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行政法院「撤銷」公路總局對Uber的罰單,相關罰鍰就一筆勾銷了嗎?

最高行政法院「撤銷」公路總局對Uber的罰單,相關罰鍰就一筆勾銷了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Uber因長期未登記成為「計程車客運業」遭公路總局連續開罰與勒令停業,Uber提起行政訴訟後最高行政法院大法庭裁示,公路總局並無裁罰和勒令Uber停業的權限,但根據判決要旨,案件仍將交由台北市政府處理,若市政認為需要開罰,在撤銷日3年內仍能進行裁罰。

Uber於2013年在台灣上路後,因長期未登記成為「計程車客運服務業」,在法規上形同非法以自用車當作營業車輛進行生意,公路總局先陸續開出200多張,總額超過2000萬元的罰單。而在2017年「公路法」部分條文修正案通過後,單張罰單最高可達2500萬元,罰鍰總額迅速累積上億,公路總局更勒令Uber停業。

在Uber因此中斷服務後,也同時提起行政訴訟,之後歷經一審判決和上訴,9月18日晚上最高行政法院大法庭宣定裁示,公路總局並無裁罰和勒令Uber停業的權限。

歷經上訴,交通部與Uber皆表示尊重裁定

《中央社》報導,公路總局雖以Uber「未經申請核准利用網路平台經營汽車運輸業攬載乘客」並收取報酬為由,多次依違反《公路法》第77條規定處以罰鍰並勒令停業,但Uber提起行政訴訟,主張依照《公路法》相關規定,交通部、直轄巿政府均為公路主管機關,該裁罰案件應該由「直轄巿公路主管機關」(也就是台北市政府)作成,而非公路總局。

對此,最高行政法院大法庭指出,根據《公路法》,營業或通車營運確實需向公路主管機關申請核發許可證,但其中「計程車客運業」的「主事務所」若位在直轄市,則應向直轄市公路主管機關——即直轄市政府——申請。對此,大法庭認為法條中所規定的管轄權劃分,應不只在「核准籌備事務」,同時遍及該條以下的各項管理措施,也包含「獎勵與處罰」。

因此大法庭認定,因為Uber的主事務所在直轄市,雖然未依法申請核准,但公路總局並沒有對該公司予以裁處罰鍰並勒令停業的權限。

針對最高行政法院判決,交通部表示尊重,並將待獲裁定書之後,另行邀集各直轄市的公路主管機關研議妥適做法。Uber也表示尊重法院判決結果,提到去年起在政府輔導下轉型營運模式,和多元化計程車車隊合作,提供Uber科技系統,持續擴大服務版圖。

unxrs27u77vb33i1bd9k4pecfvqwkh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公路總局不得開罰,並不表示Uber不用繳罰單

雖然Uber在對交通部的官司獲得勝利,最高行政法院也「撤銷」了公路總局開出的罰單,但這並不表示Uber就從此不用繳納這些罰款。

根據《自由電子報》報導,最高法院雖然撤銷現有罰單,但根據判決要旨,公路總局應該將案件移交給具有裁罰權的台北市政府處理,而根據相關法規,即使原處分被撤銷,若台北市政府認為需要開罰,在撤銷日3年內仍能進行裁罰。

除了台灣,Uber在全球許多國家也都面對政府禁止和法律訴訟的問題,包括丹麥、匈牙利、保加利亞等國都宣布禁止Uber營運。在英國,倫敦交通部門也分別在2017年與2019年以「可能造成乘客安全」為由拒絕發予執照,Uber仍在上訴當中;在加州,Uber也因為拒絕將駕駛納為「Uber員工」產生違反勞動法規的疑慮,曾面臨相關訴訟。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