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阿拉伯國家那些刻板印象,波斯灣小國巴林其實很可愛

沒有阿拉伯國家那些刻板印象,波斯灣小國巴林其實很可愛
Photo Credit: 劉晃銘 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短短三天,就讓我感覺到巴林這個國家的小巧可愛,更因此讓我把它跟伊朗與黎巴嫩,並列為我最喜歡的三大中東伊斯蘭國家。只是如果仔細閱讀歷史,一下就能發現這個國家在繁華現代的外表下,其實也有許多無奈。

當然,阿曼沒有降半旗,卡達沒有,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也沒有,所以這樣的降半旗決策,並不是GCC統一的,而是出自於巴林王室對老大哥的尊榮。或許這樣的巴林與沙烏地關係,更像古代朝鮮王朝奉中國明清兩代為正統,內部雖然獨立,但發生內亂外患時,總會試圖尋求老大哥來拯救有點類似吧。

119633999_3438608936159791_2193628572213
Photo Credit: 劉晃銘 提供

美國與沙烏地阿拉伯絕不是巴林唯一的他者,前殖民宗主國英國及另一個鄰國卡達,也對巴林的國家形塑,扮演相當關鍵的角色。

18世紀末,在巴林站穩腳步的阿勒哈里法家族,將勢力範圍延伸到了卡達,雙方甚至在19世紀中葉爆發了戰爭,最後在英國調停下才暫時停戰。自此,巴林與卡達成為世仇,甚至還產生了領土糾紛,特別是英國把距離卡達只有四公里的侯瓦爾群島(Hawar Island)劃給巴林,引發卡達強烈不滿,不停聲稱對侯瓦爾群島的主權,雙方一度還差點發生武裝衝突,還好在沙烏地阿拉伯出兵干預下,才沒釀成全面戰爭。

只是經過百年來的愛恨情仇,兩國也沒力氣真的打上那一架,而於2001年將領土問題送交國際法院(ICJ)審議,最終ICJ做出了較有利巴林的判決,也算是給了巴林一點面子,更立下國際法院和平解決領土紛爭的典範。

只是卡達當然不滿於波斯灣小島國地位,除了運用石油財富大力建設,更積極推廣卡達式的伊斯蘭文化,成立半島電視台,甚至以遜尼派為主體的卡達,還跑去跟什葉派的伊朗攜手開發天然氣,這引來了沙烏地阿拉伯強烈不滿,因此上演了2017年沙烏地宣布與卡達斷交的大戲,之後包括巴林在內的一串中東國家,也都選擇跟進。中東國家的恩怨情仇,或許確實無法單純用教派就做出解釋。

而中東有趣之處,就在於沒有一個單一因素可以完美解釋其政治樣態,即使宗教還是最重要的一塊。我參訪巴林大清真寺(Al Fateh Grand Mosque)時,在這座同時可容納7000人的大型清真寺裡,很幸運地遇到一位熱心的響導,他用清楚的英語,很詳細的為我解說伊斯蘭的原理與習俗,以及伊斯蘭為什麼愛好和平,讓我收穫匪淺。

119460316_3438607756159909_4262695745342
筆者與熱心嚮導|Photo Credit: 劉晃銘 提供

今天的巴林國旗,中間有五個三角形,象徵的便是伊斯蘭教的「五功」(唸、禮、齊、課、朝),由此就能知道宗教對於巴林人的重要性。有趣的是,今日的巴林國旗形狀與卡達國旗相當類似,充分展現出兩國曾有的密切關係。只是宗教情感,畢竟比不上現實政治的重要,在巴林宣布與以色列建立正式邦交後,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立刻譴責巴林背棄了穆斯林兄弟,雖然更早承認以色列的埃及及約旦,立刻表達了歡迎。

在歐美列強錯誤的中東政策影響下,以色列的存在,對於伊斯蘭國家而言永遠如同塊疙瘩,看了不開心,但不理他卻又不行。因此與以色列鄰接的埃及與約旦,才會早早就承認以色列,只是這樣的超前部署,讓前埃及總統沙達特(Anwar Sadat)付出了慘重代價,甚至因此被暗殺身亡。

不過這樣的政策,終究為以埃關係帶來正面發展,今天可以自由自在地從埃及穿過陸路邊境前往以色列,也是多虧了當年美國總統卡特(Jimmy Carter)積極促成埃及與以色列簽署大衛營協定。

以埃的陸路邊境,可以說是我走訪全世界各個大小國境中,最令我驚豔的地方,當我已經習慣了埃及境內所有女生都包得黑壓壓甚至只剩眼睛時,只是走路穿越以埃國界,一進到以色列,居然就看到了一群穿著緊身小可愛的健美少女。一個國境兩個世界的衝擊,至今仍在我旅行生涯上,寫下非常重要的印記。

而今天川普帶著以色列、阿聯與巴林再度簽下歷史性協議,或許又將再次改變中東地區的複雜樣貌,世界變動得比你我想像的還快!

2015年我拜訪巴林時,當時我國駐巴林代表處的正式名稱還叫「台灣駐巴林王國商務代表團」,可惜2017年時巴林受中國壓力,強迫我國駐處改為「駐巴林台北貿易辦事處」。在中國勢力愈來愈明顯的狀況下,未來中國又會在波斯灣扮演怎樣的角色,而波斯灣又會在可預見的美中冷戰中,站在什麼立場,也很值得持續關注。

只是希望,無論外在環境怎麼改變,這個小島國仍然可以維持他一貫的友善、好客、進步與繁榮,也希望美國在巴林持續擴張影響力,甚至推動其與以色列建交的同時,也能真正為巴林守住民主核心價值,讓巴林少數派的聲音不再被忽略,不再有如同2011年般的血腥鎮壓,也讓我有一天還能踏上這塊小島,前往南部沙漠,拜訪那棵400年來附近沒有任何水源,雖然孤獨,卻仍枝葉繁茂的「生命之樹」(Tree of Life)!

119592196_3438608592826492_2401234039394
Photo Credit: 劉晃銘 提供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