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不能再依賴「傘兵」,跨界記者線上協作是未來新聞趨勢

媒體不能再依賴「傘兵」,跨界記者線上協作是未來新聞趨勢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新聞產業越趨多變,許多人擔憂媒體將形成一個資訊封閉的系統,今日的新聞編輯應該更妥善運用地方人才與資源,不該再仰賴過去的新聞傘兵。

文:易淳敏

隨著全球危機接踵而至,新冠病毒肆虐及人權運動的蔓延,不僅揭露美國長年社會結構不平等,也突顯了媒體資源匱乏,地方媒體更是面臨預算緊縮的窘境。

為面對日益嚴峻的挑戰,媒體紛紛聯手合作,歷史悠久的媒體文化正在轉型。即使新聞同業間競爭激烈,合作模式仍是利大於弊。近來,歐美新聞媒體不斷尋找轉型契機,除了與媒體機構、跨境記者合作,亦善用數據資料庫、公開共享資源,以期帶給閱聽眾更快速、完整的報導。

事實上,新聞協作並非無跡可尋。1846年電報機的發明促使午間紐約報業聯合創建美聯社(The Associated Press),以減少報導美墨戰爭的成本和競爭。自2000年起,新聞協作氣勢如虹,媒體挹注大量資金成立基金會及公廣集團。至2016年,美國非營利調查新聞組織ProPublicaUSA Today聯手,建立新聞網站Electionland,專門報導大選期間相關議題。

同年,國際調查記者同盟(The 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ICIJ)與76國107家媒體機構合作,分析2014年洩漏的巴拿馬密件,奠定新聞媒體協作的里程碑。過去幾年媒體機構合作的數量和多樣性急速增長,根據美國蒙特克萊爾州立大學媒體協作中心的數據顯示,美國新聞媒體協作已從2017年的44件增加到逾300件。

產學合作結合數據分析,媒體報導應顧及不同群體

美聯社記者Kat Stafford認為,記者應將服務各個族群視為職志,如何確保地方記者能夠提供閱聽眾「接地氣」的資訊至關重要。Kat Stafford點出了族群的重要性,回顧歷史上的重大災難,從金融海嘯、卡崔娜颶風到新冠肺炎,非裔美國人佔整體受難者比重大,卻很容易被忽略。

因此,Kat Stafford和八名記者呼籲各州依種族統計新冠肺炎的死亡人數,並透過美聯社開放式資源介面工具——Datakit,有效輔助編輯台分析數據結構。

Datakit不限報社成員使用,將數據整合同步到一個平台,使記者們可以同時處理專案、團隊溝通並透過數據說故事。而美聯社內部網站COVID HUB則定期提供記者全國及各州的染疫人口統計,協助記者快速掌握最新狀況。

2020090301-1
Datakit是美聯社開源的介面工具 | 截圖自AP Datakit官網

此外,數據提取工具Chronomancer也被廣泛使用,該工具每小時從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資料中抽取疫情相關數據並即時更新。最終,新聞從業人希望藉由實際數字,籲請地方政府和政治人士深入探討系統化的種族歧視和結構不平等的問題。

非營利調查新聞組織The Marshall Project公布數據資料庫,追蹤獄中疫情,並和州立及聯邦監獄機構保持聯繫。為了即時更新矯正機構內不斷增加的確診案例,The Marshall Project結合免費開放資源Klaxon,建構了可以汲取網頁的工具,並將所有數據上傳到全球最大協作數據庫data.world,供大眾免費瀏覽,也使得媒體報導疫情事半功倍,至今已有150個新聞機構共同發布報導,尚有更多業者尋求合作。

pn6u073cp2h8737x0mmkx1pwggpe77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另一方面,紐約城市大學克雷格.紐馬克新聞研究所(Craig Newmark Graduate School of Journalism at CUNY)教授Adriana Gallardo,也是 ProPublica 特約記者,發現拉丁美洲族群在疫情中資源分配不均的情形。

於是她和ProPublica及全美最大西文內容平台Univision合作,運用前者的資源及後者的拉美社群,帶領學生深入採訪,輔以數據工具及線上協作平台,彙整上百則回應和筆記,透過標籤、過濾來建構資料庫,報導拉丁美洲族群在疫情肆虐下的甘苦。Adriana Gallardo認為產學合作加速採寫流程,彰顯新聞力量。

線上平台協尋跨界記者,取代以往「新聞傘兵」

為防止疫情擴散,各國祭出旅遊禁令及隔離政策,此舉連帶限縮了報導選擇,導致以往的「空降採訪」(parachute journalism)不再適用,臨危受命的「新聞傘兵」無法發揮功效。

對此,歐洲新聞協作平台Summer of Solidarity共同創辦人Natalie Nougayrède表示,即便跨國旅行停擺,國際交流並不會因此中斷。她希望建立一個整合歐洲各國新聞資訊平台,為此,她委託各國記者撰寫報導,在歐洲市民、記者、媒體新創、社會組織及跨文化團體的攜手合作下,創建了Summer of Solidarity,記錄歐洲因疫情造成的重大轉變,尤其針對年輕族群的影響。

除了拓展媒體協作,輔助的工具和資源也需與時俱進。2014年建立於德國柏林的國際網絡平台Hostwriter,串聯154國、共5,300多名媒體專業人士跨界合作。同時也和「歐洲記者中心」(European Journalism Centre)合作,提供Summer of Solidarity涵蓋全歐3,000名記者和編輯。

因應疫情,Hostwriter共同創辦人Tabea Grzeszyk推出媒合協作平台Covid-19 Collaboration Wire,替非會員的編輯和新聞工作者牽線。另一方面,自由作家也可透過Hostwriter的「尋找協作者(Find a Co-author)」頻道,與媒體記者取得聯繫。

儘管如此,隨著新聞產業越趨多變,Tabea Grzeszyk擔憂媒體會形成一個資訊封閉的系統。她期許新聞編輯能妥善運用地方人才與資源,而不再仰賴過去的新聞傘兵。曾經,新聞產業奉為圭臬的「搶獨家、跑第一」已成為舊典範,現今新聞生態是否能從後疫情時代中脫胎換骨,端看媒體能否團結合作、另闢蹊徑。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更多卓越電子報文章

本文經卓越新聞電子報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