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只剩北京標準時間》:全球必爭駐軍基地,中國買下了

《全球只剩北京標準時間》:全球必爭駐軍基地,中國買下了
圖為中國軍艦停靠在吉布地港口|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表面上來看,這使得中國在吉布地建立第一個海外「後勤基地」顯得合理, 但其中隱含著中國稱霸天下的野心,意圖在7,000公里之遙的沿海地帶,積極展現強大軍力。

文:艾利克.寇爾(Éric Chol)、吉勒.峰丹(Gilles Fontaine)

全球必爭駐軍基地,中國買下了——東非吉布地共和國,上午7點

2017年8月1日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成立90週年。大紅布條掛在軍營大樓上,上頭以法文(吉布地的官方語言)和中文寫著「中國人民解放軍吉布地基地落成典禮」。300名身穿卡其色和白色制服的士兵列隊,坦克和裝甲車就定位,由基地指揮官梁揚上尉出席檢閱,向兩國國旗致敬。這天,中國要向全世界展示其雄霸天下的新里程碑。

而法國方面,也是在這天發現自己在非洲大陸的影響力已今非昔比。拿破崙三世的外交大臣愛德華.德.突維內勒(Edouard de Thouvenel),於1862年3月11日簽署一份合約,法國因此取得奧博克(Obock)領土,之後陸續更名為「法屬索馬里蘭殖民政府」、「法屬阿法爾和伊薩領地」,到現在的吉布地共和國,當時法國完全沒料到這片沿海地區的彈丸之地,有一天會成為中國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這片幾乎無人居住的乾旱之地,就像是「無用的殖民地」,法國人僅將其當作通往曼德海峽(the Mandab Strait)的門戶。

在此期間,巴黎當局重新發現這個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聯盟國的價值,它在1977年選擇脫離法國,自行獨立,駐紮1450名法軍。

然而,從2017年開始,法國軍隊必須與中國軍隊共同駐紮該地,北京把目光投向這個面積23,000平方公里的非洲小國,看重的顯然不是它的自然資源或內需市場(人口不到90萬),而是絕佳地理位置——吉布地西部毗連正值經濟繁榮的衣索比亞,東臨紅海與亞丁灣(Gulf of Aden)。隔著曼德海峽與葉門相望,之間距離19公里。曼德海峽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海上通道之一,每天有近500萬桶石油運輸時會經過此地,每年有近1,500艘中國商船通過。

吉布地北控蘇伊士運河通道,南扼印度洋咽喉。世界上還有其他地方的戰略位置比它更重要嗎?

二十年來,許多大國紛紛在此駐軍,吉布地成為「駐軍國」,除了吉布地獨立後仍繼續留下來的法國駐軍,2003年美軍亦進駐,吉布地成為非洲最大的軍事基地——超過4,000名美軍,包括著名的海豹突擊隊在內,負責執行祕密行動,或是將無人機開往索馬利亞或葉門。其次是駐軍較少的日本、義大利、西班牙和德國。對吉布地政府而言,這是賺錢利器,因為各國駐軍都需要付出高昂租金,讓這個小國每年進帳超過兩億美元。

但是,自1999年開始執政的伊斯梅爾.奧馬爾.蓋雷(Ismaaciil Cumar Geelle)與中國的關係,比過去其他外國夥伴更緊密。一開始主要是經濟結盟。北京當局提供貸款,並開發多項大型基礎設施,意在將舊日的法國貿易站轉變為「非洲新加坡」:興建多功能的新港口多哈雷(Doraleh),建築吉布地和衣索比亞之間的導水管和鐵路,以及設立首都自由貿易區等。

蓋雷總統對這項結盟很有信心,經過與中方代表數次會晤,很快就被說服未來向北京和深圳靠攏,而非巴黎或華盛頓。他責怪西方國家不重視吉布地,因此,他在2014年與北京簽署戰略國防合作關係,是很正常的選擇。

一年後,某位中國高官終於承認,中國正準備在吉布地設立軍事基地。法國、日本、美國都瞠目結舌。當然,謠言已經傳很久,但一旦成為事實仍不免驚愕。這項在2015年11月的消息,代表中國外交政策一個歷史性的轉捩點,在此之前,中國外交政策一直禁止在海外駐兵,認為那是新殖民主義或美國霸權的做法。

以「後勤基地」之名,行備戰之實

多年來,北京當局已經意識到保護中國在非洲利益的重要性,確保海上航線的安全,並保護日益增多的中國海外僑民。中國2011年在利比亞和2015年在葉門的大撤僑,使中國深刻領悟在海外部署人民解放軍刻不容緩。接著,從2008年開始,中國一直積極參與打擊索馬利亞沿海海盜的行動,因此亟需一處後勤基地供其護衛艦使用。儘管海盜襲擊次數從2011年的一百七十六起,到2018年的兩起,確實大幅減少,但中國始終希望替自己在非洲逐漸擴增的部隊,找尋一個「家」。

表面上來看,這使得中國在吉布地建立第一個海外「後勤基地」顯得合理, 但其中隱含著中國稱霸天下的野心,意圖在7,000公里之遙的沿海地帶,積極展現強大軍力。2015年12月通過一項法令,准許中國武裝部隊在海外進行打擊恐怖主義行動,這證實中國在外交戰略上的變化。

中國在吉布地的新基地於2016年開始進行祕密建設。該工程並非由當地工人負責,而是一千多名的中國工人。根據衛星照片,西方國家追蹤到距離法國和美國的駐軍地點不到15公里處,正在快速興建一座基地。這座軍事基地於2017年正式啟用,嚴密保護的程度像是沙漠中的美軍基地諾克斯堡。占地36公頃,數十棟建築物、機庫和兵營,外圍被厚度和高度皆達十幾公尺的混凝土城牆圍繞。

根據一些軍事期刊的報導,該基地擁有一間超現代化的醫院,地下室有好幾層。並指稱還有一條400公尺長的跑道,供直升機、無人駕駛機和中國飛機垂直起飛使用。究竟駐紮多少位軍事相關人員?中國不願證實。

中國與吉布地簽署為期10年的基地合約,規定駐紮人數最多不得超過10,000名,年租金為1,700萬美元,與美國年租金5,700萬美元相較,吉布地幾乎是將此地送給中國作為「禮物」,並且還在幾十公尺外,興建一個深入海中將近一公里長的碼頭,以供中國大型軍艦停靠。

所有的這些跡象都表明,中國不可能將該基地用途局限於後勤補給,而是作為海軍及陸地訓練營地,以做好戰鬥準備。就在啟用典禮數週後,基地指揮官梁揚將部隊帶往首都以西30公里的米里亞姆(Maryam),在沙漠裡進行戰鬥訓練。負責吉布地安全事務的法國駐軍,清楚觀察到中國駐軍最新一代裝甲、兩棲坦克,以及火炮演習。反之亦然,中國駐軍也可以就近觀察法國和美國駐軍的一舉一動。

由於中國基地的地理位置和其他國家基地非常靠近,容易引發衝突。例如,美國五角大廈在2018年5月的聲明指出,有兩名美國飛行員遭到軍用級雷射照射,造成暫時性失明,而該軍用級雷射疑似是從中國基地發出。當日,華盛頓表示已提出正式的外交抗議,並要求中國當局調查,中國卻拒絕承擔所有責任。但是,這次事件充分說明在非洲之角的彈丸之地,普遍存在的不信任。

2019年6月,美國駐非洲司令部情報處處長海蒂.伯格(Heidi Berg)海軍上將,公開抨擊中國對美軍軍營進行「不負責任的行動」,中國軍方不但全盤否認,還指責美國暗中偵察中國在吉布地的基地。

中國軍隊進駐兩年後,發現兩軍共處的困難。由於美軍軍營仰賴吉布地港口供應物資,美國擔心吉布地向中國借貸金額已經超出其償還能力,最終可能被迫將港口抵押償還,屆時中國便可完全控制該港口。如果將來中國對美國海軍艦隊實施限制,情勢將會如何演變?

中國人對該地區的意圖,我們顯然能在電影院裡理解得更清楚。電影《紅海行動》(Operation Red Sea)於2018年2月在中國上映,創下高票房。透過媲美好萊塢的大製作,將中國海軍精銳特種部隊塑造成中國藍波的英雄角色,衝鋒陷陣營救在葉門受到恐怖威脅的僑民。

在其中一個動作場景中,我們看到一位受害者向士兵哀求:「美國人,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而該名士兵實際上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其中要傳達的訊息很明確:中國人現在和美國人一樣厲害,不論是在現實中或電影裡。

勒緊褲帶也要裝中國製電眼——辛巴威首都哈拉雷,上午6點

在短短幾個月內,哈拉雷市的廣闊大道被不尋常的高科技物體入侵。在新任總統艾默森.姆南加瓦(Emmerson Mnangagwa)的推動下,辛巴威首府裝設最現代的網路監視系統,以監控城市大小街道及150萬個市民,從此進入網路時代。

警方在2018年底購買價值200萬美元的設備,架設在該市唯一的金融區,期望藉著交通違規罰單的收入,在一年內回收成本。在這個人口將近1,400萬人的國家,道路交通事故層出不窮,往往釀成悲劇。據統計,該國每年有2,000人死於交通事故。自從安裝監視器之後,馬路上的交通事故影片不斷在網路上串流。

這些中國製造的攝影機,其功能並不僅止於監控交通。透過在城市所有「戰略」地點安裝攝影機,並配備人工智能,也可以監視這個動盪國家的全國人口。

辛巴威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失業率接近80%。在羅伯.穆加比(Robert Mugabe)獨裁統治長達三十多年來,國家飽受經濟困境與濫權腐敗之苦,最後引起人民持續一年的示威抗議,要求罷免總統,其最後於2017年11月下臺。

中國企業多年來在辛巴威經營頗有成效。辛巴威及其1,400萬的人民,得到北京當局的政治和財政支持,在首都街道上安裝攝影機就是最佳例證。

表面上,這種新的監視設備,應該可以監測即時的交通問題和人民違規行為。但是,辛巴威領導階層在聽取中國製造商海康威視的說明後,很快意識到中國可以從這項新玩意兒挖掘到的所有好處。測速、高解析度畫面、夜視鏡、攝影機和人工智慧解決方案能進行影像智慧分析,特別是對於打擊犯罪的應用很廣泛,甚至還能監視全國人民。

艾默森.姆南加瓦是前總統羅伯.穆加比的得力助手,2018年8月在平臺成立時,他宣布:「實現我們經濟現代化的目標需要高級的安全系統,此類技術應用的推廣,有助於改善全國的國家安全。因此,我國政府將提供你所需要的一切支援。」漂亮的場面話,讓辛巴威總統順利將全權委託給一家中國企業,也是全球資訊技術領域最具爭議的公司之一。該公司名為「杭州海康威視數字技術股份有限公司」,是遠程監控的全球領導企業。

其於2001年創立,2019年初市占率超過全球四分之一。在全球擁有兩萬多名員工,且因其產品高性能及42%股權由中國政府持有,獲得大力支持。據報導,近年來已挹注60億美元的貸款和贈款,以助其在國際間發展,並收購主要競爭對手,獲得對全球監視攝影市場的控制權。

監視器隱藏的國安危機

海康威視已經展現強大的商業效率,包含美國警察部隊、德國足球場、法國機場等皆為其客戶。而銷售最佳之地是在英國,主要用於公共場所。據估計,全英國共安裝將近200萬個海康威視監控器,這項銷售佳績引起英國情報機構「政府通訊總部」(GCHQ)的警覺,因為海康威視攝影機蒐集的數據資料似乎有不能說的祕密。

2017年3月,代號為Montecrypto的網絡安全研究員,發現這家中國製造商產品存在重大缺陷,將使駭客能夠入侵,並運用所有檔案。該專家指出,此漏洞估計從2014年就存在,但海康威視並未表現出急欲修正的態度。

加拿大的皮埃爾.拉茲(Pierre Racz)是這方面的專家,也是Genetec公司創始人,他堅信中國情報部門本身就是利用此漏洞進行網路間諜活動,他肯定的說:「他們設法將其設備安裝在我們各項重要基礎設施上,以便將蒐集到的資訊傳回中國。」

姆南加瓦總統和其合作者似乎不擔心這些問題,中國高科技對於辛巴威社會的影響力可不僅限於安裝幾個監控器而已。在非洲和美國,捍衛公民自由的人越來越多,他們譴責中國在該地區耍的手段,認為中國試圖透過監控,將中國社會模式輸出到各國,因為在海康威視公司打入辛巴威市場的數個月前,哈拉雷當局和中國一家極具前景又年輕的人工智能公司,剛簽署一項大型合約。

2018年3月,辛巴威政府與專事人工智能人臉辨識系統的廣州雲從訊息科技有限公司,簽署一項重要協議。該合作項目是「一帶一路」倡議「新絲綢之路」的一部分,得到北京的資金支援。主要是在該國啟動大規模的人臉識別計畫,來發展這些年建立的大型基礎資料庫。

麻省理工學院在2018年發表的一項研究發現,為人臉識別開發的算法存在種族偏見:辨識黑人的準確率比白人相對低很多。歐美國家基於保護隱私權,對人臉辨識的使用有其限制,而中國並無相關法規限制,所以中國企業在這一領域領先美國和歐洲研究團隊。

雖然蘋果、臉書和谷歌有成千上萬的工程師正在研究這些技術,但這些技術目前應用在西方,特別是在歐洲,仍受到公民隱私保護和個人數據的法規限制。在中國,人臉識別技術被廣泛使用在執法和尋找罪犯,也應用在智慧型手機的解鎖和付款。

雲從訊息科技公司蔑視個人自由的基本尊重,在辛巴威蒐集數據,並為地方當局建立詳細的資訊基礎。該計畫的宣傳目標是加強當局的安全機制,能更有效率的追緝罪犯。這項大規模的辛巴威公民數據庫,同時能讓政府對全國人口進行完整調查,並根據年齡、性別、種族來分類。

而對於雲從訊息科技公司來說,它可以獲取所有蒐集到的資訊,使其數據庫的資訊更完整,提高人臉識別算法的精準率。

至於相關資料與公民數據庫的蒐集工作,辛巴威和中國可以透過深圳傳音科技公司(TRANSSION)進行。該公司在歐洲沒沒無聞,但在非洲名氣非常響亮。無論是一開始主打的功能型手機,到後來的智慧型手機,傳音在非洲手機市場占主導地位,2019年初在非洲市場已超越世界第一的三星。其新系列產品均配備攝影鏡頭和人臉識別功能。而且,沒有任何地方的法律禁止其將蒐集到的訊息,轉移到中國的數據庫,就像海康威視監視器。

辛巴威和其他非洲國家一樣,對於個人隱私權缺乏保障,北京發展「一帶一路」倡議的數位網路,預計在全球部署數萬公里的光纖,以形成一個龐大的電信網絡,數據將以光速傳輸。中國當局可隨意控制各種資訊流。

西方國家的政府強調,中國高科技領導集團華為或海康威視開發的網路影像監控,可能帶來威脅。像美國、英國或法國這類國家擁有監管工具和懲戒機制,能夠監視這些中國大型企業逾越法規,但是非洲國家的情況完全不同。在辛巴威,沒有任何法律可管制中國演練人臉辨識算法或保護公民個人數據。更糟糕的是,除了哈拉雷,中國企業還說服非洲大陸其他首都接受相同的觀點,藐視個人自主性和隱私。

美國智庫「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曾經探察中國說服當地政府高層的方法。其研究報告舉例,中國特別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官員,舉辦一個為期兩週的「一帶一路網路空間管理」研討會。據研究員表示,由於該研討會相當封閉,外人不易得知詳細內容,但是他們觀察到,這些國家普遍透過立法的方式,以利中國在當地發展電子監控系統。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全球只剩北京標準時間:中國正以金援、國民觀光、駭客、貓熊、收購和影城……根本不用出兵,不知不覺主宰了全世界和你的日常。》,大是文化出版

作者:艾利克.寇爾(Éric Chol)、吉勒.峰丹(Gilles Fontaine)
譯者:黃明玲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中國保險公司買下紐約華爾道夫酒店,交易價格之高震驚紐約地產界。
不喝酒的阿里巴巴總裁馬雲,竟擁有六座法國波爾多地區的酒莊。
中國富商收購美國電影製片廠,只因習主席交代:「要向世界講好中國故事。」
世界最窮國家辛巴威,全國人民就算勒緊褲帶也得裝中國製電眼……。

一場新冠病毒,讓大家驚覺:聯合國早已中國化,
但這個紅色帝國主宰世界的企圖,超乎你的想像。

本書由法國新聞週刊《L'Express》編輯總監、法國商業週刊《Challenges》主編,
艾利克.寇爾(ÉricChol)和吉勒.峰丹(GillesFontaine)共同執筆,
介紹的國家從好萊塢到玻里尼西亞、從阿根廷彭巴草原到格陵蘭島,
讓你看到中國如何鋪天蓋地的,對全世界進行外交、經濟、軍事和文化攻勢。

當北京標準時間中午12點整的鐘聲響起,
全世界從東到西的所有時區,都要一起活在北京標準時間裡。

把國民觀光當籌碼,要不爆買要不懲罰
中國節目的宣傳效果,讓法國觀光勝地科爾馬的中國旅客暴增57%,
反觀瑞典,因與其發生旅遊糾紛,北京立刻呼籲人民避免前往。
當中國把國民旅遊當成武器,有誰敢跟龐大消費力過不去?

以色列的港,上海集團特許經營
各國聽聞中資皆避之唯恐不及,以色列反而敞開大門迎接,
建捷運、開隧道,都可看到中國工人的身影,
「他們很適合,價格也很有競爭力」,前以色列農業部長這樣評論。

「中國女孩」全球釀禍——墨西哥西北部城古拉坎,販毒大本營
著名的毒品芬太尼(俗稱中國女孩)已讓上萬人致死,
川普為此還宣布全國進入公衛緊急狀態,將其列為中美貿易戰的籌碼。
哪些國家將成為下個中國女孩受害者?

下一場戰爭將是海底電纜之戰——南大西洋海底深處
世界最長的海底光纜工程,全長6,000公里,橫跨南美洲到非洲,
材料是法國人製造的。但誰鋪的?電信設備大廠華為的子公司做的。
美國因此懷疑,只要中國潛艇接通電纜,中國軍方就能獲得所有敏感數據。

用熊貓外交,比微信更有力——澳洲大城坎培拉
一場國內選舉,讓澳洲驚覺中國觸角四處延伸,於是公開譴責「外國勢力干預政治」,
但事後,澳洲又延長向中國租約熊貓的期限——熊貓外交果然所向無敵。

本書所有故事,主角都是中國,當全世界只剩北京標準時間,
這個紅色帝國根本不用出兵,就能改變你我生活。

getImage-3
Photo Credit: 大是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引領台灣2030科技轉型兼容「創新、包容、永續」三大願景,新科國科會主委吳政忠:我們從被動解題到主動出題!

引領台灣2030科技轉型兼容「創新、包容、永續」三大願景,新科國科會主委吳政忠:我們從被動解題到主動出題!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期國內政府組織的重要大事之一,就是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簡稱國科會)。這個過去主掌國家科技發展預算及科研方向的部會,為何要在這個時刻重新調整組織體質?以及國科會聚焦科技賦能「創新、包容、永續」議題,有哪些不同於以往科技部的實際作為?我們專訪國科會首任主任委員吳政忠了解背後脈絡,讓民眾更理解國科會的任務,透過科技轉型同時帶動社會、經濟、産業、環境等面向的嶄新出路。

科技部為何要改制為國科會?關鍵的決策考量之一,就是因為在科技管理過程,國家整體預算的限制,領導人必須找到最值得投資發展的科技方向。也是在此脈絡下,吳政忠提到他在2017、18年時候,他擔任政委與林萬億政委、唐鳳政委,共同邀集多個國內政策智庫、領域專家,並廣泛接觸社會各領域不同世代、拜訪國際專家,採取多軌意見徵集及討論交流機制,共同集思廣益之後,擘劃出「台灣2030願景」藍圖。

這項跨智庫的研究勾勒出台灣未來將面臨的具體挑戰,像是人口高齡化及少子化、資源循環利用、工作樣態劇變、地緣政治…等明確方向。針對相關趨勢,經過多次討論檢視,提出2030「創新、包容、永續」的願景。不過這些議題跟科技有關面向,交給過往的科技部執掌就好,為何需要國科會扮演統籌角色?

吳政忠解釋,在他心中,國家的科技政策,不只是科技本身,而是與社會、經濟、産業、環境等面向環環相扣。如果是過去的科技部角色,很難與其他部會落實橫向的有效串接,因此在這個國科會成立的時間點,不僅能有效配置政府的科技預算,同時還要整合其他跨部會成員,讓各自部會原本執行的任務能加以妥善融合,更有效率達成未來2030年的「創新、包容、永續」的願景。

另一方面,吳政忠也提到,當這幾年疫情肆虐全球,口罩國家隊、晶片半導體,讓台灣躍升為舉世矚目對象。我們該如何從立基於ICT產業代工、OEM的基礎,運用新科技輔導台灣蛻變為兼具創新、包容、永續的數位島嶼、智慧國家?透過本次專訪,深入洞察國科會在管理相關科技產業發展,會扮演哪些要角及達成哪些任務。

以科技為體、跨部整合為用,從代工心態蛻變創新思維

過去的成功方程式,可能成為日後成長的阻礙。針對2030年願景的「創新面」,吳政忠提到,過去台灣善於等待歐美品牌開規格,再透過技術、人才實力在代工階段取得立足之地。現在,台灣更應該走出一條自己的創新之路,因為過去OEM模式下的人才培育,造就我們只練習解題,但不會出題目,於是商業競爭只能搶到次要商機。

台灣要創新,就必須有系統化改革,例如過去我們都避免犯錯,這與創新是格格不入的,而政府組織如果只仰賴單一部會,缺乏整合是無法用國家層級進行科技轉型。吳政忠說道,「國科會的成立,就是扮演協商跨部會的關鍵角色,從上游研究、中游法人單位、到下游業界應用,跨產學研一棒接一幫串起來,引領創新之際也能做到科技管理。」

JOHN8828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國科會主委吳政忠分享,國科會的主要任務就是做跨部會、上下游整合的工作。

要讓政策、計畫、再到管考,形成一個完善的Closed Loop(閉環),吳政忠以低軌衛星產業為例,他說,「幾年前聽聞SpaceX部署星鏈計畫,我們的太空中心從沒做過通訊衛星,我問如從零發展台灣自身低軌衛星要多久?答案是一、二十年!」

弔詭的是,這些衛星使用的關鍵零組件及晶片,就是由台灣生產。換言之,台灣擁有研發先進晶片的技術,更要從應用端創新找市場藍海。當時吳政忠擔任統合要角,集結太空中心、經濟部、工研院等單位,並且邀請民間企業加入,讓公私的資源整合得以敏捷組隊、快速試錯。

當時的遠見與行動,造就我們的「低軌衛星國家隊」成功打進國際供應鏈,更有望在2025年至2026年實現發射2顆自製的低軌通訊衛星。

走進尋常找問題、想答案,包容式普惠科技向大眾外溢

要想題目,政府組織可以從哪些地方找問題?吳政忠表示,「部會必須要跟地方、跟民眾多接觸,不要躲在辦公室裡面找題目;題目在哪裡?題目就在我們日常的生活,尤其價值最高的産品是越靠近身體,要知道人的需求在哪裡,『食醫住行育樂』處處是題目。」

吳政忠口中的食「醫」住行,「精準健康產業」正可以呼應2030願景的「包容」面向。讓醫療結合ICT科技優勢形成台灣未來百年大業。這兩大產業匯集的精準健康,不僅符合好題目的需求,讓普惠科技逐漸外溢到一般群眾甚至弱勢群體,減少城鄉醫療資源落差,用科技促成社會包容目標。

精準健康除了橫跨預防、治療診斷、照護等,同時基因、生理病徵大數據,這些資料運用怎麼合法合規,就不只涉及醫療院所、資通訊業者的責任,政府更需要擔負起守門人的職責。吳政忠不諱言,「幾十萬、百萬健康個資,如何避免資安竊取、妥善運用,這是國安問題,必須從管制角度完善規範。」

JOHN877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國科會主委吳政忠解釋改制後的國科會主委由政務委員兼任,可提升跨部門溝通效率。

至於該怎麼做?吳政忠解釋,改制後的國科會主委是由行政院的政務委員兼任,這項制度的設計,讓政委有權協調各部門,商請各部會首長乃至行政體系官員,更有效率進行跨部會討論複雜議題。

以精準健康為例,相關利益關係者涉及民眾、醫院、醫材商、資通訊廠商、以及主管機關衛福部。針對想推展的創新應用,可透過「沙盒」模式驗證,以「並聯」多方協作商討模式,打破過去單點「串聯」溝通,進一步針對法規缺漏之處快速補強,又不拖累應用落地進度。

民眾有感的永續科技,培養跨界視野的科學人才

至於科技政策如何讓民眾有感,同時又實現永續目標?吳政忠坦言,科技效益要讓大眾從日常生活體察到,難度非常高,目前國科會的著力點有兩大方向。其一是基於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建構民生公共物聯網,打造中央與地方縣市交流平台,針對水、空、地、災議題,找出可行的科技解決方案。

吳政忠提到,以前嘉南一帶需要人力查看灌溉水道和閘門,這類職務被稱為「掌水工」,隨著農業鄉鎮掌水工高齡化,以及環境變遷造成氣候的不穩定,政府協助導入智慧流量監測、電動水閘門科技,幫助掌水工熟悉科技使用,減輕勞務工作的負擔,增進工作的效率,同時也能有效運用水資源達到環境永續。

國科會推動科技永續的第二個面向,則透過各種科普推廣計畫,吸引更多新世代人才投入科研。吳政忠指出,2019年開始舉辦Kiss Science—科學開門,青春不悶活動,把103個科研場域向外開放,並舉辦多達360場活動,鼓勵莘莘學子用趣味方式愛上科技、研讀科學。

大合影_(1)
Photo Credit:國科會
國科會Kiss Science活動。

不過吳政忠認為,「所謂科學,不應只侷限理工也包含人文社會,讀人文社會也要懂科技」。學者出身的他,過去主要研究領域擅長於應用力學,搭上近期台灣地震不斷,瞬間化身教書的吳教授,展現他豐富的跨領域學養,親切談著地震波當中縱波(P波)、橫波(S波)的差異,他提到,科學在生活中的用處,就是當了解其中的原理,就能在災害發生當下比別人多一份淡定。

當科技定義的邊界越來越模糊,科技不止是國科會的科技,科技應該是與社會、經濟、産業、環境等共同介接。未來國科會在創新、包容、永續還有哪些新施政?讓我們拭目以待。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