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官最終釋憲:雖有部分疑慮,但「黨產條例」並無違憲的依據是什麼?

大法官最終釋憲:雖有部分疑慮,但「黨產條例」並無違憲的依據是什麼?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針對「黨產條例」的違憲疑慮,經過大法官釋憲最終被認定「全部合憲」,但其中究竟是哪些地方被認為有疑慮,以及大法官們如何認定,也是需要我們去了解的,今天就來大家說明這次「黨產條例」的釋憲案裡的相關解釋。

近幾年大法官們腳步都動得很快,釋憲案一個接著一個推出,比較令人矚目的不外乎有同婚的釋憲、通姦除罪化等,而近期有個比較偏向政治性問題的釋憲,那就是針對「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也就是俗稱的「黨產條例」裡個幾條規定,所做出的大法官釋憲。

相信有在關注新聞的大家應該都知道了最終釋憲的結果,這次所提出對於「黨產條例」幾條規定是否有違憲疑慮,大法官最後認為,「黨產條例」這些規定並沒有違憲,都是符合憲法規定以及相關原則。雖然結果很重要,不過究竟是提出了哪一些地方的疑慮,以及大法官們如何認定,也是需要我們去了解的,今天就來大家說明這次「黨產條例」的釋憲案裡的相關解釋。

而這次被提出有違憲疑慮並解釋的主要有以下幾項:

  •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設立,不受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規定之限制?

對於不當黨產委員會的設立,在「黨產條例」第2條規定寫道不受《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限制,基本上可以說是一個獨立於行政的主管機關,而比較有疑慮的部分在於是否會有權力分立的問題,不過其實在憲法增修條文第3條就有規定:「國家機關之職權、設立程序及總員額,得以法律為準則性之規定;各機關之組織、編制及員額,應依前項法律,基於政策或業務需要決定之」。

因此以黨產會為「黨產條例」的主管機關其實是沒有相關問題的,因為此機關是依業務政策成立,並也有法律依據,所以並不會有違反憲法的疑慮。

  • 政黨及附隨組織定義是否有違平等、明確性原則?

在「黨產條例」第4條對於用詞有相關解釋,而其中被認為有疑慮的就是政黨以及附隨組織的定義。

黨產會認定中影為國民黨附隨組織 凍結資產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在名詞解釋裡,此條例的「政黨」指的是於中華民國76年7月15日前成立並依動員戡亂時期人民團體法規定備案者;而「附隨組織」指的是獨立存在而由政黨實質控制其人事、財務或業務經營之法人、團體或機構;曾由政黨實質控制其人事、財務或業務經營,且非以相當對價轉讓而脫離政黨實質控制之法人、團體或機構。

而對於這樣的解釋,疑慮在於是否有針對特定政黨有平等原則的問題,以及對於附隨組織的定義是否也有違平等原則及比例原則。

大法官認為,因為在解嚴前,並未有對政黨財務的相關法規範,因此以此作為時間點是合理的,再加上解嚴後,政黨數量過於龐大,打擊範圍會過大,所以適度限縮亦是合理的。

而在解嚴前,中國國民黨的確是處於主導國家權力的絕對優勢地位,透過政府來對於各種黨產的控制及運作,相較於其他政黨,的確是不公平的,因此針對附隨組織的規定,其實是一個落實公平正義的目的,不違反平等原則。

  • 黨產會可以主動調查並要求附隨組織及管理人申報財產,是否有違權力分立?
  • 黨產會所作出的處分應經過公開聽證,是否有違權力分立原則?

對於這兩點,雖然黨產會是獨立機關,並不會受到行政機關影響,然而依據權力分立的原則,若有法律上的疑慮及程序問題仍然可以透過司法機關來處理,並不會因為是獨立機關就可以為所欲為,因此亦不違反權力分立的原則。

黨產條例釋憲案  國民黨盼大法官解釋違憲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這些是這次釋憲案比較主要的重點疑慮以及解釋。

其實轉型正義的問題,在世界各國皆有在努力進行,像西班牙在前幾天便由法院判決認定,身為前國家領導人的獨裁者佛朗哥,其名下的一個不動產將會回收為國有,不應由其子孫繼承,因為那是當時時空背景下由國民出資給領導人的不動產,只是當時佛朗哥以其權力地位來移轉至其名下。

西班牙法院認為此不動產應屬於國家,是給國家領導人的,所有權不應屬於前國家領導人,不得由其子孫繼承,而是應該由全體國民所有,這在西班牙被視為是民主及轉型正義的一大進步。

而台灣在進入民主時代其實不到五十年,對於轉型正義這塊可能還有些不解及疑慮,會認為是一種政治上的追殺,但其實不然。轉型正義的背後,其實背負著所有以往受到獨裁政府侵害的受害者家屬的期望,不僅僅是討回不當黨產這麼簡單而已,轉型正義還包含要為以前受迫害的人們洗刷冤屈,還歷史一個公平正義,不希望這些殘酷的歷史就這樣被遺忘,那些受害的人們就這樣背著莫須有的罪名一直被歷史給謾罵。

延伸閱讀

本文經黃靖芸律師。生活法律沙龍授權刊登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