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能》與燒腦的產地:「時間管理大師」諾蘭的8道難解謎題

《天能》與燒腦的產地:「時間管理大師」諾蘭的8道難解謎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看完天能之後,總感覺似懂非懂,到底諾蘭在電影中藏了什麼謎題?最核心的關鍵命題又是什麼?本文為我們整理其中的8個問題,並一一解釋。

文字:半個比爾|圖表製作:Stellina Chen

這兩週院線片最熱門的話題,除了吐槽點滿滿的《花木蘭》之外,想必是已經上映第三週,卻讓許多觀眾腦袋運轉到幾乎快燒掉的《天能》。過往習於玩弄時間的諾蘭,再次展現他高超的技巧,帶來一場穿梭於順逆之間的時光之旅,卻在影迷心中留下無數疑惑。

其中,有8個問題需要好好解答。從電影剪不斷理還亂的時間軸,到逆轉門運作原理、最後大戰尼爾的數量,都讓人苦思許久。究竟,諾蘭在他的全新力作藏了什麼謎題?電影最核心的關鍵命題又該如何破解?現在,就跟著我們走入《天能》與燒腦的產地一探究竟!

警告:以下有雷,可先收藏文章觀影後閱讀


一、電影的時間軸怎麼跑的?

天能最讓人疑惑的,應該是片中交錯的時間點,由於逆轉許多次,讓人的腦袋無法跟上,甚至讓腦袋裡的晶片運轉過熱,以下就讓我們透過圖解,以主角經歷的時間線,來為大家解惑。

天能時間軸

二、最後大戰的「時間鉗形攻勢」如何進行?

這相信是許多人的疑問,因為場面調度相當複雜,紅隊順時而行,藍隊逆時前進,搞得觀眾頭都亂了。究竟,這「時間鉗形攻勢」是怎麼一回事?

所謂「時間鉗形攻勢」,指的是派出一順一逆的兩個部隊,設定未來的某個時間點為任務終點,假設為X點。這時,順時間的紅色隊伍從現在的時間點開始出發,10分鐘後抵達X點。

3
Photo Credit: 《天能》劇照、華納兄弟

至於,逆時間的藍色部隊,則從X點倒退10分鐘,最後來到紅色隊伍出發的時間。這樣的用意在於,因為藍色的部隊是從未來逆行,所以可以看到紅隊可能遭遇的危機與阻礙,進而傳達給順時間而行的紅隊,以未來的經驗來幫助他們完成任務。

相同的時間鉗形攻勢,也出現在高速公路爭奪戰,使得薩托成功拿到演算機的最後元件——鈽241。

三、薩托如何拿到鈽元素的?

另一個巨大疑點,應是落在高速公路爭奪戰的劇情,究竟薩托如何拿到鈽元素的?

若我們從主角首次進入逆轉門之後來看,戴上面罩的他開著銀色汽車,一路來到高速公路,開到了逆行薩托與順行主角的黑色BMW之間。此時,順行的主角將橘色空盒子拋給薩托,鈽元素丟到了銀色車子。

天能_劇照
Photo Credit: 《天能》劇照、華納兄弟

然而,這一過程卻被逆行薩托親眼目睹。於是薩托撞擊銀色車輛使其翻車,最後點火讓銀色車輛爆炸後結冰,而逆行的主角本以為自己能出其不意進攻,卻將鈽元素「雙手奉上」。

為何說是「雙手奉上」?原因在於順行主角將鈽元素丟到了銀色車輛上頭,如此一來,逆行薩托只要聯繫順行的同夥,在未來的銀色車輛把它取得即可,因為車輛是在過去翻覆,但在未來還是好好的停在倉庫前面。這正是「時間鉗形攻勢」的教科書運用,透過順逆兩方人馬進行夾擊,殺得敵人措手不及。

四、最後大戰出現了幾個尼爾?

說到最後大戰,讓人始終難以想透的另一個點,則是在任務執行的10分鐘之內,出現了幾個尼爾。答案是3個。

第一個是跟著藍隊出發的尼爾,執行逆時間前進的任務。第二個是過程中發現洞穴前方埋有地雷,於是走進逆轉門,試圖警告進入洞穴的主角與艾佛特卻沒能成功,最後開著卡車英勇拯救兩人。

10
Photo Credit: 《天能》劇照、華納兄弟

第三個則是從未來再次回到大戰現場的尼爾,處在逆行的時間方向,最後在地下洞穴開鎖,並幫主角擋下子彈後,壯烈犧牲於門前,用他的性命拯救世界。

值得一提的是,這是在同一時間地點的3個尼爾,但如果將範圍擴大至同一時間點,則位於基輔歌劇院的恐怖攻擊事件中,以逆轉子彈拯救主角的神秘男子也是尼爾。關於這點可以從背包吊飾辨認,地下洞穴門前的屍體、歌劇院神秘男子的背包,皆有相同吊飾。

五、逆轉門運作原理

本片核心的關鍵之一,逆轉門運作的原理,相信也是許多人想要了解的。關於這點,我們可以透過圖解,來分析主角在挪威自由港的歷程,進而解釋這個精妙的設計。

自由港逆轉門_天能

對於從未來回來的主角來說,他將與過去的自己展開一陣扭打,小心的射出子彈,因為發生的已經發生,所以過去的自己並不會死,接著再進入逆轉門,將時間轉回正向,最後被尼爾摘下頭盔後順利離去。

但對於過去的主角來說,他與尼爾進入房間後,將看到未來槍戰發生的彈孔,才會迎接從逆轉門出來的謎樣人物,當時他還不知道,這個全身包得密不透風的男子,就是未來的自己。

不過,為何門開啟的瞬間,會同時出現兩個主角?其實,這點由未來回來的主角視角來切入就很清楚。當門開啟的時候,雖然他是從未來逆行,但在過去主角的眼中,卻是尚未發生的情況,直到逆轉門開啟,兩邊的時間才交會。

至於在尼爾那端,未來主角則改變方向變成順行,因此與尼爾在同樣的時間,展開了追逐。從過去的角度觀測,主角的確是出現了兩個,一個順行,一個逆行。但從未來的角度來看,順逆兩人均為同一人。

六、Tenet的意義為何?

關於片名 Tenet,敏銳的觀眾應該可以發現,「Tenet」順著讀與倒著讀皆是相同字彙。呼應到片中之意,則可以說是命定論的具象化展現。因為已經發生的注定會發生,所以就算逆著時間回到過去,並不會影響必然發生的結果,人們能做的就是在當下拼盡全力。

另一方面,Tenet 一字也出現在薩托矩陣(Sator Square)。所謂「薩托矩陣」,是由以下五個字彙所組成。

薩托方塊_矩陣_天能

發現了嗎?這個矩陣以極有規律的方式呈現。從上讀到下,跟由下逆著讀到上,是一樣的。同理,從左讀到右,跟從右倒著讀回來,也是相同的。

本片有個相當奇妙的彩蛋,就是跟這「薩托矩陣」有極大關係,以下一一解答:

  • SATOR:片中大反派安德烈薩托的姓氏。
  • AREPO:畫出假畫的畫家,姓氏就是Arepo。
  • TENET:片名,有信條、信念之意,同時是拯救世界的組織名稱。
  • OPERA:歌劇院,開場的恐攻即是發生在烏克蘭基輔的歌劇院。
  • ROTAS:薩托公司名,可於挪威自由港逆轉門前的標誌見到。

可以看到,導演很認真的把「薩托矩陣」的字彙塞在電影中,若有要去二刷甚至三刷的人們,這將是值得細細尋找的隱藏版彩蛋。

七、祖父悖論與命定論

關於片中的穿梭時空理論,主要有祖父悖論與命定論兩者。祖父悖論的假設為,一旦人們回到過去殺掉自己的祖父後,殺掉祖父的自己就不可能存在。若此為真,則時光旅行不可能改變過去。

EN0627LSK_1b_天能
Photo Credit: 《天能》劇照、華納兄弟

但如果祖父悖論不存在,改變過去就有可能實現。這也是片中未來人所抱持的想法。由於未來的地球環境相當惡劣,他們決定毀滅過去的世界孤注一擲,畢竟情況也無法再更加惡化了。

不過,片中的時空理論實為命定論,就是尼爾重複述說的「已經發生的就會發生」。已經發生的結果無法改變,比如說鐵達尼號撞擊冰山為一事實,則它注定會在1912年發生,就算回到當時的鐵達尼號上頭也不可能阻止,因為該結果已經發生,無可撼動。

八、結局想表達什麼?

到了結局,可以看到主角最後拯救了凱特的性命,並殺掉了原先要處理掉凱特的普莉雅。由於主角先前就有將手機交給凱特,跟她說覺得有生命危險時,就打這通電話,未來的人會接到。

天能_劇照
Photo Credit: 《天能》劇照、華納兄弟

所謂未來的人,其實就是主角在未來創立的組織。當未來的人接收到電話告知的地點後,讓主角得以預先埋伏,等待想要除掉凱特的普莉雅出現。正如同主角所言:「你得重新理解看待時間的角度。」

此處表達的,正是主角想要拯救他人的信念。充滿人性關懷的他,選擇出手救援無辜之人,無論是這個世界或是凱特。由於已經發生的注定會發生,他注定會在自身的未來創立天能組織,幫助過去的自己走過這段必經的旅途,還有遇到那個救了全世界的幕後功臣——尼爾。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士範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