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暖化不只會讓海平面上升:只要每增加攝氏一度,每年恐增加300萬個兒童感染瘧疾

全球暖化不只會讓海平面上升:只要每增加攝氏一度,每年恐增加300萬個兒童感染瘧疾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世界上許多開發中、未開發的國家,數十億人仍面臨著這些傳統的傳染病威脅,世界衛生組織統計在2010年就有超過兩億人感染瘧疾,其中66萬人死亡。這些威脅甚至遠遠超過了像是伊波拉、禽流感等等在已開發國家造成恐慌的疾病。

世界衛生組織(WHO)拉響伊波拉疫情的全球警報時,你可知瘧疾這類傳統疾病正受氣候變遷影響,悄悄擴散全球?

去年夏天最引起世人注目、恐慌的,除了伊斯蘭國(ISIS)在中東掀起了新一波恐怖主義的蔓延之外,各國最為關注的莫過於在西非地區失控的伊波拉疫情,至今,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西非5國感染伊波拉病毒的人數已經超過24544人,死亡病例也突破10111人。世界衛生組織甚至強調,即使感染和死亡數據已經是空前紀錄,推估疫情仍是被低估的。

但,伊波拉真的是當今、未來最為危險的傳染病嗎?又或者說,在醫療持續進步的未來,我們將面對甚麼樣的傳染病風險?

美國國際開發總署(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USAID)署長康寧迪克(Jeremy Konyndyk)去年曾指出:「伊波拉病毒自1976年發現迄今,總計約造成3000人死亡。但是瘧疾每兩天就可能造成3000人死亡!」

在世界上許多開發中、未開發的國家,數十億人仍面臨著這些傳統的傳染病威脅,世界衛生組織統計在2010年就有超過兩億人感染瘧疾,其中66萬人死亡。這些威脅甚至遠遠超過了像是伊波拉、禽流感等等在已開發國家造成恐慌的疾病。

而氣候變遷,將是威脅這數十億人、甚至過去免於傳染病威脅的人口的重大風險。儘管過去二十年來科學家始終爭論著氣候變遷是否影響瘧疾的傳播,來自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院(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and Tropical Medicine)的研究員鮑馬(Menno Bouma)指出,在哥倫比亞西方的安蒂奧基亞省(Antioquia)、衣索匹亞小鎮德布雷塞特(Debre Zeit)高原地區的研究證實了瘧疾的分布向下以及向上(海拔)移動,而這樣的移動取決於溫度的改變。

感染瘧疾的病患正在接受醫生治療。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感染瘧疾的病患正在接受醫生治療。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簡單來說,假設全球暖化正在發生,溫度逐漸上升,將威脅到這些生活在高海拔地區的人,尤其是熱帶高海拔地區。傳統上,瘧疾是一種疾病在高原地區發病率有限的疾病,原蟲和攜帶瘧疾的蚊子茁壯成長在溫暖的溫度,因此,在高海拔地區歷來無瘧疾存在。

但我們現在看到的轉變是由於氣候變化,瘧疾悄悄地蔓延至高海拔地區,這些人群缺乏免疫保護,他們將面臨嚴重的發病率和死亡率。以哥倫比亞的安蒂奧基亞省地區為例,有3700萬人生活在農村地區,暴露於瘧疾的高風險下,氣候變暖只要增加攝氏一度,估計每年將導致額外的300萬兒童感染瘧疾。

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院的研究員鮑馬與他在密西根大學的研究夥伴下了一個結論:「排除了如瘧蚊藥、降雨量波動等因素之後,瘧疾往高緯度的擴散毫無疑問和氣候變遷有關,這是一個明確的訊號。」未來,全球暖化極可能導致瘧疾在南美洲、非洲等低度開發、人口密集的區域產生顯著的增加,而這需要仰賴疾病監測以及醫療資源的投入加以控制。

本文獲台灣青年氣候聯盟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