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市場上的攝影》:「攝影是較低階的藝術創作形式」這類觀點,今時今日仍未消失

《藝術市場上的攝影》:「攝影是較低階的藝術創作形式」這類觀點,今時今日仍未消失
Humbert de Molard - Louis Dodier|Photo Credit: 典藏藝術家庭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是第一本從藝術市場角度探討攝影作為藝術形式發展的專書,作者以其在拍賣公司累積多年的實際經驗與人脈,在書中提供許多第一手的攝影界寶貴資訊,對於不論是剛進攝影市場的收藏新手或是攝影史愛好者來說,都是值得購藏的引導指南。

在這樣一個時期,一個能夠永續經營的市場次部門誕生,那些在上述的市場環境中出現、專注於攝影的藝術活動,現在則與一個新生、有影響力的藝術市場部門共存,這個部門並非「專限特定媒材」,反而就供應的藝術品和商業運作來看皆屬當代。故本書內文中使用「藝術式攝影作品」和「攝影式藝術創作」等詞彙,不代表作者認同丹托將前者排除於高端藝術領域之外;相反地,在藝術攝影已遍佈當代藝術界的時代,使用這組詞彙,讓我們能夠探討提到「攝影」作為藝術圈活動、收藏和藝術市場中一項嚴謹的分類時,我們面對的是一套變動的價值光譜,而與當代藝術標題下出現的攝影創作有所不同。

當把「攝影」二字與「藝術市場」並置一起,很明顯地我們要討論的是攝影領域中被認為是藝術的一小部分作品。我在書中貫穿使用「藝術攝影」一詞,為的是堅持本書內容關注的,並非是攝影這項技術令人眼花撩亂的應用方式,藝術攝影並非只是鏡頭、照相機或特定化學物質的組合即可定義。雖然我們也許可以假設「藝術攝影」簡單來說,即是過往稱為「創意攝影」或「美術攝影」的現代用語,重點在於我們應知道這類名稱屬於過去的時代,當時大部分為圖像價值而創作的攝影作品,在藝術界中的地位仍較為邊緣。

本書中接下來的取徑,實質上融合「攝影潮」時期(見第十章)首先出現的攝影評論文字——這些學者包括瑪莎.羅斯勒(Martha Rosler)、羅莎琳. 克勞斯(Rosalind Krauss)、艾比蓋爾. 所羅門- 戈多(Abigail Solomon-Godeau)、克里斯多弗. 菲利浦斯(Christopher Phillips)、道格拉斯. 克林甫(Douglas Crimp) 和安迪. 格蘭柏格(Andy Grundberg), 也包含A.D. 柯爾曼(A.D. Coleman)等評論家;本書也採納更為近期的評論內容,包括英國藝術史學家朱利安.斯塔拉布拉斯(Julian Stallabrass)的當代藝術評論,和攝影學者亞歷珊卓.墨修維、莎拉.尼爾曼(Sara Knelman)和安.麥考利(Anne McCauley)等人的著作。

這些評論及本書中所引用的文字,累積成以下的假設:若不將羅斯勒所謂的「藝術系統」(the art-world system)納入考量,藝術(無論是攝影或其他形式)就毫無實質內容可談。羅斯勒將「藝術系統」定義為一種網絡,它統合了「高端藝術生產者、其中一部分的經常性消費者及支持者、將消費者及作品聚集在一起的機構,包括特別刊物和實體空間,和經營這些機構的人」,也同時「含括所有個人及社會上,在不同參與者群組之間的交易」。

我們今日稱此為「行動者網絡系統」(actor-network system),承認藝術家和藝術專業人士累積增加象徵資本的方式,與某些機構和其他活動相同,他們在彼此互動協商、推崇特定創作實踐及其創作者地位的過程中,扮演重要的角色,而這是他們各別無法達成的。藝術系統——或也可稱為「生態系」——即是藝術品及藝術家獲得注目的舞台,也是能透過享負盛名的展覽、出版品、獎金和獎項等,達到更高地位及價值的途徑。

就本書目的來說,藝術攝影是藝術系統中的成員之一,這並不意味著創造者(創造者們)的藝術才能或概念沒有影響力,只是這個研究關注的是作品創作完成後所發生的事。除此之外,是否為藝術家或創作意向都不是藝術攝影交易中的公因數,在相同空間中被收藏、展示和交易而具作者意識的作品,都是展現廣大應用及日常意象的例子(舉例來說,這包含了居家影像、科學攝影、時尚意象和自拍照片等),有些有明確屬性,有些則無,事實證明它們都能引起重要藝術家、策展人、學者、評論家、收藏家和藝術經紀的關注,也因此能進入藝術系統(請見本書第九章,關於藝術攝影廣泛定義如何出現的討論)。

2__Fox_Talbot_-_The_Open_Door
Photo Credit: 典藏藝術家庭出版
Fox Talbot - The Open Door

誕生於1970年代的國際藝術攝影市場成長的極為快速,然而,許多潛在買家仍對進場有所猶豫。一群在蘇富比藝術學院就讀藝術商業碩士學位的學生曾告訴我,對他們來說,藝術攝影是藝術市場中最難以掌握的部門之一。的確,這個市場中的某些面向如未經剖析,看起來真的不符合理性邏輯。本書第一章談論潛在藏家有過的疑慮,同時解釋為何這些疑慮不會構成收藏攝影作品的阻礙(無論是對私人藏家或機構單位而言)。

不過在進入詳細討論之前有一個重點我們應先了解,就是若藝術市場沒有發展出應對這些疑慮、議題的機制,國際藝術攝影市場在過去的50年間——單單蘇富比、佳士得和富藝斯這三間主要拍賣行,自2010年起便有3,000萬至5,000萬美元的年產值——就不會存在了。也許我們需要多花一些時間去掌握市場活動,畢竟此類活動在當代藝術市場中多不勝數,同時當代藝術市場中的象徵價值意義和市場操作方式,又經常與市場中以攝影作為獨立藝術類別的次區塊有所不同。

本書的第一部分「探索藝術攝影的市場」將帶領讀者了解這二個區塊中的關鍵議題;第二部分「攝影如何成為藝術」則更進一步追溯二者的生成背景,以及當代藝術模式,如何主導今日的市場活動、甚或美術館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