受損的狀況很少見,對外周神經系統傷害較大。納瓦尼若能撐過中毒危機,長期後遺症會有記憶力衰退、肌肉無力、噩夢和憂鬱。

毒害納瓦尼的主謀是誰,這可能永遠是個謎,也可能大眾心裡早就認定俄羅斯政府就是兇手。俄國政府當然是否認,反指西方操控真相。

無論這個主謀要傳達什麼訊息,也只有當局者才懂。至於誰是當局者,這很難說,但是白羅斯肯定認為自己是當局者之一。

德國9月2日證實毒害納瓦尼的毒物是「諾維喬克」,《莫斯科時報》報導,正面臨國內民眾抗爭、最冀望俄國出手幫忙的白羅斯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隔天立刻表示,白羅斯情報部門攔截到德國與波蘭官員的通話紀錄,顯示德國偽造納瓦尼中毒的證據,目的是要使普亭(港譯「普京」)無暇關注白羅斯狀況。

盧卡申科求關注,俄國有難急護航

白羅斯官媒《首席記者團》(Пул Первого)更在4日公布了這段電話錄音;錄音中的對話者雖然以英文溝通,但官媒公布的音檔加上了俄語翻譯,相當難以識別。

根據《墨杜薩》識別,對話節錄如下:

  • 波蘭官員:「是否已確定是下毒事件?」
  • 德國官員:「聽好,麥克,在這種情況下是不是下毒,這不重要……現在有一場戰爭,而在戰爭期間所有方法都是好方法。」
  • 波蘭官員:「我同意。我們需要勸退普亭,讓他別一直打白羅斯的主意。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讓他沉浮在俄羅斯內部的問題裡,好在它們問題很多。更好的是它們不久後就要進行地區選舉。」

波蘭官員對話中的「俄羅斯內部問題」,其中之一是遠東的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Khabarovsk Krai)抗爭。哈巴羅夫斯克人民自7月起持續上街,規模最大曾逾5萬人;當地首長富爾加(Sergei Furgal)被控十多年前犯下數起謀殺;民眾不認為富爾加肯定無辜,但富爾加在當地治理頗受好評,民眾認為這是俄國政府對富爾加進行的政治鬥爭,因此發動大規模抗議,要求釋放他。

RTX7SCV1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哈巴羅夫斯克人民8月29日示威要求政府釋放當地首長富爾加,也舉牌祝福納瓦尼早日康復。

盧卡申科急著向普亭投誠,更表示會將這段錄音交給俄國聯邦安全局。不過《莫斯科時報》指出,俄方尚未承認德國偽造納瓦尼中毒這項說法;《俄新社》報導,俄國還在等德國提供驗毒資料,俄羅斯對外情報局局長納雷什金(Sergei Naryshkin)則表示,不排除是西方情報機構操作,讓風向一面倒,害俄國背黑鍋。

對普亭而言,這當然是個觀察白羅斯和歐洲態度的好時機,可確認盧卡申科的服從和忠誠度;歐洲各國大力譴責俄國政府對納瓦尼下毒,甚至揚言祭出制裁,這將讓普亭有理由不對西方釋出善意,繼續其我行我素的外交路線或軍事行動。

美軍這時還來立陶宛,反而害了白羅斯反對派?

白羅斯執政政府面臨人民每個周末逾10萬人上街抗爭,亟需俄國支持。《衛報》認為,俄國政府似乎已經決定支持盧卡申科;俄國總理上周已經親訪明斯克,並表示白羅斯不該向「外部勢力」屈服。

歐洲對於白羅斯反對派的援助,很可能被俄羅斯視為外部干預,使俄國協助盧卡申科踏熄人民抗爭之火。但是支援到何種程度會被視為「干預」,這把尺只在普亭心裡;普亭起初對於白羅斯人和平示威,並未持反對立場,但在立陶宛計劃對包含盧卡申科在內的多名白羅斯官員祭出禁止入境制裁,俄國開始指責立陶宛干預白羅斯。

此外,據《路透》報導,上周五還有美軍從波蘭轉往立陶宛,準備參加14日開始的聯合軍演。立陶宛陸軍表示,除了美國,法國、義大利、德國、波蘭和其他國家的部隊都將參與本月14日至25日的演習。

陸軍沒有說明這些部隊25日之後的動向,但是500名美軍、40輛艾布蘭戰車(Abrams tanks)和布雷德利裝甲運兵車(Bradley armored troop carriers)將會部署在立陶宛至11月。

《路透》指出,這些聯合軍演的部隊比計劃中還早抵達立陶宛,停留時間也更久。這些行動,對俄羅斯無異是巨大刺激。《歐洲新聞台》報導,立陶宛國內政壇已出現不同聲音,認為立陶宛過於高調,像愛沙尼亞那樣默默地支援,或許對白羅斯人民更有幫助。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黃筱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