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香港反送中運動啟發,泰國學運領袖盼實現真民主

受香港反送中運動啟發,泰國學運領袖盼實現真民主
泰國學運領袖Panumas Singprom。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泰國學運領袖塔貼指出,泰國學生從香港的抗爭模式裡學到不少東西,包括組織活動、成立團體和管理的模式,且兩者性質很像,因為都是跟政府鬥爭,站出來的年輕人年齡也相似。

(中央社)泰國年輕人受夠了既得利益者形塑的政經結構,今年夏天爆發大規模的示威,學生團體從香港反送中運動得到啟發和靈感,希望改革泰國的憲政體制,讓泰國成為真正的民主國家。

8月16日,上萬人在曼谷民主紀念碑(Democracy Monument)前怒吼著要總理下台,這是泰國近一個月學生運動的高潮,也是2014年軍事政變以來最大規模的群眾示威抗議;一個月前,7月18日由學生團體自由青年(Free Youth)在同地點舉辦的抗議,為這一個月的學潮揭開序幕。

這波學運主訴解散國會、修改憲法以及呼籲政府停止騷擾異議人士,更有法政大學的學生8月10日公開提出改革王室的訴求,在泰國投下震撼彈,2020年的夏天,可能會成為泰國歷史近10年以來最重要的轉捩點。

活動發起人之一的自由青年秘書長塔貼(Tattep Ruangprapaikitseree)畢業於泰國第一學府朱拉隆功大學(Chulalongkorn University),父母都是勞動階級,塔貼從小就發現不合理的政治和經濟體制造成的貧富差距,讓像他父母這樣的人沒有辦法翻身。

而2014年由政治人物素貼(Suthep Thaugsuban)發起的封鎖曼谷活動,更讓塔貼覺得政治就在身邊,而開始決定關注政治活動。

塔貼代表的正是許多泰國年輕人的寫照,他們出生於一般的勞工或是中產階級家庭,父母努力工作、小孩認真讀書,但卻發現既得利益者打造的政經社會結構,掌握了他們的未來發展和出路。

塔貼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表示,他和他的同志男友James在一場LGBT的活動上認識,兩人一起在去年底成立了自由青年(Free Youth),塔貼說,成立的一個主要原因是他們認為當代泰國年輕人應該有一個能夠發出自己的聲音,「就像是一個能夠讓自己的聲音放大,被人聽到的擴音器。」

RTX7RSAT
泰國學運領袖Tattep Ruangprapaikitseree(右),與他伴侶Panumas Singprom(左)

這波年輕世代的抗議議題多元,從性別到勞工到LGBT都有,塔貼認為,泰國對性別問題的不包容、泰南衝突、社會福利、勞工到教育體制都有問題,「這些問題的產生都是因為政府管理不力,政府並非為人民謀利益,而只是為當權和特權階層謀利益。」

對泰國人來說,王室、宗教和國家是立國的三大支柱,法政大學學生觸及王室改革,因此被許多保守人士批評不愛國,但塔貼認為,人民才是國家權力最高的主人,「國家的基礎是人民,我的夢想是民主憲政體制,而王室必須在這一體制之下,權力只限於憲法規定的範圍,而且不能干涉政治。」

另一名學生運動領袖帕努莎雅(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l)是8月10日集會當天負責念出10點聲明的法政大學學生,學生們冒著可能要坐牢的風險,也要公開提出王室改革訴求,為的是什麼?帕努莎雅表示,這場學生運動的夢想就是讓泰國能夠成為一個真正的民主國家。

不過王室議題太過敏感,目前在泰國社會還沒有辦法形成強烈共識,即使是學生團體內部都有不同意見,但帕努莎雅樂觀認為,社會中大家有不同的立場很正常,他們有信心能夠吸引到各階層的人的支持。

AP_20223570800404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學運領袖帕努莎雅(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l)

由於這次抗議的主體是從年輕世代開始,不少人解讀這是一場世代價值的抗爭,但塔貼不這麼看,他認為可能抗爭族群的年齡構成有些不同,但主要的區別已不是年齡和世代了,「而是想要改變的一群人與想要原地踏步甚至期望倒退的一群人之間的抗爭。」

另一個讓塔貼決定投身政治運動的事件,是2016年10月香港學運領袖黃之鋒訪問泰國準備參加紀念泰國法政大學大屠殺事件40週年活動,卻被泰國警察居留在機場10幾個小時的事件。

當時塔貼是前往機場接機的學生之一,黃之鋒無法入境給了他很大的震撼,「我們知道海關是政府控制的,如果一個正常的人想要入關卻進不來,說明這個國家的體制有問題,這是第一次讓我覺得這個國家問題很嚴重,需要做點什麼了。」

不只和香港學運領袖有連結,去年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也給了這次泰國學運很多啟發。塔貼指出,泰國學生從香港的抗爭模式裡學到不少東西,包括組織活動、成立團體和管理的模式,且兩者性質很像,因為都是跟政府鬥爭,站出來的年輕人年齡也相似,「所以可以說他們的運動也是我們今天學生運動的一個靈感源泉。」

塔貼也欣賞台灣的政治發展,他認為,台灣曾經也是獨裁統治,但後來人民反抗最終獲得民主和憲法,「政體完全改變了,說明改變是可以發生的。」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