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爛護照、從車窗爬出:白羅斯反對派領袖打破「被流亡」劇本,同伴飛車逃到國外公布真相

撕爛護照、從車窗爬出:白羅斯反對派領袖打破「被流亡」劇本,同伴飛車逃到國外公布真相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白羅斯反對派領袖卡列斯尼卡娃本月7日被綁架,有人意圖要她流亡至烏克蘭,於是她在邊境撕了護照,一同被俘的盟友則在飛車追逐下成功逃到烏克蘭,召開記者會說明過程。另一方面,獨裁總統盧卡申科似乎成功挽回俄羅斯總統普亭的心,8日接受俄國媒體聯訪時強調自己是唯一能保護白羅斯的人。

白羅斯反對派領袖卡列斯尼可娃(Maria Kalesnikava,見文末附註)與其他反對派人士本月7日上午遭人綁架,深夜強押至烏克蘭邊境,疑似將「被流亡」,但是這場行動最終失敗,她目前仍被拘留在邊境。另2名逃至烏克蘭的反對派昨晚召開記者會說明始末,原來卡列斯尼可娃搶先把護照給撕爛了,成功打亂這場「被流亡」的劇本。不過就在今日,又有反對派代表傳出被失蹤。

白羅斯獨立網媒《TUT.BY》7日報導,反對派協調委員會代表卡列斯尼可娃、發言人羅南科夫(Anton Rodnenkov)、執行秘書克拉夫佐夫(Ivan Kravtsov)同日失蹤。隔天,邊界官員稱他們3人在凌晨欲出境前往烏克蘭,但是僅羅南科夫和克拉克佐夫成功出境,卡列斯尼可娃則是「企圖非法越境」;昨(8)日更新情況顯示,她現仍被拘留在邊界,由邊防軍隊監管。

羅南科夫和克拉克佐夫昨天稍晚抵達基輔,晚間在《自由歐洲電台》協助下舉行記者會,說明一切經過。原本他們將會一起被送到烏克蘭,但卡列斯尼可娃採取行動,暫時避免了「被流亡」,而他們倆則是經歷驚險關頭才得以逃出。

AP_20252647336496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成功逃到烏克蘭的羅南科夫(左)和克拉克佐夫(右)。

前往確認安危結果一起被擄,匿名官員提出流亡計劃

兩人表示,7日上午,《TUT.BY》的記者通知他們,有讀者目擊卡列斯尼可娃被擄,要他們找出卡列斯尼可娃的下落。兩人當時無法聯繫到卡列斯尼可娃,但透過電腦定位,發現卡列斯尼可娃的手機位置在她家中,於是前去確認。

到了公寓,裡面卻靜悄悄地空無一人。他們打算離開,結果在門口被不明人士強押上車。之後兩人分別被帶到不同地方,羅南科夫被帶去打擊組織犯罪和貪腐調查局等各個調查部門,還曾一度被上銬和用黑布蒙頭,但都無人向他說明任何事,最後被晾在財務調查局直到晚上9點半。

克拉克佐夫則在財務調查局被3名沒透露身分的便衣人士訊問。這些人拿出一些文件,指稱克拉克佐夫在過去的工作地點曾涉嫌犯下非法行為,可對他提出「濫用職權」的刑事訴訟。克拉克佐夫說,他不清楚這些人是不是財務調查局的職員,但是他們話鋒一轉,對於把卡列斯尼可娃送到國外的計劃很有興趣。

這些人對克拉克佐夫解釋,國內局勢應該要緩和下來,他們提供克拉克佐夫等人一個選擇:讓被俘的3人搭乘克拉克佐夫的私家車穿越邊界到烏克蘭。

不離開白羅斯:對政府沒有美好幻想,但已克服恐懼

克拉克佐夫說,他和卡列斯尼可娃經常討論是否還要留在白羅斯,但想法都沒有改變,兩人立場都是不會輕易離開白羅斯領土,因為覺得不能遠離這一切。

RTX7RY5F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克拉克佐夫(右方穿淺色背心者)是協調委員會執行助理,常可見到他陪同卡列斯尼可娃(中)出席訪問或抗爭現場。

這個說法和其他人對卡列斯尼可娃的認知相符。《TUT.BY》昨採訪協調委員會代表之一的律師茲納克和卡列斯尼可娃的父親,兩人都表示,她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打算離開;卡列斯尼可娃的父親說,女兒經常告訴他,「爸,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留在白羅斯。」

茲納克今日沒有出席預定行程的採訪,也聯繫不上。《TUT.BY》報導,同事格列博夫(Gleb Blebov)表示,他和茲納克講電話到一半,茲納克忽然說「好像有人來我這」,然後就斷訊了,之後傳來簡訊,只寫著「面罩」。電話現在已經無法撥通。

對於反對派人物一個個被消失或下獄,卡列斯尼可娃上月底在記者會曾表示

「如果我們(指協調委員會7名代表)都被關了怎麼辦?現在有900萬白羅斯人都面臨這種危機,我們每個人隨時都可能入獄。然而關鍵是,我們的勝利奠基於『我們是自由的白羅斯公民』這個意識上。我們想獲得新生活,就要準備承擔責任,才能逐步走近新生活。我們對於政府的行為沒有美好幻想,但我們已經克服恐懼,並且繼續前進。」

這樣意志堅強的人似乎不會輕易答應流亡,因此克拉克佐夫當下沒有同意那些不明人士的建議。漫長談判後,不明人士強硬表示,卡列斯尼可娃「必須」被送往邊境;克拉克佐夫意識到對方可能會使用強制手段,最終只好妥協。

另一邊的羅南科夫則表示,他同意前往烏克蘭,因為一切聽起來都像是早就決定好的,其實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

克拉克佐夫和羅南科夫於晚間11時左右離開財務調查局,分別搭上不同的小巴士,途中經過白羅斯國安委員會(KGB)總部,與挾持卡列斯尼可娃的車輛會合。車隊前往白羅斯邊境的亞歷山德羅夫卡(Alexandrovka)檢查站,3人直到穿越邊境時都搭乘不同車,進入無人的中立區時,才全部換乘克拉克佐夫的車。

撕爛護照拒被流亡,同伴飛車逃亡才得以還原經過

克拉克佐夫坐在駕駛座,羅南科夫上車後,兩人看到卡列斯尼可娃出現。羅南科夫說,她被強制帶下車時還在吵鬧,顯然持續抵抗;官員將她推到後座、關上車門,她仍大喊哪裡都不去。當卡列斯尼可娃看到她的護照放在車上,立刻拿起護照撕成碎片,揉成一團丟向車窗外的戒備人員們。

然後她從車窗爬出來,重新踏回白羅斯的領土上。《BBC》報導特別引述克拉克佐夫這段話:

「她用爬的從車裡爬出來,昂首驕傲地走回白羅斯領土。她真的是個英雄,你必須理解,她對於她正在做的事確實全心奉獻。」

克拉克佐夫說,卡列斯尼可娃不上車,他們就無法出發;當初的協議是白羅斯車隊會戒護他們到無人區內,車隊才會停下讓他們獨自前行。他們在邊界停了很久,大家都心知肚明,卡列斯尼可娃沒有護照就不可能進入烏克蘭,這可是這齣流亡劇本最重要的部分;克拉克佐夫自嘲,「我們看起來也不像是有積極協助這齣劇本成功的人」,從當時的狀態看來,這些匿名官員似乎決定將他們帶回去拘留。

AP_20230373400600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卡列斯尼可娃8月17日參與示威遊行資料照。

卡列斯尼可娃再次被押上小巴士載走。坐在駕駛座的克拉克佐夫看見另1輛藍色小巴士駛來,見苗頭不對,於是踩下油門,甩開站在車子附近的官員和那輛來不及擋路的藍色小巴。

克拉克佐夫從後視鏡看見其他官員衝上車,車隊開始追趕他們。他就這樣從中立區一路狂飆到烏克蘭邊境,「我們在烏克蘭邊境遇到了充滿善意和諒解的軍官,真的非常感謝他們。」

在烏克蘭和媒體幫助下,羅南科夫和克拉克佐夫得以對種種謠言做出澄清。例如白羅斯官媒《白羅斯1號頻道》發布1支克拉克佐夫穿越邊境前的逃亡聲明影片,對此他表示,那是在國安部門監視下被要求錄製的。

機票都備妥,流亡劇本還可搭配網軍攻擊

而這場「流亡」也是有心人士早就精心安排。羅南科夫說,他們換搭上克拉克佐夫的車後,在車上除了拿到護照,還有他們去年年底去烏克蘭參加活動時取得的臨時居留證,另外還有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檢測證明、以及給他和克拉克佐夫於8日飛往土耳其的機票;有心人士也有準備給卡列斯尼可娃的機票,欲讓她飛往維也納再轉機到慕尼黑。

卡列斯尼可娃本職是音樂家,事業重心有一大部分在德國。羅南科夫認為這個安排還會有後續:如果他們依照有心者的策劃,分別前往土耳其和德國,不久之後白羅斯官媒就會公布他們兩個在土耳其享受日光浴的照片,官媒也會渲染說卡列斯尼可娃已經「回到她的德國去」,藉此打擊反對派群眾士氣。

這種言論攻擊早已在網路開始,大多是針對卡列斯尼可娃為什麼在示威中都沒被警方暴力對待、沒被逮捕或監禁;其他批評包含:卡列斯尼可娃沒有為被逮捕和毆打的學生發聲、只會比愛心手勢和穿得光鮮亮麗出現、過於親俄等。

RTX7U866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確認卡列斯尼可娃打破流亡劇本、仍拘留在邊境,人們上街示威舉牌支持:「我無論何時何地都不會逃,我寧可在邊境吃了我的護照!」

這個失敗的「被流亡」劇本或許能緩解部份質疑。民眾稱她過於親俄的部份,或許源自卡列斯尼可娃曾表示,這場抗爭不代表白羅斯人將投向西方、以及不支持歐洲制裁白羅斯官員等。但她也指出,這場抗爭是白羅斯內部政局問題,並非要決定國家路線,與西方和俄羅斯都該保持良好關係;不支持西方制裁,則與可能引來俄羅斯干涉有關。

恐已得俄國支持,盧卡申科自詡「唯一能保護白羅斯之人」

俄羅斯對白羅斯近期政局,從原先的觀望,轉變為動作頻頻,包含派遣官媒記者到白羅斯、兩國高官會面等,外界認為俄國或許已經決定要繼續支持盧卡申科。這引來白羅斯人民不滿,《自由歐洲電台》報導,白羅斯人現在開始出現反普亭聲浪,要求俄羅斯別插手、舉牌表示「我們是白羅斯、不是俄羅斯」、「白羅斯不是普亭的國家」等。

至於白羅斯總統盧卡申科則在接受俄國媒體訪時表示,是反對派的協調委員會幫卡列斯尼可娃準備好出境文件的,因為她有親戚在烏克蘭,委員會打算將她送過去,然後可能是在闖越邊境時被甩出車外了。

《路透》報導,掌權26年的盧卡申科在聯訪時承認,自己執政「有點太久了」,並老生常談地強調自己是「唯一能夠保護白羅斯的人」。他也迂迴表示,不排除修憲後重新舉行總統大選;但他並未保證不會再有舞弊,也拒絕與反對派進行溝通。如果又是一場盧卡申科獨力安排的大選,似乎沒有太大意義。

附註:卡列斯尼可娃的英譯前譯為Maria Kolesnikova,是俄語發音,多數國際媒體現仍採用此翻譯。但她個人社群平台帳號全使用白羅斯語發音英譯Maria Kalesnikava;為尊重個人意願,未來將採用此英譯。而中譯發音差異不大,故不更動。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黃筱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