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羅斯反對派領袖遭蒙面人強押上車,帶往烏克蘭邊境指控「企圖非法越界」

白羅斯反對派領袖遭蒙面人強押上車,帶往烏克蘭邊境指控「企圖非法越界」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白羅斯反對派女性領袖卡列斯尼可娃,是反對派先前3名女性領袖裡唯一還在國內奮鬥者。她昨日遭人強押上車後失蹤,被帶往烏克蘭邊境,被指控企圖非法越境。盧卡申科加強打壓反對派各領袖,卻可能造成反效果。

白羅斯抗爭不止,目前幾位著名的反對派領袖都已下獄或被迫流亡。據白羅斯獨立媒體《TUT.BY》報導,留在國內領導和平抗爭的女性領袖卡列斯尼可娃(Maria Kolesnikova)和助手昨(7)日上午被蒙面人士強行押上車後失蹤;今早最新消息指出,她疑似被帶往烏克蘭,被扣押在邊境。

光天化日被強押上車,電話無人接聽

目擊者安娜絲塔西亞(Anastasia)告訴《TUT.BY》,早上10點左右,在國家美術館附近看到卡列斯尼可娃,出於對卡列斯尼可娃領導人民抗爭的感念,她原本想過去說聲謝謝,但轉念一想,也許卡列斯尼可娃需要休息,因此她轉身打算離開;但轉身走沒幾步,就聽到手機掉落在柏油路上的聲音。

安娜絲塔西亞說,她回頭看見有幾個戴著面罩的人,將卡列斯尼可娃強押進1輛停在附近的深色廂型車,其中1人也撿走了掉落在地的手機,車輛隨後駛離現場。她不敢拍下當時狀況,因為她離那些蒙面人不遠,擔心自己也會被押走,只能趕緊聯絡媒體;她也明確指出,廂型車側邊寫有「Связь」(俄語:通訊、聯繫)。透過她指認的車尾字樣,也可知該輛車是俄國高爾基汽車廠出產的廂型車類別GAZ Sobol。

《TUT.BY》指出,當時卡列斯尼可娃的電話還可以撥通,但無人接聽。《TUT.BY》隨即聯絡反對派組成的協調委員會,發言人羅南科夫(Anton Rodnenkov)開始追查卡列斯尼可娃的下落,但不到1個小時之後,羅南科夫也失蹤了,連電話都打不通;同時失蹤的還有協調委員會執行秘書克拉夫佐夫(Ivan Kravtsov)。

AP_20235719345459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在抗爭現場的卡列斯尼可娃。

事件引發國際關注,英、德、法、立陶宛政府紛紛要求白羅斯澄清卡列斯尼可娃等人下落,但白羅斯內政部向《俄新社》表示,沒有任何關於卡列斯尼可娃被拘留的消息,否認官方有逮捕行動。白羅斯國安委員會(KGB)則拒絕回應《俄新社》詢問。

今日上午,白羅斯國家邊界委員會官員對《TUT.BY》表示,卡列斯尼可娃等3人在今晨5時左右搭車通過邊境管制,駛往烏克蘭方向。而國營媒體《白羅斯1號頻道》同時報導,稱羅南科夫和克拉克佐夫都連夜逃往烏克蘭,而卡列斯尼可娃「企圖違法越境」,被拘留在邊境。

這個劇本似曾相似。由於白羅斯總統盧卡申科將協調委員會批判為企圖謀反的組織,拒絕與之溝通;協調委員會代表之一的卡瓦科娃(Olga Kovalkova)在被拘留25天後,日前被強行遣送至波蘭。7名代表人之中,卡列斯尼可娃失蹤、卡瓦科娃和另1人流亡波蘭、另2人服刑,僅剩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亞歷塞維奇(Svetlana Alexievich)和律師茲納克(Maxim Znak)還在。

打壓反對派不手軟,但可能刺激民眾更憤怒

盧卡申科用來對付反對派的手段大致雷同,反對派領導人契哈諾烏斯卡雅(Sviatlana Tsikhanouskaya)也是遭脅迫後流亡。盧卡申科8月9日宣布勝選,契哈諾烏斯卡雅10日前往白羅斯中選會申訴後失蹤,疑似連夜被遣送出境,隔天出現在立陶宛,得到立陶宛庇護。

契哈諾烏斯卡雅另1位女性盟友維若妮卡‧切普卡拉(Veronica Tsepkalo)在開票當天也連夜出逃至莫斯科與家人會合,目前流亡至波蘭。3名女性領導人後來只剩卡列斯尼可娃流在白羅斯繼續與政府對抗。

卡列斯尼可娃原本是音樂家,專精長笛,過去事業多在德國發展。之後她半投入政治活動,擔任前銀行家巴巴里柯(Viktor Babaryko)的競選主任;在巴巴里柯被政府控告金融詐欺等罪名而入獄後,卡列斯尼可娃和維若妮卡共同支持契哈諾烏斯卡雅競選總統。總統大選前1天,卡列斯尼可娃也曾莫名其妙被拘留,數小時後釋放,當局解釋是「搞錯了」。

對於盟友們選後流亡至立陶宛和波蘭,卡列斯尼可娃都表示可以理解,因為眾人都承受著巨大壓力;她不僅未責怪盟友出逃,上周末還與維若妮卡、契哈諾烏斯卡雅開三方視訊直播談話,鼓勵人們繼續爭取民主投票。

卡列斯尼可娃在示威場合用的手勢為愛心,象徵和平與信仰;她主張和平抗爭,每每出現在遊行現場時總是呼籲人們不要越過警戒線、勿與軍警發生衝突,8月30日參加示威時還對軍警表示「孩子們,好好照顧自己,我們會來救你們」,讓場面雖然緊張,但也稱不上肅殺。

以卡列斯尼可娃在白羅斯抗爭群眾的知名度和角色,無論她最後「被流亡」甚或「被失蹤」,對人民都可能造成激勵效果。1名白羅斯的記者告訴英國《衛報》,人們現在是自發性的發起抗議,透過Telegram自行組織游擊式的活動,卡列斯尼可娃被綁架一事「不會讓群眾抗爭停下來,反而會增加抗爭力道」。

白羅斯自從大選後,進入動盪狀態已經1個月。《路透》指出,據白羅斯央行昨日公布數據,為了支撐白羅斯盧布匯率,該國黃金與外匯儲備在8月就消耗了六分之一。不過早在抗爭前,白羅斯的經濟早已低迷數年,對人民來說,似乎已經沒有什麼好失去,只能反撲。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