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追兇500天》導演蔡怡芬、女主角小薰:老天幫忙,低預算拍出台灣首部女性心理犯罪迷你劇

專訪《追兇500天》導演蔡怡芬、女主角小薰:老天幫忙,低預算拍出台灣首部女性心理犯罪迷你劇
Photo Credit: 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追兇500天》是台灣首部以女性心理犯罪為題材的迷你劇集,集合了莫子儀、黃瀞怡(小薰)、程予希、林暉閔等演員。藉由專訪深入導演與演員的想法。

「因為這種戲可以看到人性真實的一面。」金鐘編劇蔡怡芬指出。《追兇500天》是她與電影《陽光普照》副導演王盼雲共同執導,台灣首部以女性心理犯罪為題材的迷你劇集,集合了莫子儀、黃瀞怡(小薰)、程予希、林暉閔等演員,劇情包含了刑偵、懸疑、推理三大類型,在參考多起台灣發生過的真實案例後,才決定拍攝此劇。

「其實我是個自尊心很強的人,我想要被看到,也因為這樣子,我不會怕演戲這條路很累,因為我相信演技這種東西,你會演就會演,你不會演人家一看就懂你真的不會演,因此我就是抱持著一顆心說,我竟然都已經進來這圈子了,我一定要被肯定到,所以我才會一直一直走下去。」女主角黃瀞怡接受專訪時透露,非科班出身的她並不知道如何運用演技,一直在摸索學習中。「我只能用最笨的方式去演,就是用盡全力去投入,所以演完之後都覺得非常累。」

因參加《我愛黑澀會》成名,以電影《只要我長大》榮獲台北電影節最佳新演員獎、《我租了一個情人》入圍金鐘獎最佳女配角、《寒單》入圍第台北電影獎最佳女配角,小薰用本名黃瀞怡轉戰表演後,在戲劇方面的表現也讓人越來越驚豔,並與台北電影獎影帝莫子儀以《追兇500天》入圍本屆金鐘獎迷你劇集最佳男女主角。

「我真的對演戲開竅純粹是因為王明台導演,他從我開拍第一顆鏡頭,一直罵到殺青…我被罵很慘,因為我真的不會演戲,好像是王明台導演對你越有想法就罵越兇。其實我很謝謝他,因為他讓我知道,表演更重視與對手培養默契,我們演戲並不是只要把詞背好,而是要聽對手在講話的反應,你的反應才是真的。」黃瀞怡坦言以前演戲經驗很少,都是拍一些什麼輕鬆的片子,直到《翻滾吧!蛋炒飯》才是第一部真正需要演技的戲。

只是往戲劇之路發展也不是非常順遂,黃瀞怡有一年多的時間沒戲可演,當她再去拍戲的時候,深怕不會演或是腳步沒辦法跟上。「我印象最深的應該是《我租了一個情人》,因為我當時也不知道怎麼演,而且我演了之後還被約談,一度要被換掉了…可是很妙的是,這部戲卻讓我入圍了金鐘獎最佳女配角。有時候人生就是這樣子,我那時候心裡想說,好,如果我真的不會演的話,那演完這齣戲就不要演了。可是往往當你抱持這種想法的時候,最後一段路就打開,很快就來了,因為這個戲我就被看到。」

在得獎之前黃瀞怡的戲路並不寬,但她很想讓大家看到最真實的樣子。「在前幾年大家都認為我只適合演一些既定的樣子,都沒有想到說,其實我也是可以演一些社會邊緣人。像好萊塢電影裡真正的素顏就很好看,因為那就是人生活什麼模樣,就應該要是什麼模樣。我很喜歡好萊塢明星李奧納多(Leonardo DiCaprio),他演戲真的是演什麼就像什麼,還有強尼戴普(John Depp)也是。我就很想演瘋瘋癲癲、奇裝異服的角色。」

《追兇500天》小薰_(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Photo Credit: 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黃瀞怡在《追兇500天》被打造成蛇蠍女子,除了是謀害親夫的嫌疑犯,感情更是遊走於不同男人之間,她形容這是精神狀態最折磨的一齣戲,每次拍攝完都感到全身虛脫,直到殺青後一週才擺脫身心靈的沈重。她在片中有許多特寫鏡頭,表現出顫抖驚慌、無助哭泣、眼神凌厲、面無表情等各種情緒交雜,尤其是被偵訊時的露出詭異的笑容更讓人毛骨悚然,被蔡怡芬大讚是「超乎水準的表演」。

「我一看到劇本就有畫面,看到這個角色好爽、好喜歡哦!真的很喜歡。」黃瀞怡透露,當初第一次看劇本時,就下定決心要演出,為了刻劃角色心理狀態更是素顏上陣。「讀劇本時我就想清楚了,這個女生的外表不可以漂漂亮亮的,她一定要很素,就算臉上有痘痘或是滄桑感都好。我拍這部戲有特別不保養臉部肌膚,盡量讓我的臉看起來很粗糙,有斑點有眼袋。」

身兼導演與編劇的蔡怡芬為了反映當代女性的處境與困境輪廓,企圖以女性主創角度,深刻琢磨心性心理犯罪背後不為人知的心態,發掘一起謀殺案下隱藏社會中苦苦掙扎的辛酸無奈。她從田調過程中發現,在90年代社會保守的氛圍下,對於女性犯罪事件的報導比較偏頗,「往往只著重強調兇手運用自己的女性身體魅力,有著混亂的男女關係,而做出道德譴責,卻未提及她可能長期處於高壓狀態的婚姻中。」

「坦白說,我比較特別,我不像一般女生會怕血怕屍體,反而很愛看。這部戲不強調屍體,我覺得他比較強調人性的多種樣貌,因為我很喜歡宮部美幸講的一句話,人心變幻莫測。這是我自己的人生感受,我寫劇本時也是在呈現這樣的狀態,而且我覺得女人比較懂愛,其實男人真的應該向女人學習愛。」

《追兇500天》蔡怡芬導演(左一)(七十六号原子提供)1
Photo Credit: 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蔡怡芬導演(左一)

第一次當導演,蔡怡芬坦言「超級辛苦,超級累」。「當初也有找別的導演拍,可是我跟一些男性聊過之後,發現就是理念不太合吧,男導演不會理解女孩子的角度。而且原本是電影規格,100多場戲,主要角度也不是警察,而是用第一任丈夫的媽媽當警探,但大家覺得不夠商業,後來才改成用警察角度來辦案件。」

蔡怡芬的個性十分豪爽真誠,編劇製片的經驗豐富,專訪時更坦言因為配合預算縮編。「就是一個電視電影規格,15天拍攝期、66場戲,我們有壓縮很多戲。因為我以前做過很多次電視電影,很清楚怎麼用這樣的預算來做,整個取捨應該如何控制,預算組合很重要,在台灣大家必需面對現實,你第一個就是要讓投資方可以回收,回到商業機制,不能永遠只靠輔導金。」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