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15億美元也救不了白羅斯,歐盟想制裁卻被賽普勒斯反對?

俄羅斯15億美元也救不了白羅斯,歐盟想制裁卻被賽普勒斯反對?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白羅斯抗爭超過40天,反對派領袖和支持抗爭的外交官都已經被政府打壓四散,盧卡申科似乎也逐漸成功說服普亭(普京)支持,俄國態度開始變得強硬,但仍沒有太多實質行動,檯面上僅承諾貸款;歐盟雖然想要有更多作為,一方面擔憂刺激俄羅斯,一方面還有地中海東部的爭端要解決。

白羅斯總統大選後動亂已進入第43天,人民上街示威的規模雖然不減,但隨著反對派領袖流亡或下獄、俄羅斯逐漸顯露出支持盧卡申科的態度、白羅斯經濟疲軟,想依靠示威爭取重新舉行總統大選,似乎遙遙無期。而歐盟計劃對白羅斯實行制裁,有訴求的賽普勒斯表示反對,形成「賽普勒斯挾白羅斯要求制裁土耳其」的局面。

《路透》昨(20)日報導,白羅斯大選後的第6個周末,仍有超過10萬人上街要求獨裁總統盧卡申科下台;與世界各地近來發生的抗爭一樣,當局鎮壓、警察暴力,周而復始的事件不斷重演。白羅斯內政部宣稱,昨天全國各地24場抗議活動共僅2萬多人參加,逮捕442人,其中330人仍被拘留。

雖有駭客出手,卻沒有熟悉政治的領袖

伴隨街頭抗爭的是網路攻擊。匿名駭客在19日首先公布逾1000名執法人員的身分,昨又公布1000多筆員警個資。駭客也透過專為反對派發表資訊的Telegram頻道《Nexta》聲明:

「只要逮捕民眾的行動仍持續,我們也會持續大規模公布員警個資,沒有人可以躲在蒙面頭套之下。」

這些資料在Telegram平台上流傳,姓名、出生年月日、所屬單位、警階和職位一覽無遺。白羅斯內政部表示,政府有能力查出嫌疑駭客,將會嚴懲。日前,白羅斯內政部學院的網站也曾遭駭客入侵,首頁圖被換成一張署名為「白羅斯網路游擊隊」的喝咖啡插畫,不過白羅斯尚未查出幕後黑手。

kiberpartizany
Photo Credit: 白羅斯內政部學院網站
駭客將白羅斯內政部學院官網首頁換上這張圖,署名「白羅斯網路游擊隊」,該網站現已修正。

白羅斯民眾雖然維持高昂的抗爭動力,不過國內反對派目前缺乏領袖。反對派所組成的協調委員會中,7名主委目前有4人在獄中、2人流亡波蘭,僅剩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亞歷塞維奇(Svetlana Alexievich)仍是自由身;亞歷塞維奇身體欠佳,加入委員會時已表明雖願代表出席,但無力統籌事務。

流亡波蘭的其中1名主委拉圖什科(Pavel Latushko),自2012年至2019年擔任白羅斯駐法國大使,回國後接任楊卡庫巴拉國家劇院(Janka Kupala National Theatre)院長,該劇院是白羅斯最古老劇院,在國內亦有文化遺產地位。拉圖什科在大選後譴責警方暴行,遭到盧卡申科免職。

白羅斯媒體《TUT.BY》報導,除了拉圖什科,表態支持人民的白羅斯駐斯洛伐克大使列辰尼亞(Igor Leshchenya)、被盧卡申科責怪失職的白羅斯駐拉脫維亞大使馬爾科維奇(Vasily Markovich)也都被撤職。盧卡申科斥責馬爾科維奇外交不力,沒能讓歐盟國認可他的勝選,並懷疑拉脫維亞有人暗中金援白羅斯民眾抗爭。

拉圖什科昨天更表示,未來幾天還會有更多白羅斯駐外官員被撤換,因為這些官員在個人社群平台上表態不支持選舉舞弊和警察暴力。白羅斯外交部對此不予置評。

俄國對歐美很敏感,人民抗爭猶也如芒刺在背

沒有反對派領袖和熟悉政界的人士謀劃,人民要憑抗爭讓獨裁者下台,實屬難事。此時人在立陶宛的反對派領袖契哈諾烏斯卡雅(Sviatlana Tsikhanouskaya),雖獲得歐盟幫助,但這也成為俄羅斯幫助盧卡申科的藉口之一。歐盟將在布魯塞爾於當地時間今日舉行歐盟外長會議,邀請契哈諾烏斯卡雅參與交流,且這場會議可能決定歐盟是否對白羅斯政府祭出制裁。

AP_20265419018683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流亡歐洲的白羅斯反對派領袖契哈諾烏斯卡雅(右)在歐洲議會議長薩索利(左)陪同下應邀至歐盟外長會議。

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沙卡洛娃(Maria Zakharova)對此表示,契哈諾烏斯卡雅的出席雖屬非正式,但這仍具有參考意義,歐盟和她接觸、又打算實行制裁,無限制地支持反對派,證實歐盟有意干涉白羅斯內政,此舉與恢復白羅斯局勢穩定、啟動修憲等目標互相矛盾。

即使白羅斯反對派一再強調,這次抗爭不是親歐美或親俄之爭,契哈諾烏斯卡昨接受俄媒《俄羅斯商業諮詢》也重申這一點,但這無濟於事。指責「他國干涉內政」是常見的政治語言,俄羅斯不僅指責歐盟,《路透》報導,盧卡申科和俄國總統普亭14日在俄國索契閉門會面後,普亭承給白羅斯15億美元貸款;而在16日,俄國外國情報局局長納雷什金(Sergei Naryshkin)就指責美國在幕後操作推翻盧卡申科政權,稱美國透過非政府組織資助反對派的網路意見領袖、培訓激進份子等,「美國發揮著關鍵作用」。

美俄向來互相忌諱,從2003年喬治亞的玫瑰革命、2004年烏克蘭橘色革命的經驗來看,俄羅斯指責美國介入後,與該國反對派的關係通常會轉變得極為惡劣。俄羅斯在白羅斯此次抗爭初期採取觀望態度,但納雷什金發表這項說法,稱得上是抗爭爆發以來的最嚴厲警告。

此外,俄羅斯境內遠東地區7月和8月也持續有抗爭,本月才開始明顯消退;西伯利亞的托木斯克(Tomsk)地區選舉有反對派成功當選地區官員,而托木斯克正是俄國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上月中毒前去助選的地方。盧卡申科在數次電話談話中不斷向普亭暗示,若白羅斯反對派抗爭成功,造成大選重來、總統下台,俄國未來也可能走上同樣的路。

AP_20259388261329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俄羅斯知名反對派領袖納瓦尼(左)上月在西伯利亞地區中毒,送德國救治後以甦醒,但需要長期療養。右為納瓦尼之妻尤莉亞。

15億美元也救不了白羅斯,只是更受制於人

俄國目前仍沒有完全倒向盧卡申科。《路透》報導提到,盧卡申科表示,他已經向普亭要求一些武器,但克里姆林宮出面否認兩人曾討論過要向白羅斯提供新武器。俄國對提供給盧卡申科的幫助,只有那筆15億美元的貸款最為具體,其他軍事武力上的支援大多是盧卡申科聲稱有討論到,但普亭是否有承諾、以及實際狀況皆不得而知。

《莫斯科時報》指出,這15億美元對白羅斯目前的經濟危機其實幫助不大。白羅斯研究推廣中心(BEROC)經濟學主任波努柯娃(Kateryna Bornukova)解釋,白羅斯在今年年底前約有12億美元國債必須償還,其中很大部分應是流向俄羅斯;此外,白羅斯還必須支付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Gazprom)3.25億美元的借貸。因此,俄羅斯提供給白羅斯的15億美元,差不多就是白羅斯得要再還給俄羅斯的錢。


猜你喜歡

Tags: