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離婚、低谷的體悟,趙詠華:人與人間的相處像貓一樣就很好

歷經離婚、低谷的體悟,趙詠華:人與人間的相處像貓一樣就很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走過一回人生低谷,歌手趙詠華學著不再凡事都要求做到100分,解開了小時候的模範生情結,不再害怕如果做不好,別人就會不喜歡自己。

文:蔣德誼|圖片來源:趙詠華身心靈世界研究中心臉書

編按:唱紅〈最浪漫的事〉、〈求婚〉等膾炙人口歌曲的知名歌手趙詠華,多年來用音樂陪伴著歌迷度過許多幸福的時刻,但她的真實人生,卻不是冒著粉紅泡泡的夢幻故事。歷經離婚、受憂鬱症所苦的生命低谷,她逐漸解開來自原生家庭的心結與創傷,也找到讓自己愉快充實的許多新嘗試,如今她更明白,原來平靜舒心的每一天,就是一種浪漫。

過去提起趙詠華,大多數人一定會知道〈最浪漫的事〉這首成名曲。歌詞唱著:「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如今,當聽這首歌的人們真的要面臨「變老」時,體會到最浪漫的事,或許早和以前不一樣。對趙詠華來說,對幸福的意義,也早已不同。浪漫,如今還重要嗎?或者說,什麼樣的浪漫更長久深刻?

從小參加合唱團、為電視台錄製卡通歌曲的趙詠華,21歲在民歌西餐廳駐唱時被發掘出道,當年歌手的生活其實單純得像公務員,只要按時錄唱片、配合公司到老三台宣傳就好。「我甚至連唱片賣得怎樣都沒概念,要等一季過完,看到支票上的數字才知道。」

後來校園演唱會流行,歌手有比較多機會和歌迷現場互動,但隨著知名度打開後,走在路上開始會被認出來,對於個性自由奔放慣了的趙詠華,一開始也曾感到很不適應。

「其實我私底下是個性、打扮都很中性的女生,但因為後來唱片公司做的歌都偏向甜美、溫柔的風格,我的『人設』只好跟著調整。」

既然〈橄欖樹〉聽37年不會膩,幸福的歌也可以一唱再唱

「最忙碌的時候,我8個月就要出一張專輯,幾乎沒有休息的時間。」〈最浪漫的事〉問世後大紅特紅,就此成為趙詠華的招牌曲,但她坦言,也曾對於「到哪都要我唱這首歌」感到有些倦怠。

有天她在路上遇到一對滿頭銀髮、手牽手散步的中年夫妻,看起來簡直就像是從歌詞裡走出來的人,讓她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沒想到對方認出她之後,很開心地對她說:「妳是趙詠華!我們都好喜歡妳的那首歌。」

她這才發現,很多人的生活真的和她的音樂連結在一起。

在滾石30周年演唱會時,趙詠華和大前輩齊豫在後台巧遇,齊豫笑咪咪地問她:「華華妳是唱什麼歌啊?」她帶著撒嬌的語氣回答:「還能唱哪首,就是〈最浪漫的事〉呀……」沒想到齊豫笑說:「那很好呀,妳知道我的〈橄欖樹〉,唱了37年哩!」

「我這才發覺,不管聽幾次齊姐唱歌,我一樣會感動,而齊姐也是為了喜歡這首歌的歌迷,認真地一唱再唱。我因此找回為何而唱的初心,就算每次都唱一樣的歌,若能每次都帶給台下不同的人快樂,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趙詠華跟齊豫同台唱歌。

「我很慶幸自己的代表作是一首幸福的歌,如果我以悲傷的情歌成名,每唱一次就要往心裡戳一刀,那我的憂鬱症一定更嚴重。」趙詠華說。

從小習慣當聽話的人,離婚經歷憂鬱症才重新找自己

臉上總掛著笑容、說話輕輕柔柔的趙詠華,其實有著複雜多舛的成長背景。她從小在單親環境長大,生父另有家庭、母親在生下她之後又陸續換過幾任交往對象,卻在她19歲時就因癌症過世。

「我從小就非常缺乏安全感,什麼事都要做得很好,大人說什麼我就聽話,因為害怕不乖的話會被拋棄。」她記得小時候有一次自己在家,看到夕陽覺得很漂亮想畫下來,但天色愈來愈暗,她怎麼調都覺得顏色不對,最後整張畫塗成黑色。

後來,她做了心理諮商才知道,通常小孩對父母的言行,不是完全複製、就是完全相反。媽媽曾交過多個男友,感情的不穩定也影響了她。「所以我每段戀愛都談好幾年,覺得硬撐著不分手,最後就會有好結果。」

後來唱片圈環境開始不景氣,趙詠華也順勢走入婚姻,對方是知名獸醫師、婚後她搬到台中,有了另一個「院長夫人」的身分。沒想到才過幾年,就發現前夫有外遇。「當時感覺人生像是被掏空,上無父母、失婚、沒有工作,一離婚之後(憂鬱症)就整個爆發出來,擋都擋不住。」

「最嚴重的時候我是完全不出門、不開燈、電話也不接,一個人坐在角落一直一直哭。朋友來找我的時候我拜託她不要按電鈴,傳簡訊通知我,因為我聽到電鈴聲會崩潰。」

透過心理諮商,她花了近4年,把原生家庭累積的種種創傷和糾結一一整理,「我現在比較可以理解我媽媽,她其實就是一個很愛漂亮、追求浪漫戀愛的女生。其實不需要把爸媽當成沒缺點、一切完美的人,想通這點以後,很多結就解開了。」

另一個讓她平靜的方法,就是抄寫心經。「其實我沒有特定的信仰,但抄經的過程中,因為專注在下筆動作,感覺心情慢慢沉澱,也會不自覺地思考這些文字的意義,好像就默默地被開導了。」

陪伴但各自有空間:人與人的相處 像貓一樣就很好

除了心靈層面的療癒,陪伴她走過低潮的,還有家裡可愛的貓咪們。「年輕的時候我很喜歡狗狗,但有時候狗狗很黏人、會吵,而且你一定要帶牠去外面散步;貓咪大部分時候比較獨立,但還是有一個生命陪伴在旁邊的感覺。」

▲可愛貓咪陪伴,是趙詠華生活中的療癒。

「其實我覺得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像貓一樣就很好。雖然說是寵物,但牠其實不需要你寵(笑),平常彼此互不打擾,有一些各自的空間,但妳開心或難過,牠會感覺得到。」

笑稱自己是重度宅女的趙詠華,近來因為疫情更少出門,她在家學做烘焙、跳Zumba,最近甚至開了Podcast分享自己的心情,生活反而充實豐富。「年紀愈長,看待人際關係愈覺得重質不重量。對感情我比較隨緣,但身邊有一群真正彼此信任、互相關心的工作夥伴和好友更重要。」

走過一回人生低谷,她也學著不再凡事都要求做到100分,解開了小時候的模範生情結,不再害怕如果做不好,別人就會不喜歡自己。

「我現在知道人就是沒有完美,有缺憾才是人生啊。過去沒有人教我怎麼快樂,現在我才知道,快樂要靠自己發掘。」她說。

▲烘焙是趙詠華的興趣。

凍齡秘訣是「呆」:少計較,人就不會那麼累

趙詠華笑說:「有時候遇到久沒見面的朋友說我凍齡,我都說那是因為我沒在動腦!少一點計算心思或是鑽牛角尖,人就不會那麼累。」

年紀輕輕就出道,趙詠華在身邊親友眼中,卻是個不折不扣的重度「天然呆」。她曾經在偶像劇《惡作劇之吻》中飾演男主角江直樹的媽媽,天真傻大姐的性格讓不少觀眾印象深刻,「嚴格說起來那個角色不算是演的,我的個性差不多就是那樣。」

「以前別人告訴我什麼,我就會信以為真:飯局的時候主人說乾杯,我就會真的把整杯喝光;別人隨口說一句下次再約,我就會認真安排處理,最後自己忙出壓力,現在才比較知道如何拒絕別人。」

但這次參與民歌45演唱會,對趙詠華來說,有著小粉絲要和偶像們見面的興奮感,是她期待已久的演出。「因為我以前都是買票在觀眾席聽歌的人,雖然沒有直接參與民歌時代,但我因為在西餐廳唱民歌而進入音樂圈,對我而言是很珍貴的緣分。」

除了必唱「最浪漫的事」外,她也笑說,由於當年幾乎所有民歌她都唱得夠熟,所以歌單怎麼開都沒關係。「我覺得做自己開心的事情、找到生命的意義很重要。如果聲音是上天給我的禮物,我就想用它傳遞好的能量給大家。」

「如果要說現在對我而言最浪漫的事,我想應該就是可以一直唱歌到80歲吧。」趙詠華笑說。

本文經50+ FiftyPlus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陳怡君
核稿編輯:黃筱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