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瑪的最後擁抱》:人類男性往往受年輕伴侶吸引,不過在黑猩猩的世界中並非如此

《瑪瑪的最後擁抱》:人類男性往往受年輕伴侶吸引,不過在黑猩猩的世界中並非如此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同時有數頭雌黑猩猩性徵隆起,雄黑猩猩都會去追求最年長的。對於野外黑猩猩的觀察結果也是如此。他們有反過來的年齡歧視,可能是因為偏好和已有數個健康後代的雌黑猩猩交配。

文:法蘭斯・德瓦爾(Frans de Waal)

在黑猩猩中,年輕雌性也會激起雄性的競爭與保護欲望。雌性黑猩猩在還沒有到那個年紀之前,幾乎不被當成一回事。她們和其他的幼猩一同閒晃,和同年齡的雌或雄黑猩猩玩耍,成年黑猩猩不會理會她們。但是隨著月經周期開始出現,臀部的粉紅色部位逐漸膨大,她們也慢慢具有性吸引力。一開始她們難以吸引到雄性黑猩猩,交配的對象只有同輩。不過隨著膨脹的部位越大,也就越能夠吸引到年長的雄黑猩猩。

每頭年輕的雌黑猩猩都了解到這能為自己帶來多大的幫助。一九二○年代,美國靈長類學先驅羅伯特・約克斯(Robert Yerkes)進行了自己稱為「配偶」關係的實驗。(這個名稱是錯誤的,因為異性黑猩猩彼此之間沒有穩固的關係。)他把一粒花生丟到一頭雄性和雌性黑猩猩之間,注意到臀部膨大的雌性黑猩猩可以先去拿花生,缺乏這種交易工具的雌黑猩猩就沒有那個權力。生殖器膨大的雌黑猩猩總是能拿到獎勵食物。

在野外,雄黑猩猩會把狩獵得到的肉分給性器膨大的雌黑猩猩。事實上,當雌黑猩猩在一邊的時候,雄黑猩猩會更積極打獵,要是提供打獵得來的食物,自己會更容易得到性交機會。地位低的雄黑猩猩如果抓到了猴子,會自動成為吸引異性的磁鐵,讓他有機會因為分享肉類而得到性交回報,當然好事也只到地位更高的雄黑猩猩出現為止。

對我們來說,雄性黑猩猩會受到膨脹的性徵所吸引,這還真是奇怪的事情,因為大部分的人對那粉紅色的膨脹物避之唯恐不及。但是,人類文化中男性也會色瞇瞇地瞧著乳房看,兩者真的有什麼差別嗎?事實上,受到胸前突起的肉塊吸引,才是更難了解的事情,畢竟乳房並非四處宣揚女性正能夠受孕,但是雌黑猩猩的膨脹性徵就有這個意義。

當年輕女性胸部逐漸膨脹,有的時候加上集中胸罩和胸墊之助,能夠吸引男性的注意。她們了解乳溝的力量,這讓她們享受到從未擁有過的影響力,也讓自己受到其他女性的嫉妒,蒙受她們下流的批評。這段時期女孩子的生活很複雜,情緒巨大的騷動與不安,反應出權力、性與競爭行為的交互作用,其他年輕的雌性猿類也會經歷這樣的時期。

年輕雌黑猩猩艱辛地學到,雄性的保護其實相當短暫,因為只有雄性黑猩猩受到吸引,並且在她們周圍徘徊的時候,才會提供保護。典型的學習曲線就出現在奧蒂(Oortje)和瑪瑪之間。當時奧蒂第一次月經出現了。瑪瑪和奧蒂在爭奪食物時,瑪瑪拍了她的背,奧蒂便跑到首領雄性尼基那裡,並且高聲吼叫,其大吵大鬧的程度跟她受到的小小訓斥相比,完全不成比例。她甚至舉起手來指控瑪瑪。

由於奧蒂的性徵膨脹了,尼基便整天都和她在一起。面對她的抗議,他全身毛髮豎起,上前譴責瑪瑪這個首領雌性。瑪瑪沒有默默接受警告,而是在尼基身後高聲吼叫。兩頭黑猩猩之間沒有肢體衝突,幾分鐘以後,奧蒂和瑪瑪隔得遠遠的,四眼相交。瑪瑪點頭,奧蒂走過來,兩者彼此擁抱,瑪瑪也和尼基和解了,事情看起來完全平息了。

當天晚上,黑猩猩都回到建築中,一如以往整群分成小團,各自過夜。但是過了一陣子,我聽到激烈扭打的聲音,結果是瑪瑪發現,她和奧蒂周圍沒有其他雄性猩猩,便直接了當地攻擊了這頭年輕雌黑猩猩。她們之間稍早的和解只是做給大家看而已,並不意味盡釋前嫌。

年輕雌黑猩猩富有吸引力的時期,或許能夠增加自己的權力,但是這個時期一下子就過去了。只要更年長的雌黑猩猩性徵膨大,年輕雌黑猩猩便受到忽視。這種現象或許違背直覺,畢竟人類男性往往受年輕伴侶吸引,不過在黑猩猩的世界中,情況並非如此。

在人類這個物種中,受到年輕個體的吸引是有演化意義的,因為我們要建立伴侶關係,成立穩定的家庭。年輕女性往往單身,而且能夠生育的時間更長,因此受到青睞。也基於這個原因,女性總是希望藉由染髮、化妝、隆乳、拉皮等手段,讓自己看起來年輕。

但是在和我們親緣關係相近的猿類中,並沒有所謂長期伴侶關係存在,成熟的交配對象對於雄性而言更具吸引力。如果同時有數頭雌黑猩猩性徵隆起,雄黑猩猩都會去追求最年長的。對於野外黑猩猩的觀察結果也是如此。他們有反過來的年齡歧視,可能是因為偏好和已有數個健康後代的雌黑猩猩交配。

也就因為這樣,瑪瑪成為群裡面最性感的對象。在她生下莫妮克(Moniek)後四年,性徵又膨大了起來。群裡面的雄黑猩猩不論老少,全部都來求愛。不過他們並沒有如以往公開競爭,反而幾乎都在彼此幫忙理毛。他們希望其中一頭雄黑猩猩能夠不受打擾地交配。作為交換,便是長時間為對方理毛,特別是為首領雄性理毛。

這個景象表面上看起來平靜放鬆:這些色慾滿滿的雄黑猩猩彼此整理毛髮,而他們想要交配的對象在一旁觀看。但其實表面下暗潮洶湧。如果哪頭雄黑猩猩膽敢打破協議,跑去找瑪瑪,絕對會惹禍上身。

相關書摘 ▶《瑪瑪的最後擁抱》:會手語的黑猩猩,怎麼會比出人類沒教過的「髒猴子」?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瑪瑪的最後擁抱:我們所不知道的動物心事》,馬可孛羅出版

作者:法蘭斯・德瓦爾(Frans de Waal)
譯者:鄧子衿

探知動物的情緒時,我們將會發現:
他們要訴說的心事,遠比我們所知道的還更多!

★ 榮獲2019筆會╱E·O·威爾遜 文學科學寫作獎
★ 《時代》雜誌世界最具影響力百大人物
★《探索》雜誌史上最偉大的47位科學思想家

這一切,要從一隻黑猩猩——瑪瑪過世前的擁抱開始說起。

瑪瑪是荷蘭伯格斯動物園黑猩猩群中的雌性首領,她和生物學家范霍夫非常親近。瑪瑪將死之前,范霍夫做了一件不尋常之事;黑猩猩力大無窮,若人類直接接觸黑猩猩,可能會受傷,但他前往瑪瑪晚上休息的籠子,給她人生最後一次擁抱。這個道別的過程拍攝了下來並且馬上瘋傳。這最後一次會面,感動了無數人。

瑪瑪以滿臉的笑容迎接范霍夫,並且輕拍他的脖子好要他安心。人類一直以來都認為只有自己會用豐富的表情與肢體語言表達完整的情緒;事實上,所有靈長類動物也是。除了常見的地位競爭,靈長類也會記恨、也在意公平性、更會顧慮團體的和諧進行和解。如果說靈長類跟我們一樣,不如說人類才是靈長類的一員。

透過瑪瑪的最後擁抱,法蘭斯・德瓦爾讓我們打開心胸與視野,讓我們知道人類和動物在許多方面其實是共通的,人類不該看動物為機械式、唯利是圖的生物體,而是隨時與群體跟世界不斷互動、交互感受,讓人類對於所處的生命世界,有更多欣賞與尊重。

瑪瑪的最後擁抱
Photo Credit: 馬可孛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