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貪腐夾擊以色列,兩位中生代誰能成為「後納坦雅胡時代」新共主?

疫情、貪腐夾擊以色列,兩位中生代誰能成為「後納坦雅胡時代」新共主?
拉皮德(左)與班奈特(右)2013年於耶路撒冷的總理辦公室|Photo Credit: Israel GP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假設納坦雅胡真的在不遠的未來,不敵貪腐官司與新冠肺炎帶來的經濟等重創,劃下他總理生涯的休止符,聯合黨內部是否會出現具備強烈個人魅力的繼位者?或是真的由右傾的班奈特、甚或中間世俗的拉皮德上位?

以色列的新冠肺炎疫情從今(2020)年7月以來,就幾乎沒有減緩趨勢,過去幾週,每日新增確診人數常在2000到5000人次之間徘徊(9月22日確診人數激增到5872),在這個人口將近925萬的國家,目前有約6.4萬人被確診為新冠肺炎病毒帶原者(非總計,僅正在帶原者),將近200人需要呼吸器,導致兩間醫院在上週宣布無法再接收新冠病毒病人,幾間醫院由於負荷過重,必須將部分病人轉院。

為了控制疫情,以色列政府宣布從9月18日下午猶太新年夜開始幾小時以前,進行第二波的全國性封城;這次封城預計將持續三週,適逢猶太人的幾個重要節日(Jewish High Holidays),包括新年、贖罪日與住棚節等。

與三月、四月的封城措施類似,所有購物中心與非必要店家都將停止營業,餐廳只允許外送,所有學校都會關閉;民眾若非必要原因(註1),僅能在自家方圓一公里的範圍內活動,

疫情控制不力、因應措施造成的經濟損失、以及第二波全國性封城,都讓國內民眾不滿情緒高漲;8月份失業率持續上升,從7月的5.1%來到5.4%,封城措施只會讓失業、減少收入或沒有收入的人數增加;財政部估計,封城一個月將會給經濟帶來43億至57億美金的損失。

IDF_Coronavirus_Task_Force_2020_IDF
以色列國防軍的新冠肺炎應變小組|Photo Credit: 以色列國防軍(IDF)

數週以來,每週都有聚集在各地的抗議人潮;儘管總理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宣布在外交上與阿聯及巴林進行關係正常化的這項重大突破,但納坦雅胡位於耶路撒冷的官邸前,左派、右派、世俗與猶太教民眾聚集,表達他們對納坦雅胡政府在疫情及經濟等各種內政議題上作為的不滿。

近期民調似乎也驗證人民對納坦雅胡的「失望」,這些調查顯示,若以色列近期舉行國會選舉,納坦雅胡帶領的聯合黨(Likud)將會喪失幾個席次。

也難怪,納坦雅胡這位以色列史上在位最久的總理還沒下台,想要取代他的政治人物都摩拳擦掌。媒體與評論者也紛紛臆測,究竟哪位政治人物可能在「後納坦雅胡」時代崛起。本文將討論相對可能具有總理相的兩位以色列政壇的中生代政治人物:亞伊爾・拉皮德(Yair Lapid)及納夫塔利・班奈特(Naftali Bennett)。

中間派的亞伊爾・拉皮德(Yair Lapid)

「未來黨」(Yesh Atid)創始人兼領袖亞伊爾・拉皮德出生政治世家,父親湯米・拉皮德(Tommy Lapid)生前是以色列著名的記者及政治人物,於1999年至2006年領導世俗政黨「革新黨」(Shinui)。亞伊爾・拉皮德在踏入政壇以前,就已經是知名的公眾人物,擔任過多年的記者、節目主持人、作家,甚至還曾是業餘拳擊手、並參加過兩部電影的演出。

Lapid_2013_Haim_Zach
亞伊爾・拉皮德|Photo Credit: 以色列新聞局(Haim Zach)

2012年,當年快滿49歲的拉皮德創辦「未來黨」(Yesh Atid),為了成立這個號稱走中間路線(註2)的政黨,拉皮德費盡心思在以色列各地尋找各種富有代表性的人物,囊括了拉比(註3)、前國家安全局領袖、學者、記者、律師、維權人士、衣索比亞裔等。

2013年,未來黨這個「政壇新秀」在國會選舉中獲得19個席次,成為國會第二大黨,其中有高達8位女性議員。

Tommy_Lapid_GPO
亞伊爾・拉皮德的父親湯米・拉皮德|Photo Credit: 以色列新聞局

由於未來黨是當年國會第二大黨,第一大黨領袖納坦雅胡無可避免地在選後邀請該黨加入政府,拉皮德也因此於2013年至2014年間,在納坦雅胡帶領的政府中擔任財政部長。

拉皮德最為鮮明的立場之一,其實是承繼父親湯米對哈雷迪猶太教政黨的反對;他在擔任財長任內,試圖在哈雷迪政黨看重的議題上,挑戰現狀,例如積極推動在安息日允許公共汽車營運;也試圖縮減對哈雷迪人口的財政補助,更直指哈雷迪人口接受多項政府補助卻常「不事生產」,仰賴孩童津貼來養育孩子。

在他的帶領下,未來黨積極推動民事婚姻(civil marriage,註4),希望打破宗教權威在以色列人婚姻上的壟斷;此外,未來黨也嘗試推動對哈雷迪男性教徒全面徵兵,希望終止他們長期以來在義務役上享有的豁免權。

也就是說,拉皮德就像父親湯米一樣,公開地與哈雷迪政黨嗆聲。

不過,拉皮德當年以政壇新秀之姿迅速竄起的現象,事後看來有些曇花一現,在他一年多的財政部長任內,支持度不斷下滑,民眾對他的表現感到失望,2013年9月公布的一份,針對515位以色列成年人進行的民調顯示,63%的受訪者視拉皮德為當年度最令人失望的政治人物(註5)。

2014年底,拉皮德被總理納坦雅胡開除,卸下財政部長一職。

過去一年,拉皮德再次來勢洶洶,與政壇新秀甘茨(Benny Gantz)的新政黨搭檔,組成「藍白聯盟」,企圖擊敗納坦雅胡,終結他多年總理生涯;無奈3月初的國會選舉後,甘茨帶領不少成員倒戈,同意與納坦雅胡組成政府。

作為在野領袖的拉皮德,在過去幾個月內,不斷批評納坦雅胡在平衡疫情控制與經濟等內政上的失敗,還抨擊納坦雅胡是「猶太人史上最會製造分裂的領袖」("the most divisive leader in the history of the Jewish people")。

不過,拉皮德在批評納坦雅胡的同時,正面臨黨內同志謝拉赫(Ofer Shelah)的挑戰;9月初,拉皮德多年好友兼盟友謝拉赫在推特上呼籲,為了未來黨的前景,拉皮德必須開放黨主席內部直選,且表態自己將會參選;他還批評拉皮德在經濟、國防等議題上,缺乏清晰的願景。

在幾經思考後,拉皮德仍堅持暫時不會開放黨主席內部直選,但願意在明(2021)年決定下任黨主席的產生方式。

在面臨企圖挑戰納坦雅胡失敗、並受多年黨內同志挑戰的「內憂外患」之際,拉皮德仍堅持自己是取代納坦雅胡的最佳人選;不過他大概多少意識到自己所面臨的困境,因此在最近一次訪問中,拉皮德坦言,他必須更努力地說服以色列選民,自己是繼任總理的不二人選。

右派的納夫塔利・班奈特(Naftali Bennett)

總是頭戴猶太小帽(kippah)的納夫塔利・班奈特在近期一次訪談中,將自己與納坦雅胡分別比喻為iPhone12及Nokia手機,暗喻相較快滿71歲的納坦雅胡,才48歲的自己更有能力與活力,在這個時期領導以色列。

Bennett_2013_Amos_Ben_Gershom
班奈特於2013年出席大屠殺紀念日活動|Photo Credit: 以色列新聞局(Amos Ben Gershom)

曾是納坦雅胡重要親信的班奈特,在最近幾次民調中,都表現不俗。

在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初期擔任國防部長的他,最近出版一本頁數不多的小書,標題為《如何戰勝瘟疫》,書中他批判以色列政府在新冠肺炎決策上的諸多失誤(註6),點名幾位衛生部高階官員,鉅細靡遺地描述這些高階官員如何在會議中堅持己見、排除異己,以對經濟造成重大危害的封城代替普篩。

也批評納坦雅胡在召開新冠肺炎記者會時,多著重在展現政府危機處理的成效,沒有向民眾解釋疫情、或提供實際有用的資訊。

班奈特還說,自己從以色列傳出第一起新冠肺炎案例時,就積極推動讓軍方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例如設立防疫旅館,並讓國防軍負責管理;但這些旨在增進效率的防疫提案,不是遭到否決,就是未得到政府正面回應。

不難看出,班奈特企圖在書中呈現一個鮮明的對比:失能的納坦雅胡政府對比高效能的自己;頗有著眼於納坦雅胡久坐的總理寶座之姿。

班奈特在踏入政壇以前曾創辦並領導幾家科技公司,初入政壇時,他加入納坦雅胡領導的聯合黨,於2006年至2008年之間擔任當時為在野黨領袖的納坦雅胡的總幹事。

2008年,班奈特與同為納坦雅胡助理的沙凱德(Ayelet Shaked)退出聯合黨,雖然兩人從未直接說明退黨原因,但坊間流傳二人與納坦雅胡產生嚴重分歧,且納坦雅胡的妻子莎拉對班奈特及沙凱德頗有戒心(註7)。

Shaked_2015_Mark_Neyman
2015年,時任司法部長的沙凱德|Photo Credit: 以色列新聞局(Mark Neyman)

退出聯合黨之後,班奈特與沙凱德先是成立了一個叫做「我的以色列」(Yisrael Sheli)、旨在強化猶太人身份的組織,接著兩人加入被視為宗教錫安主義政黨的猶太人家園黨(Habayit Hayehudi)(註8),重回政壇。

去(2019)年4月國會選舉前,班奈特與沙凱德再度籌組新政黨,退出猶太人家園黨,成立「右傾」(Yamina,原為「新右派」Hayamin Hehadash)。

班奈特從政多年來,除了在對「右派」選民至關重要、如屯墾區和強化猶太人身份等議題上堅守立場以外,他在擔任各部長職任內,政績也都備受右派選民、甚至一些非右派選民的肯定。

他在教育部長任內,除了推動強化猶太人身份方面的教育,還強化對弱勢族群如衣索比亞裔、哈雷迪猶太教徒甚至阿拉伯社群的教育,編列預算讓這些族群能更好的被整合到高等教育體系中。

他在經濟部長任內,不僅強化阿拉伯與哈雷迪女性的就業,也推動以色列與亞洲、歐洲及南美新興經濟體的貿易,以減少對像是歐盟這樣單一經濟體的依賴。

現年48歲、相對年輕的班奈特,也在競選策略上,企圖吸引比較年輕的宗教錫安主義者,或其他右派、中間偏右選民。

  • 影片說明:班奈特為2015年以色列國會選舉而錄製、暗諷以色列左派經常為以色列政府行為向國際社會致歉的競選影片

在納坦雅胡聲勢低迷之際,班奈特標榜的高效能形象,似乎正在發酵。

在一份8月初公布的民調中,選民心目中理想的總理人選依序為:納坦雅胡(37%),班奈特(19%),拉皮德(15%)及現任國防部長、即預定在2021年11月接替納坦雅胡總理職的甘茨(10%)。

在兩份最近公布的民調中,班奈特與沙凱德帶領的新右派預計會在國會選舉中(若近期內舉行)獲得16或19個席次,擠下甘茨領軍的藍白聯盟成為國會第二大黨(註9);根據這份民調結果,雖然納坦雅胡的聯合黨仍會是國內第一大黨,而且還不用依靠中間偏右的藍白聯盟或其他非「右派」的政黨就能組成政府,但這也同時意味著班奈特的新右派在政府內部會有相當大的勢力,對納坦雅胡造成威脅。

相較同被歸類為「右傾」的納坦雅胡,班奈特最大的優勢,是被不少右派支持者視為在多項議題上始終如一的右派,不像執政多年的納坦雅胡,時不時被迫在聯合政府的各政黨之間斡旋,進而在一些議題上做出「妥協」;其中,納坦雅胡多年來必須依靠哈雷迪政黨籌組政府,因此在不少議題上常對這些政黨做出讓步。

相較之下,身為正統猶太教徒的班奈特,在一些議題如對哈雷迪男性徵兵一事上,比較敢於與哈雷迪猶太教政黨不同調甚至唱反調(註10);這樣的立場不僅對一些正統猶太教選民有吸引力,甚至可能博得世俗但右傾選民的認同。

假設納坦雅胡真的在不遠的未來,不敵貪腐官司與新冠肺炎帶來的經濟等重創,導致聯合黨席次的減少,或甚至劃下他總理生涯的休止符,那麼,聯合黨內部是否會出現具備像是納坦雅胡這樣強烈個人魅力的繼位者,或是真的由右傾的班奈特、甚或中間世俗的拉皮德上位,我們還得拭目以待。

註釋

  • 註1:例外情況包含往返工作地點、購買食物與藥品等日常必需品、協助生活起居等方面需要幫助者、參加喪禮、前往國會、參與抗議、捐血、在獲得許可下從事節日期間宗教活動如祈禱等,族繁不及備載。本週政府又決定,將從9月25日開始,實施更嚴格的封城措施,在新措施之下,除超市與藥局,大多數非必要性商店都必須關閉,僅能在住家方圓1公里內範圍參與抗議、且最多20人聚集,除了在贖罪日有限度的允許信徒祈禱、猶太會堂將關閉。
  • 註2:儘管該政黨、其支持者及媒體多稱未來黨為中間派政黨,但就如筆者在先前的文章就曾提及的,左、右正樣的政治光譜在理解以色列政黨時,可能有些簡化(就如在不少其他國家中),以色列政黨所謂的左、右派之分,常是關於巴勒斯坦議題上的立場差異;在經濟政策上,許多目前檯面上的政黨其實都在不同程度上偏右。
  • 註3:事實上,當年未來黨政黨名單上排名第二的,就是一位住在「屯墾區」的拉比。
  • 註4:儘管以色列內政部承認在他國成立的民事婚姻,但沿襲英國治理時期的作法,在國內僅各宗教機構的權威能執行證婚,也就是說,宗教婚禮是在以色列境內合法結婚的唯一辦法;在猶太教中,多數拉比都不願意為猶太人與「非猶太人」證婚,因此除了猶太人與沒有猶太血統者無法在以色列國內結婚,一些來自前蘇聯、有猶太血統但在猶太律法上不被認為是猶太人(例如母親不是猶太人等)的移民或其後裔,都無法在國內與猶太人結婚。
  • 註5:排在拉皮德之後的是總理納坦雅胡,有15%的受訪者認為他是最令人失望的政治人物。
  • 註6:想當然爾,班奈特的意見引起不少在初期負責因應新冠肺炎的衛生部高階官員反擊,被直接點名的薩德琪教授(Sigal Sadecki)及前衛生部總司長希曼・托夫(Moshe Bar-Siman Tov)都批評,班奈特在書中描述的細節,參雜不少謊言,薩德琪教授還認為他的言論是對醫療專業的不敬,且帶有政治目的。
  • 註7:以色列媒體上充滿不少對莎拉・納坦雅胡在人事任用上進行「干預」的臆測,當年班奈特及沙凱德與納坦雅胡的「分手」,也有不少人揣測是莎拉從中作梗;2013年,當班奈特與拉皮德都被納坦雅胡納入部長名單時,就有一說是因為莎拉對二人的不滿,導致兩人當年無法獲得更重要的部長職。
  • 註8:猶太人家園黨的黨員多篤信猶太教,沙凱德這個世俗猶太人的出線,曾經引發一些爭議;但對班奈特及不少支持者來說,沙凱德的加入也增加了黨的多元性;有趣的是,身為正統猶太教徒的班奈特,妻子其實最初是沒有守猶太教規的猶太人,但現在也跟著班奈特守安息日及猶太教飲食教規。
  • 註9:儘管班奈特在這兩份民調中聲勢看漲,但類似的情況其實已經發生過幾次,班奈特的新右派在選前民調雖然表現優異,但在實際選舉結果看來,似乎尚未如民調預期的理想。
  • 註10:基於班奈特在對哈雷迪男性猶太教徒徵兵所採取的立場,過去幾年來,他曾與拉皮德在此議題上進行一些「合作」,例如2013年以色列國會選舉結果出爐後,拉皮德的未來黨與班奈特的猶太人家園黨便協議,除非納坦雅胡同意在徵召哈雷迪年輕男性服義務役一事上做出重大變革,兩黨(共獲得31席)將不會加入納坦雅胡的政府,這讓向來仰賴哈雷迪政黨籌組政府的納坦雅胡左右為難;當時這項決定,還讓班奈特承受不少支持者的攻擊,他們認為班奈特與世俗、中間派的拉皮德為伍,形同是背棄猶太人家園黨象徵的宗教錫安主義價值。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