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課不得管教學生」、「學生抗議應調整或停止處罰」:教育部新規定引發爭議

「下課不得管教學生」、「學生抗議應調整或停止處罰」:教育部新規定引發爭議
國中會考照片,與報導內容無關。|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教育部8月修法,規定教師處罰學生時,如果學生有異議,應立即調整或停止;另外也規定,除非特殊狀況,不然教師不得於下課時間管教學生,讓教學現場出現反彈聲浪。

教育部今年8月3日公告「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注意事項」,其中第15條規定,「學生對於教師之處罰措施提出異議,教師應調整或停止所執行之處罰措施,必要時得將學生移請學務處或輔導處(室)處置。教師應依學生或其監護權人之請求,說明處罰過程及理由」;第22條提及教師的管教措施中寫道,「除有特殊情形外,教師不得於學生下課時間實施前項之管教措施」,引發爭議。

全國教師會(全教會)9日發布新聞稿,指出此二條款將導致老師陷入「無法管教」的情況,師生雙方將同受其害。

全教會指出,就以第15條規定來說,此條文不分青紅皂白,只要學生提出異議,老師就一定得要調整或停止管教措施,等於是賦予學生改變原管教措施的權利,顯然會造成管教上的困難。

針對第22條「除有特殊情形,教師不得於下課管教學生」,全教會也質疑,稱有許多無法在上課中實施、必須在下課期間執行的管教措施,包括「要求完成未完成之作業或工作」、「適當增加作業或工作」、「要求課餘從事可達成管教目的之措施」等,倘若不能在下課時間實施,要在什麼時候實施?

全教會批評,教育部若沒講清楚,有哪一位老師可以瞭解什麼是「特殊情形」?希望教育部能夠把有疑義的規定說明清楚,讓教師清楚知道管教的空間在哪?紅線在哪?以免讓基層教師陷入恐慌,根本不敢管教。

教育部如何回應?

對此,教育部也於9日做出回應,引發爭議的第15條,是參考《兒童權利公約》第3條及第12條,旨在考量學生對於教師處罰措施有異議時,由於處罰措施對學生權益影響很大,基於兒童最佳利益及尊重聆聽兒童意見,教師應調整或暫時停止處罰措施,並給予學生說明機會。

教育部表示,教師也可在此時自我檢視,避免誤觸違法處罰行為(例如鞭打、公然侮辱、身心虐待等)。教師經充分衡酌管教措施的適切性後,仍可在基於導引學生發展的必要下,採取原定的管教措施。

5142525
Photo Credit: 教育部 提供
學校訂定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注意事項,附表一。
截圖_2020-09-16_下午1_26_15
Photo Credit: 教育部 提供
學校訂定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注意事項,附表二。

而針對「不得於學生下課時間實施管教」,教育部指出,內容修正是參照《兒童權利公約》第31條,維護兒童休息及休閒之權利,旨在促使教師自我檢視利用下課時間實施管教措施之必要性,避免過度限制學生休憩的時間,但教師若經權衡導引學生發展之必要,符合比例原則下,仍得於下課時間適度實施一般管教措施,即所稱的「特殊情形」。

教育部表示,目前正研擬《高級中等以下學校教師輔導管教落實兒童權利公約檢視項目及自我檢核表》,協助學校及教師自我檢視輔導管教學生措施,並本於兒童最佳利益原則、不歧視原則、尊重兒童意見原則、兒童之生存及發展權保障原則等四項基本原則,優先採取輔導及正向管教措施,以符合兒童權利公約之規範與精神。

不過《聯合新聞網》報導,全教總副秘書長李雅菁表示,「兒童權利公約有其意義,但教育部不該只參考一半。」

《兒童權利公約》第12條:締約國應確保有形成其自己意見能力之兒童有權就影響其本身之所有事物自由表示其意見,其所表示之意見應依其年齡及成熟度予以權衡。據此,應特別給予兒童在對自己有影響之司法及行政程序中,能夠依照國家法律之程序規定,由其本人直接或透過代表或適當之組織,表達意見之機會。

李雅菁說,學生該有表達意見的機會,但同時也要看到教師的責任;教師對學生所表示的意見「應依其年齡及成熟度予以權衡」,這才是完整概念,教育現場應鼓勵學生表達不同意見,但仍該給老師適當裁量空間。

至於下課時間不得管教,李雅菁則認為,可提醒老師盡可能考量學生休息權,但剛性規範不得在下課實施,就缺乏彈性。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黃筱歡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