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主席對中國「含蓄」譴責:意思是歐盟立場有變,但請耐心等待

歐盟主席對中國「含蓄」譴責:意思是歐盟立場有變,但請耐心等待
歐盟執委會主席范德賴恩。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歐盟執委會主席范德賴恩16日發表年度咨文,提到中國部份時,稱其為談判夥伴、競爭對手,並表明雙方在治理社會的體系上有很大差異。范德賴恩以委婉含蓄說法,指出中國在香港和新疆有違反人權行為;這個表達方式反映出歐盟在立場上雖有改變,但不應也不能操之過急。

※封面圖為歐盟執委會主席范德賴恩。

歐盟執委會主席范德賴恩(Ursula Von der Leyen)於16日在布魯塞爾對歐洲議會發表年度咨文,並闡述明年度的願景。這場長達75分鐘的演講中,提到環保、人權、科技、英國脫歐等議題,是歐盟未來動態的指標;在外交與人權方面,雖有提及香港、新疆,但力道不如針對俄羅斯、土耳其等較鄰近地區強烈,用詞值得玩味。

本次是范德賴恩首度發表歐盟年度盟情咨文。范德賴恩去年12月才接任歐盟執委會主席,先前擔任德國國防部長達6年,是德國史上首位女性國防部長。范德賴恩與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來自同一黨派,皆屬德國基督教民主聯盟(CDU)。

未稱中國是朋友,但也不明說中國做了什麼

在范德賴恩的咨文裡,環保和經貿是主要議題,外交方面篇幅不大。她首先談到,「歐洲顯然需要在全球事務中採取明確立場和迅速行動」。她提到兩天前進行了歐中峰會,歐中關係對歐盟而言,是在策略上最重要、但也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

AP_20258545859700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德國總理梅克爾(右)14日在歐中峰會結束後,與歐盟執委會主席范德賴恩(螢幕內左方)、歐洲高峰會主席米歇爾(螢幕內右方)舉行視訊記者會。

范德賴恩指出,「從一開始我就說過,中國是談判夥伴、經濟競爭對手和體制上的敵對者」。歐盟和中國在氣候變遷等議題上有共同利益,中國已表明願意參與討論,但歐盟仍呼籲中國以身作則,履行《巴黎氣候協定》裡的目標;而歐中之間的貿易和投資夥伴關係並不平衡,歐洲公司要進入公平互惠和產能過剩的市場仍有困難。

范德賴恩說,毫無疑問,歐盟和中國推廣著非常不同的治理和社會體系。歐州相信民主的普世價值和個人權利;歐洲並非沒有人權問題,例如歐洲仍有反猶太主義,但在歐洲能公開討論這些事,不但能接受批評和反對,也有法律保護這些言論,因此:

「我們必須譴責侵害人權的行為,無論是發生在香港或維吾爾人身上。」(So we must always call out human rights abuses whenever and wherever they occur – be it on Hong Kong or with the Uyghurs.)

范德賴恩此處使用的詞是「call out」,在英文確實有批評、譴責的意味,不過不如另一個詞「condemn」的批判意味來得強烈;通常「call」後面會加上指稱的對象,直白地翻譯,就是「叫某人出來面對」。范德賴恩在這裡並未說出迫害香港人和維吾爾族的始作俑者是誰,只說了要譴責「人權侵害」這件事。

可以說,范德賴恩有譴責中國,雖然用了較溫和的詞,但從上文延續的脈絡、以及大眾公認事實來看,她的確是指中國。她選擇了一個相當含蓄的譴責說法,因為她在這句話裡完全沒有說到「China」。

有些諷刺的是,沒有點名中國的范德賴恩還接著問:

「是什麼使我們退縮?甚至連本著歐盟價值觀而該發表的簡單聲明都會因某些動機而被延誤、淡化或被綁架?」

有歐盟成員認為歐洲對於國際事務動作太慢,范德賴恩說,她的回應是「要有勇氣」,最終會透過合法的立法程序,至少要能執行人權保護和制裁。在這場咨文中,她宣布執委會將提出歐洲版的《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The 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而有關中國的話語到此告一段落,接下來人權與主權話題就順勢轉到白羅斯、俄羅斯和土耳其。

AP_20257495933549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白羅斯反對派領袖陸續被捕或流亡,但人民持續上街。攝於9月13日。

對於白羅斯和俄羅斯,范德賴恩就顯得具體許多:她明確說出「歐盟和白羅斯人民站在同一邊」,指責白羅斯選舉不公,而政府殘酷回應人們訴求,白羅斯人應該有決定自身未來的自由;對於有人主張與俄羅斯加強連結,她以俄羅斯反對派納瓦尼(Alexei Navalny)日前遭遇的中毒事件來回應,舉出在喬治亞、烏克蘭、敘利亞、英國都有人疑似被俄國下毒的前例,暗示俄國不會有所改變。

相形之下,范德賴恩對香港、新疆究竟發生了哪些事,僅以「侵害人權」一詞帶過。

而土耳其在東地中海上另闢航線、鑽井,與希臘等國家發生海域糾紛。范德賴恩承認,土耳其是歐盟重要鄰國,也承認土耳其因收容難民而陷入困境,但是強調「這都不能作為威脅鄰國的理由」,向希臘和塞浦路斯保證可以指望歐洲保護其海域,不受土耳其強佔。

年度咨文不是宣言,對國際事務大多含蓄表態

這場演說是歐盟執委會(相當於歐盟內的行政院)對歐洲議會(歐盟的下議院)提出的年度咨文,內容主要集中於歐盟內部事務,是可以理解的。在外交及人權部分,實則沒有展現太多新意。雖然確實提到了中國、新疆、香港問題,但相較於對俄羅斯等國的著墨,可說是草草帶過。

這當然可能是因為俄羅斯和土耳其在地緣上鄰近歐洲,對歐盟成員國有直接干擾,必須採取較強硬態度;而願意展現對白羅斯人民爭取民主權利的支持,其中一個考量也是希望白羅斯能夠逐漸遠俄親歐,能夠削減俄國的盟友、增加歐盟地緣優勢。

但對於香港和新疆人權,則有點遠水救不了近火。歐盟目前沒有完整的制裁法,對付中國,也不像應付俄國時還有北約組織來負責這件事,除了言語上的譴責,能做的確實有限。

然而,歐盟如果要如同范德賴恩在咨文其他部分所說,「領導人們從脆弱走向活力」、甚至要領導世界貿易組織(WTO)和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改革,那麼單單考慮傳統地緣政治而僅針對俄羅斯,是絕對不夠的。歐盟國家確實該問自己,「是什麼使我們退縮?」不少人心中已有答案,但就像范德賴恩也沒說出來一樣,或許這個答案就像小說《哈利波特》裡的「那個人」,大家不敢說。

RTX7TR86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港警街頭執法。攝於9月6日。

另一方面,說話是政治的藝術之一。也許這場咨文的撰寫者認為,負面的事情不需要說得太明白,聽眾心照不宣就好。

因此不僅對於中國,英國《衛報》指出,范德賴恩在暗示美國買斷疫苗時,也沒有指名是美國或川普政府,而是表示「我們必須確保歐洲公民和世界各地人口都能獲得疫苗」、「在疫苗上採取民族主義,將會置生命於危險之中」。

對於歐盟成員國波蘭的部分地區違反歐盟價值觀,建立「無LGBTQI區」,范德賴恩也沒有點明此事發生在波蘭,而是說「無LGBTQI區等於無人區,這在我們的聯盟中沒有存在餘地」,歐盟未來將提出保障性少數族群的規範。

外交事務有時是默默進行。歐盟多個成員國內的右翼勢力抬頭,開始檢討過度開放的政治理念和市場,對中國也有所警戒;隨著疫情席捲各地,對中國不滿的聲浪加大。《紐約時報》引述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本月7日發布的報告,在疫情爆發後,只有7%歐洲人認為中國在防疫上是有用的夥伴,另有62%對中國持負面看法。這份報告也指出,歐盟成員國在務實面上普遍視中國為夥伴,但同時也視為重要對手;然而由於大多國家都與中國簽有協議,不大可能突然逆轉局勢,因此讓歐盟得透過長期計劃來改變整體立場。

范德賴恩這場咨文反映出歐盟立場的變化,但和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的報告說法相符,從其用字遣詞來看,這個變化不見得會是立即或劇烈的,更傾向低調路線。加上歐盟是個多邊組織,有些事務必須要成員國多次討論才會有結果。

前比利時首相:別讓歐盟執委會縮限成「地緣極小化」的組織

有人肯定范德賴恩的盟情咨文,認為歐盟終於展現出一點強勢。但是做比說更難,這份咨文中有太多已經是早該做、或者拖延太久的事務。《歐洲新聞台》報導,比利時前首相、現任歐洲議會自由民主黨黨主席維霍夫斯達(Guy Verhofstadt)在咨文結束的發言時間,就對范德賴恩提出訴求,請她到歐盟高峰會(即歐盟的上議院)將咨文再說一次:

「請您將這令我非常激賞的75分鐘演講,也在歐盟高峰會上講一遍。因為讓我們誠實地說,您方才演說中提到的半數議題,都被歐盟高峰會擱置中。」

維霍夫斯達指出,當歐盟討論移民議題、希臘莫瑞亞(Moria)難民營失火的悲劇,那都該歸咎於《都柏林規則》和移民政策改革上的不可能性;談到白羅斯,「距離那場盧卡申科竊取勝利的大選都已經過了40天」,而歐盟仍無法推出任何制裁;說到土耳其在東地中海的希臘海域鑽井,也沒有制裁,「總是什麼行動都沒有!」

維霍夫斯達續說:「當我們在講香港、在講維吾爾民族的弱勢,對,我們有發聲,但沒有制裁、沒有實質行動,沒有。而當我們討論歐盟內部法規,再讓我們坦承一下,其實都已經講了5、6年了,而我們還在這裡討論一樣的事。」

「歐盟沒有制裁那些專制政權。所以我請求您,盡快在歐盟高峰會上再次發表這場演說,也用75分鐘。」維霍夫斯達對范德賴恩表示,在此雙方做個約定,這些人權議題將會是明年度的優先事項——僅次於歐洲復甦基金和綠色政綱。

維霍夫斯達呼籲,優先事務應該是讓全體成員達成一致看法,建立歐盟版的《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以真正的法治機制制裁侵害人權者,「因為我不希望數年之後,我們再也不稱呼執委會是一個地緣政治性質的機構,而稱它是個地緣極小化(geo-minimal)的組織。我亟欲避免這種事發生。」

在人權議題上不斷出現的《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是美國國會通過、最早於2012年由前總統歐巴馬簽署生效,2016年川普簽署擴大實施,允許美國政府對全球違反人權和貪腐者實施簽證或經濟等制裁。

《歐洲新聞台》指出,歐盟至今沒有正式機制,能如同美國那般制裁涉嫌迫害人權的對象。歐盟成員國可以自訂法律來制裁外國人,但目前僅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這3個波羅的海國家有這項制裁法;而即將脫歐的英國,雖然也沒有人權問責法,但今年7月透過其他法令制裁了49名涉嫌侵犯人權者。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