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要做Podcast】《聲動台北》:我們或許無法經歷100種台北人的生活,但可以聽完100個台北故事

【我為什麼要做Podcast】《聲動台北》:我們或許無法經歷100種台北人的生活,但可以聽完100個台北故事
Photo Credit: 聲動台北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用故事探索台北這座城市。」我立志把城市裡面所有會講故事的人或是有趣的人都給找出來,來用聲音呈現屬於他們在台北的故事。

文:蕭可鑫(Leo)

「你眼中的台北市,是一座什麼樣的城市呢?」在過去這一年,我常常問很多人這個問題。

而Roy是個憲法老師,多益沒有考過的他,相信說話是一輩子的藝術,他在受訪中回答永遠強而有力、態度堅定。「台北無疑是一座抗議的城市,」他接著說:「因為在憲法第14條保證人民集會遊行的權利。」我永遠會記得他在講這句話時炯炯有神的眼睛、和讓人不得不懾服的手勢

我叫Leo,我的節目叫做《聲動台北》,一個用故事探索台北的Podcast頻道,邀請在台北傳遞故事的人們來描繪他們心目中的台北市。在每次訪問的最後,我都會問來賓「你眼中的台北市,是一座什麼樣的城市?」在我們印象中腳步永遠匆忙、大樓林立的台北市區,卻在這些人的眼中有了很不一樣的樣貌。

大學畢業之後,沒有進過辦公室的我,第一個工作就是成為了台北城市導覽員,我想用腳踩過台北的每一個地方、想用手記錄台北的每一段時光、想用聲音,紀錄每一個動人的台北故事。

而為了讓收入穩定些,我也開始去脫口秀的酒吧打工。心裡隱隱有股熱誠,我熱愛分享故事,覺得有故事的人很有魅力,在這些地方,我認識了許多有這樣特質的人們。

「Taiwan is the very first country in Asia to legalize gay marriage. 」

我在228公園帶團時,都會講到這件事情。每次對遊客們講到這句話,我的眼神總是閃閃發亮,充滿驕傲。我總會把Google地圖上,變成彩虹道路的標示給他們看,告訴他們我朋友和他的另外一半穿著馬甲在電子花車上跳舞、並在臉上塗上彩虹的標誌。

而就是在分享這樣的台北故事,讓我覺得這座城市,有了滿滿的生氣和生命力。

也因為如此,我想把這樣有血有肉的故事記錄下來。我想我們無法經歷100種台北人的生活,但我們可以聽完100個人與這座城市的點滴。所以,我開始了我的Podcast節目。

我的節目在2019年7月27日第一次上線,一開始節目名稱叫做《里歐聊》,第一集我拿著自己的手機,錄了現在覺得尷尬的自我介紹。

做了一陣子後,開始強烈意識到有一個明確的題目很重要, 那時候覺得《解鎖地球》和《Sex Chat談性說愛》他們的Logo抓人,主題明確,《里歐聊》是做訪談的節目,但這樣主題不明確很容易讓自己的節目失焦,沒有重點。

所以我問自己一個問題:「如果我要抓緊一個主題,那會是什麼?」

就跟大部分Podcaster們一樣,我熱愛聊天,熱愛分享自己的觀點。並且在做城市導覽的我,喜歡傳遞台灣人最貼近生活、卻也屬於這塊土地獨一無二的故事。扣緊城市的故事,於是《聲動台北》就這樣誕生了。

而我也換了一個節目主軸:「用故事探索台北這座城市。」我立志把城市裡面所有會講故事的人或是有趣的人都給找出來,來用聲音呈現屬於他們在台北的故事。

當這些人的故事用Podcast的方式呈現時,能讓聽眾更沈浸在受訪者的故事當中,讓這些人在這塊土地上奮鬥的真誠,完整的呈現給聽眾。

《做工的人》作者林立青我見他永遠是穿著白色內搭,配上牛仔外套、挺著大肚子、藍白夾腳拖走路啪吱啪吱。就如同他穿搭,他總是自在地穿梭在台北的街頭中,一會兒在萬華區裡的檳榔攤、樂透行、茶室街區,一會又很不違和的出現在信義區的熙來攘往的人群中。他說:「這個新舊交錯,輕描淡寫的城市,就讓我把它給一點一點的挖掘出來。」

頌君是街頭藝術家,他抽著煙,陪我逛指著信義街區,帶我認識了一個又一個我平常不會去注意的塗鴉,告訴我每個我看不懂的文字,每個塗鴉團體專用的符號,最後嘴角揚起一點自信的笑容說: 「台北是塗鴉的天堂。」

119436848_316562059634379_15077592422889
Photo Credit: 聲動台北提供
街頭藝術家頌君

微笑丹尼是單口喜劇的表演者,每天晚上他都會出現在林森北路上的脫口秀酒吧,沒有很愛與人交際,但當走進去酒吧裡面,你可以看到他就拿著他黃色的紙簿,把有趣好玩的想法,拼湊成ㄧ段一段讓人莞爾一笑的段子

芸亦是北一女城市導覽社的創始社員,高中生的她跟當初年輕的我並不一樣,她並不嚮往愛情。在錄完Podcast後拿出一本厚厚的筆記本,「這是我寫有關轉型正義的筆記。」她說。裡面密密麻麻寫了滿滿的筆記,記錄著下次在中正紀念堂裡面的講座時間,她信誓旦旦的告訴我,她暑假不會缺席任何一場。

119304548_407214023581005_66059451661221
Photo Credit: 聲動台北提供
北一女城市導覽社成員

馬力歐,大家都說他是Podcast界的祖師爺,偶像包袱好像稍微重了一些(編按:因為我背的是磚頭)。但那天,我們喝了半瓶紅酒,聊天談到Podcast之後的發展,他眉開眼笑,臉色微微紅潤。他真的打從心裡喜歡Podcast,每天慢跑、洗衣、洗碗都聽Podcast的他,對Podcast創作充滿了熱忱與期待。

楊佳璋,一位相信設計可以救國的設計師, 他與其他設計師們合力打造了台北最新的彩繪人孔蓋。「你不覺得彩繪人孔蓋象徵著很重要的台北精神嗎?」他問我。 「你想像一個默默無名的異鄉遊子,來到了台北市,一心想尋找一個屬於他們自己發光發熱的舞台,就像又黑又髒又不起眼的人孔蓋,經過設計後也變成了主角。以他的角度來窺探在台北市裡來來往往的人們,每一個人帶著不同故事、每次經過都帶著不一樣的心情。」

無法取代的溜溜球,楊元慶,在14歲那年愛上溜溜球。16年後,已經是一個孩子的爸的他當有個溜溜球在手上的時候,卻還像個單純的大孩子。「等一下! 等一下! 我剛剛這招怎麼用的?」在錄音室裡面發現了新的招數的他好興奮、急忙著問我他剛剛做了什麼。 簡單的這一句話,讓我理解所謂的「熱情」,就是當很多很多年後,在你的熱愛的事物面前還可以永遠像個孩子。

慢慢的,做節目也滿了一年,開始有機會去校園講座和實體分享。在許多講座的邀請當中、看到了自己的聽眾,他們總是會問到一個問題:「你的主題都是怎麼發想的?好特別!」

但我都會告訴他們當你們願意打開這個Podcast,你們一定不缺乏對身邊事物的好奇心,不缺乏感知世界的能力。你一定也相信從台北不起眼的水溝蓋到牆上雜亂的塗鴉,背後都是有血有肉的故事,而當你單純覺得跟這些人聊天很酷,背後這些故事就會被你挖出來。

透過收集、紀錄這些故事,我也一點一點的描繪出屬於我在台北的故事,拼湊出一個不只是腳步繁忙、熙來攘往、大樓林立的台北市。跟我一樣,在這裡的每個人都有自己對理想生活的想像,也都勇敢、堅持,築夢踏實的在這個城市奮鬥與追逐。

2020 是一個很特別的一年,這樣的時期會讓在台彎的我們回頭看看這給予我們許多養分跟能量的土地。

這些內容創作者、藝術家、老師、設計師、學生、Podcasters 、脫口秀表演者都不停的在重生、創造、定義屬於台灣的文化是什麼,而台北就好像是一個大大的展示櫃,展示著在台灣各地的文化,也就是我們在生活樣貌的總和。

而《聲動台北》就是用我們這世代的媒體,去感受我們這世代眼中的台北。

關於這個Podcast《聲動台北》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