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出1億美元助拜登,4個關鍵因素指明搶「佛州」

彭博出1億美元助拜登,4個關鍵因素指明搶「佛州」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媒體大亨、前紐約市長彭博決定出資1億美元在佛州為拜登助選。佛州是最大的搖擺州,拉美裔選民比例高,但對拜登抱持懷疑態度,認為他太軟弱溫吞。1億美元可以帶來許多宣傳廣告,但這似乎也說明了資本主義掛帥的美國選舉始終是有錢人的權力遊戲。

身家財產比川普(港譯「特朗普」)多16倍的媒體大亨彭博(Michael Bloomberg)決定,將資助民主黨籍總統參選人拜登(Joe Biden)1億美元(約台幣29億元),專用於佛羅里達州的競選活動。佛州是最大的搖擺州,擁29張選舉人票,而拜登和川普目前民調拉鋸中,彭博贊助可能將對美國總統大選產生潛在影響。

《華盛頓郵報》9月13日報導,彭博的政治顧問表示,在有消息指出川普可能會自行投注1億美元進行選舉最後衝刺之後,彭博也決定在佛州選戰上贊助拜登至少1億美元,認為這是最有效率的運用方式。資金主要將用於英語和西班牙語的電視及數位廣告,並且呼籲人們選擇提早投票。

曾任紐約市長的彭博,富有程度遠遠超過川普。據《富比世》去年11月評估,川普身價約31億美元,彭博身家共530億美元,是川普的17倍。彭博也曾參加民主黨黨內總統初選,自去年11月至今年3月,共砸下逾10億美元在競選活動,其中2.75億美元用來下全國廣告批評川普。

佛州的重要性:牽一髮動全身

美國各家媒體認為,彭博是精挑細選才指名贊助佛州選情。佛州對總統大選和拜登具有幾個重要意義:

第一,佛州有29張選舉人票,是重要的搖擺州;依美國總統大選制度,拿到超過270張選舉人票即勝選,拿下佛州等於瞬間領先1成選舉人票。《華盛頓郵報》指出,共和黨上一次沒拿下佛州但還能奪下總統大位,得回溯至1924年勝出的第30任總統柯立芝(Calvin Coolidge)。網媒《VOX》更分析,佛州在近代選舉尤其重要,近50年總統大選中,只有1992年民主黨籍的柯林頓(Bill Clinton)丟失佛州還能勝選。考慮到本次其他搖擺州也競爭激烈,川普若要連任,一般認為他非保住佛州不可。

RTX7U8I0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川普2020年9月8日在佛州演講支持該州的環境政策。

第二,彭博「銀彈」集中於佛州競選,民主黨其他資金就可以轉移到其他重要的搖擺州,特別是傳統上支持民主黨、在上屆大選希拉蕊(Hilary Clinton)卻沒拿下的3個工業大州:賓州、密西根州、威斯康辛州。這3州加起來共有46張選舉人票,若民主黨能成功收復,將能痛擊川普。

第三,拜登在民主黨籍的白人和非裔選民民調都表現不錯,不過拉美裔對他較無感;《美聯社》指出,在佛州拉美裔的族群組成裡,古巴裔特別多,而古巴裔傳統上較多支持共和黨。拜登要搶下佛州,勢必得攏絡拉美裔選民的心。《全國廣播公司》(NBC)最新民調指出,川普和拜登在佛州目前是五五波,但拉美裔目前約46%挺拜登、50%支持川普;對比2016年大選後的出口民調,佛州有逾6成拉美裔選民投給希拉蕊,拜登還需要加很多把勁。也因此彭博才會強調,對佛州的競選資助要著重西班牙語宣傳。

第四,佛州會在投票當天的開票夜就公布早期投票、和不在籍的郵寄投票結果,其他關鍵州大多在隔天或之後才會統計完畢;而調查顯示,民主黨人使用郵寄投票的比例較共和黨高。《國家廣播電台》(NPR)報導,川普此次競選時不斷宣稱郵寄投票會造成許多舞弊,民主黨非常擔心川普會在開票領先時自行宣布勝選,並宣稱尚未計算的選票全都是詐欺票;如果選舉當天能夠先確定拜登拿下佛州,較可能杜絕川普企圖使郵寄選票作廢的小動作。

拉美裔不挺拜登的原因:太軟弱、缺乏激情和動員力

川普上屆大選在佛州的普選票只贏希拉蕊1.2%,拜登要搶下佛州不是不可能,最關鍵的問題仍是拉美裔選民。《美聯社》指出,民主黨一直不理解拜登在拉美裔選民心中為何無法有一席之地,畢竟川普高調反移民、防疫失敗、對於颶風的救災反應遲鈍,理應失去很多拉美裔選票。

70歲的古巴裔美國人帕拉修斯(Ernesto Palacios)對《美聯社》表示,反對川普,不代表就會把票投給拜登,比如他就覺得拜登過於軟弱。另1名古巴裔葛茲曼(Juan Guzman)認為拜登是社會主義者,而他自己好不容易才擺脫社會主義古巴領袖卡斯楚(Fidel Castro),毫無疑問不會支持拜登。

RTX7MXS3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等著迎接川普車隊路過的佛州川粉們。

民調公司Equis Labs的共同創辦人奧迪歐(Carlos Odio)指出,從多個方面看來,拜登動員選民的能力本身就有問題:「人們不一定是在川普和拜登之間做選擇,而是在選擇是否要去投票。」

拉美裔美國公民聯盟(LULAC)主席賈西亞(Domingo Garcia)表示,拜登若想要吸引全國拉美裔,需要發出激情一點的訊息,例如全民醫保或是承諾上任100天內處理好移民問題,「但拜登在這些議題上真是不冷不熱」。

歐巴馬政府時期其實也驅逐了大量中南美洲移民,拜登身為時任副總統,雖在本次總統黨內初選時已經道歉,但拉美裔對他仍持懷疑,因為在他們眼中,拜登「不夠開放」;例如拜登認為非法越界到美國,可不以民法論,但仍應以刑法起訴,拜登不支持公立大學全額免費、反對免費醫療保險給非法移民。

拉美裔大多支持民主黨內最知名的左傾人士、佛蒙特州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美聯社》報導,桑德斯13日也提醒拜登,應該更積極與拉美裔基層民眾接觸;拜登於當地時間15日才要「首次」以民主黨籍總統參選人身分到訪佛州。而拜登副手賀錦麗(Kamala Harris)上周已經先跑了佛州拉美裔社區行程,此外還去了另一個拉美裔重鎮亞利桑那州。

捐1億美元會不會太多?有錢人想的和你不一樣

佛州1名民主黨政治顧問對《華盛頓郵報》表示,在佛州打廣告宣傳的成本過高,大多數民主黨外圍團體決定將重點放在其他州。如果要靠廣告宣傳喚起拉美裔選民的注意,估計至少需要1500萬至2000萬美元;若要發揮實質效益,接下來至選前約50個日子都須在全州頻道投放電視廣告,這需要6000萬至7000萬美元。

因此彭博這1億美元的資助,對拜登可說是天降甘霖。除此之外,彭博今年退出總統初選時,將選舉陣營剩餘的近2000萬美元款項、和已預付租金的競選辦公室都轉移給民主黨全代會;他也承諾再撥6000萬美元贊助民主黨各地的聯邦眾議員競選。他還有資助槍枝管制倡議團體、民調數據組織、公平選舉維權團體,並與親拜登的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合作,這些組織都為民主黨助選。

RTS34H30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彭博本次曾參加民主黨總統黨內初選,3月退選。圖為退選前他在紐約時報廣場的宣傳廣告。

即使不計入佛州的1億美元,彭博也是民主黨最大金主。上月舉行的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中,彭博是壓軸登場演說的嘉賓,發言的時間點比前總統歐巴馬、現任眾院議長裴洛西等政壇大佬更引人注目,也無可厚非。

有人或許會質疑「銀彈」在選舉中的重要性,認為以金錢來衡量參選人會否勝選,未免太過現實。在美國,參選人的募款能力是1項重要指標;對此,知名民調網站《FiveThirtyEight》(又稱538)提出了有趣的解釋。

不是金錢導致勝選,是勝選吸引金錢?

《FiveThirtyEight》指出,砸大錢的參選人通常會勝選,這固然沒錯。觀察2000年至2016年的聯邦眾議員選舉,各選區花最多錢的參選人勝率都超過9成,僅2010年例外,但勝率也高達86%。這些花費平均有三分之一是花在廣告,而總統大選的廣告支出更高,例如2012年,廣告費在歐巴馬競選預算佔了7成。

但砸大錢不代表一定會獲勝。隨著現代媒體越來越多樣化,哪些族群在哪些平台看到幾次競選廣告、以及在何種情況下看到,這類研究難度變高,廣告的效益也逐漸下降。

史丹佛大學政治學教授波尼卡(Adam Bonica)指出,綜合大部份20世紀完成的研究已發現,「支出多寡」不是總統勝選關鍵因素,對爭取連任的現任總統影響很小,而對挑戰者的影響尚沒有定論;相反,「募款多寡」和勝選的連動性更高,當參選人看起來更有可能勝選時,他可以吸引到更多捐款。

尤其越到選舉中後期,勝選機率看起來越高,越容易吸引鉅額捐款人,因為他們知道這筆人情之後獲得回報的機率更高;如果錢沒花完,勝選的人之後仍然可以將這筆錢花在有利捐款人立場的活動或政策上。

RTS32O7X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民主黨今年2月的黨內初選辯論。左起:前紐約市長彭博、麻州參議員華倫、佛蒙特州參議員桑德斯、前副總統拜登。右邊3位是初選時民調前三名,最終由拜登代表民主黨出馬選總統。

因此,不是金錢導致勝選。羅格斯大學政治學教授勞烏(Richard R. Lau)說:

應該反過來想,「我認為是『勝選吸引了金錢』。」

這也導致了美國大選常被詬病是名人和特權人士鞏固權力的遊戲。民主黨的左傾代表桑德斯和華倫(Elizabeth Warren)為此拒絕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的資金,主打透過廣大基層選民的小額捐款獲取資金,不過兩人終究沒能從黨內初選出線。拜登也學習這個能獲取民間好評的方式,努力培養小額捐款者。

川普陣營太奢侈,資金差距縮小

8月初,拜登陣營報告的選舉募款資金共2.94億元,川普陣營是3億元。《Politico》報導,拜登8月初宣布選賀錦麗(Kamala Harris)為副手後的24小時之內,就獲得2600萬元捐款,其中15萬名捐款者是首次捐給拜登。拜登在8月份單月募得3.65億美元,比川普多1.5億元,也比歐巴馬2008年9月聲勢高漲時募得的1.93億元還多。

另一方面,《紐約時報》指出,川普陣營從去年年初到今年7月,已經將11億美元資金花掉8億,其中很多是不必要的花費,例如聘請高薪顧問和保鑣、買私人飛機拉競選橫幅、向新創公司買磁性袋子鎖放手機、競選經理也配有專用車和司機等等。川普本人在這篇報導刊出隔天表示,他的團隊沒有資金問題,如果需要更多預算,他願意從自己的資產拿錢出來。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