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灘上的馬克思,生活中的資本論》:俄國革命的巨大衝擊,馬克思背叛了馬克思主義?

《沙灘上的馬克思,生活中的資本論》:俄國革命的巨大衝擊,馬克思背叛了馬克思主義?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使是不了解馬克思思想的人,也知道馬克思和史達林主義政權有極大差異,這點應該是毋庸置疑的。我們不可能用簡單的推理,從馬克思的著作中推導出蘇聯的政權形式。然而,我們也不能否認,馬克思主義得以傳播至全世界,長久以來都和蘇聯政權緊密相關。

文:尚-紐曼.杜康吉(Jean-Numa Ducange)

馬克思主義的特點:演化與革命

理解這裡的馬克思主義時,不能脫離十九世紀意識形態發展的脈絡。馬克思主義發展的年代,是科學進展占有決定性地位的年代。《資本論》和英國地質學家查爾斯.達爾文(Charles Darwin, 1809~1882)的《物種起源》(On the Origin of Species , 1859)正好同個年代。對卡爾.考茨基(Karl Kautsky, 1854~1938)等人而言,達爾文主義和馬克思主義同時發展,相似性不證自明。這兩種理論混合之後,也產生了某種模式論和決定論。考茨基曾公開承認這種混淆:

演化並沒有將革命排除在外。革命只是特定條件下,一種特殊的演化形式。

——《達爾文主義與馬克思主義》(Darwinisme et marxisme, 1894~1895)

這種混淆讓他們對革命有種宿命論的概念:無論如何革命都會發生,因為社會演化模式就與物種演化方式雷同。

每一項從馬克思思想而來的概念,都有許多細微的差異,也反映了許多社會主義會議中的激烈爭吵和政治鬥爭。不過,對大多數的鬥士和理論家而言,即便高呼自己是馬克思主義者愈來愈成為社會主義政黨中,最革命的少數派才有的特權,人們還是可以毫不迂迴地自稱馬克思主義者。

舉一個法國的例子,說明人們可以在借用馬克思概念的同時,又認為馬克思主義必須與其他思想結合來看。法國著名社會主義演說家尚.饒勒斯(Jean Jaurès, 1859~1914)是這類整合的代表人物。饒勒斯原本是個共和體制的支持者,跟社會主義完全沒有瓜葛。後來,他經常拜訪那些關注德國哲學發展的理論家,也常與日常社會衝突中的罷工工人來往,因而逐漸信服社會主義的理念。與工人的聯絡特別重要,因為饒勒斯對這些罷工的觀察,都印證了馬克思的想法:階級鬥爭的確存在。

在饒勒斯生活的年代,無論是政治或理論發展的領域中,考茨基領導的德國社會民主黨聲勢都十分浩大,遠遠超過法國的社會主義。饒勒斯對此十分關注。不過,他對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中倡儀的殘酷且基進的革命,則持保留態度。饒勒斯深信議會民主的共和體制,並尊重投票箱產生的多數民意。所以,他因馬克思主義而成為社會主義者,但對共和體制的堅持,則讓他與當時其他馬克思主義者保持距離。他不信任馬克思過世後發展的馬克思主義,反而比較相信馬克思本人。在與拉法格的爭執中,他肯認道:

以下是我不同意馬克思所謂「宗教、政治、道德觀念都只是反映經濟現象」的原因。人類身上含有自身和經濟環境的影響,因此不可能分離經濟生活與道德生活。若要在這兩項之間建立從屬關係,必須將其中一項自另一項完全脫離出來。但這不可能,就像我們不能把人類一分為二、把身體與智識切成兩半,我們亦無法分割歷史的人性、或把理念生命與經濟生命切割開來。

——《歷史觀中的唯心論與唯物論》(Idéalilsme et matérialisme dans la conception de l’histoire , 1894)

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對馬克思主義來說,始終存在某種多樣的元素:它充滿了論辯與矛盾。一九一七年的俄國革命,與一九二二年成立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通稱「蘇聯」,包含俄羅斯和舊俄羅斯帝國中的一些國家),徹底改變了這樣的狀況。蘇聯官方宣稱,馬克思是他們的統治正當性的來源。「馬克思列寧主義」(又稱「馬列主義」,marxisme-léninsime)由此而生,並排擠了其他或近乎一切的分支……

從馬克思主義劇變到馬克思列寧主義

若說馬克思主義在全世界獲得廣大回響,勢必是因為一九一七年俄國革命創造的巨大衝擊。該革命自二月開始,最終在十、十一月由名為「布爾什維克」的政治組織主導。該黨派高聲宣稱,自己信奉基進與革命的馬克思主義,與他們認為太過溫和的德國社會民主黨十分不同。布爾什維克認為,自一九一四年夏天,各國的社會主義者同意發動戰爭後,他們就已經背叛了社會主義。根據左翼社會主義者(包括布爾什維克)的看法,接受戰爭,就是嚴重背離了馬克思主義的國際主義理想。布爾什維克人力圖重引火把。

少數派的布爾什維克一開始聲勢微弱,但隨著俄國革命的發展,而開始有影響力,最終成為各國共產黨的始祖。簡單來說,追求馬克思國際主義理想的人們,認為必須與社會主義者劃清界線。一九一八年後,布爾什維克便將他們的追隨者稱作「共產主義者」(communistes)。各國的共產黨和蘇聯共產黨(史上第一個共產黨,由布爾什維克締造),宣稱自己追隨馬克思和馬克思主義。未來,這些共產黨也持續宣揚自己與馬克思的關聯,為傳播馬克思的作品與思想貢獻良多。

不過,這一波馬克思主義的散播,很快遇到一種新的馬克思主義:馬列主義。實際上,馬列主義是結合馬克思與列寧的作品,繼而產生新的詮釋。毫無疑問,列寧受到馬克思的影響,經常引用他的作品,更加入許多新元素:有嚴謹階層與中央集權的政黨;稱作「帝國主義」(impéralisme)的新時代分期;以工人委員會的霸權為基礎,來奪取權力的策略。工人委員會是由最基層行動者組成的基進民主形式。不過,其中的民主成分很快便不復存在。

除了馬克思和列寧之間的重大差異,我們也要討論兩人的共通點。一九二四年列寧逝世後,人們逐漸發展出所謂的馬列主義,這讓後世對馬克思的理解,產生了劇烈的轉變。此後數十年間,全世界無數人和團體,主要都透過馬列主義來認識馬克思。馬列主義的興起與史達林的崛起緊密相關。

史達林於一九二二年,接任蘇聯共產黨總書記,大權在握。為了確保能掌握一切,他將「列寧主義」形塑為一系列亙古不變的神聖綱領。而他將依據這些綱領,透過與法律、歷史難以分離的革命鬥爭,將人類從悲劇中解救出來,並且毫無條件地捍衛「社會主義祖國」——蘇聯。舉例來說,在列寧死後,共產國際(第三國際)主席格里戈里.季諾維耶夫(Grigory Zinoviev, 1883~1936)的這段話,體現了當年蘇聯和各國共產黨所發展的馬克思主義樣貌:

尤其對我們黨來說,伊里奇(列寧)逝世是新生命的開端。失去他是無法挽回的重大損失。沒了列寧,要怎麼領導這麼巨大的國家、共產國際的鬥爭、黨的工作(……)列寧過世了,列寧主義仍長存於世。當無產階級革命獲得全宇宙的勝利,也將必是列寧主義的勝利。

——《我們的領導人列寧》(Notre maître Lénine , 1924)

在俄國共產黨與之後各國共產黨的內部,馬列主義將成為攻擊史達林對手的工具。尤其是曾在俄國革命的內戰期間,指揮紅軍的列夫.托洛茨基(Leon Trotsky, 1879~1940)。

自此,馬克思主義便成為激烈的政治鬥爭工具,緊接著,很快地成為二十世紀最血腥、最壓迫的政權官方意識形態。馬克思名言集也出現了,大多數名言都脫離原本的脈絡,但作為這類共產黨的文宣品十分有用。在史達林年代的多個重大決策中,馬克思的名言直接被有目的地使用,有時還很矛盾:用來合理化國家角色的強化、一次又一次的外交結盟……馬克思對十九世紀俄國最嚴厲的批評甚至被隱藏、禁止!史達林還親自「更正」恩格斯對沙皇俄國外交政策的猛烈批評。恩格斯在該段落中,重述馬克思長期以來關心「野蠻的」俄國鬥爭的原因:

出於兩個原因,西歐的工人政黨相當關注俄國革命政黨的勝利。首先,沙皇俄國是歐洲反動勢力最大的堡壘、最後的後備基地與後備軍。單是該國的存在,對我們就是威脅與危險。第二,我們已有足夠的證據能證明,俄國長久以來對西歐事務的干涉,阻擋了我們正常發展。而這些干涉主要的意圖,是征服地理疆域,確保該國在歐洲的霸權,並阻止無產階級革命成功。卡爾.馬克思曾數次提及——第一次是一八四八年,之後也提過幾次——西歐的工人政黨勢必要與沙皇俄國作戰。我在此發表相同主張,只不過是追隨這位亡友的遺作,完成他未竟的事業。

——《俄國沙皇政府的對外政策》(La politique étrangère du tsarisme , 1890)

即便馬克思基進地批評國家與政府,此時的共產主義,卻為一黨獨大的體制提供了正當性。直到今日,仍有許多對馬克思的詮釋支持此論點。

不得已?馬克思背叛了馬克思主義?

即使是不了解馬克思思想的人,也知道馬克思和史達林主義政權有極大差異,這點應該是毋庸置疑的。我們不可能用簡單的推理,從馬克思的著作中推導出蘇聯的政權形式。然而,我們也不能否認,馬克思主義得以傳播至全世界,長久以來都和蘇聯政權緊密相關。

要理解這個現象的要點之一,是從各國不同的發展脈絡出發。如此一來,就能理解馬克思主義長久以來的命運,都與蘇聯及同盟國相關。無論如何,在世界史上,傳播馬克思著作最有力的是世界各國團結一致的共產黨。這種共產主義,最早攻下了一個發展遲緩的國家,而該國封建制度殘留的影響力比西歐各國更大,並繼承了俄國歷史和沙皇政權的特點。換句話說,革命原先不該在這裡發生。布爾什維克黨人原本也認為不可能在俄國實行社會主義,反而指望德國革命勝利……但德國革命並未成功,且在一九一九年遭到根除。俄國的孤立不能用來完整解釋或合理化馬列主義及其實踐的僵化,但卻是能幫助理解這種僵化的要素之一。

國際主義:從馬克思到馬克思主義

馬克思主義的國際面向是發展以來重要的動力之一。最後,最成功實行馬克思主義的國家並非西歐(當然,馬克思主義在西歐還是有不可忽略的影響力,只是一直未能真正掌權),而是追隨俄國革命的殖民地或半殖民地。蘇聯版本的馬克思主義對反殖民鬥爭有巨大的影響力,並在亞洲大陸的越南、中國等國獲得巨大回響。

即便晚年的馬克思開始對歐洲以外的世界感興趣,但他仍把社會及政治變革的希望寄託在西歐的工業發展。歷史卻很諷刺地告訴我們,反而是「發展遲緩」的國家,對馬克思的革命與世界變革的提議更有回響。難道是他們錯誤理解馬克思的著作?還是馬克思的思想遭到誤用?可能吧!無論如何,馬克思確實在這樣的歷史脈絡下享有國際的聲望。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沙灘上的馬克思,生活中的資本論》,臺灣商務出版

作者:尚-紐曼.杜康吉(Jean-Numa Ducange)
繪者:拉奇.馬拉伊(Rachid Maraï)

法文直譯馬克思思想著作
台灣繁體中文版首度面世

19世紀的馬克思思想,
直到今日依然適用!?

馬克思主張黨國體制、中央集權?
馬克思發明了階級鬥爭?
馬克思的學說要與「馬列主義」劃上等號?
本書帶你破除偏見、還原馬克思的思想脈絡、重建馬克思主義的發展,
精心籌劃一場馬克思與當代社會的對話!

從封建社會轉變到資本社會,馬克思發覺資本主義永無止盡的剝削,
欲帶領工人階級奪取國家政權,以創造無產階級的共產主義社會。

後代傳承馬克思主義,卻與正宗思想背道而馳。
列寧與史達林紛紛用馬克思主義來鞏固政權,
托洛茨基為捍衛馬克思精神,反對史達林而遭刺殺。

難道這世上同時存在「好的馬克思」與「壞的馬克思」?
法國大學當代歷史講師杜康吉,帶你揭開馬克思思想的真實面容。

卡爾.考茨基:「革命只是特定條件下,一種特殊的演化形式。」

卡爾・馬克思是猶太裔德國哲學家、經濟學家、社會學家、政治學家,一生出版過大量理論著作,最著名並帶來廣大影響的兩部作品分別是:1848年發表的《共產黨宣言》和1867至1894年出版的《資本論》。其關於社會經濟與政治的理論統稱為「馬克思主義」,主張人類社會是控制生產的統治階級、與提供勞動生產的勞動階級之間,不斷的階級鬥爭中發展而成。

他也預言跟先前存在的社會經濟體系一樣,資本主義的內部矛盾會導致自身的滅亡,並被新的社會主義社會形態取代;而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之間存在的矛盾,將會由工人階級奪取政治權力而終結,最終建立工人自由人聯合體所管理、形成無任何階級制度的共產主義社會。

先了解世界的遊戲規則,生命才能找到出口。

法國大學歷史講師尚-紐曼・杜康吉以淺顯易懂的方式,描述馬克思一生的思想、馬克思主義的起源與演變至今。本書以破除世人對共產主義的偏見起頭,說明最初的馬克思主義如何對抗資本主義,並破解資本、勞動、剩餘價值與商品之間的詭異關係。馬克思逝世後,其理念擴展到全世界。看各國重要思想家與革命家,布魯姆、托洛斯基、葛蘭西、毛澤東等,如何傳承或背叛了最初的馬克思主義。

從馬列主義、到俄國的共產主義、到中國的毛主義,循序漸進,作者清楚地且不帶偏見地解釋馬克思主義如何逐漸形成今日的共產主義。在現今全球化、充滿歐盟等政治危機的時代,讀完馬克思與繼承者們,你會更了解我們世界的樣貌。翻開本書,幾個簡單的撇步,教你輕鬆讀傳說中最艱澀的《資本論》,你也能用另一種全新的眼光來看待共產主義。

沙灘上的馬克思-立體書封0720
Photo Credit: 臺灣商務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