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錢》:第六大歐洲力量,羅斯柴爾德的金融帝國

《借錢》:第六大歐洲力量,羅斯柴爾德的金融帝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羅斯柴爾德家族在多地開辦銀行,從事證券、股票交易和保險業務,投資工商業、鐵路和通訊業,並滲透至鋼鐵、煤炭與石油等行業,是一八一五年之後該世紀的「金融巨人」。如同霸菱銀行,這個家族也在國際舞臺活躍了兩百多年。

文:查爾斯・蓋斯特(Charles R. Geisst)

第六大歐洲力量

十七世紀末期,銀行業盈利可觀,私人銀行家開始崛起,禁止詐騙的法律相當嚴明苛刻,這多少保護了銀行家們,但也不是沒有信貸風險和競爭對手。在美國革命之前的數世紀中,銀行業的某個狀況一直不曾變過,即銀行家更傾向於大客戶或大型機構,因為小客戶貸款往往僅是為了生活且常素行不良。

到了十八世紀中期,幾個主要貿易國家的海外商務以及殖民地發展,都需要多元業務與影響力大的銀行家。南海公司的海外探索和對外貿易不算成功,尤其是在接收了國家債務後一蹶不振。歐洲聖殿騎士團和梅迪奇銀行所扮演的角色後繼無人。英國乃至整個歐洲急需如同探險家的銀行家們,以便順利展開跨國業務。

十八世紀末期,這般角色最後落在了兩家私人銀行集團。當時,「集團」一詞是對私人銀行公司的非官方最高尊稱,兩家私人銀行皆被稱為「集團」,可見其社會影響力之大。之後的兩百多年,兩大集團在國際叱吒風雲,為英國和法國的權力崛起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並對十九世紀後的美國經濟產生了重要影響。這兩大集團,就是霸菱集團(House of Baring)和羅斯柴爾德集團(House of Rothschild)。

對絕大多數人來說,霸菱家族並不陌生,因為其所擁有的霸菱銀行(Barings Bank)是英國歷史最悠久的銀行之一。然而,就在上世紀結束前的五年,即一九九五年,這家背景顯赫的老牌銀行甚至來不及長嘆一聲,就由英國中央銀行宣布破產。消息一傳出,亞洲、歐洲和美洲地區的金融界立即產生了一連串震盪。在東京股市,英鎊對馬克的匯率跌至近兩年的最低點;倫敦股市也出現暴跌,紐約道瓊指數下降了二十九個百分點! 不過,在這之前,它已經走過了兩百三十三個年頭。

霸菱銀行由約翰.霸菱(John Baring)和法蘭西斯.霸菱(Francis Baring)兩兄弟於一七六三年創立,當時該銀行的名稱是「約翰和法蘭西斯霸菱公司」。兄弟倆的父親是從德國移民至英國的商人。法蘭西斯比約翰活躍一些,在他的帶領下,公司步入了多元化發展的道路,並在國際金融界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一七七六年起,霸菱銀行逐漸轉變為商業銀行,一方面為客戶提供資金,一方面自己也做買賣。當然,和其他商人一樣,它也要承擔相應的風險。霸菱銀行的業務範圍相當廣,無論是到剛果開採銅礦還是在澳大利亞販賣羊毛,抑或開掘巴拿馬運河,它都可以為之提供貸款。

十八世紀末十九世紀初,在改良蒸汽機的帶動下,一系列技術革命引起了從手工勞動轉變為動力機器生產的重大飛躍,隨後,工業革命從英國傳播到整個歐洲大陸。霸菱集團的崛起幾乎是和英國工業化同步進行。不過,霸菱銀行不開發普通客戶的存款業務,因此資金來源比較有限,只能靠自身的力量謀求生存和發展,但這並沒有阻止霸菱銀行前進的步伐。

霸菱銀行有個強勁的競爭對手——羅斯柴爾德銀行,不過各國政府、各大公司和許多客戶仍以霸菱銀行作為首選。一八○三年,剛剛誕生的美國從法國手中購買了南部的路易斯安納,購買資金就出自霸菱銀行,由此,霸菱銀行成了英國向美國投資的主要樞紐。霸菱銀行的投資金額巨大,投資領域主要是基礎設施,例如鐵路。十八世紀末十九世紀初,美國人非常懼怕霸菱銀行的勢力,因為它在許多人眼中代表著喬治三世的利益;在美國獨立之時,這個國王的精神狀態令人擔憂。

十九世紀中期,霸菱銀行在美國發展了許多頗具影響力的交易,並資助了當時的美國中央銀行及不少私人公司。一八四八年墨西哥戰爭後,霸菱銀行安排融資,以協助美國向墨西哥政府購買德克薩斯州;在美國內戰期間,霸菱銀行還協助美國政府向俄羅斯購買阿拉斯加州。直到一八九○年代,英國依舊是美國的主要資金來源,不過那時,霸菱銀行在南非的投資損失慘重。

一八一○年,法蘭西斯.霸菱去世,他的兒子亞歷山大.霸菱(Alexander Baring)繼承了父親的衣鉢。亞歷山大在成為國會成員之後,經常公開號召廢除英國的《高利貸法》。十九世紀初期,不少反對高額利息的名人都和他站在同一陣線,其中包括大衛.李嘉圖(David Ricardo),使得他的呼籲更具分量。亞歷山大在下議院說道:「《高利貸法》傷害了法律原本想保護的人。」隨著反對聲的高漲和工業革命的展開,英國終於在一八五四年下令廢除《高利貸法》。

在亞歷山大領導霸菱銀行時期,該銀行參與了一項非常重要且意義深遠的交易——向英國政府提供融資,以對抗拿破崙。一七九八至一八一四年,英法兩國正值交戰,亞歷山大為英國首相小彼特擔保國家有足夠的軍費支持漫長的戰爭。因此,在拿破崙戰爭時期,霸菱銀行被視為排在數個歐洲強國之後的「第六大歐洲力量」。一八一五年的維也納會議上,英國、法國、奧地利、普魯士及俄羅斯等代表都認為,如果沒有霸菱銀行的擔保,就沒有一條具持久影響力的和平條約。

十九世紀初期至中期,霸菱銀行在國際金融界的地位如日中天。一八三○年代後期至一八四○年代的歐洲經濟蕭條,霸菱銀行是歐洲大陸規模最大的銀行。一八三九年,英格蘭銀行陷入了財政危機,霸菱銀行的湯瑪斯.霸菱(Thomas Baring)協助支撐央行。一八四七年,霸菱銀行又拯救了陷入相同困境的法蘭西銀行。一八八六年,霸菱銀行發行「吉尼士」證券,手持申請表的購買者就像潮水一樣大量湧進銀行,最後不得不出動警力維持秩序。許多人排隊數小時才終於買到了股票,第二天拋出時,股票價格已經翻倍。

然而,霸菱銀行由於較為冒險的政策,以及過度認購阿根廷及烏拉圭的債務,致使自身陷入了嚴重的財政危機,其直接影響了英國一八九○年恐慌(Panic of 1890)的形成。幸好英格蘭銀行所組建的財團及時施以援手,危機才得以化解。之後,霸菱銀行行事作風變得嚴謹,並逐漸成為英國統治集團的一員。

二十世紀初,霸菱銀行榮幸地獲得了一位特殊客戶:英國皇室。由於貢獻卓越,霸菱家族先後獲得了五個世襲的爵位,稱得上世界紀錄了,霸菱家族顯赫的地位也因此有了堅實的基礎。儘管嚴謹的作風阻礙了銀行的發展,但也因此得以拒絕向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戰敗的德國提供融資,從而避免了「大蕭條」的巨額損失。

兩百多年來,霸菱銀行在證券、基金、投資、商業銀行業務等方面,取得了長足的發展,成為倫敦金融中心位居前列的集團化證券商,就連英國女王的資產都委託管理,因而素有「女王的銀行」之美稱。該集團一九九三年的資產為五十九億英鎊,負債為五十六億英鎊,資本金和儲備金為四億五千萬英鎊,海內外的職員約有四千名,盈利達一億五百萬英鎊;一九九四年,該集團的稅前利潤高達一億五千萬英鎊。

在倒閉之前,霸菱銀行管理著三百億英鎊的基金資產、十五億英鎊的非銀行存款,以及十億英鎊的銀行存款,在世界千家銀行的核心資本排名中,位居第四百八十九位。但即便擁有如此悠久的歷史、顯赫的背景、豐富的經驗、雄厚的資產,霸菱銀行終究成為過去。儘管破產之後的霸菱銀行仍「霸菱銀行有限公司」之名繼續運作,但其實早已易主。

羅斯柴爾德的金融帝國

與霸菱銀行同一時期崛起的另一個銀行集團,就是久負盛名的羅斯柴爾德集團。羅斯柴爾德家族從十六世紀起定居在德國法蘭克福的猶太區,兩世紀左右間默默無聞,直到十八世紀才開始發跡。這個古老家族開始興旺則是因為梅耶.阿姆謝爾.羅斯柴爾德(Meyer Amschel Rothschild)。

一八○○年之前,戰爭席捲了歐洲的大多數國家,即便是沒有處於戰爭中的國家,也都忙著為戰爭準備。在這樣背景之下,各國開支無可避免地大幅增加;另一方面,由於貿易銳減及農產品欠收等原因,歐洲各國稅收普遍減少,國家收入大幅下跌。整個十九世紀,幾乎所有歐洲國家都會偶爾出現財政赤字,其中部分國家甚至始終處於入不敷出的境地。

儘管與國家收入相比財政赤字的數額較小,但也不容易在財政上實現填補。對大多數國家而言,借貸的代價很大,因為在投資者眼中它們是不可靠的債務人,所以往往需要支付較高利息。一般而言,預算赤字通常是由以下這些方式填補:其一是透過通貨膨脹(國家貶值流通貨幣);其二則是以出售皇室資產,比如土地或辦公場所,來增加收入;最後,還有就是徵收新的稅項。

但是,當時有一個例外,德國的小公國黑森-卡塞爾(Hesse-Kassel)統治者始終保持一定的收入盈餘。原因之一在於,他向其他國家提供僱傭兵,由此獲取收入。梅耶.羅斯柴爾德參與管理該國統治者龐大的投資組合。這是梅耶從最初硬幣交易商轉變為銀行家邁出的第一步。

一七九三至一八一五年,再次發生的戰爭主宰了一切,戰爭對財政帶來的作用非常複雜。第一,歐洲所有參戰國皆因戰爭出現巨額開支,經濟都陷入了通貨膨脹的泥沼;第二,戰爭又為商人帶來了一些機會,他們可以利用紡織品、金銀等進行高風險的交易,或者幫助流亡的統治者管理已有的投資,由此獲得巨額利潤;第三,英國給予歐洲大陸盟友的經濟援助,有力地推進了跨國交易系統的變革,因為在此之前跨國交易系統並未處理過數額如此龐大的款項。

就是在這樣動盪不安的局勢下,羅斯柴爾德家族抓住機遇,實現了關鍵躍進,從兩家規模不大的公司(一個位於曼徹斯特的布料出口公司,和一個位於法蘭克福的小型商業銀行),一躍成為跨國金融合夥人公司。

梅耶的三兒子內森.梅耶.羅斯柴爾德在英國的職業生涯起步於紡織品出口,一九七八年創建了羅斯柴爾德父子公司(N.M. Rothschild and Sons)。這家公司後來成為不少歐洲投資商的中介,還將業務擴展至北美地區。套用現代說法,羅斯柴爾德父子公司從事的業務屬於商業銀行性質,其中一項業務便是為歐洲大陸投資商進行美國投資代理。一八一二年戰爭之後,這家公司和霸菱銀行展開競爭,發展到美國的直接投資,絕大多數是州政府和市政府的債券。在內戰期間,它還幫助美國財政部吸收大筆資金。

但是,羅斯柴爾德父子公司當時還不能被視為家族公司,它正式成為羅斯柴爾德銀行集團一員,是在一九○五至一九○九年之間。羅斯柴爾德銀行集團由幾位家族成員掌控。唯一經營到今天的只有倫敦分行。一八二○至一八六○年代是羅斯柴爾德家族的鼎盛時期。

當時羅斯柴爾德集團擁有五間分行,分布於不同的地區,包括由內森管理的倫敦分行;在德國法蘭克福則有羅斯柴爾德父子公司(M.A. Rothschild & Sohne,一八一七年後改名為M.A. von Rothschild & Sohne。老羅斯柴爾德去世後,這家公司由長子阿姆謝爾接手);法國巴黎,五子詹姆斯創立了羅斯柴爾德兄弟公司(de Rothschild Frres);另外還有兩間法蘭克福總行的分行,即次子薩洛蒙管理的奧地利維也納羅斯柴爾德銀行(S.M. von Rothschild)和四子卡爾掌管的義大利那不勒斯羅斯柴爾德銀行(C.M. von Rothschild)。

直到一八六○年代,五家銀行之間的關係都非常緊密,無論從哪一方面來說,它們都屬於同一個跨國銀行。甚至在二十世紀初的第一個十年裡,羅斯柴爾德集團都是這種合夥人體系。法國的羅斯柴爾德成員與倫敦分行有著休戚與共的金融聯繫,英國的羅斯柴爾德成員與巴黎分行也是榮辱共生。與現代跨國公司不同的是,羅斯柴爾德集團一直是一間家族公司,所有經營決策權都嚴格控制在合夥人的手裡,並且一直到一九六○年,合夥人只能由羅斯柴爾德家族的男性成員擔任。

利用家族成員分布在歐洲各地支行的優勢,羅斯柴爾德兄弟總能在第一時間獲得最新政治與經濟情報,並提前採取行動。一八一四年,拿破崙與歐洲聯軍對抗,戰局變化無常,英國的證券交易很不景氣。一八一五年六月十八日,世界軍事史最著名的戰役之一滑鐵盧戰役爆發。這不僅是拿破崙與威靈頓兩支大軍之間的生死決鬥,也關係著英國成千上萬投資者的身家性命。如果英國戰敗,公債價格將跌落深谷,反之,則將直上雲霄。內森以便捷的消息網絡,提前一天得到了情報,他不動聲色地回到倫敦股票交易所。當時,關於戰役結果的謠言滿天飛,焦急的人們普遍感到恐慌,因此大肆拋售英國公債。內森趁機大批買入,最後穩穩賺了一大筆,使家族財富一下子增加了二十倍!

羅斯柴爾德家族在多地開辦銀行,從事證券、股票交易和保險業務,投資工商業、鐵路和通訊業,並滲透至鋼鐵、煤炭與石油等行業,是一八一五年之後該世紀的「金融巨人」。如同霸菱銀行,這個家族也在國際舞臺活躍了兩百多年。

恐慌和通貨膨脹

十八世紀下半葉,英國嚴峻的經濟形勢導致投機加劇,社會越發動盪不安。十九世紀初,英格蘭銀行不得不為英國政府提供三百萬英鎊的貸款,以滿足其開支。

英國國內的主要問題是物價上漲。商人因為今天所稱的「哄抬物價」而被判刑的案子在法院檔案中俯拾皆是。在當時,這種行為被稱為「囤積」(forestalling)。其中一件案子中,一名叫拉斯比(Rusby)的貿易商以每桶四十一先令的價格購買了三百六十桶燕麥,同一天,他以每桶四十四先令的價格售出了一部分。陪審團很快就判定有罪。法官凱尼恩爵士(Lord Kenyon)對陪審團說道:「你們的判決為我國帶來的利益是其他任何一個陪審團都難以企及的。」

這話顯然誇大其詞。自一七七三年到十八世紀末,英國生活成本激增。早期一份生活成本表顯示,一籃家庭主要必需品,例如一擔乾草、蠟燭和一擔煤,在一七七三年的價格為八十四便士,而一八○○年漲到了四千五百一十四便士,換言之,漲幅高達537%,亦即平均年增長20%。通貨膨脹引發了諸多問題。黃金短缺,於是很多人將堅尼硬幣熔掉,以獲取其中的黃金。物價上漲也導致社會動盪,人們紛紛把責任推到貿易商和中間商身上,因為大家親眼目睹這些人蠶食百姓而致富。很多時候明明是政府之失,卻怪罪於商業行為,人們覺得抬高物價是貿易商對同胞犯下最不可饒恕重罪之一,而事實上,主要罪過在於政府政策,例如限制性關稅。

自亨利八世到國會廢除《高利貸法》之間的三百年,英國可謂大起大落,這也與美國形成映照。

人均壽命大大延長,新型金融產品陸續問世,人們對於借錢和利息的態度也發生了顯著改變。與此同時,戰爭依舊是實現穩定經濟發展的主要障礙,這和當年都鐸王朝別無二致。資本主義披著重商主義的外衣現身了,英國開始了工業革命。

亞歷山大.漢米爾頓(Alexander Hamilton)撰文論述了製造業進入美國農業經濟之後帶來的影響,他以英國為榜樣,很多政治家和商人矢志不渝地支持廢除《高利貸法》。理查.普萊斯早已指出複利有利亦有弊,十九世紀面臨的真正問題在於,是否有人認真體會這番話。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借錢:從利息、債務到金融商品,2000年的演變真貌》,日出出版

作者:查爾斯・蓋斯特(Charles R. Geisst)
譯者:蔣小虎

人性罪惡如何成為決定國家興衰的命脈?
2000多年前,「收取利息」是趁人之危、以鄰為壑,是不道德的;今時今日,在金融界眼中,衍生性金融商品卻是高報酬的快速獲利工具,而高風險及發生金融危機,只是不可預期的意外「黑天鵝事件」……這一切,是怎樣不斷改頭換面而來?眼前,故事還在繼續改寫篇章?

從古羅馬到現代,「借錢」是怎麼演變成金融商品的?
不論從道德還是律法層面,「高利貸」歷經了數世紀的口誅筆伐,然而它的豐厚盈利回報實在太過誘人,即便問題叢生,人們終於還是按捺不住!不僅以此為業,展開雙臂接受信貸、次貸,甚至由此為基礎創造出更多金融商品。於是,「借錢」在歷史上留下了各種耐人尋味的足跡:

  • 羅馬法律認為單利合理,複利有違天理。
  • 歐洲中古世紀教會徹底禁止利息,然而亞當.斯密(Adam Smith)卻鼓吹利率上限。
  • 為何複利被愛因斯坦戲稱是「世界第八大奇蹟」?
  • 律法嚴禁高利貸,認為有損企業發展,但退出舞臺的卻是這類法律?!
  • 複利在中世紀是「不可或缺的罪惡」,它成為一種百姓養家餬口和教會興旺發展的必要手段。
  • 放貸收息的演進,到底是宗教問題、哲學論點、數學問題,還是一場歷史悠長的思想史?
  • 這兩千多年來,銀行家、投機者、國家和平民百姓都是如何與為何借錢?
  • 從古至今,眾人喊打的貸方依舊招搖過市,甚至在傳奇和文學作品中占有一席之地。
  • 在自由市場與經濟正義中,借貸取利的人類活動將會如何發展?

人性╳正義╳生存
還原歷時兩千年的真實現場,聚焦人類歷史的重大金融事件,
揭露「借錢」背後的人性規律,看借貸從罪大惡極,
搖身成為繁榮商業不可或缺的金融手段工具!

借貸不再是原始叢林裡的怪獸,它從古代社會人人喊打的地位,華麗轉身成為現今全球「大到不能倒」的產業及商品。

本書以故事為引,以時間為軸,從歷史角度觀察「高利貸」與「債務」的演變,時間橫跨古羅馬與現代國家的財政危機。是一部深入淺出的經濟史書,能看到「借錢」背後的發展歷程:

  • 人類努力抑制債務問題的企圖
  • 許多因信貸獲利的歷史事件
  • 歷史上的各種債務革命
  • 從歐洲文藝復興到當代的重大財政崩盤
  • 各種不同型態的借貸形式誕生,如保證金投資、變動利率抵押、信用卡與小額貸款等等。

借貸收取利息的人類活動,在歷史記載之初就已問題叢生,即便在不少社會中都對高利貸貼上非法標籤,不過這種經濟行為從古至今都未曾消失過,畢竟對社會發展來說,「借貸」是一種有利的重要經濟工具。自古以來,在各個文明社會中,幾乎都出現過「倚靠高利貸獲利」;如今全球財政運作方式進步,部分國家禁止的高利貸行為卻在銀行體系中扮演關鍵角色。儘管高利貸的概念有超然特質,但在不同的歷史時空下,對高利貸的定義仍舊是眾說紛紜。

本書以故事為引,以時間為軸,從歷史角度觀察「高利貸」與「債務」的演變,時間橫跨古羅馬與現代的財政危機。是一部深入淺出的經濟史書!

日出_借錢_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日出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