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台下的好球帶人生》:這三人在奧運頒獎時,穿戴黑色手套、黑色襪子,高舉雙手

《主播台下的好球帶人生》:這三人在奧運頒獎時,穿戴黑色手套、黑色襪子,高舉雙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站上頒獎台的三位運動員,身上掛著的是每位運動員夢寐以求的奧運獎牌,耳中聽到的是再熟悉不過的美國國歌;然而在這麼榮耀的一刻,他們心中擔負著為了同胞發出不平之鳴,同時也為了他們不認識的人爭取人權的使命。

如果他選擇的是置身事外,冷眼旁觀,那麼不就也同時表示他所相信的,也可能只流於舉手按讚加上呼呼口號,把自己的臉洗的清潔溜溜?由於他堅定的意志,加上他急中生智的提議: 由於卡洛斯匆忙間把自己的黑色手套落在奧運選手村,是在他的建議之下:史密斯和卡洛斯才把手套戴在不同的手上。

這三人在頒獎台上,原本是運動員的最高成就;然而莊重的表情、無聲的方式和全場靜默、近乎凝結的空氣成了既疏離又有力的工具,傳達出對於重視人權和自由的訴求。為了崇高的理想,小我的榮耀不過是枝微末節。

曾被歸類是奧運史上的醜聞,經由歷史的平反,才還原了在墨西哥市的奧林匹克大學體育場真實上演的動人畫面!超過了八萬名的現場觀眾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如何反應;然而國際奧會將其定義為:「在不適當的場合提出的一種有意涵的政治訴求」。美國奧委會原本打算警告其他美國奧運代表團的所有成員,不得再有類似的行為;但國際奧會要求要有更嚴厲的處分,「否則將無法取得殺雞儆猴的效果」。

就在事件發生後隔天國際奧會就連開了兩次會議,同時根據會議記錄:會議中認定必須對這個事件採取鐵腕行動。這也使得美國奧會也跟著重新召開會議,並且投票決議:為了不讓美國隊在這件事之後喪失了繼續參加奧運的資格,史密斯和卡洛斯必須立即打包回家。

回國之後的史密斯和卡洛斯被社會所唾棄,並被處以終生不得再參加奧運的處分。當然,幾乎所有的黑人團體和社區感念他們犧牲個人榮譽,只因為他們決心要為大我付出,為黑人平權發聲的行動大為感念而讚聲不斷。

至於澳洲選手諾曼的後續比起兩位美國選手來說,用「沒有最慘,只有更慘」的形容方式也不為過。回到了南半球,他也遭到澳洲社會的無情撻伐。同時終其一生,這位澳洲最速男,再也沒有代表國家在奧運會出賽的機會。

20.06秒的成績就算是在四年之後的幕尼黑奧運,甚至是千禧年的澳洲雪梨奧運,都會成為走上頒獎台帶走金牌的選手。這看似是一個徽章所引起的餘波,在他為了他所堅信的公理和正義付出的那70秒樂聲淡出之後,就已經決定他的短跑生涯也一併結束了。


歷史雖然還給這三位民權鬥士一個公道,兩位美國選手也在2019年進入了美國奧運名人堂。然而在過去50年中所積累的一切,在心理上的和運動生涯中遭遇的對待;都不是用一句讚美的話,一部電影和許許多多的表揚能夠完全彌補的。三位運動員當面對自身榮耀和改變未來的抉擇時刻,所表現出的堅持、奉獻與勇氣,更是他們早就教導給我們的重要課程。

相關書摘 ▶《主播台下的好球帶人生》:曼德拉用一個冠軍獎杯,弭平南非的種族對立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主播台下的好球帶人生》,時報文化出版

作者:常富寧

那些MVP教我的三十件事,不只是一場賽事,輸贏之前,是做好準備,輸贏之後,是團隊精神。Hasta la Vista!! Baby! 讓我們一起擊出人生全壘打吧。

常富寧從1999年開始專職體育主播工作邁入第20年,歷經花式撞球、棒球、籃球、摔跤、壘球等項目的轉播工作,在超過萬場的轉播經驗之中,見證的不只是一次又一次奪冠、封王的榮耀與喜悅時刻。看見更多的是渾汗比賽、刻苦訓練背後的動人故事。體會最多的是發掘關於這些榮耀、故事中每一位運動人的人格特質──無懼、承諾、自信與責任。

主播台下的好球帶人生(書腰)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