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絲經濟學:韓國有「星星」,台灣能靠「終極」反擊嗎?

粉絲經濟學:韓國有「星星」,台灣能靠「終極」反擊嗎?
Photo Credit: Blondinrikard Fröberg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鐵粉眾多的現象也讓電視台開始嗅出「粉絲經濟」的可能性,開始為「終極系列」打造出周邊的經濟效應。

電視新聞上現場直播著機場接機的實況,偶像明星們被大批保全簇擁著,粉絲們則拿著各式應援旗幟看板在一旁用力尖叫著,這是近年來韓星們大舉攻佔台灣娛樂版圖的盛況。一場接一場的見面會和演唱會,粉絲們也樂得掏腰包以最實際的行動力挺心愛的偶像,儼然已經形成一股不可忽視的「粉絲經濟」規模。

韓國做到了,台灣呢?屬於我們的「粉絲經濟」可能性在哪裡?

台灣過去的造星模式多半是「以人捧戲」,所以我們可以看到許多一線小生和女星在竄紅之後開始湧入大量戲劇邀約,在換湯不換藥的題材框框裡大玩男女主角排列組合遊戲,看得觀眾一頭霧水眼花撩亂。如果今天換個方向-「以戲捧人」呢?八大電視台的「終極系列」也許是個可以值得好好研究和分析的獨特案例。

「終極系列」最早起源於2005年的「終極一班」開始,起初講述終極一班老師田欣如何將終極一班由惡轉善、其他人的冒險,和最後人魔大戰,以此訂立了善惡大戰的基礎。

在往後的九年三千多個日子裡,陸續發展出「終極一家」、「終極三國」、「終極X宿舍」和「終極惡女」等系列作品,定位為奇幻劇,建立起專屬的科幻時空概念,讓每一個系列作品之間相呼應卻又各自獨立,但戲劇主軸還是圍繞在校園Kuso和愛情友誼等偶像劇元素。因為劇情淺顯易懂,很快地風靡了許多喜愛動漫風格的學生族群,尤其在國高中生之間更是熱門討論話題。

細數「終極系列」的風光戰績,除了捧紅早期的飛輪海、胡宇崴、唐禹哲外,近期的曾沛慈、文雨非和男子偶像團體SpeXial都是「終極系列」下的受益者,這些也許在主流媒體上並非大紅大紫的藝人,但在「終極系列」粉絲心中可都是女神男神級的偶像。甚至逐漸發展出一群死忠的鐵粉族群,只要有相關的票選PK活動,往往就會動員出大批「護主心切」的鐵粉部隊。

這樣的現象也讓電視台開始嗅出「粉絲經濟」的可能性,開始為「終極系列」打造出周邊的經濟效應,鎖定學生族群開發各式各樣的周邊商品。

要形成夠強大的「粉絲經濟」規模,當然不能只侷限在自家市場,以這次探討的案例「終極系列」來說,在大陸的愛奇藝視頻平台播出時也都達到了有上億次的點閱率,堪稱小兵立大功,也讓華人影視音市場見證了台灣戲劇的多元性。

當然,要達到類似像「來自星星的你」或「沒關係啊是愛情」等韓劇引發的廣大周邊商機確實還有一段要努力的過程。

以「星」劇為例,在韓國播出時收視率達30.7%,為兩年來韓國偶像劇之最,對外的銷售版權每集高達三萬美元創下紀錄。劇中置入贊助的相關廠商也大獲其利,女主角全智賢劇中使用的YSL口紅在「星」劇播出後專櫃業績成長了195%造成大缺貨。甚至劇中出現的童話繪本過去五年只賣出一萬本,在男主角金秀賢加持後半個月就賣出五萬本,可見戲劇能帶起的周邊商機確實令人十分期待。

台灣能否從進口轉為外銷屬於我們的「粉絲經濟」,值得觀察。

Photo Credit: Blondinrikard Fröberg @Flickr CC BY 2.0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鄭少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