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人,請回到當年小團體的善願初心

慈濟人,請回到當年小團體的善願初心
Photo Credit: Mk2010 @ Flickr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慈濟因其組織龐大,驕慢已久而不自知。慈濟體系是全球性組織,根脈深廣,擁有政治影響力,台灣朝野政黨領導人每到大選前後都須拜碼頭,雖無所謂前金後謝的期約賄選之舉,但慈濟在全台各處透過法令變更移轉低價甚至免費所取得土地資源幾乎無往不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楊索

我知道證嚴師父這個人是於1980年。那年秋冬我住在花蓮,冬末年關前,有一逃犯從花蓮監所逃出,因為太饑餓逃到我居住處,意外引發一群人關切,其中幾位自稱是證嚴法師的弟子,平日賙濟窮苦人,我才因此聽聞這位師父。這幾位應該是證嚴很早期的跟隨者,他們言行慈悲素樸,描述其所追隨的證嚴師父有高度真誠的景仰。

之後,就是眾所熟知證嚴領導的慈濟成為台灣結合宗教與慈善的龐大體系。後來我因記者職務與常往返花蓮的關係,對慈濟有一些認識,這裡先說我的第一手接觸。

佛家講眾生平等,慈濟系統卻有清楚位階,甚麼層級的捐款戶穿何種服裝,有何種稱謂,一點都不容含糊。而在慈濟最內圈、核心者圍攏證嚴,他們掌握龐大資源的決策權,慈濟事業有成與他們有關,也幾乎可能毀之於他們。

這群人介入慈濟醫院、大學及各分支事業體經營,有良善者也有霸道者,也出現外行領導內行的作風。舉例來說,慈濟經營醫院,這是專業領域,但內部實質掌握領導權多是證嚴親信而非醫療專業者,從購藥、購買醫療儀器以及運作,慈濟醫院的專業醫師苦不堪言,頗感挫折,劣幣逐良幣,導致人才一再流失。

當年王浩威醫師在慈濟精神科服務,他曾對我說,慈濟要求醫生每月薪資要回饋奉獻,雖非明訂於聘僱契約,卻是行之已久的潛規則。慈濟其他事業體也有類似要求,捐不捐隱含對宗教組織的誠心認同,有無成為考核升等標準,這均是非專業機構的作法。

我曾報導一位原住民女性疑似因為慈濟醫院輸血失誤而感染愛滋病,慈濟不僅不面對醫療疏失,還宣稱這位年邁女性是從伴侶身上感染愛滋病。實情是該女性的伴侶在其檢驗出愛滋病前兩年已過世,且死因與愛滋病無關。報導出來後,在慈濟的運作下報社因忌憚其勢力而壓下後續報導,那時我怯懦也就沒有持續追下去。

外界皆知證嚴法師是慈濟事業體的穩固力量,證嚴若不在了,慈濟是否將崩解潰散的問題常被提起,原因恐怕與該事業體一向以人治著稱有關。

慈濟高雄靜思堂。Photo Credit: Rick Chung @ Flickr CC By SA 2.0

多年前,慈濟內部曾找我寫書宣揚印尼分部金光集團領導人的善舉與該分部的作為,並要求我清晨五點抵達北投的大愛電視台,強調「上人難得來台北,時間寶貴必須配合。」因為那是證嚴法師主持的晨會時間。於是我三點起床,四點搭計程車出門,從台北的對角線到慈濟參加開會。

那真是一場毫無效率可言的雜亂會議。在場有王端正葉樹姍阮義忠與多位慈濟決策圈高層,眾人圍繞證嚴,坐在小圓凳上聽其泛泛開示,然後你一句我一句盍各言爾志,話題毫無交集,約莫一個半小時沒任何主題、結論就結束了,因證嚴還有下個行程,所以當然也沒討論到出書一事。這僅是我瞥見的場面,無法概全,但十分訝異這種運作方式,可以說比三人公司的會議還要不如。

慈濟在慈善事業方面確實有功德,例如美國911事件,慈濟紐約分部在現場發放急難救助金,迅速即時地幫助災民。慈濟救災體系於台灣921地震埔里現場,地震當夜迅即運作,蒐集鎮上住戶所有食材,全天候煮粥供應鎮民,並投入救災,也因救災經驗豐富且形象佳,多能在全球足蹤所及處發揮功能,例如印尼南亞海嘯救災等。

慈濟組織可視為社會企業體,功在全球是須給予肯定的。然而慈濟發展出如此龐大的體系,其強大的募款能力排擠眾多社福公益團體資源,長期為人詬病之處在於缺乏相對性的監督。慈濟人創造的資源回收事業相對性剝奪弱勢族群的回收來源,但也不見慈濟決策圈思考這項作為的缺失。

慈濟因其組織龐大,驕慢已久而不自知。慈濟體系是全球性組織,根脈深廣,擁有政治影響力,台灣朝野政黨領導人每到大選前後都須拜碼頭,雖無所謂前金後謝的期約賄選之舉,但慈濟在全台各處透過法令變更移轉低價甚至免費所取得土地資源幾乎無往不利。

外界所列慈濟在全台以申請變更國有土地用途取得十一筆土地,且均為遼闊面積之地。慈濟長年如此,視之當然,這大概也是證嚴本人16日透過葉樹姍轉述對社會批評感到「困惑與不解」。

慈濟在花蓮是霸權,其擁有土地之廣,來源如何?當初購價如何?這些問題都可以追查,但從未被討論過。過去也曾發生慈濟基金會以善款圖利證嚴親信,並在基隆高價購地而引發糾紛。慈濟此回在台北踢到鐵板,事實上與慈濟社會評價有關,因此引發眾怒;議題擴大燃燒後,慈濟終於收手撤回內湖保護區變更申請案。

慈濟從起步即走上為證嚴造神的路,例如最早證嚴在花蓮鳳林一間診所外目擊一位貧困的原住民婦女沒錢就診,在診所留下一灘血而發心濟貧的故事。但後來經診所醫師子女控告證嚴誹謗,為父親掙回名譽獲勝訴,然而此訛傳之事卻成為慈濟的經典傳奇。

慈濟人長年將證嚴視為活菩薩供養膜拜,會有法藍瓷做出宇宙大覺者的偶像以供慈濟人日後精神依憑,從信徒角度思考皆可理解。但因為集體造神,信眾失去質疑挑戰威權的改革力量,愛之深則戕害組織本身。

Photo Credit: 取自靜思書軒網站

慈濟在台灣早被比擬為吸金企業,也從來不是社會進步的改革力量。若嚴格檢視,慈濟已猶如恐龍,與社會脫節而不自知,這絕對與最高領導人有關。證嚴本人對宗教結合慈善事業體的思考,與她日常判斷所依據的資訊,其所信任圈子形成的決策過程,以及對事業體發展方向,該如何與社會脈動呼應?如何革新是關鍵所在,這也是慈濟在證嚴百年後,如何繼續走下去的大問題。

慈濟此回重傷,如果僅停留在對外公關失敗、不解外界負面評價或強化自保,其未來發展之途將更令人憂心。遺憾的是,從慈濟高層16日記者會的回應與4點聲明中,並未看出該組織的深切自省。

從慈濟發展史來看,慈濟領導高層應知其為台灣政治開放、經濟起飛的獲益者;慈濟捐款信眾有鉅富也有基層貧困者,是龐大信徒發心善念才共同造就此慈善偉業。

慈濟人該做的是回到當年小團體的善願初心,更謙卑地與社會對話,謹守公民、法人的守法本份。關於外界列舉的善款運用、不當海外投資、購置海內土地等,對於取之於社會大眾的公共財,慈濟有義務與責任公布明細供社會查核。慈濟若規避責任,失去社會信任支持,風暴將無法止息,該組織在嚴厲檢視下,恐怕禍事更鉅。

慈濟案顯示出台灣社會資源分配、土地正義與國土規劃等諸多議題,例如當話題如火如荼爭論時,優人神鼓撤銷土地變更保護案被拿來做對照組,而台灣多少握有政經勢力的宗教、社會、財團組織長年藉由圈地擴張財勢,例如中台禪寺唯覺禪師宋楚瑜陳履安等政商界名流加持而巧取豪奪國有土地之實。

這樣的行為相對市井小民如大埔事件士林王家都更案之困境等,多少蠶食鯨吞藉宗教、行善之名早已引發社會厭惡反感,此事可謂總清算。

同時,慈濟案也可看出台灣許多大型社福團體同樣囊括豐沛善款及公部門經費,卻缺乏監督。大型機構雇養眾多工作人員,人事開銷與機構經常支出占主要募款的大多數,而到底實際做了多少事?善款有無落實於所需服務對象、項目計畫?是否合乎相對比例原則?這些問題同樣都沒有明確地對外公布且缺乏監督查核。一切種種皆關乎社會正義,也都須要攤在檯面上徹底總檢討了。

參考資料:

本文獲楊索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