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是否接收香港政治難民時,根本上無法迴避「統獨問題」

討論是否接收香港政治難民時,根本上無法迴避「統獨問題」
Photo Credit: Miguel Candela / News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鐘聖雄談香港政治難民的臉書文,許多藍綠陣營都借題發揮。而正如鐘聖雄在文中所述:「這個『不能講』背後有很多考量,最關鍵的當然是中台政治問題。」台灣要不要接受香港政治難民?這跟國家認同和統獨議題有關。

9月12日,台灣記者鐘聖雄於臉書發文,譴責民進黨政府扣留五名香港政治難民近兩月,使其與外界隔離,連律師都無法接觸。鐘聖雄自稱他是協助的中間人,而民進黨政府希望香港難民問題:「很多事只能做不能說」。鐘聖雄認為台灣政府做得很少,卻什麼都不准人說,所以他才因此發文。

鐘聖雄的臉書文一出,即引起喧然大波。

批判鐘聖雄的,除了民進黨支持者外,聲援香港者,大多認為鐘聖雄做得太過,洩漏逃亡路線,可能會扼殺之後港人的逃亡之路,予以斥責(編按:八月底已有諸多媒體揭露此路線)。也有不少批判者是支持香港自由的港人,認為鐘搞砸了一切,罵起來更義正詞嚴。而香港前特首梁振英的酸文,藉鐘聖雄的批判來質疑民進黨政府,更讓好一群人認為鐘聖雄提油救火,讓香港難民的處境雪上加霜,更可能導致民進黨政府日後更不願救援香港難民。

言論中,也有支持鐘聖雄作法者,基礎來自他長期耕耘的聲望。當然其中也有贊同其政治理念(左派、人權?)者。而蠻多分享認同的言論是「泛藍」傾向,藉機痛批民進黨政府對香港人見死不救,提籃假燒金,更認為民進黨只是藉香港問題騙選票,沒有真的關心香港,言論多充斥對總統大選國民黨敗選的憤恨。看來也不是真的關心香港問題。

總的來說,批判鐘聖雄發文的人多,聲援者極少。藍綠陣營,借題發揮者最多。

而就如鐘聖雄在文中所述:「這個『不能講』背後有很多考量,最關鍵的當然是中台政治問題。」沒錯,就是政治問題。但這政治問題的核心,就是「統獨議題」的意識型態之爭。

台灣要不要接受香港政治難民?聲援香港者覺得台灣政府做太少,要花多大力氣與政治風險來接納這些逃亡者,才算合理?這背後都跟國家認同有關。

台灣民主轉型之前,外來殖民政權國民政府是把港澳這兩個帝國殖民地的「華人」,視為自由地區的「國人」,所以法律上,並非將這兩個地區的華人視為「外國人」,而是在大中華民族主義的國家思想下,視為「其他地區」的子民。有給於一些優惠。這是源於國民政府與中共政府在「一個中國」的「內戰狀態」下,政治上對這兩地區,相互爭取認同的政治手段。

在港澳回歸中國之前,這問題不大。因為兩地區的子民只有少數人為了「反共」而選擇歸附、移居「國民政府非法侵占的台灣」,大部分因為還能享有經濟與民主的好處,留在港澳。在台灣局勢危及的冷戰時期,願意與「中華民國」共存亡的港澳人士,可說極少。97大限前的香港日子好過,他們也都以身為港人為榮。

但隨著中國崛起,港澳回歸,狀況就有所改變。澳門回歸前後差異不大,也較無政治訴求,一直相安無事。而香港地區本就集結不少反共人士,加上政治與歷史因素,對於回歸後中國政府違反一國兩制的諸多作法,越來越難以忍受,許多人以「爭取自由的中國人」的身分進行對特區政府的各種抗爭,其中也有宣傳港獨者,但僅是極少數。

而在香港局勢急轉直下之後,許多「爭取有限度的自由的中國(香港)人」,寄希望於台灣,因為還被國民政府佔據的台灣,目前就是還保有「自由中國」的唯一地區。從好些這類港人的言論看來,他們認為「自由中國」地區的台灣,有義務必須接納受政治迫害的自由港人,所以這一兩年才有許多的各類民間運動,宣傳台灣要聲援香港,必須提供各式幫助。

但這個心態,就是「把台灣視為中國的一部分」的統派思維。日前主張「中港留學生應當享有國民福利」,因為一堆訴諸情感的種種謬論,引發全台青年痛批的香港在台留學生,就反應了這樣的心態。

如果避談國家認同問題、避談台獨問題,用人權、情感來談「接納香港政治難民」的問題,各種細節自然就會如鐘聖雄所說的「中台政治問題」。如果把香港人視為外國人,根本上就無法迴避「統獨問題」,因為那等於「台澎金馬」具有主權的「實質獨立」性,牽一髮動全身,會直接戳到台灣「改變現狀」的問題。

所以頭殼清楚的港人與聲援者,是放在法律上,以修訂《難民法》的做法,試著找到解套。這也是立法院正在做的事。但因為各式主張、意見,歧見太深,所以還在卡關。

在這節骨眼上,因為香港政治情勢險峻,已有香港難民偷渡到台灣。向來主張「維護中華民國法統」、「堅決維持現狀」、「反對台獨」的蔡政府,目前的做法的確就是現實考量。這涉及太多因素。不想改變現狀,就是既不能拒絕香港難民,但又不能明確接納(因為那又會回到冷戰時期國民政府的反共方針)。

如果實務上要比照收納外國難民的標準,台灣人民長期受黨國教育的荼毒,大多數人根本就沒有現代的人權觀念,台灣至今仍未通過「難民法」,即使通過了,以人權標準看,如前蔡英文競選總部發言人林靜儀的說法,即使冒著「改變現狀」的風險,把港澳與中國人都視為外國人,難民順序上,首先必須收納的也是緬甸的「羅興亞人」,因為他們的處境遠比港人惡劣許多。

而更不用說台灣人本就相當排外(最愛歧視經濟弱勢的外國人,例如外籍移工),今天一旦收納難民,文化、民情、經濟、就業上的生活衝突尚且不論,只要發生一起或數起類似敘利亞人在德國發生的姦淫、搶劫事件,社會絕對會馬上群其排斥各國難民。這也是難民法一直躺著,到現在都無法通過的原因。

而更不用說,一旦接納香港難民,那被迫害的中國其他地區的人民也想來怎麼辦?對於國安問題的維護要怎麼辦?每一個環節都很複雜,都無法簡單處理。

民進黨政府說「只能做不能講」,的確有其理由。當然鐘聖雄以人權立場,替五名香港難民發聲,也有他的信念與理由。但若只考慮到「無法與父母、律師、幫助者聯繫」這麼小的人權訴求,至今仍被姦淫、燒殺、屠村的羅興亞人,或新疆集中營的維吾爾人看在眼裡,不知有何感觸。

當然,正因為問題複雜,鐘聖雄跑出來開這一槍,也不見得是壞事。如果能激起更多人繼續討論「台灣該訂出怎樣的難民法」、「身為國際社會的一員,台灣人在人權上要怎麼幫助其他人類」,也不是壞事。

只是看他那篇文的分享與討論,沒什麼人談到這部分就是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