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世哲學家:改變歷史的經濟學家》:他主張建立一個貧民公社,結果得到的是令人驚奇的幸福

《俗世哲學家:改變歷史的經濟學家》:他主張建立一個貧民公社,結果得到的是令人驚奇的幸福
圖為羅伯特歐文|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羅伯特.歐文在二十歲時,就成了紡織界的少年奇才。這位有魅力的年輕人,長長的面龐上有著頗為挺拔的鼻梁,以及坦誠的大眼睛。在六個月內,俊克瓦特先生給了他該企業四分之一的股權。但這只不過是一場傳奇人生的序幕而已。

文:海爾布魯諾(Robert L. Heilbroner)

烏托邦社會主義者的夢想

馬爾薩斯與李嘉圖,將世界設想得如此陰暗,其實不難理解。一八二○年代的英國,就是個陰暗而不易謀生的地方。它在歐洲大陸的長期鬥爭中取得勝利,如今似乎卻受困於本土更為險峻的鬥爭中。迅速發展的工廠體系,正在製造嚴重的社會問題。對任何留心到這一點的人來說,這些問題顯然有一天會爆發。

的確,那時工廠工人的慘況,會讓現代讀者毛骨悚然。當時立場激進的雜誌《獅子》(The Lion),於一八二八年刊載了一篇關於羅伯特.畢林柯(Robert Blincoe)的駭人故事。八十位窮孩子被送到在洛達姆(Lowdham)的工廠,而畢林柯是其中之一。這些十歲左右的男孩和女孩每天早晚都被鞭打。這不僅是因為他們犯了什麼小錯,而且也是為了激起他們消沉的工作情緒。後來畢林柯被送到利頓(Litton)的工廠。和那裡相較,洛達姆的環境還算比較人道的。

在利頓,孩子們和豬隻在同一個水槽中,爭奪稀薄的湯汁;他們被拳打腳踢,還被性虐待。他們的雇主艾利斯.尼丹(Ellice Needham)有一種讓人恐懼的怪癖:他會擰小孩的耳朵,直到指甲穿過耳肉為止。該廠領班甚至更惡毒。他把畢林柯的手腕綁在一台機器上,將他吊起來,使他雙膝彎曲,然後又在他的肩膀上堆放很多重物。這個孩子和他的同僚們,在寒冷的冬天衣不蔽體,而且(似乎純粹只是為了凸顯殘酷的程度)連他們的牙齒都被用銼刀銼下來。

這種可怖的殘暴情形,無疑只是特例。其實我們還有點懷疑,改革者們的熱誠可能導致他們加油添醋。不過,即使將誇大不實之處排除,這則故事仍足以說明,冷酷無情的非人道措施,在當時被視為天經地義;更重要的是,沒人關心這種事。工人們早上六點拖著沉重的腳步上工,直到晚上十點才蹣跚回家,一天工作十六小時並不稀奇。最侮辱人的是,許多工廠經營者不准工人配戴自己的鐘表。工廠裡唯一的鐘卻很奇怪,會在短暫的用餐時間走得特別快。最富裕和最有遠見的工業家,可能不同意這種過分行徑,但他們的工廠經理,或感受到強大壓力的競爭者,似乎對此視若無睹。

工作環境的恐怖並非造成動盪的唯一原因。機器正在大行其道,而這意味著運用從不叫苦的鋼鐵來取代勞工。早在一七七九年,就有八千名暴亂的勞工,把一座工廠燒成平地。這是對機器冷酷無情的效率所做的非理性反抗。到了一八一一年,這種反科技抗議橫掃整個英國。鄉村地區到處都是被摧毀的工廠,上面還有「內德.盧德到此一遊」(Ned Ludd had passed.)的字樣。謠傳有某位盧德王或盧德將軍,指揮暴民行動。當然,這並非事實。這些被稱為盧德分子的人,將工廠視為監獄,而且更為鄙視領薪水的工作。他們對工廠的仇恨之火,純然是自發性的。

然而這些動亂的確讓國人憂慮。在所有知名人物中,幾乎只有李嘉圖一人,承認機器也許並不總是與工人的切身利益相符。人們還認為向來聰敏的李嘉圖,在這個議題上犯了錯誤。大多數觀察者都沒想這麼多,只認為下層階級正失去控制,應嚴加處置。對上層階級來說,目前情勢意味著充滿暴力與恐怖的末日將至。詩人蘇賽(Southey)寫道:「此刻唯有軍隊,能在一場窮人反抗富人之最可怕的大災難中保護我們。我簡直不敢自問,到底能依賴軍隊多久。」史考特則悲嘆:「……我們的腳下埋著地雷。」

但在這晦暗不安的時期,不列顛的某處卻像暴風雨中的燈塔一樣閃耀光芒。在蘇格蘭的陰鬱山區,距離格拉斯哥一日路程之處,有一個原始鄉村。那裡把守關卡的人連金幣都沒見過,所以一開始曾拒絕接受金幣。那邊有個叫作新拉納克(New Lanark)的小社區,孤伶伶地聳立著幾座七層樓的磚造廠房。沿著山路,從格拉斯哥來的訪客川流不息。從一八一五年到一八二五年,在新拉納克訪客登記簿上簽名的就有兩萬人。其中還有尼可拉斯大公(Grand Duke Nicholas),也就是後來的俄國沙皇尼可拉斯一世(Tsar Nicholas I),以及奧地利親王約翰和馬克西米利安(Maximilian)等顯貴,還有成群結隊的地方代表、作家、改革者、多愁善感的仕女,與抱持著懷疑眼光的商人。

他們來到這裡所看見的,是活生生的證據,顯示出工業生活的骯髒與墮落,並非無可避免的社會現象。在新拉納克,工人的家宅整齊排列,每戶都有兩個房間。待處理的垃圾整齊地堆放在路邊,而非髒亂地散落各處。對訪客來說,工廠裡的獨特景象更讓他們眼睛為之一亮。每位雇工都掛著一個小小的木方塊。方塊的每一面都塗有顏色:黑、藍、黃、白。由淺到深的顏色代表不同程度的表現:白色是傑出,黃色是良好,藍色是普通,黑色是不佳。工廠經理一眼就能看出工人的表現。大多數人的方塊都是黃色或白色。

另一件讓人驚訝的事,就是工廠裡沒有童工(至少沒有十或十一歲以下的)。他們也僅需辛苦工作十小時又四十五分鐘。而且,他們也絕不會被處罰,唯有少數有長期酗酒等惡習,而且屢勸不聽的成年勞工會被開除。紀律之所以能發揮影響力,似乎是因為其寬大溫和,而不是讓人恐懼。工廠經理的大門敞開,任何人都能對任何規範表達反對意見。事實上也真有人這樣做。工人擁有什麼顏色的方塊,是由其工作績效而定。人人都可以檢閱其工作績效的詳細報告。假如覺得對他評分不公,還可以申訴。

最值得注意的是小孩子們。訪客們發現,孩子們並沒有在街上橫衝直撞,反而認真地在一所大校舍裡做功課與玩遊戲。最小的孩子們,在學習他們見到的岩石與樹木的名稱。稍微大一點的孩子,則透過建築物上的雕刻裝飾來學習文法:「名詞將軍」與「形容詞上校」和「副詞下士」展開競賽。做功課似乎讓人感覺愉快,但也有課餘時間。孩子們經常在年輕仕女的指導下,集合起來唱歌跳舞。

這些仕女們被告知,一定要回答孩子們的問題、小孩不會無緣無故使壞、絕不能虐待小孩,而且若要讓小孩們學得更快,則言教不如身教。這真是美妙而又能激勵人心的景象。那些具有生意頭腦的紳士,不像心軟的仕女那樣容易被快樂兒童的景象所打動。然而新拉納克能夠獲利,而且是不可思議地獲利。這是無可否認的事實。該企業的經營者不僅是位聖人,也十分務實。

負責新拉納克事業的,不僅是位務實的聖人,還是個不可多得的人物。就和許多十九世紀早期的改革者(我們現在稱之為「烏托邦社會主義者」)一樣,羅伯特.歐文(Robert Owen)——「新拉納克仁慈的歐文先生」,是務實與天真、大起與大落、常識與愚蠢的奇妙組合。他主張用鏟子代替犁,從一文不名變成大資本家,又從大資本家變成強烈反對私有財產的人。他擁護慈善事業,因為慈善事業可以獲利;然後他又極力主張廢除貨幣。

很難相信一個人的一生會發生這麼多轉折。起初是個白手起家的故事,就像霍拉修.阿爾及爾(Horatio Alger)的小說一樣,一七七一年,雙親都很貧困的歐文出生於威爾斯。他九歲時離開學校,成為一名亞麻布商的學徒。這位布商的名字很古怪,叫作麥克古福格(McGuffog)。他原本可以成為一名亞麻布商,得見那家店的名字被改為「麥克古福格和歐文」。但是他就像其他在商界事業有成的人物一樣,前往曼徹斯特(Manchester)。十八歲時,他在那裡憑著向哥哥借來的一百鎊,自立為一名生產紡織機的小小資本家。但是最好的事發生在後頭。某天早晨,擁有一家大紡織企業的俊克瓦特先生(Mr. Drinkwater),發現他缺少一名廠務經理,於是便在地方報紙上刊登招聘廣告。

歐文對紡織廠一無所知,卻得到了這個職位。他成功的方式,可以用來測試那些曾撰寫關於「勇氣和運氣」之好處的無數作家。歐文在半個世紀之後寫道:「我戴上帽子,直接走向俊克瓦特先生的帳房。『你多大年紀了?』『今年五月就二十了。』這就是我的答覆。『你一個星期喝醉幾次?』……對這個出乎意料的問題感到尷尬而臉紅的我說:『我這輩子從沒喝醉過。』『你要求多少薪水?』『一年三百鎊。』這就是我的答覆。『什麼?』俊克瓦特先生有點驚訝地重複這些字眼:『一年三百鎊!今天早上不知道有多少人來應徵這份工作,但他們要求的薪水加起來也沒有你要的多。』我說:『其他人的要求管不著我。而且我不接受更低的數目。』」

這就是歐文特有的姿態,而它成功了。他在二十歲時,就成了紡織界的少年奇才。這位有魅力的年輕人,長長的面龐上有著頗為挺拔的鼻梁,以及坦誠的大眼睛。在六個月內,俊克瓦特先生給了他該企業四分之一的股權。但這只不過是一場傳奇人生的序幕而已。

幾年後,歐文聽說有一批在新拉納克窮鄉僻壤中的工廠待售。巧的是他剛好愛上了廠主的女兒。不論是要得到工廠或是廠主的女兒,看來都不大可能。廠主達爾先生(Mr. Dale)是個熱情的長老派教徒,他絕不會認可歐文激進的自由思想觀念。而且如何籌措資金以購買這些工廠也是問題。不畏艱難的歐文走向達爾先生,就像從前走向俊克瓦特先生一樣。結果不可能的事被辦妥了:他在協議中借到錢、買到廠,還贏得了廠主的女兒。

事情至此,大可以告一段落。一年之內,歐文改變了新拉納克;五年內它徹底改頭換面;十年後,它已舉世聞名。對大多數人而言,這樣的成就已經足夠了。除了在歐洲贏得有遠見和善心的聲譽之外,歐文自己至少賺得了六萬鎊的財富。

但是事情還不只於此。雖然歐文迅速發跡,他卻自認為是一位有理想的人,而不是只會採取行動而已。對他來說,新拉納克從來就不是一個慈善事業,而是一個機會,以測試其為了人類整體進步所發展出的理論。歐文相信人類受環境制約。若能改變環境,就可能實現人間天堂。他可以在新拉納克的實驗室中測試自己的想法,並且大為成功。似乎沒有理由不將之推行到全世界。

他的機會很快就出現了。拿破崙戰爭結束後,困難隨之出現。一連串會被馬爾薩斯稱為「普遍過剩」的問題,對國家造成嚴重傷害。從一八一六到一八二○年間,生意都非常難做,只有一年例外。惡劣情勢一觸即發:出現了高喊「麵包與鮮血」的暴亂,整個國家陷入某種歇斯底里的狀態。約克(York)公爵、肯特(Kent)公爵等顯貴組成一個委員會,以調查這場危難的起因。他們理所當然地邀請了慈善家歐文先生,來發表他的看法。

結果委員會得到出乎意料之外的答覆。由於歐文先生縮短工時與廢除童工的主張,早已廣為人知,所以委員會自然預期收到關於工廠改革的請求。然而這些顯貴們看到的,卻是全面重組社會的藍圖。

歐文所建議的是貧困問題的解決方案:讓窮人變得有生產力。為此,他主張組織「合作村」(Villages of Cooperation),其中包含八百到一千兩百人,一起在農場與工廠工作,以形成一個自給自足的單位。家人們則群居在平行四邊形的宅邸(parallelograms)——這個字眼立刻引起大眾的注目——其中每戶人家都有自己的房間,但是共用客廳、書房和廚房。三歲以上的孩童被隔開來單獨膳宿,以利接受最能陶冶他們未來人格的教育。學校的四周有花園,由稍微大一點的孩子照料。花園外面則是種植作物的田地─不用說,要用鏟子而不是犁來耕種。遠離居住區之外的是工廠單位。實際上,這將是個計畫性的花園城市,一個基布茲(kibbutz),一個公社。

委員會諸公大吃一驚。在不受限制的自由放任時代,他們完全不打算採用有計畫的社會團體制度。歐文先生被謝絕,他的想法被審慎地擱置。但是歐文不肯甘休,堅決要求審查他的計畫是否適用,這時解釋他觀點的一些小冊子大批如潮水般地湧入議會。他的決心再次贏得勝利。一八一九年組織了一個特別委員會(成員包括李嘉圖),其目的在試行募集所需的九萬六千鎊,來建立一個完備的、試驗性的合作村。

李嘉圖對這個計畫感到懷疑,卻願意讓它試一試;國人對它則是連懷疑都沒有,只對這個想法表示厭惡。一位社論撰寫者說,「羅伯特.歐文先生是個慈善的紗廠主……認為世上所有的人都是失根幾千年的植物,需要被重新栽種。因此他決定挖些新潮的方洞,將他們埋進去。」

因為思想激進而流亡到美國的威廉.科貝特(William Cobbett),出言尤其不遜。他說:「這位先生主張建立一個貧民公社!結果得到的是令人驚奇的和平、幸福和國家利益。讓這些黑眼睛、紅鼻子,拉扯帽子的人被安置的小事,要如何完成呢?我完全看不出來。怎麼說,歐文先生的方案都極為新奇,因為我相信沒人聽說過貧民公社這種東西……再會了,拉納克的歐文先生。」

歐文當然沒有什麼貧民公社的幻想。正好相反,他相信貧民若有工作機會,就能變成財富的生產者;在正派環境的影響下,他們那些可悲的惡習也很容易被改正。因此獲益的不只是貧民而已。合作村顯然遠勝於工業化的騷亂生活。其他社群自然會學習這種榜樣。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俗世哲學家:改變歷史的經濟學家》,出版

作者:海爾布魯諾(Robert L. Heilbroner)
譯者:唐欣偉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經濟學不只是教授們的問題,這門科學也曾讓人們走上街頭抗議政府。

世紀鉅作,經典再現,認識經濟學必讀之作
國內外各大學經濟系指定讀物
縱覽歷代經濟學大師生平、學說與思想

他們不是軍隊指揮官或帝國統治者,沒有生殺予奪的大權,也幾乎沒參與過締造歷史的決策。然而他們的所作所為,比許多聲名顯赫的政治家對歷史更富決定性,比指揮前線軍隊的將領們更具震撼力,比國王和立法者的敕令更能影響社會的吉凶禍福。

他們之中有哲學家和瘋子、有教士和股票經紀人、有革命家和貴族、有唯美主義者、懷疑論者和流浪漢。
他們所信仰的哲學系統,是所有人類活動中最世俗的一種——賺錢的欲望。

他們是誰?就我們所知,
他們是「偉大的經濟學家」。

《俗世哲學家》是一部暢銷經典,從亞當‧斯密、馬爾薩斯和李嘉圖、馬克思、韋伯連、凱因斯到熊彼德,以經濟願景概念為主軸,貫穿各家經濟學說與思想,不僅讓我們能夠深入地了解自己的歷史,也能更清楚理解自己所處的時代。

getImage-3
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以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的學員案例來分析推導,說明透過系統性的分析、目標設定及投資規劃,財富自由並非遙不可及的夢想,甚至能藉此達成財富自由與志業圓滿的雙重目標。

財富自由是許多人共同夢想,如果可以擁有足夠被動收入讓生活無虞,甚至還能每月度假,相信這是許多人欣羨的生活。然而,財富自由確實是很好的理財目標,卻未必是「快樂」的終點。

36歲的心怡過去時常在各地飛來飛去長達八年,高壓工作、生活作息日夜顛倒,也為自己累積下遠高於同齡人的資產。分析心怡的資產負債現況:現金活存、股票、外幣存款、美股、債券、保險,包含名下一棟房地產,即便房子還有500多萬房貸,但總資產淨值有1300多萬。

她的夢想跟許多人相同,希望能靠著理財就不需要工作,每月有10萬元用來度假、15萬生活開銷資金和給家裡5萬的孝親費,同時維持目前每個月公益捐款的好習慣。現階段生活看似豐盛,但是距離自己設定的3億身家還有相當長一段距離,特別是盤點目前可動用初始資金只有美金3萬元,更讓心怡覺得目標難以達成。而在離開上一份工作後就因為帳面不缺錢而始終待業中,也讓心怡對未來不時感到不安。

擁有千萬身價,想要過上相對充裕、財富自由的生活是否是件難事?或許關鍵就在於資產負債組合當中的「負債」!

六月第二篇_(1)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台灣區總經理黃士豪建議心怡善用負債,打造財富自由並進而追求人生使命感。

給心怡的建議一:財富自由的關鍵在於善用「負債」。

與多數諮詢的學員相比,心怡的投資體質跟觀念都算相當完善,特別是本身資產分配方向十分多元,表現出對於投資她是有長期研究且願意嘗試的。而透過完整檢視「資產負債」「資產損益」及「投資組合」三張表格,我可以在短時間內理解學員本身屬於哪種類型投資者,目前於投資理財方面存在什麼問題通常也能一目了然。

財務問題一定是出在負債嗎?以心怡這個案例來看,反而是卡在分配最多資產於「保險」上,而能讓自己加速達成財富自由的機會,反倒是唯一且最大的負債「房貸」。

心怡的房子目前剩餘房貸已經低於房價50%,我建議她可以尋找銀行重新談30年換貸並加上使用三年房貸寬限期,這樣除了立即將每月10,000多元房貸支出減輕為幾千元,對待業中的心怡來說可減輕相當大支出負擔,還能取得一筆不小的資金將防守型資產轉為進攻型資產。如果又進一步將那些投資報酬率過低的儲蓄險贖回,將資金都投入進攻型投資項目中,能在三年寬限期內靠著投資達成每月10,000多元的被動收入,等同於用手邊資金幫自己繳未來每月房貸。

給心怡的建議二:明確財務目標,距離財富自由其實很近。

但想要財富自由真有那麼困難嗎?或許單靠心怡目前手邊資產能在60歲前達成願望。

如果以心怡目前保障型資產高達518萬、防守型資產1400多萬、進攻型資產僅有250萬,分配比例為24:64:12現況來看,如果維持投資組合現況每年約8%獲利計算,要達到3億身家需要40年9個月。

圖表_1_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如果能將保障型資產降低至6%,防守型資產降低為31%,進攻型資產提高到63%,就目前心怡於美股平均獲利為15%,只需要將獲利提高至20%,16年又8個月就能實現3億身家目標。

圖表_2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事實上3億真的是必要目標嗎?如果以心怡希望的未來生活來看,即使加上換房、換車及新房裝修等開銷,也只需要1億3千多萬資產,同樣投資組合、同樣獲利只需要13年,心怡於50歲前就能實現財富自由夢想。

給大家的財富建議:比起追求金錢,更該追求使命。

雖然心怡有相當大機會達成財富自由的夢想,但在諮詢過程中我也發現她對未來的不安感,主要原因來自缺乏「使命」。即使可以靠著理財就擁有不錯的生活,但缺乏使命可能會讓人覺得人生沒有重量感。除了追求財富自由,我常常建議學員建議一定要找到「沒有錢也會願意做」的事情,才有辦法創造更多財富,所以建議目前待業中的心怡可以趁著目前還沒有生活壓力,找到「使命」並做為主動收入來源。

我也會透過一連串問題引導學員,從這些問題的答案中找到一個方向後確實執行,無論透過創業、找到相關產業或相關職位,建立屬於自己的中長期志業規劃。在執行跟學習過程當中,也能夠找到更多元的新道路,這是每個成功者在找到財富事業前必經之路,藉由系統性的分析、規劃及目標設定,讓自己找到真正的人生快樂泉源。關鍵在於:你有找到屬於自己的「使命」了嗎?

4_mobile_banner_300x250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