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本土著作更多空間:紐西蘭國家圖書館淘汰60萬本外國書,學者嘆「文化破壞」

給本土著作更多空間:紐西蘭國家圖書館淘汰60萬本外國書,學者嘆「文化破壞」
示意圖。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紐西蘭國家圖書館近日決定將移除逾60萬本外國書,多出來的空間用來收藏本土著作。然而有些外國書十分古老而珍貴,若國家圖書館未列入館藏,未來很可能消失。學者認為,文化和文學是累積而來的,且紐西蘭是移民國家,過度強調本土化反而會使文化底蘊太狹隘。

紐西蘭威靈頓國家圖書館(National Library Wellington)內有不少珍貴館藏,包含近2200本海外文學在紐西蘭的初版書,但這些書很快就要被移除。

《衛報》今(11)日報導,館方將要進行「斷捨離」,逾60萬本舊書和海外書籍將被淘汰,放置更多紐西蘭當地作家的著作;本土化立意看似良好,但文史學界認為這是文化破壞,簡直欲哭無淚。

移除外國書,留給本土書更多空間

威靈頓國家圖書館計畫從館藏裡淘汰逾60萬本「外國書」,包含珍‧奧斯汀1912年版本的《理性與感性》(Sense and Sensibility)、多本英國小說家葛林(Graham Greene)在紐西蘭的初刷書。這些書會提供給地方圖書館,之後可能再分配到監獄圖書館和慈善拍賣。

至於騰出來的新空間,將要留給紐西蘭本土作品。未來每年還會將8至9萬本紐西蘭本土著作列入館藏。圖書館館長麥可諾特(Bill Macnaught)稱:

「在紐西蘭以外的國家,圖書館都不會收藏紐西蘭的故事。那這就是我們在國家圖書館的工作,我們要給紐西蘭、毛利人和太平洋民族的書籍更多收藏空間。」

麥可諾特在推廣影片中還戲稱,外來書籍現在可到別的地方去讓人「怦然心動」(spark joy)。麥可諾特「幽默地」使用著名收納達人近藤麻理惠的理論名稱,近藤向來主張「斷捨離」,丟棄不再需要的物品以獲得令人怦然心動的人生。

文史是累積的,逞一時民族主義將難以挽回

是否令人怦然心動,還不確定,但不少學者、歷史學家和研究人員先心碎,認為這簡直就是趁紐西蘭人因為疫情而無暇關注時,進行一場針對文學的犯罪。

學者們表示,上萬本關於宗教、種族、健康、女權、心理學的重要書籍都會被淘汰,包含已經絕版的作品,有些在全世界其他地方也找不到。

紐西蘭桂冠詩人奧沙利文(Vincent O'Sullivan)和小說家基嫚(Dame Fiona Kidman)都指這是文化破壞。曾任圖書館館長的基嫚表示,如果圖書館只放紐西蘭文獻,那範圍就會非常狹小,「任何偉大的文學都是建立在過去的文學基礎之上」。

紐西蘭作家波克(Chris Bourke)也說:

「我們是個小島,但以研究層面來看,這種行動是以一種不健全又有害的方式在證明民族主義。一旦做了就無法挽回,我們將會為此後悔好幾個世代。」

威靈頓維多利亞大學歷史學家珍妮斯基(Dolores Janiewski)指出,紐西蘭僑民在海外出版的書也會面臨淘汰,但紐西蘭是個龐大的移民國家,人們來來去去;她對於「紐西蘭」被如此狹隘界定,感到很震驚。她也表示,書本如今被認為是過時、沒用的東西,但紙本資訊若好好保存,其實可以流傳很久;相反地,電子化的資訊,人們不見得珍惜。

17761104_619356011589763_486989669862984
Photo Credit: 威靈頓國家圖書館臉書
威靈頓國家圖書館展示架。

現今威脅書本的不是火焰,是錢和人們的漠然

學者開始出手搶救珍貴書籍,在珍妮斯基聯絡之下,所有有關納粹大屠殺的書籍都將由紐西蘭大屠殺紀念中心(Zealand’s Holocaust centre)接收;美國作家凱魯亞克(Jack Keruouc)著作《旅途上》(On the Road)在紐西蘭的第一刷,價值上看1000元紐幣(約台幣2萬元),由北島圖書館接收。

這項圖書館斷捨離計畫負責人埃森(Rachel Eason)強調,在報廢書本前,館員還會再進行審查;但學者認為應該要徵詢專家意見,否則書本一旦不在國家收藏之列,丟失的機率很高,最終可能被銷毀。

《衛報》報導,牛津大學博德利圖書館(Bodleian library)第25任館長最近寫了1本關於書籍被摧毀的歷史書,書名就叫作《燒書》(Burning the Books);書中提到,現今威脅書本的不是火焰,而是「資金不足、沒有優先權、對保存和共享知識機構的普遍漠視」。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