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印市場不順,字節跳動、騰訊與阿里巴巴都以新加坡為基地擴大對東南亞投資

美印市場不順,字節跳動、騰訊與阿里巴巴都以新加坡為基地擴大對東南亞投資
阿里巴巴子公司Lazada,與騰訊投資的新加坡SEA公司旗下的Shopee,是東南亞主要的電商平台。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彭博社》認為,鑑於新加坡發達的金融和法律體系,以及北京加強對香港的控制,新加坡已成為西方和中國公司進軍東南亞市場的區域基地。

中國在與美國處於新冷戰的鬥爭,同時又與印度發生邊境衝突的時局下,阿里巴巴、騰訊、字節跳動等近年在國際市場嶄露頭角的中國科技巨擘開始碰壁,為彌補錯過美國、印度等重要市場的發展,轉而擴大對東南亞市場的投資。

根據Google與新加坡淡馬錫(Temasek)、 貝恩(Bain Company)聯合發佈的《2019東南亞數位經濟報告》,東南亞已有超過3.6億的網路使用者,數位經濟規模在2019年達到1000億美元,預計在2025年將成長至3000億美元。因此近年中國本土市場成長趨緩下,東南亞成了中國科技巨擘的兵家必爭之地。

本文為讀者整理近年來,字節跳動、阿里巴巴、騰訊等公司,以新加坡為基地,進軍東南亞市場的動態。

字節跳動以新加坡為東南亞市場跳板

近年來廣受全球年輕人歡迎的影音社交媒體平台TikTok,是北京字節跳動公司旗下的熱門產品,但今年以來在美國面臨了被要求出售業務的壓力。《彭博社》9月11日報導,據傳字節跳動將在新加坡投資數十億美元建立亞洲據點,並創造數百個工作機會,不過字節跳動至今未對外界做出公開回應。

知情人士向《彭博社》透露,字節跳動計劃在新加坡建立數據中心,經營項目包括TikTok及企業辦公軟體Lark;同時,字節跳動、阿里巴巴、騰訊已向新加坡政府申請經營數位銀行的執照,預計監管機構會在12月將向非銀行業者頒發多達5份許可證。

報導指出,目前字節跳動在新加坡有400名員工,根據字節跳動就業網站公開的招聘訊息,該公司還開出了200多個職缺,工作崗位涉及財務、電子商務及數據隱私等。

《彭博社》認為,鑑於新加坡發達的金融和法律體系,以及北京加強對香港的控制,新加坡已成為西方和中國公司進軍東南亞市場的區域基地。

阿里巴巴注資Grab

彭博社》接著在9月14日報導,知情人士稱中國的阿里巴巴集團計劃向東南亞出行平台龍頭Grab投資30億美元(約新台幣876億元)。同樣地,至今阿里巴巴集團和Grab仍未對外界證實此交易。

總部位於新加坡的Grab,是由馬來西亞籍的Anthony Tan陳炳耀在2012所創辦的,主要提供電子預約叫車、食物外送、電子支付等服務,目前Grab的事業版圖,除汶萊和寮國外,已橫跨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泰國、柬埔寨、越南、緬甸、菲律賓等東協國家,因此阿里巴巴與Grab的合作,將有助於阿里巴巴獲得上述8國市場用戶的數據。

原本美國的Uber是Grab在東南亞的主要競爭對手,但Uber最終在2018年3月26日選擇退出東南亞市場,並將原在印尼、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國的東南亞業務出售予Grab,而Uber也獲得Grab的27.5%的股份。《彭博社》的報導提到,阿里巴巴計劃動用部分資金收購 Uber手中的Grab持股,注資規模約為上一輪融資估值的五分之一。

截稿前,阿里巴巴與Grab交易的傳聞仍未獲證實,而且也有其它變數存在。日本軟銀集團同時也是阿里巴巴和Grab的股東,最近市場上卻出現了軟銀集團正促使Grab與印尼出行平台龍頭Go-jek合併的傳聞,而阿里巴巴競爭對手騰訊也是Go-jek的投資者。

早在今年初,市場上Go-jek和Grab潛在合併的消息甚囂塵上。科技媒體《TECHINASIA》14日引述《金融時報》報導,在軟銀等股東的要求下,傳出Grab和Go-jek兩大已重啟合併談判,主要原因是疫情使兩家公司的業務受到衝擊,因此面臨著合併的壓力。不過報導也指出,最終合併案能否通過,有關監管機關的態度是關鍵,因為合併會帶來壟斷,也有可能會造成裁員的局面,這是目前經濟衰退的東南亞國家所不樂見的。因此Grab和Go-jek的合併會否影響阿里巴巴的注資計劃,仍有待觀察。

另一方面,Grab在東南亞各國有推出電子支付服務「GrabPay」,與中國的阿里巴巴支付寶、騰訊微信錢包一樣,可用於實體商店消費、水電賬單支付、購買電影票、手機儲值、交通付費等服務,這意味著與阿里巴巴旗下的螞蟻金服(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存在競爭關係。

中國《志象網》報導,支付寶的母公司螞蟻金服在菲律賓、越南、泰國、印尼、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市場,也都有與當地企業合作,技術支援當地的電子支付發展。例如,螞蟻金服在2017年與馬來西亞的電子支付公司「Touch n Go」合作推出電子錢包-Touch n Go eWallet。因此若阿里巴巴注資Grab的交易成功,是否會影響GrabPay與東南亞各國行動支付公司原有的合作關係,值得觀察。

無論如何,若此項交易成功,根據《彭博社》,這會是阿里巴巴自2016年投資電商平台Lazada以來,在東南亞的最大投資案之一。此外,阿里巴巴在今年5月透過Lazada收購了新加坡安盛保險大廈(Axa Tower)的50%股權。《聯合新聞網》報導,這筆交易達16.8億新幣(約新台幣354億元),是2017年以來當地最大筆房地產交易,而且未來阿里巴巴將擴建此大廈,打造成當地的新地標。報導也提到阿里巴巴是新加坡郵政的第二大股東,而螞蟻金服也是新加坡央行數位銀行牌照的入圍候選企業之一。上述動向顯示阿里巴巴早已積極佈局新加坡的企圖心。

IMG_20200116_182030
Photo Credit:杜晉軒
馬來西亞三大電子支付公司Grab、touch n go 、 Boost。

騰訊在新加坡設辦公室

無獨有偶,就在彭博社傳出阿里巴巴欲注資Grab的隔日(9月15日),騰訊宣布將在新加坡設立新的辦公室。

中央社》報導,東南亞地區擁有6.5億人口,以及迅速成長的中產階級,因此騰訊欲利用新加坡作為基地以拓展東南亞市場。騰訊發布聲明稱,在新加坡所設立的新辦公室,是為支持在東南亞和其他地區不斷成長的業務,此前騰訊已在馬來西亞、印尼、泰國等東南亞國家設辦公室。根據騰訊官網的招聘訊息,騰訊已在新加坡開出數據分析師、軟體工程師、電競策略經理等72筆職缺訊息。

tencentsg
Photo Credit:騰訊官網截圖
騰訊官網的招聘專區

騰訊公司可以說是近期受到國際政治衝擊最深的中國公司之一。最近美國總統川普宣布將封殺騰訊旗下的社交通訊媒體WeChat,禁止美國企業與WeChat進行交易,而中國和印度軍隊在喜馬拉雅山區邊境爆發的系列衝突後,印度國內的民族主義情緒下,印度官方也禁止了數百款中國應用程式(App)在境內運行,如騰訊的熱門手遊「絕地求生M」(PUBG Mobile)和「傳說對決」(Arena of Valor)。

此外,有「東南亞騰訊」之稱的新加坡科技公司SEA Limited,騰訊就擁有其20%的股份。SEA創辦人兼執行長是原籍中國的李小冬(Forrest Li),SEA於2009年在新加坡創立,2017年在美國上市,該集團主要業務包括電商平台蝦皮(Shopee)、線上遊戲平台Garena,以及數位金融服務網絡SeaMoney。未來騰訊與SEA的競合動向為何,也值得各界關注。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