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要暗殺,不會用神經毒:藏在俄羅斯反對派領袖被「毒殺失敗」背後的訊息

真心要暗殺,不會用神經毒:藏在俄羅斯反對派領袖被「毒殺失敗」背後的訊息
德國救護人員將中毒臥床的納瓦尼送下車。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尼遭人下毒謀殺未遂,已送往德國治療。專家表示,如果要暗殺特定人士,有更好的毒物、甚至更好的手段,使用「諾維喬克」這種神經毒,本意就不在死亡,而在引起注意、傳遞訊息。無論要傳遞什麼訊息,對俄羅斯來說都是觀察風向的好時機。

毒害納瓦尼的主謀是誰,這可能永遠是個謎,也可能大眾心裡早就認定俄羅斯政府就是兇手。俄國政府當然是否認,反指西方操控真相。

無論這個主謀要傳達什麼訊息,也只有當局者才懂。至於誰是當局者,這很難說,但是白羅斯肯定認為自己是當局者之一。

德國9月2日證實毒害納瓦尼的毒物是「諾維喬克」,《莫斯科時報》報導,正面臨國內民眾抗爭、最冀望俄國出手幫忙的白羅斯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隔天立刻表示,白羅斯情報部門攔截到德國與波蘭官員的通話紀錄,顯示德國偽造納瓦尼中毒的證據,目的是要使普亭(港譯「普京」)無暇關注白羅斯狀況。

盧卡申科求關注,俄國有難急護航

白羅斯官媒《首席記者團》(Пул Первого)更在4日公布了這段電話錄音;錄音中的對話者雖然以英文溝通,但官媒公布的音檔加上了俄語翻譯,相當難以識別。

根據《墨杜薩》識別,對話節錄如下:

  • 波蘭官員:「是否已確定是下毒事件?」
  • 德國官員:「聽好,麥克,在這種情況下是不是下毒,這不重要……現在有一場戰爭,而在戰爭期間所有方法都是好方法。」
  • 波蘭官員:「我同意。我們需要勸退普亭,讓他別一直打白羅斯的主意。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讓他沉浮在俄羅斯內部的問題裡,好在它們問題很多。更好的是它們不久後就要進行地區選舉。」

波蘭官員對話中的「俄羅斯內部問題」,其中之一是遠東的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Khabarovsk Krai)抗爭。哈巴羅夫斯克人民自7月起持續上街,規模最大曾逾5萬人;當地首長富爾加(Sergei Furgal)被控十多年前犯下數起謀殺;民眾不認為富爾加肯定無辜,但富爾加在當地治理頗受好評,民眾認為這是俄國政府對富爾加進行的政治鬥爭,因此發動大規模抗議,要求釋放他。

RTX7SCV1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哈巴羅夫斯克人民8月29日示威要求政府釋放當地首長富爾加,也舉牌祝福納瓦尼早日康復。

盧卡申科急著向普亭投誠,更表示會將這段錄音交給俄國聯邦安全局。不過《莫斯科時報》指出,俄方尚未承認德國偽造納瓦尼中毒這項說法;《俄新社》報導,俄國還在等德國提供驗毒資料,俄羅斯對外情報局局長納雷什金(Sergei Naryshkin)則表示,不排除是西方情報機構操作,讓風向一面倒,害俄國背黑鍋。

對普亭而言,這當然是個觀察白羅斯和歐洲態度的好時機,可確認盧卡申科的服從和忠誠度;歐洲各國大力譴責俄國政府對納瓦尼下毒,甚至揚言祭出制裁,這將讓普亭有理由不對西方釋出善意,繼續其我行我素的外交路線或軍事行動。

美軍這時還來立陶宛,反而害了白羅斯反對派?

白羅斯執政政府面臨人民每個周末逾10萬人上街抗爭,亟需俄國支持。《衛報》認為,俄國政府似乎已經決定支持盧卡申科;俄國總理上周已經親訪明斯克,並表示白羅斯不該向「外部勢力」屈服。

歐洲對於白羅斯反對派的援助,很可能被俄羅斯視為外部干預,使俄國協助盧卡申科踏熄人民抗爭之火。但是支援到何種程度會被視為「干預」,這把尺只在普亭心裡;普亭起初對於白羅斯人和平示威,並未持反對立場,但在立陶宛計劃對包含盧卡申科在內的多名白羅斯官員祭出禁止入境制裁,俄國開始指責立陶宛干預白羅斯。

此外,據《路透》報導,上周五還有美軍從波蘭轉往立陶宛,準備參加14日開始的聯合軍演。立陶宛陸軍表示,除了美國,法國、義大利、德國、波蘭和其他國家的部隊都將參與本月14日至25日的演習。

陸軍沒有說明這些部隊25日之後的動向,但是500名美軍、40輛艾布蘭戰車(Abrams tanks)和布雷德利裝甲運兵車(Bradley armored troop carriers)將會部署在立陶宛至11月。

《路透》指出,這些聯合軍演的部隊比計劃中還早抵達立陶宛,停留時間也更久。這些行動,對俄羅斯無異是巨大刺激。《歐洲新聞台》報導,立陶宛國內政壇已出現不同聲音,認為立陶宛過於高調,像愛沙尼亞那樣默默地支援,或許對白羅斯人民更有幫助。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黃筱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