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帶領歐洲從「中國夢」中醒來

捷克帶領歐洲從「中國夢」中醒來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捷克政要訪台,在中國腦殘式反擊的推波助瀾下,必將掀起歐洲國家反中、友台的浪潮,破壞中國聯歐抗美的大戰略;讓台灣人對「願同弱少鬥強權」的捷克,既愛且敬。

文:陳文瀾(學生時代醉心科學、哲學、棒球,就業後,出版過政治、教育、體育、財經類書籍,現專事產業研究)

美國衛生部長艾薩(Alex Azar)、日本前首相森喜朗離台不久,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齊(Miloš Vystrčil)、布拉格市長賀瑞普(Zdeněk Hřib)隨即率團來訪。維特齊等捷克政要訪台,中國叫囂、恐嚇不斷,未來更可能祭出經濟制裁;但維特齊無所懼地說:「你不可以讓自己成為他人的奴僕,因為只要屈服一次,就得次次屈服。」

維特齊於立法院演講時,更援引美國前總統甘迺迪(John F. Kennedy)的知名演講〈我是一個柏林人〉(Ich bin ein Berliner),以中文宣稱「我是一個台灣人」,表達對台灣的支持。甘迺迪的演講,劍指進逼西柏林的蘇聯;維特齊的演講,矛頭所向自是中國。

昔日,台灣與歐洲、美國、日本等國,亦有官方往來,但侷限於中、低層的庶務,有時更得用半官方的機構代行;偶有高階官員的互動,亦是在歐、美、日各國已先告知中國的前提下進行。但艾薩、森喜朗、維特齊相繼訪台,中國都無力阻擋,顯見國際情勢已大不相同。

維特齊的「我是一個台灣人」演講,讓大多數台灣人皆感「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並感佩捷克不畏強權,願與台灣站在同一陣線。在武漢肺炎流禍全球後,隱匿疫情的中國,已成「世界公敵」;美國、印度已與中國開打經濟戰,原本態度曖昧、首鼠兩端的歐洲國家,在捷克率先「批逆龍鱗」後,不得不與中國劃清界線。

美國、中國經濟戰開打,德、法、英等歐洲強權,原冷眼旁觀兩霸相爭,意圖坐收漁翁之利。但在首相染疫、香港施行《國安法》後,英國與中國齟齬日深;而為反制捷克政要訪台,中國外長王毅旋風式拜會義大利、挪威、荷蘭、法國、德國等歐洲國家,但「戰狼」式的言行,狂言挪威勿將「諾貝爾和平獎政治化」,揚言報復捷克,則直接遭德國外長馬斯(Heiko Maas)警告:「不准威脅歐盟成員」。

並非刻意袒護捷克,而是中國已「跨越紅線」,逼使德國不得不反擊;否則,中國必將軟土深掘、得寸進尺,危及歐盟的自由、安全、尊嚴,與共同價值。捷克政要訪台,在中國腦殘式反擊的推波助瀾下,必將掀起歐洲國家反中、友台的浪潮,破壞中國聯歐抗美的大戰略;讓台灣人對「願同弱少鬥強權」的捷克,既愛且敬。

捷克原義為「起始者」,且名副其實;而在歷史上,它也是諸多重大事件的「起始者」,今日又為歐洲反中、友台浪潮,開了第一槍。早在1415年,捷克前身波希米亞的宗教改革者胡斯(Jan Hus),遭天主教會誘捕,並以異端名義焚殺,衍生的紛擾長達數十年,啟迪了百餘年後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的宗教啟蒙。

1618年,布拉格新教徒發動起義,宣佈波西米亞獨立,點燃了歐洲的30年戰爭。而在1968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被迫成為蘇聯附庸國的捷克,爆發了「布拉格之春」的民主化運動,震動鐵幕國家,最後在蘇聯坦克鎮壓下,才戛然而止。

Praga_11
Photo Credit: Engramma.it@Wiki CC BY SA 3.0

台灣與捷克有諸多相同處,捷克政要對台灣的處境,早心有戚戚焉;武漢肺炎蔓延全球後,肇禍的中國死皮賴臉,甚至藉機大發災難財,更促成他們選擇反中、友台。捷克位於歐洲大陸中心,台灣地處東北亞、東南亞樞紐;承平時,兩國是人流、物流、金流的中繼站,可大發四方財,但鄰近列強相互攻伐時,卻同是四戰之地,屢遭列強欺凌。

捷克曾遭奧地利、德國、蘇聯入侵,遭蘇聯扶植的捷克共產黨統治數十載;台灣先後遭西班牙、荷蘭、清國、日本殖民,又被與中國共產黨同為列寧式政黨的中國國民黨,獨裁專制過半世紀。在20世紀末,捷克、台灣幾乎同時完成民主化,前者稱「天鵝絨革命」,後者稱「寧靜革命」,皆未曾爆發嚴重流血衝突,並稱世界民主典範。

但差別在於,捷克共產黨已被解散,中國國民黨還是最大在野黨;捷克原本的惡鄰德國,已轉變成歐盟的夥伴,台灣的惡鄰中國,卻仍虎視眈眈。然而,捷克近年來也飽受中國經濟滲透,已從「中國夢」中醒轉,與台灣同仇敵愾。

因同處戰略要地,加上同是小國,捷克、台灣的經濟發展模式類似,俱是出口導向國家,在全球產業供應鏈的位置也相仿,連年國民所得亦相差甚微。捷克主要產業為機械、汽車與電子零組件產業,與台灣主要產業重疊甚廣,彼此卻非競爭對手,未來應強化、深化合作。

其實,台商在歐洲各國的投資,捷克排名第四,鴻海集團更已在捷克深耕20餘載,現已是該國第二大出口企業。然而,中國在捷克的投資額,卻是台灣14倍多;在可見的將來,中國企業勢必縮減在捷克的投資金額,正是台灣企業擴大在捷克投資的最佳時機,以其為經略歐洲市場的灘頭堡。

尤其,捷克擁有自主的汽車產業,值得台灣學習、借鏡;而台灣電子產業的技術、製造能量,則為捷克所不及。因此,台灣、捷克當可攜手合作,強化車用電子相關零組件的研發、生產,以對抗「紅色供應鏈」。

在政治、經濟上,台灣與捷克各有所長;但在文化、藝術上,台灣則遠遠不及。捷克文化、藝術,代代皆有宗匠;文學家如卡夫卡(Franz Kafka)、哈謝克(Jaroslav Hašek)、博胡米爾・赫拉巴爾(Bohumil Hrabal)、米蘭・昆德拉(Milan Kundera),音樂家如德弗札克(Antonín Leopold Dvorák)等,展現的獨立思考與勇往直前的精神,形塑了捷克人的性格,讓捷克勇於扮演「起始者」,在國際社會上備受尊敬。

台灣要真正獨立,不僅要強化軍事、經濟實力,更得如捷克般,發展深厚的文化、藝術底蘊,才能與中國徹底脫鉤。捷克有朋自遠方來,台灣不亦樂乎,但不必樂過頭,更應主動出擊,與印度、巴西、瑞典等現與中國交惡的國家,開展更高階的實質外交,方是外交事務中的重中之重!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