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追兇500天》導演蔡怡芬、女主角小薰:老天幫忙,低預算拍出台灣首部女性心理犯罪迷你劇

專訪《追兇500天》導演蔡怡芬、女主角小薰:老天幫忙,低預算拍出台灣首部女性心理犯罪迷你劇
Photo Credit: 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追兇500天》是台灣首部以女性心理犯罪為題材的迷你劇集,集合了莫子儀、黃瀞怡(小薰)、程予希、林暉閔等演員。藉由專訪深入導演與演員的想法。

「因為這種戲可以看到人性真實的一面。」金鐘編劇蔡怡芬指出。《追兇500天》是她與電影《陽光普照》副導演王盼雲共同執導,台灣首部以女性心理犯罪為題材的迷你劇集,集合了莫子儀、黃瀞怡(小薰)、程予希、林暉閔等演員,劇情包含了刑偵、懸疑、推理三大類型,在參考多起台灣發生過的真實案例後,才決定拍攝此劇。

「其實我是個自尊心很強的人,我想要被看到,也因為這樣子,我不會怕演戲這條路很累,因為我相信演技這種東西,你會演就會演,你不會演人家一看就懂你真的不會演,因此我就是抱持著一顆心說,我竟然都已經進來這圈子了,我一定要被肯定到,所以我才會一直一直走下去。」女主角黃瀞怡接受專訪時透露,非科班出身的她並不知道如何運用演技,一直在摸索學習中。「我只能用最笨的方式去演,就是用盡全力去投入,所以演完之後都覺得非常累。」

因參加《我愛黑澀會》成名,以電影《只要我長大》榮獲台北電影節最佳新演員獎、《我租了一個情人》入圍金鐘獎最佳女配角、《寒單》入圍第台北電影獎最佳女配角,小薰用本名黃瀞怡轉戰表演後,在戲劇方面的表現也讓人越來越驚豔,並與台北電影獎影帝莫子儀以《追兇500天》入圍本屆金鐘獎迷你劇集最佳男女主角。

「我真的對演戲開竅純粹是因為王明台導演,他從我開拍第一顆鏡頭,一直罵到殺青…我被罵很慘,因為我真的不會演戲,好像是王明台導演對你越有想法就罵越兇。其實我很謝謝他,因為他讓我知道,表演更重視與對手培養默契,我們演戲並不是只要把詞背好,而是要聽對手在講話的反應,你的反應才是真的。」黃瀞怡坦言以前演戲經驗很少,都是拍一些什麼輕鬆的片子,直到《翻滾吧!蛋炒飯》才是第一部真正需要演技的戲。

只是往戲劇之路發展也不是非常順遂,黃瀞怡有一年多的時間沒戲可演,當她再去拍戲的時候,深怕不會演或是腳步沒辦法跟上。「我印象最深的應該是《我租了一個情人》,因為我當時也不知道怎麼演,而且我演了之後還被約談,一度要被換掉了…可是很妙的是,這部戲卻讓我入圍了金鐘獎最佳女配角。有時候人生就是這樣子,我那時候心裡想說,好,如果我真的不會演的話,那演完這齣戲就不要演了。可是往往當你抱持這種想法的時候,最後一段路就打開,很快就來了,因為這個戲我就被看到。」

在得獎之前黃瀞怡的戲路並不寬,但她很想讓大家看到最真實的樣子。「在前幾年大家都認為我只適合演一些既定的樣子,都沒有想到說,其實我也是可以演一些社會邊緣人。像好萊塢電影裡真正的素顏就很好看,因為那就是人生活什麼模樣,就應該要是什麼模樣。我很喜歡好萊塢明星李奧納多(Leonardo DiCaprio),他演戲真的是演什麼就像什麼,還有強尼戴普(John Depp)也是。我就很想演瘋瘋癲癲、奇裝異服的角色。」

《追兇500天》小薰_(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Photo Credit: 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黃瀞怡在《追兇500天》被打造成蛇蠍女子,除了是謀害親夫的嫌疑犯,感情更是遊走於不同男人之間,她形容這是精神狀態最折磨的一齣戲,每次拍攝完都感到全身虛脫,直到殺青後一週才擺脫身心靈的沈重。她在片中有許多特寫鏡頭,表現出顫抖驚慌、無助哭泣、眼神凌厲、面無表情等各種情緒交雜,尤其是被偵訊時的露出詭異的笑容更讓人毛骨悚然,被蔡怡芬大讚是「超乎水準的表演」。

「我一看到劇本就有畫面,看到這個角色好爽、好喜歡哦!真的很喜歡。」黃瀞怡透露,當初第一次看劇本時,就下定決心要演出,為了刻劃角色心理狀態更是素顏上陣。「讀劇本時我就想清楚了,這個女生的外表不可以漂漂亮亮的,她一定要很素,就算臉上有痘痘或是滄桑感都好。我拍這部戲有特別不保養臉部肌膚,盡量讓我的臉看起來很粗糙,有斑點有眼袋。」

身兼導演與編劇的蔡怡芬為了反映當代女性的處境與困境輪廓,企圖以女性主創角度,深刻琢磨心性心理犯罪背後不為人知的心態,發掘一起謀殺案下隱藏社會中苦苦掙扎的辛酸無奈。她從田調過程中發現,在90年代社會保守的氛圍下,對於女性犯罪事件的報導比較偏頗,「往往只著重強調兇手運用自己的女性身體魅力,有著混亂的男女關係,而做出道德譴責,卻未提及她可能長期處於高壓狀態的婚姻中。」

「坦白說,我比較特別,我不像一般女生會怕血怕屍體,反而很愛看。這部戲不強調屍體,我覺得他比較強調人性的多種樣貌,因為我很喜歡宮部美幸講的一句話,人心變幻莫測。這是我自己的人生感受,我寫劇本時也是在呈現這樣的狀態,而且我覺得女人比較懂愛,其實男人真的應該向女人學習愛。」

《追兇500天》蔡怡芬導演(左一)(七十六号原子提供)1
Photo Credit: 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蔡怡芬導演(左一)

第一次當導演,蔡怡芬坦言「超級辛苦,超級累」。「當初也有找別的導演拍,可是我跟一些男性聊過之後,發現就是理念不太合吧,男導演不會理解女孩子的角度。而且原本是電影規格,100多場戲,主要角度也不是警察,而是用第一任丈夫的媽媽當警探,但大家覺得不夠商業,後來才改成用警察角度來辦案件。」

蔡怡芬的個性十分豪爽真誠,編劇製片的經驗豐富,專訪時更坦言因為配合預算縮編。「就是一個電視電影規格,15天拍攝期、66場戲,我們有壓縮很多戲。因為我以前做過很多次電視電影,很清楚怎麼用這樣的預算來做,整個取捨應該如何控制,預算組合很重要,在台灣大家必需面對現實,你第一個就是要讓投資方可以回收,回到商業機制,不能永遠只靠輔導金。」

劇中林暉閔挑戰演出黃瀞怡患有亞斯伯格症的弟弟,是解開命案的關鍵角色。「其實我的角度完全都是在幫女生說話,這就回到我對案件的一些感受,我要用很簡單的方式建立女生的經濟困境,因為她要養弟弟、不想讓弟弟受傷害,所以警察偵訊時把弟弟請來,她就馬上認罪,我覺得很感動、很有GUTS。回歸到我們的製作規模,我沒有太多篇幅來講很多,因為場次限定,最快的方式建立就是有一個有障礙的弟弟,譬如說輕度自閉症,讓大家可以很快的了解壓力在哪。」

「以前我都覺得我有點亞斯柏格症。我之前一部得金鐘獎的《公主與王子》也是描述輕度自閉症,已經了解這樣的特色,所以有找認識的人提供非常多協助,演員也都會去上課,我們要做到很細、很合理,不像其它戲。其實真實的輕度自閉症小孩很可憐,他們會有情緒波動,因為搞不清楚社會,都沒有朋友。」

這部戲很多都是發生夜間及雨中,短短15天要拍攝完真的是「有神助」。「我覺得拍這個戲真的是有天意、這其實是部黑色電影,類型片一定有一些很基本的元素,夜間拍攝下雨場景最大問題就是照明,在比較講究的狀態燈更是要好好打,但我們資源很有限,坦白說,我們沒有錢灑水,只能試試看撞日子,然後我每天都很焦慮地跟副導說怎麼辦,結果老天就下雨了。」

小薰在《追兇500天》與演員柯朋宇激情戲需在面無表情下拍攝(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Photo Credit: 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至於那場偵訊室關鍵戲一定要陽光灑進來明亮的樣子,剛開始也是陰天,大家都很緊張,然後我就很焦慮,突然就一道天光來了,真的是老天幫忙。」蔡怡芬坦誠,拍戲真的很辛苦,「太辛苦了,每天都緊張到胃痛吃Double的藥,就是會擔心拍不完、拍太久,怕演員太累、工作人員太累,大家太累我會不好意思,我很容易心軟,我覺得是女導演比較大的障礙。像有一天小莫工作了20個小時,我透過Monitor看到他隱形眼鏡戴太久眼睛都紅了,我就覺得超不好意思,然後我的胃就會更痛,要吃更多的藥。」

「編劇當導演很爽,就是自己寫的東西能活生生實現,變成真的,但是緊張、壓力大就會胃痛,每天都痛到不行。因為導演最大,要做所有的決定,每個人都要問你,加上資金只能拍15天,時間很短,這種製作規模沒辦法有太多機會嘗試錯誤,必需很快下決定。我覺得這是最大的挑戰,如何下決定去達到你要的,然後在時間限定內完成,全都要算好。拍完之後好像就好了,不痛了。」

聊到拍攝細節蔡怡芬更是話匣子大開,看得出來她確實花了許多精力心血在這部戲。「我覺得這次用的攝影機很不錯,是攝影師推薦的Red瑞德攝影GEMINI,這台攝影機的個性很酷,像火象星座,顏色飽和度高,顏色比較明亮濃郁,在很陰暗的狀態下比較吃光,光線吸收非常的足,可以彌補打燈不足、照明不足的一些遺憾,這對我們這種時間沒有、預算沒有,無法好好修燈的製作非常有幫助。」

小薰與林輝閔在《追兇500天》演出姊弟(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Photo Credit: 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追兇500天》的色調都很陰暗,直到最後的天台戲才變明亮開闊。「我覺得這種製作規模,從前置開始每個環節都要思考好。因為我是用男主角的心境來看這整個案件,其實就刻意強調他的一個Character ARC(角色弧線),從剛開始他在失戀狀態接這個命案,然後一直覺得女主角是一個Bitch,隨著真相越來越多,最後看到他沒有看到的東西與角度,其實就是愛啦!然後他得到感動學會放手,放手之後反而跟前妻關係得到改善,到最後他心境開闊,他的右手也好了,這時就需要一個太陽天,還能繼續噹程予希。」

為了拍好這部戲,蔡怡芬做足工作及準備,更特別鑽研色彩心理學。「我參考非常多電影戲劇與角色,像《迷魂記》、《控制》、《信號》、《新世紀福爾摩斯》等。其實《迷魂記》的顏色是綠色,所以這部片的顏色也是用綠色,不管道具、服裝、調光都大量綠色,因為綠色在色彩心理學除了和平、理性之外,還有神秘、秘密、慾望的意涵,也有黑暗的感覺,像《駭客任務》也是綠色,後來發現《信號》的調光也是綠色,這些都是有原因的。」

「我很喜歡顏色,特別在意色彩心理學,因為這也是最快呈現戲劇本身的一個工具。從勘景就會開始思考色彩這件事情,也會跟美術討論。」因此戲裡角色大都是穿著黑色或綠色等比較偏暗的衣服,當然還包括許多場景。「警察局我就一定要綠色,然後咖啡館也是,我們設定的環境,北投山區也有很多綠色。」

蔡怡芬也透露,第一次當導演最重視的就是劇本。「劇本當然很核心,《寄生上流》的奉俊昊導演也是編劇,他就說,他覺得劇本就是Overproduction完成才叫完成,我自己做一次真的是深刻的體會,因為可能隨著拍攝狀況,到剪接音效之類的加進來,劇本都還會再修改。我覺得就是對劇本的熱愛,讓這部戲完成度還蠻高的。」

只有四集的《追兇500天》在myVideo上線,因此拍攝手法也與傳統電影戲劇不同。「網路劇集跟電影不一樣,因為我們大部分就是看手機、平版、電腦,螢幕沒有那麼大,旁邊環境又很吵,所以演員的表演非常重要,真的需要有更多特寫鏡頭,長鏡頭、Long Shot(大遠景)會比較少。我完全就是思考For網路,其實做的會比電影再多,當然腳本最重要,演員表現很重要,包括分鏡畫面、鏡頭設計、音效運用、攝影、剪接都非常重要,而且剪接能將整個劇本完全呈現。」

之前編劇的經歷,對蔡怡芬當導演也有很大的幫助。「我就發現在很容易跟演員溝通每一場戲,因為我太清楚每個角色、每個脈落,連場景、走位、動線、道具什麼都決定好,一切都清清楚楚,連分鏡都畫好照表操課,加上拍攝天數有限,所以我沒時間浪費,因為我們都討論N次,演員都很清楚要做什麼,然後在現場就很快的做出來。」

像這部戲幾乎都是在台北市區拍攝,卻能營造出北投山區煙霧迷繞與溼潮的景象。「因為我有豐富製作經驗,知道如何在這樣的天數做到。舟車往返太遠了,就是找永春站、中山站交通方便的地點,其實都蠻靠近捷運。」

提到挑演員,蔡怡芬也有獨到的見解,更讓兩位主演直接問鼎金鐘獎。「易智言導演是我的編劇老師,他說其實挑演員是本色接近角色最重要,所以我就是看這個演員本身的特質、本色,我都會去看他們的作品、過去成績,然後情感夠不夠,表達能力夠不夠豐沛,再來就是他的表演技術、情懷的情緒掌控,我用這兩個角度來決定要不要用這樣的人。當然之後,我都跟他們深刻的聊很久。」

「其實演員可以救一部戲,演員太重要了。坦白說,我當初就是看導演柯波拉(Francis Coppola)說過一句話,他說當導演沒有那麼難,當你有個好劇本之後,只要有好的攝影師、好的演員就OK了。」蔡怡芬想要是戲劇規格的電影風格,「演員就是比較自然寫實,但又不是那麼清淡,但也不會太撕牙裂嘴的誇張風格,大概抓的方向是這樣。」

蔡怡芬透露,以前常跟朋友在操場酒吧喝酒,就有聽到一些莫子儀的傳言。「小莫是第一個決定的演員,聽說他是黑暗王子,他本身也很多才多藝。坦白說,他以前演角色都比較偏藝術片,對他不是那麼認識,後來就看了他的照片及表演,他的眼神讓我覺得他就是男主角,因為我希望這是有點神經質的眼神。」

莫子儀為《追兇500天》偵訊橋段特地專研犯罪心理學(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Photo Credit: 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小薰的角色很難找人,真的不好演,重點是她情感很豐富,外型又要夠美,然後又要素顏拍起來很漂亮,可是還是有些眼袋,就是故意的啦。當初我就跟小薰講,其實這個角色有四種樣貌,很有挑戰性。」

「我覺得偵訊室那場戲最難演,最深刻的就是那個情緒的轉換,你要讓大家看到若有似無的感覺。我在這部戲不太需要表情,因為多了就會變得太過了,很多東西都是在眼神上面,所以演這部戲真的要非常的專注,真的有很多發揮。我不知道自己演的好不好,可是當下演完時很爽,就很過癮。」黃瀞怡在旁邊補充。

「其實小薰最後那場偵訊室沒有對白,她就是要用眼神來傳達內在的感受,內心波濤洶湧,可是又要控制眼淚,我覺得她拍的很好,因為是一個Long Take(長鏡頭),當然也有參考《小偷家族》安藤櫻的戲,我覺得小薰那段演的好棒,當初也沒有預期她可以做到,但她真的做到了。」

蔡怡芬表示,這場戲第一次拍的時候黃瀞怡很快就掉淚,情緒醞釀點太快。「我就說不行不行,叫她要Hold住眼淚,因為她演的角色要控制好在什麼時候掉眼淚。剛開始她本來態度很強硬,眼神是非常Defense(防衛)的,但是一提到弟弟就開始失控,眼淚就要掉了。後來莫子儀幫助她,用聲調控制,放慢講話速度,他的語氣有些微的改變,她的感受出現了,就可以做出來。」

「那一場拍完之後,全場人就起來鼓掌,我想說怎麼了?」黃瀞怡笑著說:「我覺得莫子儀很棒,他看到我的眼神跟狀態有改變了,他也放慢速度慢慢地講,因為他知道我這個東西是需要醞釀的,所以我很謝謝他。」

劇照_(2)
Photo Credit: 《追兇500天》劇照

《追兇500天》探索角色間各種受傷狀態下暗潮洶湧的心理軌跡,以重新調查一起凶殺案的刑警眼光中,檢視兇手、被害者、有夫之婦的人際關係,並還原這樁奇案底下的人性真實面貌。蔡怡芬企圖將高冷怪癖的刑警莫子儀與女漢子程予希打造成台版福爾摩斯與華生。「由於偵辦案件很沉重,我希望莫子儀不要太嚴肅,還是要有娛樂性,所以他跟程予希有一些輕喜劇的東西。」

劇中莫子儀的個性固執深沉,有點強迫症徵兆及神經質性格,他坦誠這些部份與他私下蠻像,會對很多細節比較敏感。他認為自己比較內向沉默,無論是工作或生活都不太跟人接觸,給人的印象就是「臉很臭、不喜歡說話、不要靠近我」,是一種大家會儘量遠離他的狀態。黃瀞怡就透露,莫子儀一直到殺青前三天才與她說話,「每次導演一喊卡,他就會飄走,而且走很快,我都來不及跟他說話。」

「當初我是參考福爾摩斯,也剛好塑造亞斯伯格這樣的怪咖角色,後來我們就跟莫子儀討論不要跟別人一樣,就變成一個有點偏執、強迫性人格,他不是強迫症,這二個不一樣,這是莫子儀自己查的,他是強迫型人格疾患,這種個性就是自我中心、大男人,性格頑固僵化、不知變通,在社會中適應不良,覺得犯錯都是別人的錯,所以很難跟人相處。」

《追兇500天》莫子儀與程予希雙搭警探,被打造台版福爾摩斯與華生(七十六号原子提
Photo Credit: 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給人甜美可愛印象的程予希,為了挑戰不同的形象,除了找表演老師看劇本與討論角色,還特別去上聲音訓練課程,因為蔡怡芬一直希望她的聲音可以再壓低一點。為了演出刑警氣勢,程予希也開始有意識地抬頭挺胸,更在心裡產生新的自我體驗。「我開始覺得沒有什麼事情是女生不能做的,也讓我更想證明男生可以,女生也可以。」

「我跟程予希說,她的角色其實就是導演的心聲,她講了一些話都是代表導演觀點,因為她就是修補男女角度,包括剛開始男主角一直很不屑女主角,程予希就比較會用女人的角度來查案,然後又是個大辣辣的樣子,很敢講話,所以她被噹,也會吐嘈莫子儀。」

程予希當女漢子與莫子儀飆戲_導演喊話要她再多男人味(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Photo Credit: 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像林暉閔就是刻意挑的,樣子要跟小薰有點像,輪闊比較深、眼睛大大的,這是很重要的前提,加上林暉閔的演技不錯。因為我覺得在這樣的時間壓力下,我要找的是表演都已經不錯的演員。」黃瀞怡也承認:「暉閔以前跟我還滿像的。」

劇中扮演黃瀞怡情夫的高山峰也有驚喜的表現,但蔡怡芬剛開始對他沒有感覺。「因為我不看綜藝節目,對高山峰很陌生,但是跟他聊了兩次如何建立角色,我就發現其實他是想要演好,也給劇本很多建議,而且我覺得他很好拍,輪廓很深,拍起來很帥很好看,不要被他誇張的形象影響。」黃瀞怡也笑著說:「他每次都說,我其實想好好演戲,只是他人真的很搞笑,就是個被綜藝耽誤的演員。」

《追兇500天》小薰解放情慾_高山峰喊「終於等到妳」(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Photo Credit: 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由於角色、劇情、類型接近,《追兇500天》很容易被拿來與《誰是被害者》做比較。「比較就沒辦法了,就是覺得我已經很認真、很盡力了。不過我不擔心比較,我有自信我的劇本比較好,拍攝也比較好,當然我沒有那麼多錢來做命案的奇觀,也沒有那麼多大場面。沒辦法,資源差那麼多,我只能靠劇情。」其實以成果來說,蔡怡芬的第一張成績單確實出色,也讓人期待她的後續。「我現在考慮把它拍成系列,就會用男主角這個角色繼續上工。」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