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吃飽睡飽,人生不怕》作者瞿欣怡:以食材與愛共燉的療癒之書,最不可或缺的底蘊是苦

專訪《吃飽睡飽,人生不怕》作者瞿欣怡:以食材與愛共燉的療癒之書,最不可或缺的底蘊是苦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飲食與減肥,瞿欣怡新書中最大的重點,就是講述她與家人的關係。書中有這麼一句話,幾乎可以作為全書的精髓:「我想透過食物與文章傳達的,不僅僅是和解,而是在痛苦中,找到溫柔的可能。」

攤開作家瞿欣怡的經歷,曾擔任婦女新知董事、參與同志運動、最有名的一本書《說好一起老》紀述她陪太太「抗癌」的歷程,她的生活似乎充斥著病痛與倡議,彷彿散發嚴肅的氣息,但今年,人稱「小貓」的瞿欣怡出了一本極度「日常」的書。

在新書《吃飽睡飽,人生不怕》中,小貓談她所愛的各種食物,從西式的鮮奶油蛋糕,到台灣小吃滷肉飯,從拮据的泡麵加蛋,到上海名菜「醃篤鮮」,無所不包。與她約在咖啡店採訪,她現身的第一句話也與飲食有關,她看著菜單眉頭發皺,連珠砲似的直問我,她今天到底該不該「破戒」、喝杯西西里咖啡。

「我跟妳講我剛剛又點了一杯西西里咖啡,我本來規定自己一個禮拜只准喝一杯,因為那個太甜了」,但最後她還是抵擋不住誘惑。當服務生送上咖啡,她露出「完蛋了完蛋了」的神情,直說:「這真是太罪惡了。」

小貓|Photo_Credit_李修慧
Photo Credit: 李修慧攝影、提供
參與同志運動多年,近日甫出版新書《吃飽睡飽,人生不怕》的作家瞿欣怡

專業吃貨兼資深女性主義者,她如何看待「減肥」?

這樣的形象,與她在書中多次提到的「吃東西快樂最重要」似乎有些不同。但小貓說,她其實練習間歇性斷食好一段時間,「我上個月跟還人比賽減肥」。我很好奇,她身為資深女性主義者兼業餘美食家,如何看待「減肥」這件事?又如何面對女性主義常強調的「接受自己的身體原本的面貌」?

年輕時,小貓不曾煩惱該減肥還是該忠於自我,因為她太瘦了。「我35歲以前體重沒有超過45公斤,所以我小時候讀『美貌神話』讀得理所當然,身為一個基進的女性主義者,我都覺得人為什麼要減肥?這樣不是符合異性戀男性的審美價值嗎?」

但她說,35歲後,當她第一次知道何為「小腹」,她的體重開始就一去不復返,對減肥的想法也慢慢改變。「這件事情我還是非常糾結,我也覺得我們不應該一直叫大家減肥。可是在個人方面,我覺得我不喜歡這樣的自己啊。」

健身已經兩年的她,分享自己減肥的經驗,「我的減肥方式是,我去健身房,做對我來說比較高強度的運動、控制自己的飲食。」漸漸的,她發現身體比想像中還要強壯,從跑步跑不到30分鐘,到現在可以持續一個小時:「我每一次都發現:原來我的身體可以做到、原來我的意志力可以做到,那個『我可以』是件很棒的事情。」如今她的身體、精神都比以往更好:「我不是為了減肥給誰看,我是為了自己舒服。」

不過,身為專業吃貨,減肥並不妨礙她吃東西的興致。小貓強調,「心情很不好的時候,就應該要吃讓自己快樂的東西。當你的心非常疲憊的時候,照顧你的心,比照顧體重更重要。」她說:「我還是會有些健康的準則,比如我晚上不吃澱粉,可是當我非常累的時候⋯⋯」她露出一貫的暴走本色:「就管他去死。」

與家人的和解之路,從理解「他們也只是心碎的人而已」開始

除了飲食與減肥,書中最大的重點,就是講述她與家人的關係。書中有這麼一句話,幾乎可以作為全書的精髓:「我想透過食物與文章傳達的,不僅僅是和解,而是在痛苦中,找到溫柔的可能。」

小貓說,她跟父親感情非常不好,「我脾氣很硬,我爸爸脾氣也很硬。我們吵架,是他給我錢、我把錢丟在地上就出門的那種。」除了與父親感情差,小學時,父母因為鬧離婚,曾把小貓送到親戚家去長住。在異地,她多次感到孤單,覺得「全世界只剩自己一個人」。

她說:「我的童年不是太愉快,你不能理解你父母為什麼會這麼任性,他們沒辦法好好照顧小孩,那為什麼要生小孩?」而從不諒解,到和解,再到溫柔以待,這一切的開端其實無心插柳,與小貓在報刊發表的專欄有關。

大約兩年前,小貓開始在《蘋果日報》專欄發表短文,有時談談同志運動,有時候聊聊家人做的菜。前年,她打算將專欄內容集結成書,整理稿件時,「我突然發現,原來我用了這麼多篇在想我爸」。書裡,她提到父親癌末時,最後幫她燉的一道湯「大豆豬腳湯」;她提到父親過世20年後,他才第一次試著重溫父親的拿手菜「酸菜鴨湯」。

最能展現父親深情的一道料理,是小貓小學時做的生菜沙拉。小學的她大概還沒什麼做菜天份,那道沙拉最後難吃到弟弟跟母親都不願意捧場,但父親不僅整盤吃完,還稱讚她做得好,甚至開始教她調醬料。「我爸在我19歲就過世了,我一直覺得我跟我爸感情不好,但當我在寫這篇生菜沙拉時,我才意識到他其實是愛著我的。如果不是愛的話,沒有人可以吃得下那個沙拉。」

但要「看得見」別人的愛,首先需要把自己的有色眼鏡摘下。我問她,是什麼契機,讓她得以原諒家人?她說,從她知道人生有多麼困難開始:「當我長到我爸媽沒有辦法好好照顧我的年紀時,我突然意識到,要在一段不快樂的婚姻裡,繼續照顧孩子是多麼困難。我突然明白他們不是故意對你不好,他們只是沒有能力對你好。」正如書中所說的:「父母不是故意犯錯,他們只是不知道該拿自己破破爛爛的婚姻怎麼辦,他們也只是心碎的人而已。」

小貓雖然分享了自己的經驗,但對於許多人來說或許還是很抽象,我追問她,有沒有什麼具體的方式,可以幫助我們走上和解的路?她給了我一個令人噴笑的殘忍祝福:「你就再跌幾跤就可以了!」她說:「等你吃了夠多的苦,你慢慢就會長出溫柔心。」

用出版「療癒」人生:想為世界帶來一些美好

小貓6|照片提供:瞿欣怡|Photo_Credit_王嘉菲
Photo Credit: 王嘉菲攝影、瞿欣怡提供
從身旁好友過世思索人生的瞿欣怡,後來給自己的答案是「活著能為世界帶來美好便足矣」,於是成立了出版社。

這樣的溫柔心,不僅出現在她與家人和解,也是她經營出版社的初衷。2016年,在出版集團「讀書共和國」社長郭重興的鼓勵下,她成立「小貓流文化」出版社,擔任總編輯,專做「療癒」與「性別」兩類書籍。

但小貓說,剛開始她最想做的,其實只有「療癒」。她提到好友紀錄片導演陳俊志和兒童文學作家幸佳慧的過世,「他們都在做很棒的事情,但都在一、兩年內過世,我就一直在想,人活著到底為什麼?」後來她給自己的答案是:「我覺得人生實難, 活著能為世界帶來一些美好,就好了。」於是小貓流文化的療癒書,就一本一本的生出來了。

初讀《吃飽睡飽,人生不怕》時,我為書籍所下的註解是「以食材與愛共燉的一本療癒之書」,但採訪過小貓後才覺得,這本書中,最不可缺少的底蘊,或許是「苦」。因為知道人生不易,所以珍惜飲食的滿足;因為知道人生實難,所以能夠諒解家人犯的錯。或許只有苦過,人才能學會溫柔。

註:《美貌的神話》是一本女性主義理論書,講述男性主導的時裝與化妝品工業規定了女性的打扮方式,迫使女性為男性的審美想像服務。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