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阿拉伯國家那些刻板印象,波斯灣小國巴林其實很可愛

沒有阿拉伯國家那些刻板印象,波斯灣小國巴林其實很可愛
Photo Credit: 劉晃銘 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短短三天,就讓我感覺到巴林這個國家的小巧可愛,更因此讓我把它跟伊朗與黎巴嫩,並列為我最喜歡的三大中東伊斯蘭國家。只是如果仔細閱讀歷史,一下就能發現這個國家在繁華現代的外表下,其實也有許多無奈。

如果再加上皇儲薩勒曼王子(Prince Salman bin Hamad bin Isa Al Khalifa),這三個王室成員構成了巴林政治權力的核心,全國不管哪個大街小巷,都能很輕易看到三人的「玉照」。

119539043_3438608459493172_2544100125479
王室三人組的「玉照」|Photo Credit: 劉晃銘 提供

只是,少數的遜尼派,要怎麼控制多數的什葉派呢?

巴林王室的作法,當然就是運用石油帶來的財富,致力給予民眾福利,簡單說,就是讓百姓過好日子,當人民過得好,就不會管政治,原理跟某大國十分類似。

出於維持王室統治正當性的必要,巴林很早就開始準備「後石油經濟」,因此努力發展金融業及旅遊業,除了吸引大批金融業者到首都麥納馬設點,更致力發展觀光業,開放酒類與紅燈區,並興建連接巴林到沙烏地阿拉伯的跨海大橋,讓巴林成為沙烏地阿拉伯人週末想要喝酒逛夜店的絕佳選擇。

此外,為了讓巴林人生活更舒服,就需要推動大量建設;但巴林人自然不喜歡在夏天動輒攝氏50度的波斯灣豔陽下揮汗如雨,於是巴林也就跟其他波灣國家一樣,開始接納大批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以及菲律賓的移民,幾十年下來,總人數幾乎已經占了人口快要一半,成為推動巴林建設的幕後功臣。

在麥納瑪街頭漫步,輕易就能看到掛著寶萊塢巨星沙魯克罕(Shah Rukh Khan)照片的美容院、象神甘尼許雕像,以及滿街的印度餐廳。當中,來自印度南部喀拉拉邦的移民更是多數,也因此從喀拉拉大城飛往巴林、杜拜或阿曼的飛機十分頻繁,而這也是我這趟選擇從柯欽飛往波斯灣的原因。

喀拉拉是印度少數由共產黨執政的州份(另外還有東部的西孟加拉邦以及東北的特里普拉邦),但有別於大家對共產黨統治的想像,喀拉拉其實相當先進繁榮,街上整齊乾淨,聽說衛生及教育也都是印度前幾名。喀拉拉的馬里亞拉姆語發音十分溫柔婉約,相當適合吟唱情歌,因此寶萊塢電影常常會有馬拉亞拉姆語的歌曲出現。

記得在巴林的市集裡,我閒來無事跟著賣披肩的南印大叔閒聊,剛好他就是來自喀拉拉,當我拿出手機給他看我在喀拉拉參加的政治集會,他忽然很興奮的指著照片裡的旗幟「CPI(M)」,也就是印度共產黨(馬克思派)的旗幟說:「That's my party.」,可見得印共在喀拉拉的實力。

果然,2016年5月的喀拉拉邦選舉,印共就再次從國大黨手裡取回喀拉拉執政權,成為世界少數經民選誕生的共產黨政府,也是目前印度唯一由共產黨主政的州政府。

回到巴林,缺乏基層的少數統治,永遠不會一帆風順。隨著巴林經濟逐漸衰退,債券評比不停被標準普爾(S&P)降等,再加上突尼西亞與埃及發生的動亂,終於讓什葉派多數群眾的怨氣開始爆發,釀成了2011年的大型動亂。只是中東的動亂,永遠不會只是宗教與族群問題,還要包括更多國際政治因素。

例如就有許多謠言指出,什葉派龍頭伊朗試圖帶領風向,讓信仰什葉派的巴林人出來推翻遜尼派統治。

而伊朗的死對頭沙烏地阿拉伯,當然更要因此維持遜尼派統治的正統,再加上巴林還是沙烏地人週末休閒旅遊的最佳去處,於是在國際漠視下,沙烏地便應巴林王室之邀,調動軍隊進入巴林協助平亂(感覺像是朝鮮發生東學黨之亂,便引清軍進來平亂,還好沒有因此引發伊朗也進來插一腳,不然就變成波灣版的甲午戰爭);巴林的阿拉伯之春,也就因此胎死腹中。當初民眾聚集的「珍珠廣場」,更因此被推平,連紀念都不讓人紀念了。

中文世界裡,記載這場失敗革命的報導不多,我也只曾在《端傳媒》周軼君所寫的《拜訪革命》一書中看到這段故事。根據《拜訪革命》一書中介紹,巴林人認為巴林雖然是富國,但卻只有王室富有,人民非常貧窮;而少數統治的弊害,有時甚至連遜尼派民眾都看不下去,願意跳出來參加抗爭,呼籲什葉派的訴求。也許從此看來,巴林的問題,似乎不能只用宗教解釋,更應放在經濟不平等,以及人權脈絡下,更容易抓住問題的本質。

只是,這世界聽得到巴林什葉派的怒吼嗎?恐怕也沒這麼容易。因為美國與伊朗長期的對立,什葉派先天上已經被國際主流社會貼上不好的標籤,加上巴林更是世界數一數二親美的國家,1991年便與美國簽署防衛協定,允許美國第五艦隊停靠巴林,甚至還被美國列為北約以外的重要盟友。

如果再加上沙烏地阿拉伯,以及美國與沙烏地阿拉伯的特殊關係,幾乎就能斷定巴林什葉派的抗爭,恐怕是無法成功的。2012年,因抗爭而暫時停止的F1賽車,又再度返回巴林,使巴林再度回到歌舞昇平,或許作為少數統治的巴林王室,如何維持沙烏地及美國的支持,會是一件比爭取什葉派民心更重要的事。

2015年我在巴林的短短三天,見到滿街的巴林國旗都降下半旗,我問了計程車司機,為什麼巴林要降半旗?答案是,沙烏地前國王阿布杜拉(Abdullah bin Abdulaziz Al Saud)駕崩,而且一降要降一個月(阿布杜拉國王是1月23日駕崩,我拜訪巴林時已經是二月下旬)。

我問司機,為什麼沙烏地國王駕崩,巴林要降半旗,司機只淡淡地回,因為沙烏地是我們的老大。這位司機知道我下一站要前往阿曼後,還很主動的留下他的手機,要我去阿曼看看,阿曼國旗有沒有降半旗然後再告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