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吃避孕藥?「不敢」裝避孕器?什麼避孕都不做才真正「傷身體」

「不敢」吃避孕藥?「不敢」裝避孕器?什麼避孕都不做才真正「傷身體」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我來說這不僅是單一新聞事件,不敢吃避孕藥、裝避孕器而意外懷孕實在太常出現在診間,我認為這根本是長期被污名化所造成的社會現象。

文:烏烏醫師

前陣子總統府前發言人的桃色風波鬧得沸沸揚揚,男方是否公器私用、女生是迫於權勢還是用情太深,不免成為茶餘飯後的話題,連周邊的政治人物、社會評論家針對此事的評論也被放大檢視。

但作為婦產科醫師,我第一時間聚焦的點和大家略有不同,新聞裡描述到女方「不敢」裝子宮避孕器,只好吃事後避孕藥避孕,而意外懷孕的事件。「不敢」這兩個字真的讓我心有戚戚焉,同樣因為「怕傷身體」,診間也有非常多病人會不敢吃事前「避孕藥」。

對我來說這不僅是單一新聞事件,不敢吃避孕藥、裝避孕器而意外懷孕實在太常出現在診間,我認為這根本是長期被污名化所造成的社會現象。

天天吃藥會對子宮不好、吃避孕藥以後會不孕?

不管是網路上、口耳相傳間,時常都會聽到「天天吃藥會對子宮不好」、「吃避孕藥以後會不孕」諸如此類沒有醫學實證的道聽途說,甚至是暗示女生吃避孕藥就是很隨便、不自愛、作賤自己的性別刻板言論。這些都一再的加深大眾對於事前避孕藥的誤解,女生不敢吃藥、男生不願意戴套,只好仰賴事後避孕藥這最後一道防線。

很多人會誤以為,事後避孕藥只需要吃一次,感覺好像不「傷身」。但事實上,事後避孕藥是靠高劑量黃體素抑制排卵、改變內膜環境阻止胚胎著床,因此還是會有噁心、頭暈等副作用。而且單一次的高劑量賀爾蒙更容易打亂體內賀爾蒙正常的運作,造成服藥後出血,甚至月經紊亂的狀況。

另外,因為吃藥的時機是配合性行為後,並非固定,假設服藥時已經排卵或甚至胚胎根本已經著床,那就很有可能會失敗,因此即使在正規72小時內服藥還是會有2-5%的懷孕率。

和單一次高劑量賀爾蒙的事後避孕藥不同,事前避孕藥是低劑量的雌激素和黃體素。前者,會讓大腦認為身體雌激素足夠,不再分泌促濾泡激素,因此讓卵泡無法成熟。後者,因持續投予黃體素讓子宮內膜萎縮不再增生,胚胎就難以著床。因此,若正確服用,成功率可達99%。一但停藥,掌管卵子成熟的「促濾泡激素」又會再次啟動,卵巢就會重開機。而少持續性的黃體素作用,並不會因此影響子宮長期功能、更沒有研究顯示會不孕。

除此之外,避孕藥在治療經血過多、經痛、經前症候的效果相當不錯,針對多囊性卵巢症候群,避孕藥還可降低子宮內膜癌的風險、改善痘痘,如果因為誤信了這些迷思而放棄治療,未免也太得不償失。

其實避孕藥就和其他藥物一樣,有些人會有副作用如:頭暈、噁心、水腫,也會有特定族群的人不適合(大於40歲、抽菸、血栓、乳癌病史)。但只要在諮詢專業醫師後、依照劑量服用,身體都會正常地將藥物代謝掉,何來傷身之有?

裝了子宮避孕器會加速子宮老化、讓更年期提早報到?

另外介紹一下一種名為「Mirena蜜蕊娜(以下簡稱蜜蕊娜)」的子宮避孕器。這種避孕器又稱子宮內投藥系統,和傳統以讓子宮內膜發炎阻礙胚胎著床的含銅避孕器不同,主要是靠塗在避孕器上的長效型黃體素抑制子宮內膜增生,使胚胎無法著床。

相較傳統的避孕器,它的好處在於不易引發子宮內膜沾黏或感染,較不會影響日後生育。且因每個月子宮內膜的生長都是新的開始,一旦有生育計劃,只要移除避孕器後,黃體素抑制效果就停止,馬上就能恢復懷孕能力,並不影響日後受孕的機率。

此外,放置避孕器也跟老化無關。不少人會認定放蜜蕊娜會加速子宮老化,讓更年期提早報到。其實經血主要是由子宮內膜組成,內膜生長被抑制了,經血量自然就會變少,更不是積在體內排不出來。

也就是說,有別於卵巢功能退化或更年期因「失去排卵能力」而停經,這類型的停經只是利用藥物「讓子宮內膜暫時休息」,身體每個月都還是會正常排卵。

因此,有些女性單純因年紀或子宮肌腺症而導致經血過多,醫師也會建議裝置蜜蕊娜來改善貧血情況。很多人曾和我分享,裝了以後精神氣色較好,不必再擔心經期來時經血爆量,深怕側漏、不敢亂動,日常生活也便利許多。

不管哪種避孕方式,都比賭運氣來得好

不過還是要藉此提醒大家,不管是哪一種形式的避孕藥、子宮避孕器,都無法預防性病傳染。在我看來事件中的男主角,不僅道德低落、健康意識也很差,完全將自己和眾多伴侶暴露在性傳染病的高風險中。

也會有人說,都是男人在「爽」為什麼非得要女生吃藥避孕,我完全不認同這種說法。性行為本來就是男歡女愛,避孕這件事情也應該是雙方共同的責任,只要這是兩個人在平等理性的基礎下做出的決定,不管是選擇吃事前避孕藥,還是全程使用保險套,都比賭運氣來得好,都沒有所謂誰輸誰贏,而是三贏。

對,第三個贏家就是最討厭開墮胎藥的婦產科醫師!

本文經烏烏醫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