菅義偉能成為新首相,是因為安倍跟麻生都討厭石破茂

菅義偉能成為新首相,是因為安倍跟麻生都討厭石破茂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安倍首相表示將辭職的同時,自民黨內挑選後任黨首和首相的動向正迅速發展。以幹事長二階俊博為首的班子正有條不紊地主導著挑選工作;而民眾呼聲很高、本人也意望積極的原幹事長石破茂卻遭遇徹底封殺。

文:田勢康弘

安倍和麻生都討厭石破茂

日本的政治不會因為「政策」而動。即使看似在圍繞政策展開爭論,但實際上只是假把式而已。日本的政治會因為「喜歡」或「討厭」而動。也會因為是否對各個政治家、政黨,或是派閥「有利」或者「不利」而動。對於日本這個國家和國民是好是壞,並不會成為決定政治行動的根本因素。

安倍晉三非常討厭石破茂。麻生太郎也討厭石破茂。兩人都曾在擔任首相時期有過被石破茂「逼宮」的屈辱經歷。麻生和安倍對人的好惡都表現得情緒激烈。尤其是安倍,即使是雞毛蒜皮的小事,也絕對不會原諒任何輕視過自己的人。在為時任外相的父親安倍晉太郎擔任秘書的時代,曾被當時的官僚欺負得夠厲害。這就是安倍討厭財務(大藏)省官僚的根源所在。

他比較信任過去沒有太多接觸的經濟產業省和警察廳的官僚,於是這批人在首相官邸把持著大權。其中的大老級人物,就是經產省出身、從總理秘書升格到助理的今井尚哉。同時,警察廳出身的官房副長官杉田和博也掌控著各個中央部門的官僚人事權,威懾力巨大。安倍絕不會放過自己討厭的人,哪怕只是接觸過一次。而針對自己欣賞的人才,就算是離職之後,也會照顧到底。因此,安倍身邊的官員全都會變成應聲蟲,負責採訪安倍的媒體記者則會變成權勢者的御用文人。

一直期盼捲土重來的菅義偉

2007年,安倍因潰瘍性結腸炎宿疾辭去總理職務後,從事務所打來電話問我「能不能聊幾句」,於是我們兩人單獨去了赤坂的一家小餐廳。我猜當時他剛從慶應醫院出院。他沒有說什麼讓我印象深刻的話,只是一臉憔悴的樣子在聽我說話。「因病下台是很難過的,但今後應該作為一名政治家,踏踏實實地做出成績,這樣肯定能闖出一條路」——我記得大致是這麼鼓勵他的。

當時做夢也沒有想到,後來他又重回總理之位,甚至成為了日本在任時間最長的總理大臣。而在那時,菅義偉已經下定決心,要憑藉安倍再次一決勝負。「以那種方式下台的政治家不可能再當總理了。最好別折騰了」——菅義偉斷然否定了我的這番話,表示「你不了解安倍那近乎可怕的領導能力和魅力。」

我看了他的第二次「離任記者會」電視轉播,覺得安倍第一次在記者會上使用了自己的語言。他沒有採用在眼前「提詞器」展示的講稿 ,說話沒有虛張聲勢的感覺。一位看了轉播的自民黨大老級議員評論稱,「看來,他之前在國會答辯時的粗暴表現,的確是由潰瘍性結腸炎發作的躁鬱狀態造成的。」

機關算盡的第二次下台大戲

儘管這次看似是突然表態辭職,但無論是辭職時機,還是後來的選舉繼任黨首程序,都可謂是機關算盡。兩度入院檢查時間過長,導致政界議論紛紛,「安倍潰瘍性結腸炎復發」、「恐將年內下台」之類的傳聞甚囂塵上。現在唯一能夠影響政局的媒體——《週刊文春》報導稱,「安倍病情復發,後續將是菅新冠暫定政權」。但即便如此,多數人還是認為召開記者會的目的在於說明安倍的身體情況和新冠疫情對策。

安倍是獨自決定辭職的。從目前來看,不像是和別人商量過的樣子。2020年9月到10月之間,由於要出席紐約聯合國大會、調整內閣人事、召開秋季臨時國會,還有防控新冠疫情等原因,所以日程安排是空白的。

這段時間要加入更換總理的所有必要日程安排。這樣一來,就不用通過黨員投票和國會議員投票相結合的自民黨大會來選舉後任黨首,只需要舉行相當於自民黨大會的兩院議員全體會議加上都道府縣代表投票即可。那麼,在新冠疫情肆虐的情況下,要求舉行黨員投票的呼聲或許就會消失。

突然宣布辭職這樣的衝擊,可以平靜安倍首相心中「反正絕對不會同意石破茂接任」這個怨念。他最開始想到的是岸田文雄。但如果黨首選舉變成事實上的「石破 VS. 岸田」的對決格局,那麼岸田很可能會失利。

絕對能夠戰勝石破茂的候選人,也就是「將要繼續同新冠疫情戰鬥的總理」,非菅義偉莫屬。若是菅義偉當選,那就相當於安倍政權的延續,他很熟悉疫情防控對策,而且在直到明(2021)年秋季的安倍任期內,可以保持疫情防控對策的連續性,算是師出有名。

AP_2012537851492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維持安倍政權政治基礎的換頭政權

本應成為岸田後盾的古賀誠感到岸田還是欠點火候。另一方面,古賀跟菅義偉的關係發展迅速。而且菅義偉與二階俊博的關係也不錯。沒有派閥的菅義偉恰恰擁有不屬於任何派閥的優勢。如果麻生、岸田和竹下派都附和安倍所屬的派閥——細田派,那麼很快就會誕生菅政權。如果只是一年的話,岸田也能上位。

問題在於總是跟菅義偉格格不入的麻生太郎會怎麼做。讓麻生感到頭痛的根源是派內的河野太郎。如果河野太郎要參選,那麼麻生派就會分裂。如果菅義偉參選,那麼因為牽涉到神奈川縣(菅義偉和河野太郎都是在神奈川縣當選的議員),河野也比較容易放棄參選。

最終的戰略就是,原封不動地維持目前安倍政權的政治基礎,只是換個老大。菅義偉在秋田縣念完高中後來到東京,進入一家紙箱廠工作,兩年後讀了法政大學的夜校。後來大學方面將他引薦給了畢業於法政大學的政治家、時任眾議院議長的中村梅吉,此後進入了同屬中曾根派的小此木彥三郎事務所。後來菅義偉開始全面扶持北海道知事鈴木直道。鈴木也念過法政大學的夜校。這種細膩的人際關係正是菅義偉的本質,政治手法與其師梶山靜六如出一轍。

正因為如此,讓這位將安倍再次扶上總理之位,作為官房長官一直支持著憲政史上最長政權的菅義偉來接手安倍政權也出於同理。

菅義偉的人生充滿了當下非常少見的田中角榮神話般的魅力。在精英出身的政治家佔多數的背景下,菅義偉這種歷經磨練後出人頭地的故事或許更能打動大眾。

不過,同是東北人的我也擔心是否真的沒問題。菅義偉老家在秋田縣靠近山形縣的地方,好像與山形縣出身的我在聲音和說話方式上都非常相似。以前我們曾在電視上對談過,據說如果不看圖像的話,根本分不出來哪句話是誰說的。

一年以內會解散眾議院舉行大選,任期也將在明年9月屆滿。「暫定政權」轉為正式政權並沒有那麼困難。如果在解散眾議院後舉行的大選中獲勝,那麼不需要任何操作,就會自動變為正式政權。

作者介紹:政治新聞媒體人。1944年生於中國黑龍江省。早稻田大學第一政治經濟系畢業後進入日本經濟新聞社。歷任華盛頓分社社長、政治部副部長、編輯委員、論說副主編等職。著作有《國家與政治——危機時代的領袖形象》(NHK出版新書)、《島倉千代子的人生》(新潮文庫)等。

本文經《nippon.com 繁體字》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