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帝國的遺產》: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繼承與「中華民族」的真相

《大唐帝國的遺產》: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繼承與「中華民族」的真相
民初「五族共和」的宣傳畫,這個理念在後來被建構出的「中華民族」取代|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華夏/漢族雖然是「中華民族」、「中華主義」重要的組成成分,但並非是封閉性的概念,而是明確地具有多元性的概念。以下我們就來確認「中華民族」的多元性,同時也來追蹤這種多元性的起源吧。

文:朴漢濟(박한제)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真相

如果要檢驗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否繼承了大唐帝國的遺產,首先,要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具有的特徵開始掌握。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徵之一是國土非常廣大,幾乎蘊含了所有的資源,用「地大物博」四個字來形容絲毫不為過。根據官方統計,中國現在的人口雖然只有十三億,但實際上應該是十七億;全世界大約有七十億左右的人口,換句話說,中國人占世界總人口的四分之一,每四個人就有一位是中國人,這是非常令人難以置信的事。

中國的人口是如何增長到這麼多的呢?是自然增加的結果嗎?不,絕對不只是如此而已。那麼,跟其他在食物、疫病治療等生長環境不同的國家比起來,中國有比較出色嗎?倒也未必。畢竟,中國歷代都存在著日益擴張的貧富差距,以及豐收與歉收等極端差異,換句話說,中國的環境條件並非只有好的一面。

中國的領土雖然廣大,但還有比中國更大的國家,第一是俄羅斯,第二是加拿大,再來才是位居第三的中國。但即便是第三名,中國也絕對是一個大國,總面積達九百六十三萬平方公里,南北緯度從3∘58’延伸到53∘10’,緯度差了49∘以上,換算成距離是五千五百公里;另一方面,東、西經度從東經73∘58’30”到東經135∘2’為止,經度差為61∘,換算成距離是五千兩百公里左右。

中國不只土地面積很大,像中國這樣具有許多相異地形和生產資源等自然條件的國家也很稀少。它的土地從亞熱帶南、北延伸至寒帶,東、西部分則是從東邊的北京到西邊的新疆烏魯木齊,約有四小時的時差,但又不像美國一樣分為東部、中部、西部三個時間帶,而是統一使用北京時間。除此之外,說中國擁有這地球上存在的所有地形與氣候也不為過,中國具有高山、草原、沙漠及平原,還有從湖面海拔負一百五十四公尺的艾丁湖,到世界最高記錄、海拔八千公尺以上的喜馬拉雅山。中國真的是一個應有盡有的國家。

從歷史上來看,中國是個持續擴張的國家,中間或許有稍微變小過,但那都只是為了更加擴大而做的倒退。雖然今日的中國領土範圍是在清朝康熙皇帝時所確立的,但若是回顧更早之前的朝代,西周的領土是宋的五分之一,宋的領土則是現在的二分之一。宋代以後,中國的領土不斷擴大至蒙古南部、西藏、新疆、滿洲。

那麼,今日這個巨大的中國是歷經怎樣的過程才完成的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來說,又是哪個朝代最具決定性的貢獻?雖然有人說是清代,不過為了對這個問題提出最正確的答案,首先,我們必須先了解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口構成。簡單來說,我們要先審視帶著一半以上的土地被併入、或被征服的少數民族之來源及結構,才能做出最具說服力的回答。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是由二十三個省、五個自治區(西藏、新疆、廣西、寧夏、內蒙古)、三十個自治州及九十五個自治縣所構成。要特別注意的是,所謂「自治」這個詞彙,指的是當地主要居民並不屬於漢族、而是其他民族的集團居住單位。我們往往會將中國二分成裡中國(Inner-China)跟外中國(Outer-China);還有另一條所謂的「胡煥庸線」(Hu Line),指的是將中國西南的雲南省騰衝和東北的黑龍江省黑河(璦琿)連起來後的對角線「騰衝—黑河線」來區分的方法,這是依據一九三〇年代歷史地理學者胡煥庸教授所提出、將中國領土二分的區分線,是以中國領土內人口密度的差異、降水量的差異、地形上的差異來做區分。

換句話說,人口的分界線、地理上的分界線、氣候上的分界線、歷史上的分界線等都依據胡煥庸線,將中國分為西北的少數民族地區(即自治區地區),與東南以漢族為主要居民的省分。因此,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出,中國現在保有的領土,並不是在少數民族沒有向內遷徙下,單純地開疆拓土而已。有趣的是,以這兩種對立的特徵將中國領土分為兩半的對角線,就是因為胡族進入並影響而逐漸形成的。

魏晉南北朝以前的時代,以函谷關(河南省靈寶)為起點,以關東及關西(或是山東及山西)之名,分成東、西兩個部分;當西晉因為遊牧民族入侵而滅亡後,透過將秦嶺與淮河連結而成的東西線,又將中國分成南、北兩個部分。最後將民族(也就是漢族和少數民族)的居住區域一分為二的胡煥庸線就這樣出現並且固定了下來。

圖11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中國人的發源地稱為「中原」,這塊華夏民族生活的區域是以黃河的中、下游地區(也就是現在的河南省)為中心,包含河北省南部、山西省東南部、山東省西部、安徽省北部及江蘇省的徐州地區;狹義來說則是單指河南省。這塊土地的面積和現在的中國疆域相比,有著很大的差異;也就是說,中國領土之所以會擴大,與異族進入中原地區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當然,現在的「少數民族」人口比率只有百分之八到百分之九,但這並不代表占有百分之九十一到百分之九十二的漢族,就完完全全是由華夏民族繁衍而來的。若看現在的中國疆域,可以發現有一半以上都是過去「異族」生活的區域;雖然也有一部分漢族征服的地區,但大部分的疆域還是由異族進入中國時一起納入、或是異族政權征伐而來的領土。

如果觀察現在少數民族地區的漢族人口數,可以發現:(一)西藏藏族自治區有百分之八點一七;(二)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有百分之四十點一;(三)廣西壯族自治區有百分之六十二點八二;(四)寧夏回族自治區有百分之六十四點五八;(五)內蒙古自治區則有百分之七十九點五四。漢族占當地人口的比率大概會一直增加,民族間的融合運動也會在產生各種副作用的同時,繼續持續下去。這種融合運動才是將世界上各個民族包容其中的做法,雖然中國是世界上貧富差距最嚴重的國家之一,但對於國家的尊敬心乃至團結、統一,都不亞於任何一個國家,這也是形成特殊人口集團國家的原動力。

那麼,讓我們來仔細看看現在中國的民族區分以及分布狀態吧。他們被合稱為「中華民族」,是由占據全國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作為世界最多人口數的單一「民族」──漢族,以及另外五十五個少數民族,再加上四百多個尚未獲得官方承認的「群小民族」所構成。在這之中,漢族雖然被稱為華夏民族的後裔,但實際上,他們卻是由歷史上出現過但已消失的九十幾個民族合體後所形成的「民族集團」。五十五個「少數民族」也是原本居住在中國邊境,後來逐漸進入中國,直至今日也沒忘記其民族整體性的民族集團的後裔。

「漢(民)族」或是「少數民族」的稱呼雖然全部都是中國式的表現,但使用「民族」這個詞彙是否恰當仍是個問題。「中華民族」當然不是人類學、社會學概念上的民族,它是一種政治概念,雖然只不過是一種政治宣傳,但作為全世界以漢族為中心的華人們來說,以「中華民族」的象徵「五星旗」作為旗幟並加以團結也是事實。漢族是將許多民族放進熔爐(Melting Pot)後而創造出來的巨大種族集團,今日中國境內的少數民族也正與漢族合體,正在融為全新的「中華民族」,而這些少數民族與漢族的差異也逐漸消失,未來很有可能會成為一個全新的種族集團。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中國進行了許多關於民族形成過程的研究。整體來說,可以大致分為兩個階段:漢(民)族的形成、以及中華民族的成立。首先,他們雖然針對「漢民族」是如何形成的問題展開研究,並且在討論中產生許多分歧與爭議,但大致上對於統一的起點沒有太大的意見。另一方面,「中華民族」正式形成的時間雖為一九一二年,但其形成的過程卻很長;就筆者來看,筆者認為「中華民族」形成的起點可追溯至北方異族進入中原。

那麼,「中華民族」又具有什麼樣的意義呢?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受到統治的人民不被叫作「國民」,而是被稱作「民族」;此外,中國也是少數會在戶籍上標示「民族籍」的國家之一。知名社會學者費孝通針對中華民族提出了理論性的學說,即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所採用的《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論》。根據這個理論,中華人民共和國雖然「多元性」地存在著五十六個民族,但其正在實現「不可分割的一體」,因此,這類的多民族可總稱為「中華民族」。

從二十世紀初期開始出現「中華民族」這樣的用語,與以此為基礎而登場的國名——「中華民國」。一九一二年一月一日,孫文將漢、滿、蒙、回、藏民族居住的許多地區定為「一國」,將許多民族稱為「一人」,從而發表所謂的「五族共和」論。此外,《宣統帝退位詔書》中也有「合五族完全領土為一大中華民國」的內容。孫文的政治思想可以被稱作「大中華思想」,其核心可以概括為「(五族)共和」、「共同發展」、「共同繁榮」,像這樣將「中華」這個詞附在國名前雖是在二十世紀初期才出現的,但形成「中華」這個概念的歷史卻很悠久,形成的過程也很複雜。

「中華」這個詞彙因為孫文而以正式國名登場,但並非只有唯一的成員華夏/漢族;雖然以五族稱呼漢、滿、蒙、回、藏,但也不是僅以單一的文字來界定整個族群。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皆是以「多民族的共和及共存」為基本理念所建立的國家。但即使如此,當以「中華主義」稱呼之時,卻還是會被認為是只有華夏/漢族的傳統理念的國家。

舉例來說,現任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就任時宣稱說,若要實現「中國夢」,就必須要走中國的路(中國式的社會主義);他的政策又被稱為「中華民族復興」,但他指的並不是只有華夏/漢族榮耀時代的復興,在這一點上,異族對於「中華主義」也沒有太大的反感。因此可以清楚知道,「中華主義」並不一定會是排除異族的政治理念。

華夏/漢族雖然是「中華民族」、「中華主義」重要的組成成分,但並非是封閉性的概念,而是明確地具有多元性的概念。以下我們就來確認「中華民族」的多元性,同時也來追蹤這種多元性的起源吧。

無數蠻夷出身的姓,也就是「胡姓」,雖然經歷了「漢姓化」的過程,但在用以辨別現在的中國人(即中華民族)的種族成分時,其姓氏分布和比例仍然可以派得上用場,因為這在某種程度上,可以成為猜測中國人從哪裡起源、如何起源並發展的指標。中國自古以來就將姓和氏嚴格區分開來,原本,姓作為母系社會的痕跡,指的是「母親的出身地」;氏則是指「出生後與父親一起生活的地方」。

在中國人全都相信自己的祖先是「黃帝」的情況下,姓就是「姬」,氏則是「軒轅」。後來性質稍微改變,皇帝,即天子所賜予的稱為姓,諸侯或是國王程度的王族所賜予的則稱為氏。無論何時,姓都是比氏高一個位階的概念,一般來說,很多時候姓只是一個字,而氏則是兩個字。漢朝時開始編寫族譜,這是天子為了要特別管理各諸侯或功臣們的子孫的緣故。

大約在九百年前,即西元一千一百年左右時,北宋出版了《百家姓》,成為最早的姓氏調查記錄;其後明朝的《千家姓》、清朝的《百家姓》等接連出版,但這些書並非全部都是以姓氏的人口數作為基準來決定順序的。若參考最新版《中華姓氏大辭典》所收錄的內容,現在中國總共有一萬一千九百六十九個姓,在這之中,單姓為五千三百二十七個、複姓為四千三百二十九個、三字姓為一千六百一十五個、四字姓為五百六十九個、五字姓為九十六個、六字姓為二十二個、七字姓七個、八字姓三個、九字姓一個、十字姓一個。單姓為漢(族)姓,而在二字以上的姓裡,絕大多數是少數民族的姓,也就是所謂的胡姓。

當然,儘管也有和司馬氏或諸葛氏一樣,自唐初開始就具備兩字姓的漢族,但大致上來說,兩個字以上的複姓還是以胡姓為主,可以將此看作是外來姓。不過,單姓中也有一部分的胡姓,例如匈奴系的金氏、由鮮卑拓跋氏變成的元氏,這代表在單姓中胡族的姓也不算少數。

中國姓氏的成立與開展有兩個劃時代的時期,一是所有人民都獲得姓,出現所謂「齊民」或是「百姓」的西漢高祖時期;另一個則是胡族與漢族皆自由地稱呼其固有姓氏的「北朝—隋唐」時期,特別是如同現在的姓氏分布,「西魏—北周」時期的改胡姓政策實施以後,胡漢兩系的姓開始並存,經過此過程,隋唐以後就確立了胡漢兩姓並存之「胡漢雜揉姓氏體制」的基礎。唐代是最盛行姓氏學的朝代,這與無數的外地人到來、皇室血脈的由來不明確、貴族制衰敗等時代特色有關。

各種不同姓的人們大舉進入中國,是在東漢末期到魏晉南北朝時期所謂「民族遷徙」以後的事,而由官方大力標榜胡族和漢族共存的國家則是大唐帝國。如果將大唐帝國的統治理念簡單化,其繼承了北魏孝文帝提倡之「胡越兄弟」的精神,可以用唐太宗提倡的「胡越一家」來說明,特別是「胡越一家」是在突厥可汗頡利以及南蠻酋長馮智戴面前所做的宣言,而這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政策的基本方針可謂相當類似。

前面提到過,以「中華大家族」為目標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民族政策路線,是費孝通的《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論》,而這方針其實就是將「胡越一家」用學術粉飾而成的理論。如果參考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可以看到序言中出現反對大民族主義(特別是大漢族主義)的敘述;會出現這樣的憲法宣言,是在二十世紀初期以後,經歷了各種路線而成的結果,只是其基本原則與唐代的民族政策脈絡一致。

當然,「大漢族主義」與美國和澳洲一樣,相當程度上具有與白人優越主義相同的血統民族主義要素,在歷代的中原王朝裡,只有宋朝與明朝仍維持此民族政策,國民黨的蔣介石(1887-1975)也在一段時間裡採用此政策。然而,這種政策在唐代以後的朝代中已非主流,尤其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民族政策相行漸遠。

相關書摘 ►《大唐帝國的遺產》:「漢人」概念的確立與「蕃人」、「唐人」、「華人」的出現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大唐帝國的遺產:胡漢統合及多民族國家的形成》,八旗文化出版

作者:朴漢濟(박한제)
譯者:郭利安

「取塞外野蠻精悍之血,注入中原文化頹廢之軀」

唐朝並非純粹的漢人王朝
而是「胡漢統合」的多民族政權
其包容差異的建國精神,正是它留給後世的寶貴遺產!

近十年對唐朝最全面、系統性的經典權威之作
罕見以韓國史學界的觀點,重新解構你所不知道的大唐帝國!

綜觀中國史,有資格被稱為世界帝國的,排除了從內亞史或新清史的解釋體系下由蒙古人和滿洲人建立的元、清帝國並非純粹的漢人政權後,似乎盛世榮光就只剩下漢唐了。但是,本書作者朴漢濟認為,唐並非單純由漢人所建立的王朝,其本質必須用「胡漢體制」加以理解。事實上,有高達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唐皇室成員具有胡人血統!而唐的多樣性、世界性和開放性也源自於此。

為何海外華人學者、日本學者、韓國學者可以理解唐的本質?

八旗文化曾推出華人學者陳三平的《木蘭與麒麟:中古中國的突厥―伊朗元素》和日本學者森安孝夫的《絲路、遊牧民與唐帝國》(講談社「興亡的世界史」系列之六)二書。陳三平熟悉漢語音韻訓詁學、精通多種歐洲語文和中、北亞語文,所以他能夠跳出像「木蘭」、「莫賀弗」這樣的漢字形體約束,而從語言上解讀隋唐中國的「伊朗」元素;而森安孝夫借助突厥語、粟特語史料的研究,大膽提出粟特絲路觀、拓跋國家論和「失敗的安史王朝」說,再次刺激讀者對唐代的全新理解。

這兩本關於隋唐的經典著作,與韓國學者朴漢濟的《大唐帝國的遺產:胡漢統合及多民族國家的形成》構成鼎足,讓學界和一般讀者感到驚艷。這三本書的共同特色都不是以華夷之辯、胡漢之別、中國民族主義的方式認識「中國史上的唐朝」,而是採用不同史料,以不同視角研究「世界史中的大唐帝國」。

朴漢濟更是藉由多民族帝國大唐的混血主義,反思和檢討了單一民族韓國的純血主義的狹隘。他更在本書「結論」中評價了中國政府把高句麗(Korea)解釋為中國地方政權的「東北工程」。他指出,實則「內蒙古—滿洲—朝鮮半島」是彼此接續的北方文明系統,但中國的主張斷絕了比中原黃河文明更早的「遼河文明」與朝鮮半島之間的連結。此外他也批判了主張現在「組成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民族們,其祖先全都是「中國人」,他們所走過的歷史就是「中國史」,「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上的中國」這種官方學說。

朴漢濟最後指出,習近平的中國夢如果要真的獲得成功,多元主義、開放社會的大唐是其最好的範本。不同的膚色、種族、宗教、語言等交雜在一起時,其結果就是形成一個熔爐,並產生出巨大力量。所謂的多樣性,只有在互相尊重彼此的差異時才得以維持,沒有沙子跟碎石而只有水泥的建築物,是不可能豎立幾百年的。

(八旗)0UAH0032大唐帝國的遺產-立體書封(書腰)300dpi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