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文件的國籍選項經常沒有「台灣」,我該據理力爭嗎?

德國文件的國籍選項經常沒有「台灣」,我該據理力爭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次在德國填寫國籍的經驗中,都必須和辦事員據理力爭,跟他們說明把我的國籍填上中國是不對的,但是其他國籍的選項經常是沒有台灣。每次我都要猶豫,是否該為自己的身分而與對方爭辯自己不是中國人?

今(2020)年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齊(Miloš Vystrčil)來台灣,在立法院演講時最後說「我是台灣人」,這如同1963年美國總統甘迺迪(John F. Kennedy)訪問冷戰時期的西柏林,以站在德國柏林人的立場說出我是柏林人,令人感動。

的確能在今日全世界都看中國臉色吃飯的時代,並在中國戰機強力威嚇、圍繞台灣的恐怖氣氛下,捷克參議院議長不甩中國威脅堅持率團來台灣,讓人看出捷克這個國家堅忍高尚、不畏強權的國格,與站在民主前線力挺台灣的心意。

郵投選票為協會正名台灣

而就在這幾天我在身居的德國,也剛剛把一封表意投票改名為台灣的信,用郵寄的方式郵遞出去。心裡希望,台灣有一天也可以遵循德中協會-台灣之友(Deutsch-Chinesische Gesellschaft e.V. Freunde Taiwans)的方式,以和平民主的公投來改名。

說真的,這個協會原本我也以為是中國與德國友好的協會,之前在德國生活數十年,我對此協會完全不了解,也不關心,直到2012年德國台灣協會要舉辦轉型正義的活動,當時身為德國台灣協會會長的我,才得知原來我們的會員裡面有些人是此協會的會員,漸而才了解到此協會的「中」是中華民國的中,也就是自己國家的中華民國。

從那時開始,我才和德中協會-台灣之友接觸,也才知道原來此協會的會址就設在柏林駐德國台北代表處內,推想此協會與台灣政府官方的關係應該相當密切。

也就是因為這樣的名稱造成連自己國人都容易搞錯,所以這個從1957年就創立的協會,決定今年要用民主的方式,邀請會員投票決定是否改名。個人就在德中協會會員的邀請下,自去(2019)年起加入協會,暗自希望九月的改名能夠順利成功,是我們最大的心願。

因為是德中協會,所以相關的文件也都是德語。選舉投票的文件格式,也是與在地德國郵遞選舉的格式相近。原本以為要自己找信封回郵,但仔細一看,才知道是要用兩個信封讓人秘密投票。對從來就沒有機會可以用郵遞投票的我來說,這次讓我學到了郵遞如何秘密投票,也學到了郵遞秘密投票的竅門:秘密投票的郵遞,除了選票本身要格式一致以外,郵件信封更是要一致。

給選舉人投票的郵件中,必須裝有兩種不同顏色的信封。一個信封用來裝選票,裝好選票的信封一定要密封好。另一個信封是回郵信封,地址和郵資都已在信封上。選舉人只要把選票圈選好,就可以把選票放入要被密封的信封中,然後再用裝有選票,並且是密封好的信封裝入主辦單位標示有回郵地址的信封中,將之投入郵箱即可。

在台灣選舉個人曾投過幾次票,但從沒有郵遞投票過,這次在德國參與德中協會的台灣正名投票,讓我學到了實際如何秘密郵投選票的操作,實為興奮也頗具意義。德國郵投選票其實非常普遍,因為疫情的關係,我們今年本城的市長選舉第二輪選舉,就改成完全是用郵寄的選舉,用以減少人群密集接觸。

何時才是真正的台灣人

雖然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齊說了他挺台灣人的話,但是正如他回到捷克的發言,他說他在台灣並沒有說台灣是獨立的國家。這些政治語言我們也許聽不懂,但是謹慎審視,我們台灣確實是個認同有問題的國家,或許也還根本就不是個國家。

個人每次在德國填寫國籍的經驗中,都必須和辦事員據理力爭,跟他們說明把我的國籍填上中國是不對的,但是其他國籍的選項經常是沒有台灣。每次我都要猶豫,是否該為自己的身分而與對方爭辯自己不是中國人?

剛開始來德國時,我是不會德文口語的。當年考取德國大學入學語文考,非常興奮,但是二十多年前拿到的考取證明書上,把我的國籍寫成中國。記得當年看到證書寫自己是中國籍時,亢奮的心情為之冷卻,心情的滑梯從高亢的那端,為之迅速滑落到最低。我無言,也無所從。

人生第一張在異國他鄉為之榮耀的第一刻,是多麼的興奮,而那張展現榮耀的證書卻載著無法完全認同的國籍。我左右徘迴多時,不知怎麼說,也不知找什麼人說,也不想多說,因為心底當年正在翻轉沸騰,自己是否是中國人,內心深處的身分疑問卻日漸浮現。

隨後在德國的日子,我屢屢在用德文介紹自己時,常常讓德國人或其他國際人士搞不清楚我是哪裡人,這時我才明白,我自認的中國,早就是別人心中的中國,與台灣完全無關。

而在台灣我們卻怯於承認自己是台灣人?捷克議長站在台灣立場說了自己是台灣人,但台灣人都知道,我們都認自己是台灣人了嗎?這個疑問可能終身都將相伴我們,直到遇見外國人,我們才知道自己的認同早已無須爭辯,因為別人已經幫我們認證說明了一切,而我們其實無從選擇,只是自己永遠都是最晚知道自己是台灣人的人。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