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陷阱》:如同工業革命帶來的「進步」,「蓋茲矛盾」其實並不矛盾

《技術陷阱》:如同工業革命帶來的「進步」,「蓋茲矛盾」其實並不矛盾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中產階級工作不復存在的地區,社會流動率大幅下降。在工作消失的地方,民眾更可能會把票投給民粹的候選人。研究確實顯示,在歐美自動化帶來的工作風險愈高,民粹主義的吸引力就愈大。如同工業革命的年代,技術的輸家要求翻盤。

文:卡爾.貝內迪克特.弗雷(Carl Benedikt Frey)

進步的代價在歷史上各個時期有著極大的差異,像圖一這種簡化版的人類進步示意圖,通常被用來解釋人類的大躍進,而中間的細節全數都被省略。我想說的不是那張圖不正確,那張圖的確正確顯示出國民生產毛額(GDP)的人均成長停滯了千年,接著在一八○○年左右以驚人的方式起飛,因此,光憑著平均收入來追蹤進步的話,就會得出這樣的結論:

「現代人類大約在十萬年前首度出現,在接下來的九萬九千八百年左右,什麼事都沒發生......緊接著,在不過兩百年前,人類開始富裕了起來,而且愈來愈富庶。至少在西方,人均所得開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每年大約成長○.七五%。二十年後,同樣的事在全世界遍地開花,接著更是漸入佳境。」

截圖_2020-09-17_下午5_16_03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這種標準敘述會帶來誤導。這類的敘述常讓我們忘了十八世紀英國開始一飛沖天的成長期間,有數百萬的人民必須適應陣痛期。有些人的故事的確比別人的開心;然而對有些人而言,要是機械化根本無法推廣,他們的人生會更加美好。圖一會讓我們以為,今日每一個人的生活絕對會過著比上一個世代更美滿,正如生於一八○○年那個世代的人,與其祖父一輩相比,他們一定感到自己的生活水準出現了驚人的改善。

此外,圖一也暗示著在十八世紀之前人類不是很有創造力,不然怎麼會成長得如此緩慢?然而,只要進一步檢視前工業時代,就會發現古代就有許多開創性的發明與概念。此外,本書後面的章節將會提到,如果細看進步的不同時期,我們將發現在改變的浪潮中,每個人命運大不相同。

圖一中的「起飛」始於機械化工廠問世。工廠得以開始機械化,義大利可以居部分的功。在一場工業間諜活動中,來自義大利北部皮埃蒙特(Piedmont)的撚絲機圖紙帶來了第一批工廠,英國商人盧比(Thomas Lombe)也因此被英國政府封為爵士。不過,英國才是率先大規模利用機械的國家。工業革命的起源的確與製絲有關,但真正的開端是棉花產業,如同歷史學家霍布斯邦(Eric Hobsbawm)的名言:「凡論及工業革命者,非提棉花不可。」棉花加工的方式機械化後,改變進一步帶來改變,一連串的進展創造了現代世界。

然而,在工業化的早期年代,技術長足進步的同時,許多人民的生活水準卻下降。英語許多詞彙皆見證了一七五○年後的世紀變化:「工廠」 (factory)、「鐵路」(rail road)、「蒸汽機」(steam engine)、「工業」(industry)在那段時期首度出現。然而,「工人階級」(working class)、「共產主義」(communism)、「罷工」(strike)、盧德主義者(Luddite)、「赤貧」(pauperism)等字彙也隨之面世。

工業革命的開端是第一波工廠報到,但最後不僅在建造鐵路時劃下句點,還帶來了《共產黨宣言》(Communist Manifesto);也就是說,工業革命除了帶來眾多革命性的技術,一路上也帶來了許多政治上的革命。

以上這段話的重點,不是要我們輕忽英國工業革命的重要性。那場革命的確是人類史上的重大事件,最終讓人類得以逃脫英國政治哲學家霍布斯(Thomas Hobbes)筆下那般「汙穢、野蠻、短暫」 的人生。然而,這個「 最終」 過了好長一段時間才真正來到。經濟學家迪頓(Angus Deaton)所謂的「大逃亡」(Great Escape)並未瞬間讓平民居住的陋屋搖身一變成為伊甸園。在工業化的早期年代,許多百姓的生活反而變得更汙穢、更野蠻、更短暫。一八四○年前,英國民眾的物質水準與生活條件並未獲得改善。

詩人布萊克(William Blake)筆下「撒旦的黑暗工廠」,描繪出工廠的超長工時與危險的工作環境,工業化過程帶來的就是那樣慘澹的生活。曼徹斯特(Manchester)、格拉斯哥(Glasgow)等工業大城的出生時預期壽命,竟比全國平均少了整整十年,駭人耳目。工業城工人帶回家的工資,幾乎彌補不了骯髒與不健康的生活與工作環境。儘管產量上揚,成長所帶來的好處並未流入一般老百姓的口袋,實質工資停滯不前,有的還甚至下降;工人唯一得到的成長,只有待在「撒旦的黑暗工廠」的工時增加。

然而,進步帶來的好處絕大多數都落到實業家的手中,他們的利潤多了一倍。也因此,在工業革命期間,英國平均食物消耗量在一八四○年前並未增加。十九世紀上半葉,低薪的農業勞工與工廠工人的家戶有閒錢購買非必需品的比率下降。此外,營養不良造成身高一代不如一代。現代成長的序幕便由這壯烈的數十年開啟。

英國出現生活水準危機的起因在於家庭生產制度走下坡,逐漸被機械化的工廠所取代。工匠原本能以精湛的手藝賺取中等工資,然而隨著工廠的興起,匠人的收入一個接著一個減少。工廠雖然創造出新工作,紡紗機還特別設計成適合孩童操作,然而,與成人相比,童工的工資成本根本是九牛一毛,也因此童工所占的勞動力比率愈來愈高。童工是工業革命的機器人,除了不必耗費多少成本就能工作,也沒有討價還價的能力,易於掌控。

昔日的工匠技術因爲機械化的進展變得無用武之地,使得成年男性勞工處於劣勢;童工的比率激增,一八三○年代童工約占紡織廠雇用的五成勞動力。勞動力付出的社會成本不計其數,包括收入消失、健康與營養惡化、非自願的職業遷徙與地理遷徙,有時甚至帶來失業,更別提孩童遭受的苦難。小時候當過童工的布林科(Robert Blincoe,注:1792-1860,英國作家,在一八三○年代以描述童工經驗的自傳出名)受訪時表示,他寧願自己的孩子被流放到澳洲,也不想讓他們體驗工廠的勞動生活。

然而,童工雖然受罪,但純粹從經濟的角度來看,成人工匠無疑是工業化最主要的受害者,而且這群人為數不少。頂尖的工業革命學者藍迪斯(David Landes)寫道:「如果說機械化替所有人開啟了舒適繁榮的嶄新前景,機械化也摧毀了部分人的生計。有些人在進步浪潮的死水裡過著枯燥乏味的生活......工業革命的受害者已達數十萬、甚至是數百萬人。」

歷史學家絞盡腦汁想要明瞭:為什麼一般英國民眾會自願參與降低生活水準的工業化過程?簡單來講,他們沒自願。英國政府有時會和反抗機器的工人起衝突,然而工人的反抗起不了什麼作用。這些反抗要是有可能破壞英格蘭的貿易競爭優勢,英國政府就會採取愈來愈鐵腕的態度。盧德主義者在一八一一年至一八一六年間的暴動中所取得的一切進展,促使政府調動更大批的軍隊鎮壓:他們派出一萬兩千名的士兵去平息砸毀機器的暴動,甚至超過一八○八年對抗拿破崙的半島戰爭中,威靈頓公爵(Duke of Wellington)所率領的部隊人數。

後文將提到,在十九世紀末以前,抗拒危及勞工技能的技術是常態性的做法,而非特例。相關評論大多集中在盧德主義者的暴動,然而他們只不過是橫掃歐洲與中國各地的長期暴動浪潮中的一員。勞力替代技術的反抗史,可以回溯至更久更遠以前的時代。六九年至七九年在位的羅馬皇帝維斯帕先(Vespasian)考量到工人的生計,於是他拒絕利用機械裝置將柱子運上卡比托利歐山(Capitoline Hill,注:羅馬重要的宗教政治中心,大量宗教建築聳立於此處)。

此外,一五八九年有件事廣為人知: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一世因為擔心技術革新將帶來失業,拒絕頒發專利給威廉.李(William Lee)所發明的針織襪機。一五五一年,可以節省大量勞力的起絨機在英國被禁。歐洲其他地方的反抗浪潮同樣猛烈,十七世紀有許多歐洲城市禁用自動梭織機。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相關機器被採用時,地方上會發生暴動,荷蘭的萊頓(Leiden)就是前車之鑑,統治階級擔心憤怒的勞工會像萊頓等地那樣,開始反抗政府。

不只歐洲擔心爆發起義,經濟史學家也主張,中國很晚才工業化的原因之一,在於威脅到勞工技能的技術遭到抗拒的情形,一路持續到接近十九世紀那數十年,當時進口的縫紉機皆被中國勞工摧毀破壞。事實上,還是英國政府首開先例率先支持工業的開拓者,不再站在暴動工人的那一方——這便可以解釋為什麼英國是全球率先工業化的國家。


二○一二年,比爾.蓋茲(Bill Gates)提到了我們這個年代的矛盾現象:「創新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出現......然而美國人對於未來的悲觀程度卻更勝以往。」蓋茲說得沒錯,皮尤研究中心的數據顯示,僅三分之一多的美國人依舊認為,自己的孩子以後會過著比爸媽還富裕的生活。如果以過去數十年的情形來推論未來,部分人士絕對有許多悲觀的理由。一九八○年出生的美國人,僅半數的經濟情況勝過父母;一九四○年出生的人則有九○%過得比上一代好。

儘管如此,美國的總統大選期間總是不免俗地喊著「世上最偉大的國家」這種口號,直到二○一六年共和黨候選人靠著「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贏得選舉。終於有候選人說出了事實,這麼說吧,候選人講出了那些機會早已消聲匿跡的地方心聲。

如同工業革命,「蓋茲矛盾」(Gates paradox)其實並不矛盾。正如工業化的早期,今日的勞工不再收割進步的果實,許多人還被留在進步的死水裡,情勢更是雪上加霜。如同工業化的過程造成中等收入的工匠感到時不我與,自動化的年代也減少了美國中產階級的機會。許多美國人就像早期的工廠受害者一樣,靠著改做較低薪的差事來適應工作的電腦化,或是根本適應不了,完全退出勞動力。此外,如同工廠的受害者,自動化的輸家主要也是正值青壯年的男性。一直到一九八○年代前,製造業的工作讓一般工作者不需要上大學,也能過著中產階級的生活;然而隨著製造業的就業機會減少,許多人再也找不到向上流動的路。

此外,目前為止自動化的負面結果主要是地方性的現象。過度看重全國的統計數據將會讓你忽略事實,就像你把一隻手放進冰箱,另一隻手放在火爐上,平均而言你感覺冷熱相當適中。工業革命也是如此。一八○○年,英格蘭北部安普敦郡(Northamptonshire)的地方布業一片蕭條,然而在小說家珍.奧斯汀(Jane Austen)居住的英格蘭南部田園地區,當地人士的生活跟工廠一點關係也沒有,聽都沒聽過。

這一次,在當今老舊的製造業城市裡,自動化剝奪了中年男性的機會,社會與經濟的結構四分五裂;由於自動化或全球化的緣故,社區製造業的工作消失,失業問題持續增加。同時,公共服務惡化,財產犯罪的成長率上升,健康情形惡化,由於自殺以及酒精相關的肝病增加,死亡率上升。此外,結婚率暴跌,單親家庭成長的孩子數量增加,前途茫茫。

在中產階級工作不復存在的地區,社會流動率大幅下降。在工作消失的地方,民眾更可能會把票投給民粹的候選人。研究確實顯示,在歐美自動化帶來的工作風險愈高,民粹主義的吸引力就愈大。如同工業革命的年代,技術的輸家要求翻盤。

我們早該有心理準備。一九六五年,在第一批電子計算機進入辦公室的年代,美國作家賀佛爾(Eric Hoffer)就已經在《紐約時報》上提出了警訊:「當技術人口被剝奪生存的意義、不再有用處時,將會是美國的希特勒崛起的絕佳契機」。或許有幾分諷刺,希特勒本人與他的政府卻充分地意識到勞力替代技術所具備的顛覆性力量。

一九三三年一月三十日,希特勒被任命為德國總理,開始回歸前工業化的政策,限制使用機械。該年,納粹黨在但澤(Danzig,注:波蘭北部最重要的海港工業城市,六百年來一直是日耳曼民族與斯拉夫民族的必爭之地,二戰後歸波蘭所有,現名格但斯克Gdańsk,Danzig 為德語地名)拿下了超過五○%的選票,阻擋機械化成為當地的優先要務。參議院為了解決技術帶來的失業,立法規定工廠必須先取得政府特准,否則不得裝設機器,違者將重罰,甚至由政府勒令歇業。

一九三三年八月,納粹勞工陣線(Nazi Labor Front)的領袖阿爾弗瑞德.馮.霍登堡(Alfred von Hodenberg)明確表示,黨不會允許機器在未來威脅到勞工的工作。他向大眾保證:「勞工再也不會被機器取代。」

相關書摘 ►《技術陷阱》:經濟學家發現,教育程度最低的人愈來愈「享受」更多休閒時數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技術陷阱:從工業革命到AI時代,技術創新下的資本、勞動力與權力》,八旗文化出版

作者:卡爾.貝內迪克特.弗雷(Carl Benedikt Frey)
譯者:許恬寧

「技術創新的長期利益,能抵銷短期的經濟動盪與政治風險嗎?」
對未來產業與工作型態的全面歷史考察

AI未來賽局、5G晶片大戰、物聯網革命……
當前技術發展比歷史上的任何時期突破得更快,摩爾定律依然有效,
成功的創新者從緊密的全球經濟網絡中獲得利益,
與此同時,隱含更多經濟、社會,以及政治上的不穩定因素。

技術創新能促進社會總財富,
但也可能讓勤奮的人失業,提高國家治理風險,
歷史上,許多執政者為了避免人民群起抗議,
紛紛落入「技術陷阱」,抑制技術創新的速度;
本書縱橫技術發展史,從工業革命談到人工智慧時代,
找出創新在國家、人民,與市場之間的平衡點!

從工業革命時代類比AI時代,還有機會錢淹腳目嗎?

《技術陷阱》縱橫技術發展史,從工業革命談到人工智慧時代,探討技術如何大幅移轉社會成員間的經濟與政治力量分布。本書作者、牛津大學經濟資深研究員弗雷指出,從長期的角度來看,工業革命創造出前所未有的財富與繁榮,然而機械化在當下所帶來的影響,卻使大量人口深受其害。中等收入的工作機會萎縮、薪資停滯不前、勞動所占的收入份額下降,即便利潤大增,卻造成貧富差距飆升。弗雷指出工業革命的潮流,與今日由電腦革命開啟的AI時代,大有相互呼應之處。

如同工業革命最終使社會蒙受其利,人工智慧也具備相同潛力。然而弗雷主張,今日的現象能否以喜劇收場,要看我們如何因應短期的情勢。十九世紀的勞工以激進的手法,表達他們對於機械搶走工作的關切。英國的盧德主義者挺身而出,加入長期橫掃歐洲和中國的機器暴動浪潮。今日絕望的中產階級並未訴諸暴力,但他們的失望與不滿造成民粹主義興起,社會日益分裂。隨著中產階級的工作持續搖搖欲墜,無法保證民眾將持續對技術抱持正面態度。

世人對於技術進步所抱持的態度,端看他們的利益如何受到影響。本書從輔助或取代勞力的「賦能技術」與「替代技術」的角度來思考進步,進而建立完整的思考架構。前事不忘,將是後事之師,工業革命是史上的關鍵時刻,當時很少有人充分認識那場革命帶來的龐大影響。本書點出在今日又一次的技術革命中,應該引以為鑑。

經濟政策制定者、科技人與投資人都該具備的思考框架

本書透過研究西方世界,講述全球技術發展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從亞洲(尤其是中國)不斷增長的經濟實力來看,則有著相當不一樣的走向。在亞洲,數百萬人因為技術創新擺脫貧困,自動化被視為人口老化後提高生產力的手段,然而如果從《技術陷阱》的思考架構來看,可能意味著中國的專制將使他們在在科技大戰中取得領先,而選民利益優先的西方民主國家,可能會在大規模部署科技技術時踩煞車,只能迂迴透過如反壟斷聽證會等方式,收攏民間的科技力量。

《技術陷阱》特別著眼於政治如何受到產經影響,並且指出應該從什麼角度切入著手,才能將損害減到最低,這是當前台灣產業發展下,除了技術之外,極需的思維與歷史知識。

(八旗)0UNF0012技術陷阱_書腰立體_300dpi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