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病毒與全球化》:豬不僅是腦炎病毒的宿主,更是繁殖病毒的工廠

《蚊子、病毒與全球化》:豬不僅是腦炎病毒的宿主,更是繁殖病毒的工廠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跟豬相比,人根本一無是處!完全沒辦法為寄宿在身上的病毒提供充分的發展。說這種話的根據是?當蚊子叮咬一個受感染的人類時,吸收不到足夠的病毒,無法感染給下一個被叮者。

文:艾瑞克・歐森納(Erik Orsenna)

讚美豬!

這天早上,目標朝南。

會面對象:豬和蝙蝠。您知道,我們對蚊子有著無比的熱情,所以偶爾岔題並無大礙。

離開金邊,離開了那裡的皇宮、佛塔、國王肖像和交通阻塞之後,我們來到元氣十足的柬埔寨鄉間:孩子們都穿上一身白衣,因為,今天可是他們一年一度的節慶;鴨群列隊,悠悠哉哉地穿越一條坑坑洞洞的馬路;一具具挖土機上演旋轉芭蕾,努力修補路面,因為選舉快到了;牛車一點也沒有要加速的意思,聲嘶力竭地猛按喇叭的越野四驅車只能自認倒楣;有些摩托車載著小山一般高的香蕉,有些載著小山一般高的塑膠桶,還有些載著小山一般高的床墊,也許,亞洲摩托車的命運就是要消失在如山一般的貨物下?

單車的日常生活也沒好到哪去:連輪軸都陷入泥濘之中。最幸運的是今天全世界都在結婚!至少一村辦一場婚禮!雖說婚禮有其迷人之處,但也必須承認,這對本來就已經不順暢的交通實在是雪上加霜。畢竟,在柬埔寨辦一場婚禮,首先要搭一個卡其色和紅色相間的大帳篷,占到馬路中間。還有另一樣麻煩:總有一支廣播器大聲嚷嚷,想必是在指示新人該怎麼做,我就不再贅述我的意見了……

然而我還是必須豎起耳朵仔細聆聽。當日我的老師名叫朱利安・卡佩勒(Julien Cappelle),是一位獸醫,負責一項計畫:光讀計畫名稱就令人肅然起敬:動物與風險綜合管理(Agirs: Animal et gestion intégrée des risques)。

如果我只聽名稱,憑那絕妙的組合:異國風情加人體結構學的精準,以我對身體健康之多慮關切,對於……日本腦炎,我一定會自行胡思亂想。這個名稱的由來是疾病第一次出現的地方,太陽帝國,一九三○年左右。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又捲土重來,一樣發生在這日本列島上,構成了十分凶猛的傳染疫情。

大部分時候,病情輕微溫和。要擔心的只有棘手的感染型態:首先受到影響的是幼兒,極度嚴重的腦部發炎,甚至可能導致死亡。因此,當疫苗被發現之後,相關衛生部門立即投注全力,同時也鬆了一大口氣。

旅行愛好者和喜歡危險刺激的人們絕對會對傳染途徑感興趣。

一開始,這種腦炎病毒與登革熱和黃熱病的病毒頗為相似。

據說它最先選中的宿主是生活在稻田邊的野鳥。這些水田中繁殖著家蚊。家蚊太太一直為了保障蚊卵的發展而尋找蛋白質,於是去叮咬了野鳥。這麼一來,她便吸收了病毒。不過她的鮮血大餐還沒結束。必須再找一種肉比較多的動物。誰能比豬更豐滿呢?家蚊太太再次展開叮咬。於是寄生蟲進入了一種比鳥類更有利得多的動物體內!

我的腦炎老師不得不打斷講解,因為過河的時刻到了。我們從一大早開始就沿著這條河走。巴薩河(Tonlé Bassac)與湄公河平行,本身也流入海洋。在我看來,那艘渡船簡直一無可取之處。區區四塊破舊的木板組成,載得了我們的車嗎?再怎麼說,對我這種容易焦慮的人來說,實在不是很適合這樣一趟旅行。

迪迪耶主任,難道他以為只要向我保證,即使翻船我們也不會有危險,就能讓我安心了嗎?這附近從來沒發現過任何吸血蟲的蹤跡。無論如何,不知是誰保護了我們,沒讓我們淹死。是神靈,還是貼在我們四驅車車門上的巴斯德研究中心標誌?十分鐘以後,我們抵達了豬圈。這些豬願意出借身體,奉獻給科學(代價是匯給牠們的飼主一小筆酬金)。

朱利安彷彿受到兒子回家般似的款待。這樣的熟稔親切讓他幾乎不好意思起來。

「你知道,我常來。我就睡在這裡。」

他指著一個平台,上面堆放著各種農具。

「蚊帳呢?」

他指向角落一團包得像香腸的布,看起來已經很破舊。

「你不怕嗎?」

「我試著不在牠們來叮人的時間睡覺。」

村民們請我們喝可樂、吃芒果。他們一直對我們微笑。朱利安另有任務,即將離開柬埔寨。

「我永遠不會忘記我的第一次抽血……」

「抽什麼血?」

「當然是抽豬的血啊!回到我們的實驗室之後,我忍不住大叫:從來沒有人觀察到那麼多病毒聚集在一起!可以說,住在豬體內這段時間,病毒得到不少好處!對一名研究員來說,這,就是幸福:一項假設得以印證,一個想法具體可見。豬不僅是腦炎病毒的宿主,更是一座繁殖病毒的工廠,增長它的威力……」

迪迪耶不見了,跑到哪裡去了?

朱利安一點也不擔心。

「我很了解他。某種直覺告訴我,他應該在沼澤附近。」

什麼沼澤?

在豬圈後方,我並沒有看見水,不過植物長得不一樣。這裡種的不是草,而是一大片十分寬闊的葉子,想必是睡蓮。迪迪耶就在那裡,蹲在岸邊。在他前方,一個塑膠盒,裝滿暗棕色的液體。他的右手拿著一根實驗用定量吸管,左手持著一個空瓶。聽見我走近的聲音,他轉過身來。我看見一張散發著純粹喜悅之光的臉,宛如十二月二十五日早晨,收到聖誕禮物的孩子。他從裝著暗棕色液體的容器中汲取。

「你看!」

我漸漸能分辨幼蟲和若蟲,但我的知識僅限於此。迪迪耶開始不耐煩。

「可是你明明看得出來,牠們都在!」

「牠們是誰?」

「全部!所有的種類!我早就說有這種可能。家蚊,這不令人驚訝,但裡面也有斑蚊。」

我願意相信他的話!我試著保持合宜的舉止,但有一大團長著翅膀又嗡嗡作響的生物開始包圍我們:

「你不覺得我們應該稍微保護一下自己嗎?」

他的回答跟朱利安一樣。

「拜託,別再一天到晚都害怕了好不好!現在不是牠們叮咬的時間!而且雨季也還沒真的開始!」

「那又怎樣?我在你的手臂上看到的是什麼?」

「你真走運!以後你再也看不到這麼美的白線斑蚊了。看看牠腳上黑白相間的條紋!還有牠的身體,也有條紋!我不喜歡人家叫牠們『虎蚊』。這害牠們註定被討厭。」

「總不能說虎蚊會為我們帶來好處吧!」

「牠們只是在過牠們的日子,就像我們一樣。牠們只是想吃飽、繁殖下一代。就是這樣而已。」

「也許吧!不過,就在此時此刻,牠正在把腦炎傳染給你!」

「我對疫苗有信心。艾瑞克,我可以給你一個建議嗎?假如你不肯改變觀點,那就永遠無法了解大自然!」

看我一臉尷尬,迪迪耶想把自己的意思解釋得清楚些。

「與其一直維持你原來的樣子,不如想像你是一隻蚊子。改變立場與觀點!」

我答應一定會努力試試看。

朱利安和迪迪耶接下來的對話,我一直很後悔沒有當場錄下來。那是一首獻給豬的感人歌頌。跟豬相比,人根本一無是處!完全沒辦法為寄宿在身上的病毒提供充分的發展。說這種話的根據是?當蚊子叮咬一個受感染的人類時,吸收不到足夠的病毒,無法感染給下一個被叮者。沒錯,對日本腦炎而言,人類是典型的傳染絕緣體(impasse épidémiologique)。如果只能靠人類來傳播,流行病就自行中斷。

我大膽說出心聲:我們人類無能,這畢竟是個好消息……

朱利安和迪迪耶根本懶得反駁。兩人繼續歌頌豬、讚美豬,而我只能提醒:時候已經不早,我們快要錯過第二個會面行程了。

現在,我該採用哪種動物的視角來當做「觀點」呢?

相關書摘 ▶《蚊子、病毒與全球化》:為何柬埔寨會坐上「藥物最無效」這個悲哀的世界寶座?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蚊子、病毒與全球化:疫病與人類的百年戰鬥帶給我們的啟示》,馬可孛羅出版

作者:艾瑞克・歐森納(Erik Orsenna)
譯者:陳太乙

比爾・蓋茲:戰爭可能導致1000萬人死亡,但流行病可能會害死更多人!

2020年流行全球的新冠肺炎,截至當年7月共造成40萬人死亡
但人們可能不知道,蚊子才是最可怕的殺人機器
牠們所帶來的傳染疾病,每年威脅25億人生活、造成75萬人死亡!

蚊子,是昆蟲綱雙翅目之下的一個科,「蚊科」的生物通常被稱為蚊或蚊子,是一種具有刺吸式口器的小型飛蟲。蚊子會利用口器刺穿宿主的皮膚以吸取血液,牠們的宿主可說是成千上萬,舉凡哺乳動物、鳥類、爬行動物、兩棲動物、魚類都會是蚊子吸血的對象。

對人類來說,蚊子不只是夜裡擾人清夢的小惡魔,同時也是登革熱、瘧疾、黃熱病、茲卡病毒、日本腦炎等疾病的傳播者,據統計每年有七十五萬人死於蚊子傳染的疾病,威脅到二十五億人的生活!但蚊子真的是十惡不赦的壞蛋,勢必要撲殺殆盡的害蟲嗎?還是因為二十世紀以來人類全球化的腳步加快,造成人類與自然的關係改變,侵奪了地球上原屬其他生物的領域,「疾病傳播」只是「蚊人相侵」之後的結果呢?

作者歐森納跟巴斯德研究院合作的這項計畫,走訪了世界各地,諮詢當地研究機構與學者,採集到大量資料。而這一切數據和報告,在他的生花妙筆、條理分明地串連下,化身為一本人人讀得懂、用得上,有趣又發人深省的人文科普書。這本書不僅傳播科學知識,更蘊藏不少生命哲理。

蚊子、病毒與全球化
Photo Credit: 馬可孛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5:疫情、天災、戰火引爆全球緊急特況,兒童救援行動迫在眉睫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5:疫情、天災、戰火引爆全球緊急特況,兒童救援行動迫在眉睫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5關注世界各地發生的緊急特況:有經歷多重災禍、面臨人道危機的阿富汗,也關注因新冠疫情而陷入困難的臺灣弱勢家庭,帶大家共同了解兒童脆弱性與救援行動的必要性。

由李漢威、蔡尚樺聯手主持的直播節目《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第五集,以實體活動形式於7月26日下午在台北文創大樓舉行。本集內容帶領觀眾一窺國內外「緊急特況」的現在進行式,搶救面臨天災、內戰、乾旱、飢荒、意外等的家庭與兒童。無論是在阿富汗、還是孕育你我生長的臺灣,世界展望會都以實際行動協助兒童的生命再次豐盛,也邀請各界攜手同行,伸手救援所有需要協助的人們。

「許多兒童都在苦苦掙扎求生存,他們也在失去機會。」

──阿富汗世界展望會會長 阿孫莎.查理絲

戰爭、氣候、地震引爆人道危機,阿富汗救援行動刻不容緩

今年6月22日,阿富汗經歷當地20年來最嚴重的強震,高達規模6.1的震度造成無數民宅倒塌、上千人死亡,許多民眾因此流離失所。過去《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也曾提到,阿富汗本已存在武裝衝突與乾旱成災所造成的人道危機,如今這般大規模的震災更是讓國內民生情況雪上加霜。根據日經亞洲估計,阿富汗約有全國人口總數的三分之二人正在挨餓,飢餓人口數字高達2280萬。

S__97173567
Photo Credit:美聯社
2022年6月22日,阿富汗東部邊境地區在一夜之間遭規模6.1強震侵襲。

除了飢餓,阿富汗2021年8月政權轉移後,隨後的經濟崩潰造成50萬個工作機會消失,也衍生更多危機,不只將近一半的阿富汗人缺乏糧食、健康設施、安全飲用水等基礎生活物資,也失去受教育的權利與工作機會,而政府當局對女性的諸多限制,更使無數女孩落入失學或童婚的危機。這不但重創阿富汗的經濟,更影響到數萬家庭生計,許多兒童也失去擁抱希望與夢想的機會。

在阿富汗的事工現場,疫情、通膨、政權更迭、武裝衝突……種種原因都讓脆弱家庭的情況更加危急,日漸艱難的生活讓越來越多過度消瘦、營養不良的孩童被送到救護機構。聯合國統計報告也指出,今年有超過100萬名阿富汗兒童面臨嚴重營養不良,幾乎是2018年的兩倍,甚至因為營養不良或健康設施的缺乏,在2022年一月造成13700名嬰兒夭折、27名孕婦死亡。接連不斷的天災人禍讓阿富汗的人道危機逐漸失控,迫切需要你我的援助。

緊急特況不只影響當下,更可能成為一生的遺憾

圖片_1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無論天災還是人禍,只要孩子受到疫情、天災、武裝衝突或氣候變遷等的影響而急需救援,就是世界展望會致力搶救的「緊急特況」。緊急特況之所以緊急,不只是災難本身帶來的苦難令人不忍,更因為兒童尚未發展健全的身心往往難以承受。我們可以量化因飢餓、天災、戰爭而受災的兒童人數,但貧困受迫造成孩子心靈世界崩塌的傷害,是永遠無法被度量與彌補的。

根據兒童發展研究協會(Society for Research in Child Development)的調查,單是因為洪水、颶風、乾旱、熱浪等自然災害而受苦的兒童,每年就高達1.75億,聯合國難民署近期統計也指出,全球因戰亂、天災流離失所人口,已達歷史新高的1億人。我們應該都同意,無論外在環境變化多麼劇烈,每個孩子都有免於恐懼、安穩成長的權利,或許生活安穩的我們很難體會統計數字之下代表的苦難,但它提醒我們更應該主動了解、伸出援手。

孩子現況_水資源不足_我們只能騎著驢,走向遠方取水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水資源不足,孩子們只能騎著驢,走向遠方取水。
孩子現況_營養不良_當娜迪亞來到展望會設立的行動診所,護理師很快檢查出她患有急性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當娜迪亞來到展望會設立的行動診所,護理師很快檢查出她患有急性營養不良,需要緊急治療。

面對阿富汗多種因素構成的緊急特況,世界展望會除了發揮深耕阿富汗20多年的事工影響力,與聯合國糧食署合作從事緊急物資救援,也設立長期陪伴機構「街童中心」,為孩子們保留一片純真天地,可以盡情遊戲、學習,獲得心理及情緒上的支持。儘管離開後仍要面對殘酷的現實,但街童中心讓他們至少還能擁抱希望與夢想。

街童關護中心_孩子們在世界展望會生活技能課程中學習生活技能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街童關護中心裡,孩子們在世界展望會生活技能課程中學習生活技能。
960x540px-LINEPay_TOP-banner-阿富汗兒童_(1)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撐起孩子的未來:搶救疫情之下陷入生活危機的弱勢家庭

除了阿富汗,新冠疫情及俄烏戰爭造成國際原物料及糧食供應的緊縮,經濟、社會的劇烈衝擊是全球性的。回首觀察臺灣幾年間通貨膨脹的變化,根據行政院主計處統計,臺灣近三個月的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通膨率)已經超過3%,也讓弱勢家庭收入銳減、甚至發生斷炊的危機,這不只是多年來最糟糕的狀況,國內尋求家庭急難救助的需求也相較過去增加五倍之多,有約3200戶台灣世界展望會服務的特況家庭面臨物資、經濟等面向的迫切需求。

像是在台灣東部部落小鎮的小謙一家人,從父親阿宏五年前經歷職災,失去工作搬回部落後,就成為了世界展望會關心的特況家庭。當時為了「把孩子們帶大」的這個目標,爸爸阿宏依靠僅存的一隻手,在世界展望會的協助下搭建雞舍,依靠賣雞蛋、為觀光農場等店家代養雛雞的生意支撐著一家七口的生計來源。不過新冠疫情期間,因應部落自主防疫減少人流,代養雛雞的訂單銳減,再加上到外地送貨的染疫風險,讓小謙家一度陷入經濟困境。

面對這些因職災、疫情而生活困頓的弱勢家庭,世界展望會在第一時間張開雙臂提供扶助,撐起這些特況需求,不但安排社工員週期性的訪視給予關懷,評估特況家庭需求以提供相對應的物資扶助,例如白米、助學金等;也協助安排課後照顧、營養補充等社會資源連結,並協助阿宏修建雞舍、增進養殖技術。小謙也在世界展望會的陪伴之下日益茁壯,這讓阿宏找到迎向未來的希望,在某一次拜訪時,阿宏笑著對社工說:「全家人一起平安生活,又有展望會和許多人關心我們,就是福氣。」

讓孩子再次盼望明天,擁抱夢想

如今,全球已經漸漸走出新冠疫情的陰霾,變動之中蘊藏的是重新開始的機會,無論是後疫情的新生活模式、還是世界經濟格局變化,人們都在找尋更加美好的明天。相較於衝突不斷的阿富汗或其他國家,社會相對穩定的我們更是幸運,許多國內的特況家庭也在世界展望會的陪伴之下日益茁壯,全家人攜手相伴一步步落實對美好未來的想像。無論是千里之外還是臺灣這塊土地上的孩子,都應當擁有成長、盼望未來,以及發展自己夢想的機會,這是世界展望會致力事工服務的初衷,也是希望透過特況救援獻給世界的祈禱與祝福。

立即伸出援手,搶救面臨人道危機的兒童!飢餓三十救援專線:(02)8195-3005 即刻救援動起來

圖片_1

關於《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

由《國際大風吹》李漢威、金鐘主持人蔡尚樺聯手主持,每集《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直播節目將邀請重磅來賓,帶大家深入淺出、探討急需人們重視的國際議題,並呼籲各界付出實際行動,向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展開即刻救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