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維吾爾女性的子宮下手:中共統治下的種族清洗與文化刨根

從維吾爾女性的子宮下手:中共統治下的種族清洗與文化刨根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在文化、思想、人身自由與勞動力上規訓維吾爾女性外,中國政府為了更根本地控制維吾爾族人口,透過強迫女性節育、絕育、墮胎,試圖達成種族清洗。女人的身體再度淪為政府的工具進行二度剝削:從女人的子宮下手來達成文化統一的目標。

文:楊鈞傑

近年來,新疆的維吾爾族人受迫害的報導、影像不斷在媒體上曝光,使大眾越發得知維吾爾人的困境,以及中共極權的壓迫如何加諸在「異族」上。維吾爾女人,正成為中國「現代化」政策下,被用來作為文化清洗、勞動剝削的工具;「反恐」則成為政府開脫的說詞。

維吾爾女性被鎖定為列管的對象,尤其是去年東京自耕農的漫畫[1] ,推出立刻受到台灣人的高度討論,Mihrigul Tursun(米日古麗・圖爾孫)的真實故事不僅道出維吾爾女性在身體、心理受到政府控制,也點出中國政府如何大規模監禁維吾爾人,威脅並掌控伊斯蘭族裔的家庭、親緣與人際關係,企圖抹滅這個「不文明」的社群,達成文化統一。

自911事件以來,穆斯林被形容為一群盲目的信徒,從自殺炸彈客到雙子星大樓的墜毀,被媒體形塑成「恐怖份子」,而中國也順理成章地挪用恐怖主義的論述,來打壓這些試圖煽動「分裂國家」的「極端主義」者。為了能有效控管這些「非我族類」,中國透過反「恐怖主義」來包裝種種「現代化」措施,逐漸消弭維吾爾族人的聲音。

解放女性?女人的去除面紗與再教育營

首先,為了要「反恐」,就必須先從文化認同下手,而中共的做法,就是逐漸讓人民脫離自身文化,以及透過教育方式來灌輸「進步」的知識,來「拯救」穆斯林女性。

在伊斯蘭傳統裡,最典型的是女性必須帶著「希賈布」(hijab),來遮蔽頭部、脖子等,用來教導女性謙遜、美德與隱私。根據紐時的報導[2],中國政府2011年推出「靚麗工程」,鼓勵維吾爾女性將臉露出來以示女性賦權的象徵,「性別平等」在此成為一個弔詭的名詞,一來彰顯進步與文明來貶低伊斯蘭文化,實際上宣揚的是漢文化的優越,二來扶植背後潛藏的時尚、化妝品產業的進駐。在2015年,中國政府也開始明令禁止蒙面,強制女性不得在公開場合穿戴面紗,否則就會遭到罰鍰。

除此之外,政府也針對維吾爾傳統文化進行教育「改革」,透過新疆的再教育營來灌輸漢文化。然而根據BBC報導[3],再教育營的實施,反而迫使許多維吾爾族小孩一出生就與原生家庭隔離,為的就是避免接觸伊斯蘭信仰與母語發展,試圖清洗該地文化。母親一方面擔心失蹤的孩子,另一方面也得進入再教育營學習漢語,並且強制禁止說母語與膜拜伊斯蘭真主,以成為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而孩子除了徹頭徹底地學習漢文化外,也脫離了維吾爾傳統的家庭生活,形成文化的世代斷層。

以「現代化」之名的同化政策:女人的身體與勞動

然而,這個再教育營的背後,可能是名為「職業訓練中心」的集中營,「鼓勵」維吾爾人進入現代的勞動市場,實則強迫他們工作,並剝削與壓榨其勞動力與薪資。

舉例來說,近期COVID-19疫情爆發使得歐美各國產生「口罩荒」,中國貴為口罩生產的第一大國,為得尋覓最大利潤,而剝削最為廉價的維吾爾族女性勞動力。紐時[4]深入追蹤歐美各國的口罩來源,發現許多中國生產的口罩工廠,裡面的工人多數是來自新疆的維吾爾族,他們被送到這些紡織工廠裡強迫工作,並且獲取最低工資,低技術的勞動特別使女性成為比男性還更「合乎利潤」的人力成本。

於是,中國政府為了打造一批國家「產業預備軍」,除了壓榨工資外,還必須透過大規模的監控與思想箝制,如學習普通話與頌揚國家領導人,來打壓宗教自由進行同化,並且以「脫貧政策」來包裝「進步」、「現代」的資本主義邏輯,使得維吾爾族,特別是女性,夾處國家權力與傳統文化的兩造對立,成為首當其衝。

從女人的子宮下手:種族清洗與文化刨根

除了在文化、思想、人身自由與勞動力上規訓維吾爾女性外,中國政府為了更根本地控制維吾爾族人口,透過強迫女性節育、絕育、墮胎,試圖達成種族清洗。女人的身體再度淪為政府的工具進行二度剝削:從女人的子宮下手來達成文化統一的目標。

相關報導[5]指出,女性會被迫接受節育手術,並施打未知的藥物,導致女性停經、異常出血,甚至有再也無法懷孕後遺症。另外,政府也頒令「計畫生育」的政策,倘若婦女超過一定的生育配額,就會被要脅要墮胎,否則就會被送去集中營。同時,避孕環的使用在新疆也是節節攀高,用以防止女性懷孕,達到控制生育率的目的。

而這些措施種種符合《聯合國種族滅絶公約》的標準,透過從身體的、基因的控制,來達成種族的清洗與 文化刨根,女人成為中國漢族同化政策的最佳利器,子宮成為國家擁有,用來控制「貧窮」與「恐怖份子」的滋長。

結語:全球「恐怖主義」之下的伊斯蘭女性

中國政府得以輕易挪用恐怖主義的論述,來加以控制維吾爾族人,任何非我族類都可以被冠上恐怖主義、企圖分裂國家的罪名,特別是「恐伊斯蘭」的心態。其中,乖順的女人最容易成為首要控制對象之一,從生產到再生產,政府一方面以「現代化」之名,二來以「健康」、「人口控制」為由,來掌控維吾爾族女性的勞動身體與子宮,加上恐怖主義的論述,合理化推行國家主義的相關政策,實則試圖消除維吾爾的文化,達到一統的終極目標。而至今,有多少維吾爾族女性被大規模監禁與失蹤,我們依舊不得而知。

因此,當我們建立一套「伊斯蘭=恐怖主義」、「我們 v.s 他們」的論述同時,伊斯蘭女性最易夾處在兩造強權之間:一方面是自我文化的性別傳統,一方面是大打「性別平等」的進步思想。在這樣的對立拉鋸之中,女性主義到底是不是一種均質的想像?如果女性主義包裝在「進步」甚至「反恐」的思想中,是不是反而創造了文化單一的性別價值觀?就如同中共輕易使用恐怖主義的想像,「女性主義」可能就成了雙方角力的盲點,反而使維吾爾女性成為最脆弱的族群,而使我們陷入「性別平權」的黑洞。

延伸閱讀


猜你喜歡


「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兒福聯盟x親子天下提出三點呼籲

「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兒福聯盟x親子天下提出三點呼籲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兒福聯盟與親子天下於6日共同舉辦「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邀請網紅父母陳珮芬與林時民、黃瑽寧醫師、石易平副教授及王婉諭立委等人,共同討論如何讓台灣育兒環境更加友善。

長期關注育兒家庭議題的兒福聯盟與親子天下,於6日共同舉辦「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現場邀請到親子系臉書粉絲團「林叨囝仔The Lins' Kids」一家、黃瑽寧醫師、石易平副教授及王婉諭立委等進行對話,從不同的角度,分享如何從硬體環境及社會氛圍建構友善育兒環境。除了育兒家長到場發聲之外,現場也播放兒福聯盟2022年育兒支持議題愛心大使-林心如所拍攝的「小朋友,是讓人更好的朋友」形象廣告。心如說自己生孩子後的最大改變是變得更加有耐性,對待他人也更有同理心,教育孩子雖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但看到孩子能力逐漸「解鎖」,一切都很值得,也希望大家在公共場合聽到孩子哭時,能多一點包容,給爸媽多一點支持。

兒福聯盟林志嘉董事長致詞時表示,雖然現在政府提供多項經濟補助,減輕家長育兒負擔,但較少關心家長帶孩子外出遇到的不友善狀況,希望藉由這次座談的分享,集思廣益來為爸媽打造方便外出的友善育兒環境。座談現場也公布兒福聯盟「2022年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友善育兒環境篇」結果,呈現當前台灣家長對育兒環境的親身經歷及滿意度。

兒福聯盟董事長_林志嘉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兒福聯盟林志嘉董事長。

育有六寶的親子系臉書粉絲團「林叨囝仔The Lins' Kids」媽媽陳珮芬和爸爸林時民一起到場分享養育六個孩子的經歷。育兒11年的他們雖然感覺到政府對於育兒家庭的支持有變多,但育兒環境不論是硬體設施或是社會氛圍都還有改善的空間。媽媽陳珮芬表示硬體設施的部分親子停車位幾乎很難找到,就算找到空間也不夠大,難以讓嬰兒提籃順利上下車,以及買車票只有前兩胎有優惠,反倒像是在懲罰育有多胎的父母。

林叨囝仔The_Lins__Kids_六寶育兒心得分享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親子系臉書粉絲團「林叨囝仔The Lins' Kids」,媽媽陳珮芬和爸爸林時民。

黃瑽寧醫師則表示不同的家長有不同的教養方式,大部分的育兒困境反而不是硬體,更廣大的父母遇到的困境其實是「時間」,進入職場後很多產業對於育兒父母不友善的狀況就顯現出來,即使有育嬰假也很多父母還是不敢請,但孩子其實是需要很多時間陪伴的,建議企業都開始遠距工作的措施,成為一個常態。

石易平副教授也提到,現在社會對於育兒家庭的不友善是讓人不願生育的一大原因,並舉例新聞時事,有店家要求小孩背完圓周率後面30位才可以進入,小孩在現代社會似乎被貼上不能控制自己、髒亂的標籤。石易平副教授建議友善親子的大方向是「時間」,包含父母上下班工時和學校的上下學時間設計,可以更親子友善,才能有工作時間和陪伴孩子成長的平衡。

王婉諭立委也到場表示,政府一直以來多著重在經濟面的補助,但現行育兒津貼排富條款仍不太合理,育兒家庭的負擔其實非常大,即使是月薪十萬的父母,一個月光安親班也需要負擔三分之一或二分之一所得,且只有經濟面補助很難讓民眾有感或成為大家願意生育的原因,育兒友善的硬體設施和社會氛圍應並重。

聽爸媽的話_綜合座談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聽爸媽的話綜合座談時間。

兒福聯盟「2022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友善育兒環境篇」

今(2022)年初,兒福聯盟邀請已生育一個孩子的夫妻及未生育孩子的夫妻,辦理4場次的焦點團體,透過彙整與會者對育兒的期待及分享育兒經驗,發表「2022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兒盟指出,根據育兒家長及育齡夫妻所傳達的心聲可知,台灣當前的育兒環境存在「硬體設施不友善」、「社會氛圍不友善」兩大困境:

(一)硬體設施不友善,帶幼兒出門障礙重重
育兒家庭提到帶幼兒出門的日常,免不了會碰到硬體設施設備缺乏的問題,如:親子車廂一票難求、餐廳廁所或公共空間男廁沒有尿布台、親子停車位被占用、上下車空間太窄等問題。此外,與會的育兒家長也提及,適合幼兒活動的戶外空間明顯不足,尤其都會區之外的地區,可以讓幼兒活動的公園或公共場館更缺乏,少有讓育兒家庭安心的空間可供孩子們活動放電,難以促進幼兒身心平衡發展。

(二)社會氛圍不友善,育兒家庭承受諸多壓力
除了具體的設施設備問題外,育兒家庭帶幼兒出門、用餐,免不了會在意其他路人看待自己和孩子的眼光,如果正好孩子哭鬧,又遇到包容度比較低、甚至想干涉、批評家長教養狀況的陌生人,育兒家庭往往需要同時處理孩子,又得回應他人的指責和抱怨,十分困窘和難熬。未生育夫妻也表示,雖然還沒有帶孩子外出的經驗,但對於社會氛圍是否友善育兒,也有很深的感觸,也會擔心自己是否能承擔這些異樣眼光和壓力。

兒福聯盟白麗芳執行長表示,兒福聯盟從2012年調查發現,育兒家長面臨「行路難、如廁難與搭車難」的外出困境,之後促成「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修法,增訂孕婦及親子停車位、親子廁所盥洗室及親子車廂等友善育兒環境的條款。雖有相關法條加持,但實體環境改善的速度,仍跟不上家長的需求;兒盟2017年調查發現,近6成媽媽覺得外在環境不友善、帶孩子到公共場所很有壓力;兒盟今年「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也發現,家長仍覺得當前育兒環境不夠友善,雖然法規有進步,有各式親子友善設施的設立,但設施似乎不符合家長需求,像是親子停車格不夠大、親子車廂不夠多等等。因此,兒盟呼籲政府,應普設從育兒需求出發的各項硬體設施,營造同理、體諒育兒家庭的社會氛圍,讓台灣家長更可以安心育兒。

兒福聯盟x親子天下共同呼籲3大訴求:普設育兒設施、同理取代指責、多聽爸媽的話

綜合兒福聯盟2022「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及親子天下爸媽心聲,對於已生育及未生育家庭造成無形的心理壓力。兒福聯盟與親子天下共同提出以下三點訴求,呼籲政府重視家長的需求,回應家長的困境與期待,讓台灣的育兒家庭能得到更有力的支持:

(一)普設育兒設施
我國雖有設置孕婦及親子停車位、親子廁所盥洗室及親子車廂的法源,但實際設置與使用情形,至今無從得知,建議政府對於友善育兒設施進行全國性盤點,並針對設置情況不佳的地區持續追蹤改善,以增加育兒設施的普及率,讓育兒家長帶孩子出門安心無礙。

(二)同理取代指責
在公共場合遇到帶孩子出門的家長,請社會大眾多點耐心,多點禮讓,多點體諒、包容和支持,藉此提升整體台灣社會友善育兒的氛圍,讓每位育兒家長出門在外,都能感受到來自社會各界的同理與善意。

(三)多聽爸媽的話
檢視政府近年來推出的育兒政策,多聚焦於加碼育兒津貼及幼托補助,對於育兒家庭日常使用的公共空間友善度關注不足,建議政府應從家長觀點出發,訂定相關法規時,多邀請家長參與,廣納家長意見,才能規劃出對育兒家庭更友善的公共空間,減輕家長外出的壓力。

更多調查結果與相關報導,請見【兒福聯盟】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和林心如一起成為更好的人!。

本文章內容由「兒福聯盟」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