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天王嫂訓練營」可以跟「女版PUA」劃上等號嗎?

中國「天王嫂訓練營」可以跟「女版PUA」劃上等號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不該單身」又被排除於房產之外的年輕女性,當學歷、收入、專業都不能保證向上流動,要怎麼靠自己獲得更好的生活?只能靠婚姻了。婚姻對當代中國女性的實質意義如此,就是「PUA天王嫂訓練營」的培養皿。

文:戴綺儀

你還記得當初轟動社會的潘瑋柏新婚消息嗎?「天王嫂訓練營」為什麼會出現在中國?跳脫到底是「誰騙誰」、「是不是PUA的問題」,背後指涉中國女性難以透過個人學歷、收入以及專業達成階級流動,唯有「婚姻」成為她們翻身可能的現象。

七月底潘瑋柏在微博公佈新婚消息,老婆是中國網紅空服員Luna宣云,網民舉報她來自「天王嫂訓練營」。網友們肉搜Luna,有人稱其謊報年紀、學歷,最受矚目的是有人舉證Luna多次和不同位網美發布九成相似的構圖及文字,同地點、用同樣物品、做同樣活動,種種資訊將輿論導向Luna受到「天王嫂訓練營」的培訓,潘瑋柏和郭富城都「上鉤」於這個培訓班,於是網友冠上「女版PUA」之名熱議。

「女版PUA」嗎?

PUA(Pickup Artistry)中文常譯成「把妹技巧」或「攻略」,使用上常帶貶義,指涉男方透過技巧追到女方。然而值得思考的是,並不是「攻略」就等於有問題,是這套攻略仰賴什麼權力關係去運作?正如辣台妹討論過的凝視和物化,重點在運作產生的效果。PUA值得抨擊的點是親密關係的僵化想像:男性主控、男主動女被動、女性喜好單一而膚淺好騙,因此得出「男方精心計算努力不懈就可以『攻略』女方」的準則,這套世界觀也就是異性戀陽剛父權制運轉的根基。

語言的使用仰賴生成背景脈絡,因此只要婚姻價值還建立在「男方主控」的關係,「女版PUA」就不能草率跟一般指稱男追女的PUA相提並論。今天我們不去討論PUA的好壞,而是思考:什麼提供中國大規模的天王嫂訓練營一片沃土?

由上到下的「剩女」焦慮

中國曾實施一胎化政策,男女比一度高達120:100的嚴重失衡。對於中共政權而言,婚姻家庭是構成社會的「基本單位」,因此這個「差額」是對「和諧社會」的威脅。對此,政府採取的方式不是鬆動男性地位要比女性高的刻板配對概念,或調整社福制度因應單人家庭,而是採取官媒帶頭打造「剩女焦慮」:滿27歲、中產階級、學士以上、未婚,那妳就是官方認證的「剩女」,請謹記「男人三十一枝花,女人三十爛茶渣」好好努力結婚!

華裔美國記者洪理達以大量訪談完成《中國剩女》一書,描繪了剩女焦慮如何凌駕於個人擇偶意識,「我快要變『剩女』了,我沒有勇氣分手,也不覺得可以找到更好的男人」一名26歲的北京行銷主管說。

國家媒體的邏輯是加強年輕男女的結婚壓力,再污名化年近三十歲的高學歷單身女子,迫使其「下嫁」於真正剩餘的那些剩男,以補救超失衡的男女比。那麼高學歷、高成就的中產階級女子們,面對媒體與論的姿態怎麼會如此?

不該單身也不該有房,年輕女子請選擇

中國戶口制度將婚姻與房產綁在一起,面對一線城市高漲的房市,年輕人購屋多少需要家長資助頭期款,這不只強化階級再製,也強化性別的財富差距。因為房產是陽剛特質的表徵,擁有房產被視為「男方的結婚必備條件」。《中國剩女》的受訪者裡有六名來自北京上海的獨生女,她們的家長皆拒絕幫助她們買房,轉而資助表哥、堂弟等男性親戚,兒子成為「家族的小孩」,女兒請靠自己。

同時,官媒不忘帶頭提醒中產階級女性獨自購屋的「缺點」:當妳擁有多少房產,就提高多少妳找結婚對象的難度哦!於是即使配偶共同出資,多數也僅登記男方名下,甚至作為女方事業有成的「彌補」,書中一名25歲高階公務員主張共同登記,便接到男友母親哭著來電,說她的成就使他們對這樁婚事沒安全感,房產必須只登記兒子。

基於戶口制度,當地生活的穩定取決於房產,僅登記男方的潛規則大大降低女性在婚姻裡的協商地位,即使收入極高的女性,也握有極少離婚籌碼,「要是我結婚時名下有房,他就不可能那樣恐嚇我了」書中一名因受暴而離婚的31歲北京職業律師說。

那法律能挽救這個不平等嗎?今年上路的《新婚姻法》修法,反而規定離婚時房產分割不看「房產證登記名字」,改看「購買時出資者」,也就是整個家族一起為男性晚輩出資購屋的潛規則,直接轉為男性獨佔房產的合法依據。

關注中國性別家庭研究的學者沈秀華發現,在市場改革開放之後,中國社會的階級流動依然靠個人,而多數人是在 高度親密關係動員 下(也就是婚姻)成為都市中產階級。

對於「不該單身」又被排除於房產之外的年輕女性,當學歷、收入、專業都不能保證向上流動,要怎麼靠自己獲得更好的生活?只能靠婚姻了。婚姻對當代中國女性的實質意義如此,就是「PUA天王嫂訓練營」的培養皿。

結語:這不只是感情攻略,是生存策略

上述現象不能單純歸因於文化,學者Judith Butler曾經這麼分析:「若是這些產物對政治經濟的性別次序而言,乃是不可或缺,也就是說,少了它們將會危及其基本運作,那麼,把這些產物理解為『僅僅是文化』就是錯誤的。」

當代中國婚家意識形態是由一胎化政策、戶口制度、買房潛規則、國家媒體形塑成的,政府透過獨尊「男性主導的異性戀婚姻」來維穩社會,即使女性教育程度、就業率普遍提升,較可行的階級流動管道仍是跟高社經地位的男性結婚,而且社會對此觀念的接受多於不滿。

因此「女版PUA」並不能跟一般PUA相提並論,不單純是誰騙誰的問題(其實感情的真假很難界定,每個人都在跟主流愛情腳本互動,在嘗試過程認識自己),更該看見這是中國女性在國家帶頭打造的狹隘婚配市場裡,發展出的通關策略。

參考資料

本文經辣台妹聊性別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