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可桑德爾《錢買不到的東西》:經濟學反對送禮,並不是一個道德中立的主張

邁可桑德爾《錢買不到的東西》:經濟學反對送禮,並不是一個道德中立的主張
Photo Credit: Fronteiras do Pensamento @Flickr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堅持所有禮物的目的是將效用極大化,無疑是在假設,在友誼方面達到效用極大化才是道德上最適切的做法,而且對待朋友最正確的方式就是滿足他們的喜好——而非挑戰或加深其喜好,或是使其增添變化。

文:邁可・桑德爾(Michael J. Sandel)

買來的道歉及婚宴敬酒詞

我們可以藉由探討一些介於友誼和腎臟之間、較中庸的案例,來研究這種關係。如果你買不到友誼,那麼代表友誼的物品,以及對親密關係、愛慕或悔罪的表達呢?

二○○一年,《紐約時報》曾刊登一則報導,是關於提供一項特殊服務的中國公司:如果你需要向某人道歉,對方或許是已形同陌路的愛人,也可能是已拆夥的事業夥伴,但你就是沒辦法親自去表達歉意的話,可以雇用天津道歉公司去為你道歉。該公司的座右銘是:「我們為你道歉。」根據這篇文章,專業道歉者是:「中年男人或女人,大專程度,穿著暗色樸實套裝。他們是擁有絕佳話術與豐富生活經驗的律師、社工人員及教師。他們都接受過特殊的諮商訓練。」

我不知道這家公司是否很成功,甚至不知道它現在是否還存在,不過看到這則報導時,我不禁自問:買來的道歉有用嗎?如果有人對你不好或冒犯到你,之後再雇用一個道歉者來修補關係,你會滿意嗎?這可能要視情況而定,甚至也要看成本。你會認為昂貴的道歉比便宜的道歉更有誠意嗎?再者,如果應該道歉的人所鑄成的大錯是他深切痛悔而無法假手他人的呢?如果買來的道歉,無論排場多麼大,都無法取代親身道歉,那麼道歉就會像朋友一樣,是金錢買不到的東西。

再來看一個與友誼密不可分的社交慣例:在婚宴上舉杯祝福新人。習慣上,這種敬酒是由伴郎(通常是新郎的換帖死黨)所表達溫暖、有趣、真誠的祝福。可是要寫出優雅的敬酒詞並不容易,許多伴郎無法勝任這項任務,於是有些人就在網路上購買婚宴敬酒詞。

完美敬酒公司(ThePerfectToast.com)是一家專門提供代筆婚禮演說詞的知名網站。該公司創立於一九九七年。你先在網路上回答一份問卷,內容是關於新娘和新郎是怎麼認識的?你想如何描述他們?你想要幽默風趣版或感性版?三個工作天之內,你就會收到一篇長度約三至五分鐘、量身打造、專業寫作的祝福演說。價格是一百四十九美元,可以用信用卡付款。

負擔不起這種特製婚宴祝詞講稿的話,也可以選擇類似立即婚禮祝詞公司(InstantWeddingToasts.com)的網站,他們賣的是預先寫好的格式化祝詞,每份十九.九五美元,該價位還包含不滿意退款的保證。

假如在你的大喜之日,你的伴郎敬酒時,發表了一篇令人深感窩心的祝詞,你感動到熱淚盈眶。事後你才得知原來那不是他自己寫的,而是在網路上買來的,你在意嗎?他的祝福之意,會比你得知祝詞是聘請職業代筆人捉刀之前低嗎?我們絕大多數的人可能會說:是的,買來的婚宴祝詞價值不如真實的祝詞。

也許有人會辯稱,總統或首相都會雇用文膽,卻從來沒有人指責過他們。但是婚禮的敬酒祝詞並不是國家或聯邦的諮文,而是友誼的一種表現。雖然買來的祝詞或許可以成功達到預期的效果,但這種效果可能是建立在欺騙之上。

試想:如果你一想到要在最要好朋友的婚禮上講話,就焦慮到不行,於是你在網路上買了一篇感人的祝詞傑作。你會願意讓別人知道這個事實,還是會試圖隱瞞?如果買來的祝詞得靠隱瞞出處才能達到效果,我們就有理由質疑它造成了婚禮祝詞的腐化。

從某個角度而言,道歉與婚宴祝詞一樣,都是買得到的財貨,不過買賣這些東西,將會改變它們的特性,而且貶低其價值。

反對送禮的經濟學邏輯

再來看看友誼的另一種表現——送禮。禮物不像婚禮演說,前者具有不可避免的物質面。不過有些禮物的金錢色彩相對比較模糊,而另一些禮物則十分具體。數十年來,禮品的貨幣化已逐漸形成一種趨勢,這又是社交生活日益商品化的一個例證。

經濟學家不喜歡禮物。說得更明白一點,他們很難理解送禮是一種合理的社交習慣。從市場推論的角度來看,給現金幾乎總比給禮物好。如果你假設人們通常都最了解自己的喜好,而送禮的重點是希望讓你的朋友或你所愛的人開心,那麼應該沒有任何禮物會比給錢更好。即使你有絕佳的品味,你的朋友還是有可能不喜歡你替他們挑選的領帶或項鍊。

所以如果你真的希望把禮物所能提供的幸福感發揮到極致,就不要買禮物,而只要折換成現金就好。你的朋友或情人可以拿這筆錢去買你原本要買的東西,或者(更可能)去買能為他們帶來更大愉悅的東西。

這是反對送禮的經濟學邏輯。它會有一些條件上的限制。如果你發現一種你朋友會喜歡、但不熟悉的東西,例如最新科技的小玩意兒,這個禮物為你這位跟不上時代的朋友所帶來的愉悅感受,很可能會高於他自己用等值現金去買的東西所帶來的。可是,這是個恰好符合經濟學家基本假設的特例——送禮的目的是將接受者的幸福感或效用發揮到極致。

賓州大學的經濟學家瓦德佛格(Joel Waldfogel)把送禮的經濟無效率看成是私人的因素。他所謂的「無效率」是指:你阿姨送給你價值一百二十美元的生日禮物(菱形花紋毛衣),對你來說的價值(或許很少);以及她如果給你現金,你可能會去買的東西(比如iPod)的價值,兩者之間的差距。一九九三年,瓦德佛格曾寫過一篇〈聖誕節的重大損失?〉文章,討論蔚為風氣的聖誕節送禮浪費效用的現象。該篇文章引起各界的矚目。

他在最近出版的《小氣鬼經濟學:為什麼過節不該送禮物?》中,針對這個主題增添、更新了一些資料,並予以闡述。「重點在於,別人在為我們購買衣服或音樂或任何東西時,不太可能比我們更善於為自己選擇。無論他們是出於怎樣的好意,我們還是可以預見,他們的選擇總是會錯失標的。相對於他們的支出原本可讓我們滿足的程度,他們的選擇反而摧毀了價值。」

瓦德佛格運用標準的市場推論,獲致了一個結論,那就是,在大多數的情況下,折現的情況會比較好:「經濟理論,以及常識會讓我們期待,無論使用的是歐元、美元或以色列的新錫克爾,花每一塊錢為自己購買東西,可以創造出比為別人買東西時,更大的滿意程度⋯⋯購買禮物通常會摧毀價值。只有在罕見的特殊最佳狀況之下,才可能會跟給現金一樣好。」

瓦德佛格在以經濟邏輯反對送禮之後,又進行了數項調查,測量這種無效率的習慣到底消滅了多少價值。他要求接受禮物的人估算所收禮物的價格,以及他們願意為這項禮物付出的價格。他的結論是:「我們對所收禮物的估價,會比我們為自己買東西的價格低了約百分之二十。」瓦德佛格根據這個百分之二十的數字,算出全美節日禮品支出所帶來的「價值毀滅」總值:「假設美國節日支出每年約六百五十億美元,這就是說,我們所獲得的滿意度,比如果自己慎選給自己的禮物,少了約一百三十億美元。美國人以瘋狂毀滅價值來慶祝節日。」

如果送禮是一項嚴重浪費與無效率的活動,為什麼還要堅持這麼做呢?這個問題不容易以制式的經濟假設來回答。曼丘在他的經濟學教科書中試著勇敢地這麼做。他的評論始於「送禮是個奇怪的習慣」,但他承認,通常在男朋友或女朋友生日時送現金而不是生日禮物,可能不太好。可是為什麼呢?

曼丘的解釋是,送禮是一種「發送訊號」的模式,這是經濟學家利用市場克服「資訊不對稱」的術語。例如擁有優良產品的某家公司斥鉅資打廣告,這個舉動不只是想直接說服客戶,也是在對客戶「發送訊號」,表示該公司對產品品質的信心強到足以花大錢去辦活動。

曼丘指出,送禮也同樣具有發送訊號的作用。一個男人仔細思考該買什麼禮物送給女朋友,代表他「擁有女朋友想知道的私密訊息:他是否真的愛她?為她選擇一樣好的禮物,就是他愛情的象徵。」因為挑選禮物需要花時間和心力,所以挑選最貼切的禮物就是在「傳達他對她的愛意這個私密訊息」的方式。

這是思考關於戀人和禮物的一種異常笨拙的方式。發出愛的訊號與表達愛意並不一樣。說是發送訊號,會讓人誤以為愛情是一方向另一方報告的私密資訊。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現金也可以達到相同的效果——金額愈高,訊號愈強,(可能)愛意也愈深。

但愛情並不只是或不全是私密的資訊,它是和另一個人相處或回應的方式。付出,尤其是用心的付出,可以是一種愛的表達。就表達的角度而言,可以傳達心意的好禮物不只是以取悅對方為目的。它應該不只是滿足收禮者的消費性喜好,而應該能反映特定的親密關係,吸引並連結接受禮物的人。這就是心意之所以重要的理由。

當然,並不是每一樣禮物都能如此充分表達。如果你去參加一個遠房表親的婚宴或生意夥伴小孩的猶太成年禮,那麼你可能還是從婚禮禮品清單中買一樣東西或給現金比較好。可是,如果給朋友、情人或配偶現金而不是禮物,那就會顯得你有點輕率、漠不關心,彷彿你只是想花錢交差了事。

即使經濟學家所奉行的信條不能對此有所解釋,但他們知道,禮物具有傳達心意的層面。經濟學家暨部落客塔巴洛克(Alex Tabarrok)說:「我身體裡的經濟學家說,最好的禮物是現金,但我的其他部分都在反抗。」他提供一個很好的反證,可以反駁功利主義者所說,最理想的禮物是我們會為自己買的東西。

假設某人給你一百美元,你用這筆錢去買車子的一組輪胎,你的效用因而達到最高。但是,如果你生日時,你的情人送你一組汽車輪胎,你可能不會太高興。塔巴洛克指出,我們多半會寧可送禮的人買一些不那麼實用的東西,那些我們不會去買給自己的東西。我們會寧可從密友那裡得到可以滿足自己「狂野、熱情、羅曼蒂克」那一面的禮物。

我認為他言之成理。送禮之所以未必都是脫離效用最大化的不理性行為,主要是因為禮物不只與效用有關。有些禮物所表達的人際關係是在連結、挑戰或重新闡釋我們的自我認同。這是因為友誼不只是朋友彼此互有助益,也是關於如何在彼此相伴之下,共同獲得個性與自覺的成長。就如同亞里斯多德的教誨:最好的友誼具有成長性、教育性。如果將朋友之間的所有贈與都予以金錢化,友誼就可能會因為充滿功利主義的基準而遭到破壞。

即使是從功利主義角度來看送禮的經濟學家,也不能不注意到,現金禮是個特例,而不是慣例,尤其在同儕、配偶以及重要對象之間更不適用。對瓦德佛格而言,這就是他所責難的無效率的來源。那麼,在他認為,到底是什麼在驅動人們堅持送禮這種會造成莫大價值毀滅的習慣呢?

主要就是因為現金被視為帶有汙點的「俗氣禮物」。他並不去探究人們認為現金禮很俗氣這件事究竟是對是錯,相反地,他認為這種汙點除了很遺憾地傾向於降低效用之外,還是一種不具基準重要性的社會未開化現象。

瓦德佛格寫道:「耶誕節時大家之所以都送實體的禮物而非現金禮,主要就是因為送現金被汙名化。如果沒有這個瑕疵,送禮的人都會送現金,而收禮的人就會選擇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如此一來,花同等金額的錢,滿意度卻可以達到可能範圍內的最高水準。」杜伯納和李維特也提出類似的觀點:人們對於贈與現金禮的遲疑,主要是由於它是一種「社會禁忌」,這個禁忌破壞了經濟學家對於「美好有效交換」的夢想。

送禮的經濟分析描繪出市場推論的兩種明顯特徵。第一,它顯示雖然市場推論堅持價值中立,卻又是如何夾帶著特定的道德評斷。瓦德佛格並未考量現金禮被汙名化其來有自,也不問這樣的汙名化是否有充分理由,而只是認定那是對效用的一種非理性障礙,是理想上應該要加以克服的一種「機能障礙的習俗」。他並未考量另一種可能性:現金禮的汙名其實可能反映出值得保存的基準,例如與友誼結合的心意的基準。

堅持所有禮物的目的是將效用極大化,無疑是在假設,在友誼方面達到效用極大化才是道德上最適切的做法,而且對待朋友最正確的方式就是滿足他們的喜好——而非挑戰或加深其喜好,或是使其增添變化。

所以,經濟學反對送禮,並不是一個道德中立的主張。它已經預設某一種特定的友誼觀點,而這個觀點或許會被視為不足。然而,無論經濟學對送禮的觀點在道德上有何欠缺,它已漸漸成為主流。這就帶我們進入送禮的第二個明顯特徵。雖然經濟學對送禮的觀點在道德的假設上可能造成爭議,但它已逐漸成為事實。在過去二十年來,以錢代禮的現象已逐漸表面化。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錢買不到的東西:金錢與正義的攻防【暢銷十萬冊典藏版】》,先覺出版

作者:邁可・桑德爾(Michael J. Sandel)
譯者:吳四明、姬健梅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全世界最有影響力的政治哲學家
《正義》哈佛教授桑德爾必讀經典

  • 全新軟精裝典藏版,桑德爾燙金簽名書封

如果《正義》鍛鍊了你的思辨能力,
那麼,《錢買不到的東西》將讓你拉高格局、釐清問題、正確決策,
徹底理解金錢的意義,以正確的方式對待你所珍愛的事物。

「錢」,是我們不可或缺的。
學習、工作、財務分配、健保、教育、競選支票、媒體真假訊息、人際關係……全都離不開「錢」。
該如何思考金錢與價值,才能看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

在這個「錢」能買到一切的世界,
我們面對的,不只是財富的分配不公,
而是必須去思考金錢的本質,以及我們要選擇怎樣的人生!

你想過嗎?
政治人物付錢給網紅,就能為自己打造全新形象;
病患只要多付費,可以獲得醫師的手機號碼,全年無休醫療諮詢;
役男不想當兵,政府可以花錢請外國傭兵去打仗;
以獎金激勵閱讀,竟會逐漸侵蝕孩子的內在動力;
棒球選手奔回本壘,是一件可以收錢接受企業贊助的事……

從健康醫療、教育、法律、政治到人際關係,金錢交易的市場機制,已經滲透到生活的各面向。《正義》課程點擊率創紀錄的哈佛大學教授桑德爾,花了15年蒐集各界案例,引導讀者層層拆解經濟制度、各種行為背後蘊含的意義,提醒我們反思:世上有什麼東西是無論如何都不該用錢去買的?當一切都被標上價格,事物的價值難道也跟著變質了?當每樣東西都能買賣,是否有錢就有了天壤之別?

在金錢掛帥的世界裡,我們必須理解錢的本質與市場經濟的極限,才能做出正確決策,活出理想中的美好人生!

無論你是想迎合市場卻害怕違背本心的商業決策者、期許自己鍛鍊邏輯思考的學生、盼能啟發深度反思的教育者、為金錢苦惱的平凡人,都能透過桑德爾教授的引導,開啟一場精采的思辨之旅,建立起坦然面對「錢」的堅定態度。

getImage-2
Photo Credit: 先覺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朱家儀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