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亞斯少年遭警方槍擊:是什麼原因讓泛自閉症的孩子變成不定時炸彈?

美國亞斯少年遭警方槍擊:是什麼原因讓泛自閉症的孩子變成不定時炸彈?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活在禁止持有槍械、警察用槍權大幅受限的台灣,自閉症的家長不需要擔心自己的孩子在情緒激昂時被實際的槍砲擊中。但即使如此,台灣的自閉症家長要面臨的處境,可能也並不比新聞裡這位心碎的母親容易多少。

文:蕭上晏(小朋友文化創辦人暨執行長,是台灣第一批確診的亞斯伯格症患者,致力於亞斯議題的自我倡議與溝通工作多年,著有《我與我的隱形魔物—成人亞斯伯格症者的深剖告白》一書)

不是只有槍彈才會傷人,誤解的批判也會

不到五分鐘,她聽到員警命令兒子「趴在地上」,然後「砰砰砰砰砰砰」好幾聲槍響。......

她崩潰對警方表示,為什麼不電擊他就好、為什麼不用橡膠子彈,為什麼不乾脆壓制他就好,「你是個高大又有大量資源的警察啊!」

近日轟動全美的亞斯青少年槍擊案件,在不少自閉症的社群裡引發了關注與分享。對美國人來說,這樣的案件有太多可以談的社會問題:包含美國警察的用槍時機,及長期以來都被詬病的執法基準等問題。連一向對內團結的美國警方,針對此事都第一時間成立了專責的調查小組,來調查警察濫權及執法過當相關事宜,便可明顯看出,這起事件過程的荒謬程度。

感謝台灣,我們活在禁止持有槍械、警察用槍權大幅受限的台灣,自閉症的家長不需要擔心自己的孩子在情緒激昂時被實際的槍砲擊中。但即使如此,台灣的自閉症家長要面臨的處境,可能也並不比新聞裡這位心碎的母親容易多少。

事實上,幾乎每個家有特殊兒的家長,都曾在公共場合,因孩子突如其來的行為問題,而遭遇周遭環境不友善的對待。尤其對泛自閉症、亞斯伯格症患者而言,由於障礙難以三言兩語間解釋清楚,社會大眾對這些孩子外顯的行為問題,往往更缺乏包容與耐心。

這則新聞中的母親芭頓,是許多自閉症家長的日常縮影:不是為了照顧孩子必須暫離工作崗位,就是為了照顧生活重返工作,下班後繼續接手照顧的責任。而當他們因孩子的突發狀況必須向社會求助時,卻往往遭致冷言冷語或不諒解。大眾時常忽略了這些父母在教育過程中的努力與壓力,將責任直接歸咎給家長「沒教好」、「教育失敗」。

頂著外人的誤解,日復一日持續地照顧看似無法「溝通」與「教育」的亞斯孩子,缺乏外部支持的家長與四處受挫的孩子,親子之間受上述種種因素拉扯,相處時免不了誤解與不滿的情緒,久而久之,充滿壓抑與張力的關係,導致了行為問題不斷復發,形成惡性循環。

面對如此絕望的處境,身為亞斯家長,要如何找出破局的方法?若我們身邊有這樣的家庭,又能用什麼樣的方式,來協助他們呢?想理解這些,我們首先必須面對問題的核心:是什麼讓許多泛自閉症的青少年像是一個不定期的炸彈一樣?

未爆彈的終極配方:不斷累積、無處釋放的壓力

我還是個青少年的時候,我會在上課時「出於善意」,不斷去搖醒在睡覺的鄰座同學,儘管我知道他是因健康狀況欠佳;因為「上課不可以睡覺」的規條,對於沒有灰色地帶的我來說,是不可通融的。想當然的,這不是一種討人喜歡的表現。

沒有灰色地帶、固執,我想是大家都知道亞斯所具有的明顯特質。

我非常無法理解,連坐式的處罰是怎麼一回事。

不幸的,在某一個時期,這是我的班導經常採用的教育手段——班上的某個男性同學犯錯,所有的男學生都要受罰。每當這種事情發生,我就會燃起一股無法釋懷的挫敗感與怒火。我完全無法接受在沒有犯錯的情況下受到處罰,至今我仍舊無法適應的這樣的情境。

謹記家庭的規訓,當時的我在校園時努力不發洩出自己的情緒。但回到家裡,滿腹無以宣洩的委屈,在終於能放鬆的場合傾巢而出,可憐的家人們,時常就成為了我發火的對象。

理性上,我知道自己不該如此,但活中不斷發生的那些「灰色」事件——那些在我看來毫無道理,卻要被迫接受的情節,堆疊起常人無法想像的情緒壓力,壓抑且無處釋放,使得我經常陷落到無法控制自己的地步。

每一位亞斯的狀況或許各有不同,但這樣的模式其實是許多泛自閉症孩子的日常:被迫融入思考模式截然不同的社會秩序裡,並要求他們去執行使他們困惑的行為,卻又無法提供解釋。

人,在這樣的情境下,就會變成一顆未爆彈。

我曾經在某場自閉症相關的研習活動,看到一位約國中年紀的亞斯,突然在講者演講時發狂,用力捶打自己的頭。想當然,現場工作人員第一時間的反應是上前制止,避免孩子傷到自己。

後來,我在其他場合遇到了那位家長,瞭解了事情的原委:當時家長承諾了小孩,研習後要帶他去喜歡的餐廳吃飯。但那場講座超時了半個小時,導致原訂的行程被打亂。

在交談過程中,我能感覺到類似事件無獨有偶,給了這位媽媽很大的壓力:「都國中了,還老是用這種傷害自己的方法來鬧!」

「過去這種行程delay的時候,你都是怎麼做的呢?」我問這位家長。

「我會跟他說,老師話還沒講完,如果有時候太晚,我就會跟他說下次再帶他去。」

「這種情況的次數多嗎?」我追問。

「大概......一個月會有一兩次吧?」家長遲疑地回答。

「那麼,像這樣子打頭的現象,大概多久會爆發一次呢?」當我這樣問家長時,得到的答案是約半年會有一次。

是否有這樣一種可能?對這個孩子來說,每一次發生行程被改動、取消的狀況時,都是壓力的堆疊與累積?家長以為孩子接受了這個改變,但其實沒有?當抱怨或者交涉始終無用的時候,孩子就只能用情緒的爆發來表達它對於這些困境的無助?

對這些孩子而言,情緒的爆發不僅是一種無可奈何的情緒釋放,也是他向外界釋放求救訊號的唯一手段。然而,對社會大眾而言,這種求救訊號卻經常被翻譯為為:不成熟的孩子,以哭鬧的方法來威脅大人。

家長沒有獲取訊號,外界也沒有,儘管情緒釋放了出來,亞斯想傳達的訊息卻被關在身體裡頭。週而復始,孩子對家長失去信任,要改善彼此的關係便遙遙無期。

當他們的焦慮出現,請溫柔承接

這幾年,在處理家長、老師詢問該如何和孩子溝通的問題時,我始終遵循兩個原則來進行回答。在這裡,我想借用近期熱門的電影《天能》裡我最喜歡的兩句台詞,來嘗試解釋這兩個原則,並提供一些(可能)有效的建議。

一、發生過的事情,就是已經發生了。(Whats happened has happened)

當泛自閉症的孩子因焦慮與壓力的堆疊,而爆發出了行為問題,請不要以為這是突如其來的狀況。所有導致他行為問題的事件都已經發生了,如今在你面前呈現的,是一個結果。

導致情緒爆發的來源,可能是在過去的相處裡無意間忽略,或者是沒有被妥善處理的委屈、困惑與不解,當這些壓力累積到一個限度,不愉快的記憶錯綜反應,最終將在某個類似的情境下,引燃導火線,一發不可收拾,令人難以招架。

在這種時候,針對事件去做出反應是沒有用的,我們當然希望這樣的狀況盡可能不要出現。但在問題發生的當下,請明白他可能仍處在痛苦之中,嘗試著用溫柔且不會讓他受傷的方式承接,讓他感覺到,你明白他所做的反應不是毫無來由。

不要急著責備,先試著接受。

二、你要開始用不同的視角去看這個世界。(I told you, you have to start looking differently at the world.)

當然,為了避免類似的事情再次發生,事後的談話是無法避免的。若你出現的時間點,是在孩子的行為問題發生以後,請記得,作為一個泛自閉症的孩子,不論他的外在是否擅於表達,內在的思考模式,都和一般的常態有所差異。這是他之所以在日常生活裡面臨各種障礙的原因。

對亞斯來說,責備是最無用的做法。如果不能弄懂他思考的邏輯,用社會常態的想法去要求他,就算他的行為有一時的改善,到頭來陪伴者可能會發現,他只是在為下一次爆發做準備而已。

在要孩子接受我們(大眾)眼中的世界前,我們是否應該先做一個良好的示範?嘗試去找尋出他看世界的視角,試著明白,是哪些發生在他生命中事件,讓他累積了壓力?

你必須先讓他感受到,儘管你不一定能理解他,你仍願意試著站在他的角度思考。

當然用這兩種原則和亞斯的孩子相處,不見得馬上就能釐清他的問題在哪,但在不斷往復的過程裡,有助於累積孩子和陪伴者的信任。對陪伴者而言,這是在用行動讓孩子相信,並不是所有的壓力、情緒,都只能透過爆炸的方式來發洩。

他會從中學習到你身授予他的回應方式。

然後,他的進步才有可能發生。

我們可以做得更多:建立起「讓他說」的習慣

我所認識的亞斯,有些在我們相遇時飽受社會環境的誤解與排斥,被認為是麻煩製造機;也有人找到看似恰如其分的應對方式,卻因此累積過人的抑鬱情緒。

我和那些被認為「出了問題」,而被帶來向我求救的亞斯交談後,大多時候會使周遭非亞斯的人感到驚訝,就像是我對他們施了魔法:事實上完全沒有。

我所做的事情,僅僅是傾聽他們。讓他們說行為背後的動機,情緒背後的邏輯而已。

亞斯在言語的表達上,經常會給人「武斷」、「情緒化」的感受,但我更樂於稱這些言語為「直接」。當他們信任你時,就會把當下感受到的情緒、或者藉由他獨特思維所推演出的判斷以一種直率,篤定的說法表達出來,但這不代表他真的認為事情就是如此。

若你是直接面對這些孩子的家長、師長、友人,請你試著別太在意他們的表達形式裡,不那麼「委婉」、「內斂」的言語和情緒,嘗試在某一些不那麼急迫的情境下,多花費一些時間,讓他說,聽他說,了解他想法背後的原因。

不要急著全盤否定,我們就能有更多的機會,去發現他思考背後不周全的地方,找到他能理解的方式,和他討論那個「不周全」。也就是說,花些時間讓他說,你會更有機會,透過意見的交換(而非否定和命令),使這些泛自閉症的孩子理解我們共存的世界及運行的規則。

而若你僅會在生命中的某些時刻,遇到這些孩子偶然的發洩與爆炸,我在此請求你,當他們的焦慮出現,請記得溫柔的承接。

承接孩子,也承接他們的陪伴者與教育者。

一個更加多元且願意接受差異的社會,能讓我們的未來更加美好。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